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86、任何时候都有真正懂你的人
    石涧仁不是随口说的。

    孙临才几乎失眠了整整一夜,时不时的还能听见他疼得在哼哼。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秘书的伤口比石涧仁大多了,伤痛也的确重得多,况且他还不断的大脑充血呢。

    一声不吭的石涧仁都能揣摩出秘书的心理活动了,也好,免得想念那大白兔,哦,是大馒头。

    他其实也大半夜都没睡着,真难得。

    所以第二天一早查房的医生给吓一跳,因为不过一夜的时间,头部受伤的患者双眼充满了血丝,可眼睛却炯炯亮,有种用药过量的亢奋感,赶紧检查各种体征。

    胸口受伤的这位领导倒只是有点憔悴和心不在焉。

    可能就是因为躺在病床上,不能按部就班的去晨练,去巡查厂区车间,甚至手边都没本书,石涧仁不得不从早上朦朦胧胧醒来就看着窗外的树枝怔。

    昨夜迷迷糊糊的梦里倒是没有遇见什么不该出现的东西,可这会儿居然无法集中精神,总会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双眼睛,所以明知道有点出问题的石涧仁当然是竭力收敛心神,希望回到自己熟悉的波澜不惊中去。

    于是一直处在剧烈的拉锯中……直到吴晓影上班前把孩子带过来给石涧仁看看。

    丢丢又有一两周没看见石涧仁了,进来就对病房的感觉有点抗拒,但现堆在窗边墙角陪护床上那么多水果,又忽然被转移了注意力,哪怕吴晓影把他抱着放在病床上石涧仁脚边,小皮猴依旧是自顾自的玩那些水果。

    孩儿他妈多次想让孩子跟当爹的亲热些,小王八蛋都没反应,吴晓影只好歉意的解释,现在貌似孩子进入了一个叛逆期,在家也不怎么理她,只有最溺爱他的外公外婆才会得到撒娇,看来是对她科学育儿的反抗。

    石涧仁只要能分散注意力就好,笑眯眯的看着孩子就平静了,叫停吴晓影的努力:“包里有书报没,给我留点待会儿看看,没东西看不习惯。”

    吴晓影抓过自己的挎包只翻出来一本公共关系效率手册,属于她平时随手记录的小笔记本,上面有不少自带的名人名言、配套资料等等,石涧仁都选择要过去看。

    吴晓影当然不知道他为什么:“早知道给你写点情书在上面了,要不我出去给你买点书报来?”

    石涧仁很不愿意麻烦人:“不用,下回来的时候随便带点就好,专门出去一趟就没必要了,这个能看……”

    吴晓影凑上去看看扑哧:“平京市地铁线路图?你看这个都能打时间?”

    石涧仁相信自己能调整回来:“嗯,就当是背背平京市地名分布好了,我不习惯不看东西,脑子放空以后有点慌。”

    吴晓影话中有话:“你这不是为了以后长留平京做准备吧?我们娘儿俩又得巴巴的跟着迁回去。”

    石涧仁啼笑皆非:“这上面还有沪海地铁交通图呢,我就是为了不让自己空闲。”

    丢丢这时候一个没注意,就从病床边缘掉下去,石涧仁一条腿敏捷的把孩子圈住,吴晓影也眼明手快的一把抓住了小王八蛋,两人动作相得益彰的把儿子抓回来,丢丢居然恍若未觉的撅着屁股又抓水果去了,吴晓影举重若轻的收回手拨拨丝:“上回去平京录节目,你都没问我自个儿干嘛去了?”

    石涧仁睁大点眼做惊讶的样子:“有这个必要嘛?”

    吴晓影哂然:“我要是真的给丢丢找爸爸去了,你也不在意?”

    石涧仁正眼看孩子他娘,哪怕是上班前带着孩子过来,轻薄小风衣加云鬓一丝不苟,面对目光还习惯性的偏偏头,给出最耐看的角度挑衅:“老了?没吸引力了?”

    石涧仁摇摇头:“如果你能寻着一位觉得幸福的伴侣,那是好事,但现在从你的表情眼神看来还没有,所以还要加油,相比这个,我更关心你在整个架构里面是不是觉得不合适不开心,如果想离开,那我们再好好谈一下。”

    吴晓影的眼神明显变幻了一下,用石涧仁对她的了解就是那么妖了一下,似乎有打算做点什么的冲动,但立刻平稳回去撇撇嘴:“得了吧,我现在的要求就一个,聊得来,随时随地都聊得来的那种。”

    石涧仁笑:“这要求可不低。”

    吴晓影忍不住就带着媚意嗔他一眼:“看吧!能明白这道理的就不多了,看看那些追求我的人样子吧,尽是些人不大话大,胆儿不肥肚肥,自以为是以无聊当有趣,把吹牛当牛逼,我看什么?”

    石涧仁也做个无奈的动作:“接触什么样的人,不能光在别人身上找原因,还得在自身找原因,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嘛。”

    吴晓影就牙痒痒的伸手给他腰侧下面点戳一下:“你才人以群分!我知道我现在对精神层面要求高了,可整个公司集团就得我去出面卖笑,不接触这些人官员商人,谁来?你的宝贝秘书还是那谁都不敢惹的官家小姐?”

    石涧仁承认:“对不起,辛苦你了。”

    没想到就这么随随便便一句,吴晓影就红了眼圈:“你还知道啊!”情绪上来得非常快,声音都有点瓮了:“你多在意点,多关心点,我就很开心了,没要你承诺或者干什么嘛,我现在跟丢丢在一起可以很开心,谈什么恋爱啊,天天多愁善感的或者去跟人撕心裂肺的招惹感情干嘛啊,就这样就非常好,唯独就是少了几句关怀。”

    石涧仁飞快的瞟了眼旁边的秘书,没拉帘子,孙临才从吴晓影进来就站到门口去了,与其说是放风,更像是把风,所以石涧仁也诚恳些:“不就是怕耽误了你完整生活嘛。”

    吴晓影鼻音都有了:“什么男人最讨厌?不答应,不拒绝,不放手的才是人渣,你呢,你除了做到第一条还做到啥了?我腆着脸倒贴你,你还连好脸都不给一个,起码的亲近尊重也不给,始终拉开这么大距离干嘛?”

    石涧仁刚要说话,就看见刚才还在玩水果的丢丢已经抬头看母亲,小小的绿豆眼里竟然有点害怕或者说是紧张,明显吴晓影说话的腔调略微有点哭音或者小争论的味道,这么大点的孩子就能敏感的察觉到情绪,他立刻就悄悄的给吴晓影用眼神示意下,真是心思相通的,这正带点飙戏的情绪瞬间烟消云散,转头就对儿子展现个好美的笑容:“没吵架呢!跟爸爸说事情。”

    孩子还是不能理解那么复杂的情绪,只能从声调语音感知不多的情绪,疑惑的看看石涧仁,对上那有点小受伤的眼神,石涧仁心里简直稀里哗啦的溃散了,艰难的想坐起来抱孩子,吴晓影赶紧坐到他身后扶着他推起来:“丢丢,过来跟爸爸妈妈抱抱……”

    孩子真是个神奇的生物,那么丁点话都说不了几句,就是能感知父母的情绪,哪怕只是好或者坏这么简单的区分,但就是能分辨什么是最依赖的,丢了水果就爬过来投进石涧仁怀抱里,吴晓影还得伸手接住半边,让孩子别碰到石涧仁胸口的伤,所以就成了一家三口抱着,这姑奶奶居然一下就哭了,可又破涕为笑的对着儿子。

    唉,女人真是感性得无以复加。

    石涧仁则是低头看着那纯真无邪的小脸蛋带着小心给母亲擦眼泪,他也心疼得无以复加,罢罢罢,如果这时候就让孩子有不安全感,也许一辈子都不开心,双手左右揽住纤细的腰和小不点:“好了好了,你妈妈不是生气,是开心,高兴知道吗,你看,你要看妈妈的眼睛,你看多好看的眼睛,有光彩的眼睛,眉毛上都带着高兴……”

    吴晓影都不敢眨眼睛了,使劲睁大眼留在眼前的父子身上,可石涧仁这话也太撩人了吧,感受着腰间强壮的手臂跟环抱的安全感,眼泪更是决了口似的使劲往外涌,但身体更僵硬着,不敢随便靠到旁边的肩头上去,她太珍惜现在的感觉了,所以嘴角又确实是带着欢笑啊。

    小不点就很疑惑,在当爹的手支撑下使劲探高给吴晓影擦泪水,结结巴巴:“不哭……妈妈,不哭……”

    这话不说还好,听着儿子奶声奶气的关心,吴晓影彻底绷不住了,连专业演员的情绪控制都没啥用,哇的一声扭头就趴在石涧仁肩膀上泪如雨下。

    谁没点艰辛和只有自己才明白的苦涩呢,光鲜亮丽的外表下舔着伤口的滋味只有自己才明白,这哭声来得是太自然了。

    石涧仁能理解,可又有点费解,要不要当着孩子哭嘛,所以还得赶紧两边都轻轻拍着后背劝:“好了好了,我错了,呃,妈妈不是不高兴,哎呀,别哭了好不好,以后我……你要我怎么嘛,我是个什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不要这么感情用事,我们平常心对待……”

    不抬头的吴晓影有摇肩膀的回应,像在说不嘛,又像把两人的接触面轻轻磨合得更舒适些,声音从石涧仁的胸膛悄悄出来:“丢……丢,妈妈喜欢你,喜欢爸爸,这样高兴不?”

    仿佛在捉迷藏的孩子终于咯咯咯的笑起来,也趴在石涧仁胸口从缝隙瞄妈妈的眼,使劲点头。

    感受着那柔弱无骨的娇媚,石涧仁说不上如坐针毡,但也肯定不是香玉满怀,可稍微想把手臂挪开,吴晓影就不满的哼哼着反手拎回去按在自己腰间,还用手指提示要用力些,石涧仁倒是抱丢丢的手更用力,满心怜爱不知道是全都对着孩子,还是也有对着这千娇百媚的小娘子。

    总之孙临才干脆挡在门口根本不往里面看,生怕领导的场面露馅,可马上大惊失色的转回来,想大声喊,又不敢惊扰,那伸长脖子又手足无措的模样,哎哟,头立刻痛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