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85、坐下咱们摆点知心话
    其实柳清和吴晓影也很快走了,嘻嘻哈哈的帮孙临才叫来护士,再看看石涧仁,好像看不出什么痕迹,不约而同的也不说要留下来陪护,洒脱的一起走了。

    重新回到安静的病房里,石涧仁现自己不由自主的会去回味刚才的感受,这让他更有点惊慌失措。

    所以看孙临才摸摸索索跟犯了大错误一样回到床上躲在被单下一声不吭,赶紧转移注意力:“伤口还疼么?”

    秘书马上坐起来回答得无比懊恼:“啊?没事,没事,我说我回家,要不我马上出院!我本来就能走能跳,只是缝了几针头上,是……是她们安排我要跟您一起,还要照顾您。”

    确实是吴晓影和齐雪娇安排的,厂长和秘书双双受伤躺在这里,特别是头上缝了针的孙临才半边脸现在都肿得跟猪头似的,伤情卖相比石涧仁还好些,能带来的观感和结果是截然不同的,其实真的可以自己走来走去,四肢无伤。

    石涧仁就吩咐了:“那帮我把床摇起来些,躺着也有点憋气。”

    孙临才敏捷得的确不像个伤员,跳起来以大力动手摇拖拉机的姿态帮石涧仁把床板推起来,还一个劲殷勤:“够了么,好不好?”

    石涧仁只是想摆脱不自在状态:“好好,今天还是要感谢你啊,如果不是你,我估计受伤就不止这点了。”

    孙临才回到自己的床边坐下,规矩得好像在办公室对厂长做记录:“看见您扑到陈有根身上,我就非常……说感动可能当时都来不及,您这么对一个员工,我只想也这样对您,哪怕我做不好什么……”还有点犹豫:“说不定就是我太鲁莽,您才会受伤,当时,我推……”一边说一边比划,想情景重现。

    石涧仁看男人就觉得舒坦多了,浑身舒畅:“哈哈,说这些干嘛,很好,我对你很满意。”

    孙临才吃了一惊,说实话,石涧仁很少当面表扬他,工作半年了,石涧仁都没有这样表扬过,有点激动得难以置信,然后可能头部血压上升,顿时嘶一声痛苦捂头,脸上还得尽量挤出笑容面对领导,在表扬自己呢,怎么能龇牙咧嘴呢,所以说不出的扭曲:“我,我那不算什么……”

    石涧仁看着秘书:“不是满意你当时的行为,那是我个人的感谢,但我并不完全推崇这种不计后果的行为,虽然我也在这么做,真的不鼓励这么做,应该先保全好自己一点不可耻,我俩的行为都有点感情用事,以后要注意。”

    秘书没想到厂长这么说,呆呆的看他,头肯定不痛了。

    石涧仁解释:“我满意的是你的状态,当初我提拔陈有根的时候,你心态失衡了,后来纠正过来慢慢的锤炼自己,现在你救了我,如果是当初的你,会不会有心态变化呢?反正我现在看你没有,你还是很平和的对待这个事,没有自我居功的洋洋得意,没有患得患失的计较小算盘,对不对?”

    秘书终于啊,有点如梦方醒的赶紧:“没!没有,我真没想过这些……”

    石涧仁心知肚明的点头:“如果计较,你就不可能在那瞬间做出那种反应了,包括现在要我说,你才会想到,这说明什么,你的境界提高了,不在意那些细枝末节的小利益小得失,这就到了一个新的层面,如同那些武侠小说里面练功上了一层功力。”

    孙临才有点抓耳挠腮的喜不自禁,可又头痛的嘶一声。

    石涧仁不吝于点拨他:“保持这种心态,不要太在意身边的小得失小利益,看得远点看得高点,脚踏实地的做好手边的事情,给自己制定目标然后坚定的行动,哪怕我调走了,你已经不是原来的孙临才,此处不能挥你的能力,你已经具备了到别的地方施展的自信和底气,天下还愁不识君?”

    孙临才背都挺直了,仰头看天花板,好像在憧憬和领会那种境界,还深呼吸了才低头说话:“我觉得自己真的不一样了,好神奇。”

    石涧仁笑:“精神层面才是一个人的上层建筑,慢慢体会吧,我只是怕自己没太多机会跟你交流,说以说得急了些,可能会有点打鸡血的感觉,平和点,别这么亢奋,打个比方,我本来在山上的小池塘里活得很好,泥鳅有点丑但滑溜溜的很好玩,癞蛤蟆有点呱噪但很有趣,田螺傻乎乎的呆在壳里,小鲫鱼是最曼妙的,但有一天我听说江河湖海更大更好,我就跳出来了,看见美丽的海豚,雄壮的鲸鱼,彩色的热带鱼,的确都很不可思议,就是偶尔,会觉得世界很大,生活有点苦涩有点咸,小池塘虽然看不到更多景色,但装着不知道外面也能活得自由自在,起码水没那么咸。”

    孙临才张大嘴的样子分明听懂了,又立刻抓了床头的纸笔记下来,这倒是他熟悉的模式,也确实平静下来有点思考,写完以后已经认真了:“那……我能不能问您一个实际点的问题。”

    石涧仁需要跟人说话:“好,你说。”

    孙临才还是那个问题:“为什么您不早早的干脆把有隐患的取水口换掉,既然您都现了,为什么不在洪水期还没到来的时候干脆换掉呢,而且我下午出了手术室,陈有根悄悄问我,您说要把这起事故的主要责任放到洪水的因素上……”

    石涧仁稍微思索了一下,主要是选择语句,怎么通俗易懂的说明这个问题,还不能打机锋:“嗯,我非常高兴,你已经能看出这种问题症结所在,知道是我故意选择,而不是只会随口乱骂我,因为鸟飞鱼跃,空间大了,你确实要开始思考这种问题,很简单,这就是政治。”

    孙临才想记录,石涧仁只动动手指,秘书就立刻只专注的倾听,安静的病房仿佛变成了教室。

    石涧仁现在有丰富的授课经验了:“政治是两个字,政是大政方针,治是具体实施细节,所以先有政,后有治,别以为政治就是当官的政府党派才关心,政治无处不在,办公室、职场、学校、上下级关系,甚至夫妻之间,同事之间,都可以套用这个规则,你我是厂长和秘书,你对我该有什么样的态度?好好的协助我、辅助我完成厂里的工作,这是方针,具体怎么做,那就人各不同方法不同,懂得根据不同的领导,选择不同的方法应对,这就叫政治,反过来我对你,对厂,也一样,放大到社会,国家,那就是众人说的政治。”

    孙临才再次忍不住抓耳挠腮,用孙猴子半夜去听菩提老祖讲七十二变可能比较贴切形容他的感受,因为从来都对政治二字不感冒的他,能听懂这对自己未来有多大的启迪。

    石涧仁娓娓道来:“简单的说这回事,政是什么,我们要让厂子运转,不能停产停水,其他的并不是我们的大政方针,所以一切努力基于这个目的,在旁的事情上费力属于吃力不讨好,并且会分散我们的力量,懂得集中全力,完成方针,这就叫懂政治。”

    孙临才使劲点头,但欲言又止。

    石涧仁明白:“先你说这件事是人为的,背后有黑幕,有,对吧,没错,肯定有,但站在我的角度,一个水厂厂长,如果锲而不舍的去申诉、去举报、去揭露黑幕,且不论成功与否,也不论是不是会让上级领导厌烦甚至忌惮,外资方感觉横行败坏形象,单说我的精力肯定会分去很大一部分,然后因为跟不知道何方的内部或者外部对抗,工厂成了拉锯阵地能顺利运转么?我不是反贪局、不是纪检委,我是水厂厂长,那不是我该做的事情,我甚至都没权力这么做,我就算揭露出了惊天大案,水厂停产外面停水一天,那就是我的失职。”

    孙临才脸涨得有点红。

    石涧仁继续:“其次假如我成功牵出来一串人,好,表扬立功,一片掌声,接下来每个岗位依旧需要人手,而且能犯事儿的肯定和水厂密切相关,换新一批人来,哪怕是一个人,我们也要重新跟他磨合,你能保证这个人就天作之合廉洁奉公?对比目前的风气,如果没有有效监管,我不看好这个自觉性,然后这个更换的过程,相应的工作肯定会暂停甚至瘫痪,水厂不能按时开工,停产一天,那还是我的失职。”

    孙临才看石涧仁把第三根手指展开:“最后,你已经做过秘书工作,了解体制内的工作流程了,当事故没有生的时候,提出哪怕一万块一千块的整改经费,你觉得上面会批么?只要没生事故,那就没证明隐患绝对存在,这后面会带来一系列无休止的调查,投资十二亿的新工厂,还没开工就要出问题整改,这谁来负责?一帮人会立刻开始撇清推诿,这种状态能顺利开工投产么?这时候……”

    孙临才已经能接口了:“您的失职。”

    石涧仁点头:“体制想防范于未然是很难的,基本上是出了问题再解决弥补,所以为了投产我轻轻抹过这事,但明确提出了这件事的,不说那又是我的失职,然后准备方案等待出问题,好了,很幸运,这么快就出问题了,那么这件事也彻底揭开,不会有人质疑我们的整改经费,不会有人质疑是不是工程有问题,直接进入到整改和调查阶段,而水厂每天都在生产,至于调查程度,作为一个成年人,看见了鲸鱼海豚的人,你认为是取决于你我,还是某一级领导的态度?这件事有用,那就彻查,跟大局无关就无声揭过,这就是政治,大的方针决定了细节实施的方法和程度。”

    最后石涧仁看着自己的秘书:“眼里揉不得一点沙子的人,没资格谈政治,自诩为高贵的品格、完美主义、理想化,都会泯灭在妥协和牺牲中,要在这种不断妥协中坚持初心,唱得了赞歌,下得了黑手,最终的目的始终很清晰,需要具备极为强韧坚定的缜密性格,我不具备,这对我来说真是违心的,但你有。”

    二十七八岁的年轻秘书像被五雷轰顶一样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