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87、你眼中的我
    是洪巧云带着女儿来了。

    如果说别的女性来跟自己厂长接触还可以说是别的关系,这两位都带着孩子喊爸爸的女人,特别是后来的洪巧云还有种说不出的雷厉风行领导派头,孙临才能想象的就是当面立刻撕起来,吓得头丝儿都要穿过绷带了,嗓子眼堵塞:“厂……长……”明明只有几米远,声音缥缈得很。

    石涧仁闻声对上他的表情,那种使劲歪嘴咧齿示意来人了的表情倒是能反应过来,拍拍吴晓影的腰:“好了,来人了……”

    吴晓影多不满啊,低着头在他肩头脖子上使劲印一下泪水才分开站起来。嘴里嘟哝着:“谁这么早啊!”

    脖子上湿漉漉的感觉让石涧仁都担心会不会在脖子上留下个化妆的印儿了,然后就看见洪巧云对孙临才礼貌的笑一下,手上护着小艾进来,孙临才立刻关上门把自己挡在外面,哪怕里面打得水火两重天,他也不敢让外面看见。

    谁曾想洪巧云进来看见吴晓影母子俩一点都不吃惊:“怪不得给你短信不回,你带着丢丢来了?”

    吴晓影背对门口的,飞快的回头只露个侧面唔一声,洪巧云多心思敏捷的人啊:“哟?怪不得秘书站在门口站岗呢,来得有点不是时候,要不我跟小艾先回避下?”

    已经飞快打开挎包拿出化妆小套装的吴晓影声音先调整正常:“别!就是一早带儿子来看看,说了几句暖心话就觉得这又当爹又当妈的生活不亏……”

    洪巧云能听音儿,对石涧仁笑笑手上却拍女儿:“去吧,昨晚听柳清说你受伤,早上我打电话给她问地址,小艾就一定要来看看了,路上听说是受伤住院,眼泪也不少呢。”

    真的,女儿跟儿子区别太大了,四五岁和一两岁的区别那就更大了,乌黑齐肩,只是在耳鬓扎了俩小辫的女儿一扑就过来了,从进门看见石涧仁的病服就眼里包着泪花,这会儿更是直接爬上病床,带着哭腔伸手:“爸爸……”

    吴晓影都吓一跳,手里拿着个不锈钢小筒的动作都凝固了,转头认真看着这小女孩儿。

    话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小艾估计就是加厚版的。

    当初短暂的一家三口在一起,就能体会到这有过被遗弃经历的小女孩,格外的不安全感,让人心疼的小心翼翼就是当初洪巧云一眼就要把她收养回来的原因。

    可能在确认了石涧仁是自己的养父,特别是他身上那种特有的温润宽广气质以后,格外的眷恋:“妈妈说你当英雄,是什么英雄?哪里受伤了?疼吗?我给你吹吹好不好?”跳上床就蹬了小皮鞋,现在双手抱住了石涧仁的脖子,小心翼翼顺着石涧仁指的方向看那绷带,眼泪就更多了。

    艺术家连带孩子都不同,洪巧云自己穿得朴实了,小艾却白色打底裤,公主半身裙加白色柔纱衬衫很洋气,精致的小脸蛋上挂着晶莹的泪珠,专注认真又惹人怜爱的模样,让吴晓影呆呆的看了眼不锈钢筒盖上的小圆镜,确认下跟自己的表情相比,到底哪个更容易打动人,再回头看看那又傻笑着爬到床尾抓着水果嘿嘿笑,偷偷看小姐姐的儿子,只能叹口气。

    洪巧云过来嘿嘿笑:“不严重吧,听柳清说没多大的事儿,小姑娘就大惊小怪的,哟,e11isfaas的套装啊,上次在荷兰看见错手没买,国内就找不到了,好用不?”

    吴晓影看着小艾出神:“你……这女儿,也太粘着他了吧……”然后才清醒过来似的随手把那圆筒递给洪巧云:“喜欢?那试试看,遮瑕和粉底不错,如果合适,回头我叫大唐网的贸易部门给你带几套回来?”

    那是个让石涧仁想不到的玩意儿,不锈钢保温杯似的圆筒,打开盖,里面好像左轮手枪似的好几个孔,拧动杯底就能升起一只只唇彩、眼线、腮红……设计精巧得洪巧云爱不释手:“好,给我带几套,把账单给柳清,我直接转账,我当然相信他会给小艾所有的爱。”

    石涧仁的确是自内心的爱护女儿,乖巧得有些过头的女儿,只是轻轻拍下她的肩膀,站着倚在他身上的小女孩儿就顺势侧腿坐在旁边,但双手依旧紧紧的抱住他的腰,环不住也要粘在上面,小脑袋在石涧仁臂弯里蹭两下更小心:“疼吗?”得到石涧仁慈爱的低头摇摇,就不说话了,抱着靠着。

    吴晓影再看看自己那傻呵呵的儿子,气不打一处来:“唉!阿仁有多少财产?这小王八蛋估计一分都得不到。”

    洪巧云哈哈哈的笑,跟石涧仁对对眼就点头:“好!小艾,看了爸爸,是跟我回幼儿园,还是在这里照顾爸爸?”

    小女孩看她的表情,精准的把握到容忍度:“我……要照顾爸爸。”

    洪巧云就很西化的打个响指:“ok,那要照顾好爸爸哦,妈妈上班去了!”转头把不锈钢子弹筒还给吴晓影:“走不走,我这回学校可够远的!”

    看小艾认真的对洪巧云抿着嘴唇点头,吴晓影做个调皮的吹嘴唇动作表示沮丧:“啊!我也想有个女儿了!这小王八蛋真烦!走了!我都不敢把孩子留在这里,麻烦死了……去亲下爸爸!”

    果然,丢丢完全没那么听话,注意力完全在水果啊、亮晶晶的化妆筒啊、其他人送的麦乳精之类玩意儿上面,被气吼吼的母亲抱着过去亲石涧仁,也是敷衍的抹一脸口水,让石涧仁也哭笑不得,一直到出门都听见吴晓影在给洪巧云抱怨:“儿子完全和女儿不同!天啊,我都有些后悔了,为什么我还要为男人活呢,女儿……哦,现在想想那些漂亮的小衣服我就激动得很,小艾现在多高,我去给她买衣服!想想都高兴!小衣服小裙子,打扮得跟洋娃娃似的!”

    洪巧云装得很淡定:“不能这样娇惯……”

    所以今天一长串来看望石涧仁的各界人士都看见石涧仁这个乖巧的女儿了。

    一个两个来的,她就跑着搬塑料凳子请人家坐,四五位来宾那赶紧抹抹拍拍旁边床边示意是干净的,然后一直站在石涧仁边上端个水接个花什么的,绝对是同龄人小女孩儿看不到的懂事,无论是庄成栋还是卞锦林,又或者国资委、水务集团,还有水厂职工主管过来看望的人,都对石涧仁这个女儿赞不绝口,庄成栋还立马给包了个小红包,小女孩儿竟然捏吧捏吧的悄悄塞石涧仁的病号服兜里!

    中午病号饭送来的时候,更是越所有人想象的主动跑到小推车边给石涧仁端饭菜,连护士过来给石涧仁换药换输水瓶,小女孩儿都眼巴巴的站在旁边希望帮忙,所以不少医生护士跟别的病房都过来看这个不丁点大却能照顾受伤父亲的小女儿。

    孙临才都不敢靠过来了,一直坐在门外的深蓝色玻璃钢座椅上呆兼做接待,可没人的时候,小艾就又回到那种紧靠着石涧仁的状态。

    石涧仁多明白,被遗弃被抛弃过的孩子,哪怕这么点大,心里的不安全感无时不刻的存在,加上在福利院那种完全没有家庭气息的环境度过了意识萌芽的阶段,这孩子,恐怕得花费多少关爱才能稍微正常点。

    不过他有这个信心,洪巧云也一定会是个好母亲。

    这让下午来的纪若棠看见,忽然感觉好像看见当年那个自己。

    夏天嘛,年轻的小总裁就穿得青春靓丽,无论在工作中是哪种行头,她面对石涧仁都尽量保证了少女形象,最特别的是有点巧合,也在两颊做了束起来的小辫,不过小艾是麻花辫,纪若棠是马尾辫,都只有小指头那么细小的一根,俏皮中带点传统味,洪巧云当年就太会打扮利用自己的容颜了,纪如青也差不离。

    所以看到这漂亮的小姐姐,小艾的反应竟然是抱着石涧仁的胳膊充满警惕,让她喊姐姐倒是不抗拒,但表情很明显。

    纪若棠本来想忽视这个小家伙的,刚说了自己刚从风土镇回来,忍不住就弯腰凑近点观察小艾的表情:“不喜欢我?”

    万万想不到这不到五岁的小女孩儿居然说:“爸爸妈妈没有离婚!”

    伤员石涧仁差点被手腕上的留置针给噎住!

    这都什么事儿啊!

    纪若棠也扬了扬眉毛,可明明面对的就是个才四五岁的小姑娘,看着那孩子气的嘟嘴警惕模样,漂亮小姐姐怎么都凝聚不起火气来,还笑着伸手想摸摸小艾的头:“你才多大啊,怎么知道……”

    小艾使劲躲开:“我知道!爸爸妈妈没有离婚,也不会不要我!”

    纪若棠彻底不会火了,好看的大眼睛注视着孩子,好一会儿。

    石涧仁开始是有点惊吓的,怕纪若棠飙,这姑娘什么时候都好,就是独占精神,哦,貌似现在小艾也有点这种苗头。

    纪若棠就这么看着,小艾也毫不示弱的看回去!

    那个在福利院小心翼翼的小女孩现在开始守护着自己的幸福了。

    然后纪若棠忽然就笑,直起身来抬头看石涧仁:“我任性的时候,你是不是也好像这样看着我?”

    好像还真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