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84、好,一切都随你
    私密的空间里,有点暧昧的男女,再加上近距离的隔帘有耳,还有点小刺激呢。

    只不过石涧仁定睛一看,齐雪娇的眼睛里没有半点,就知道反而是自己想多了:“啊?怎么个说法?”

    齐雪娇真的是专注:“你跟个老鬼似的,年纪轻轻却老成持重,多少人到中老年才能明白的道理,你在年少轻狂的时期就很明白,我妈都说你沉稳,卫国建国更是对你赞不绝口,我爸不表态,但看表情是认同默认,从你一步步走来的挂职工作上,无论是电视台副台长,管委会副主任,还是现在的厂长,就像前年我对你的判断一样,你该到体制里面来,你会有非常大的展,不是吗?现在证明这一切都在证明,你的品质和能力如果进一步锻炼,也许会走到我最期望的高度。”

    石涧仁伸手帮齐雪娇把衣领扣子扣上,他的语调也平稳了:“嗯,就跟我在节目里说一样,中国女性就喜欢改造男人,哪怕我们是朋友,你也很热衷这个。”

    齐雪娇没看那期现场,电视现在也没播出:“说什么?啊,你别打岔,你有这么个能力,为什么不一步步走到最高点呢?当然,我理解你不愿靠近权力中心的性格,但只是想跟你探讨下,为了大局牺牲点自己,去适应体制未尝不可……”

    石涧仁撇撇嘴,还没说呢,齐雪娇真的不是普通小姑娘,谈工作她就有点强势:“我只是跟你说这种可能性,我稍微有点惋惜,所以我妈想给你一些协助,我也没反对,但也没支持,这都随你,回到刚才说的,你就是年纪太轻,切合你经常说的大势,其实现在你本来可以立刻就登上高位的。”

    石涧仁楞了下:“啥高位?”

    齐雪娇还是俯身的细语,手也无意识的在石涧仁领口轻轻整理下:“我妈的意思肯定是让你按部就班的入党从基层干起,你的年龄也正好符合这条轨迹,也许十年,二十年乃至三十年以后,就能看到你应该所处的高度,但我知道你,你身上有种传统文人的气质,也没什么,那也可以做民主党派人士或者无党派人士,这反而能让你更快的前进,现在国家在大力提倡提拔党外干部,所以如果你能再大几岁,直接就能到一些重要岗位担任实职领导了……”

    石涧仁静静的听,齐雪娇就细细道来,原来这次五一节以后,齐雪娇在平京多呆了一周,为大唐网以及互联网大厦的项目走动了解不少情况,她能接触的层面当然也是不同的,估计还是受了她妈的“指使”,一些帮忙联络介绍的阿姨长辈非常热心的跟她分享了些目前的政策。

    说起来石涧仁这种情况,或许都不需要什么助力,单凭他自身条件,单凭过去一年沉甸甸的成绩,如果年纪再大点,被火线提拔的几率非常大,因为就这一两年全国各地都在遵照上意,猛烈提拔党外干部,这种猛烈程度甚至到了上面要赶紧浇冰水降温的地步,可想而知石涧仁要是能赶上这一拨儿,比齐雪娇她妈设想的标准路线还要快。

    离开军医岗位过来进入公司已经两年了,齐雪娇也习惯了有数据:“全国十几亿人,党员不到十分之一,而且这其中真正信念坚定的脊梁有多少,上面其实也知道清楚,更何况现在经济为先,全国百分之九十的公司组织是体制外的,国民总值六成是体制外的,八成的就业是体制外的,六成五的固定资产投资是体制外的,所以大力提拔这部分的尖子人员进入体制内,担任领导职务,是上面要求甚至硬性规定的……”

    石涧仁有点笑眯眯了:“所以你之前好像都不那么热衷于劝我到体制内,怎么现在又动摇了?”

    齐雪娇忍不住拿手指戳他额头:“正经说话!别傻笑,我承认我之前是觉得你这么优秀,选择什么样的路线都能达到理想,可……”她终究嘿嘿笑:“听了阿姨们一个个给我描述,我觉得这个机会难得。”

    石涧仁叹气:“好,先我们是朋友,不论男女关系的对吧……”

    齐雪娇使劲点头:“没有!绝对没有,站在我的角度,我认为你能做出贡献,为社会,为国家做出贡献,为什么不站在更高的地方呢,就是基于这个出点。”

    石涧仁想做个鬼脸自嘲,但现有撩妹的嫌疑,正经点:“你太抬举我了,齐雪娇,我再说一回,我不具备走上领导岗位的心性,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让我偶尔做些具有大局观的妥协跟挣扎,或许还能勉强完成,如果终其一生都在这个体制内奋斗,我缺乏那种强烈的愿望,甚至我的理想都更多是种延续的意志,而不是我自己的意志,是我从小被灌输的意志,这点跟你差不多,只不过我能一直控制和说服自己,这对我来说也是种人生意义。”

    从小又红又专的齐雪娇慢慢直起腰来,坐在床边安静的看着石涧仁,目光里……石涧仁没看到什么失望,更多还是安静的思索,不知不觉两人在一起共事都两年多了,虽然在一起朝夕相处的情况很少,这姑娘身上的爽朗也没改变,但好像真的多了不少这样思索的习惯,石涧仁欣赏的看着,像看着收敛悍泼的耿海燕,愈全面自主的柳清,又或者温婉柔和下来的洪巧云,有种自内心的舒坦。

    也许这就是他说的那种成就感,相比一地一政,他更享受这个。

    齐雪娇的屁股是有点大,坐在病床边能明显感觉到压迫了石涧仁的被单,有沉甸甸的触感,可她好像觉得还不够,很慢的伸手到石涧仁的病服胸口上抚摸。

    区里面的医院病号服能有多好嘛,袖子口还有毛边的那种蓝白条洗得有些白,质地也很薄,如果平时这么摸上去肯定能很清晰的感觉到石涧仁胸口的乌龟壳起伏,没准还能摸到小绿豆呢,那就很暧昧了,但现在却触手可及的就是包得严严实实的绷带,伤口是不大,但因为比较深,得固定住胸口免得拉扯变形。

    多年军医生涯,让齐雪娇的手碰到这种东西就有职业反应,很轻柔却下意识的会在边角摁摁,好像不经过大脑,她就知道哪里是伤口要轻点,哪里不碍事可以压紧点医用胶带。

    所以她的抚摸真没啥旖旎,还很专业,石涧仁都觉得很心安。

    然后前军医的眼神就逐渐柔和起来,凝视着石涧仁的脸,慢慢柔得都能泛光了,终于低声开口:“好,随你,你怎么做都好。”

    很难说清楚,到底是什么说服了齐雪娇放弃她已经深入骨髓的男人就应该建功立业观念。

    柳清舍不得石涧仁在工作中的到处赔笑脸、无奈妥协,在她看来应该是虚与委蛇、韬光养晦啊。

    难道是那厚厚的绷带让她心疼了?

    从第一眼见到石涧仁就是个断胳膊,还被插了导尿管?

    反正齐雪娇莫名其妙的就笑起来,却不继续说话。

    石涧仁也没说话。

    米色病房帘子围起来的小空间里静谧得能听见墙上氧气阀里嘶嘶的声音。

    一男一女就这样对视。

    相面小能手相到如今,当然能读懂那妩媚又英气的脸上带满的深深爱恋,浓得他都有巨大压力了,习惯性的想逃,几次三番想把目光挪开,却好像神奇的被黏住一样,挪不动,因为他不想打断这种感觉。

    那是多么让人沉醉的目光啊。

    这时候完全能忽略容颜、外表、身材、金钱、家庭背景,忽略周围一切的一切,只有那双眸子里深如潭渊的情意,柔和得他的心里百转千回,温暖得冰都要融化,深邃得好像旋涡一样,要把他的心智都卷进去。

    石涧仁忽然现自己有点头晕,真的,就是一种突如其来的切切实实感受,晕!

    头昏眼花的晕,好像整个大脑都被塞进了一个热气腾腾的白面馒头!

    就像他当年刚来到江州,当棒棒挣到钱买的第一份食物,那白生生,软乎乎,还热腾腾的大馒头。

    不知道为什么石涧仁会联想到这个,好像只有这个才符合他这时的感受。

    哪怕他不停的勉力拉扯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到细节化的东西上,用专业素养观察那眉毛秀而细,那眼角澄清,那……

    可仿佛有个更有力的家伙在使劲拉拽这些注意力,反向破坏,让石涧仁的脑海里不断跳出来“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之类的词句。

    换成人话就是三个字,真好看!

    论漂亮,齐雪娇肯定比不上倪星澜、吴晓影,没有柳清那种明明小圆脸却喜欢扮清静的高冷,没有耿海燕的青春俏丽,也没有赵倩那种单眼皮小鼻子小眼的古灵精怪,更没有纪若棠不动而笑的感染力,甚至都没洪巧云的犀利艳丽。

    但这会儿就是觉得好看,无比的好看。

    心里万般挣扎的石涧仁不一会儿就放弃了,让自己就这么看着,完全放弃抵御的看着,倒也慢慢平静下来。

    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痴男怨女般的对视这样静谧无声的凝固在那里,好像隔着很远的距离,又好像完全交缠在一起抵死缠绵。

    付出了所有的心神交织在一起,放开了心神让对方灵魂跟自己交缠在一起,无比真切的有这种实质感觉。

    直到突然一声巨大的金属落地声响,把齐雪娇惊得一炸毛,才现自己浑身大汗淋漓,还带着面红耳赤的跳起来,靠在窗边剧烈猛喘气!

    那明明是个金属盆落到地上滚远的声音,然后孙临才无比委屈和惊恐内疚:“我……我,我憋不住了,想,想小便……”

    齐雪娇愣了愣,哈哈哈的大笑起来,爽朗的精气神回到身上,俯身在呆若木鸡的石涧仁脸上亲一下,右手正好按在石涧仁没受伤的左边胸口心脏部位:“嗯,和我一样心跳过,我很满意,曾经我以为任何一个人都会在乎我的出身背景,这一刻我很清楚,只有你对我的感情,和那没有半分关系,纯净得……我不会形容,记着,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会一直站在你的身边,哪怕我们做不成夫妻,我都不会辜负这份感情,永远。”

    说完就大大方方的起身拉开帘子出去了,还笑着帮外面的秘书拣尿壶:“来吧,我拿着你尿……”

    吓得孙临才一叠声:“不用,您,您……您……”

    齐雪娇嘿嘿:“仁总这小秘书怪好玩的,走了啊……你俩聊什么呢?”

    石涧仁这时才回过神来大口大口的使劲呼吸!

    这特么的就是爱情?!

    太让小布衣觉得恐惧了!

    这都能控制心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