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82、吹,吹,吹个大气球
    石涧仁当然不会跟着欢呼,走了几步对惊魂未定的员工们指挥:“清点设备……”

    这时候转过头来正要跟他拥抱的陈有根忽然惊呆了:“厂……厂长,您……流血!在流血!”

    石涧仁顺着他的手指低头一看,赫然现一根焊条戳在自己右边胸口上!

    前面只露出来手指头那么长一点!

    之前因为灰扑扑的雨衣和危急场面,没人注意到,现在鲜血顺着焊条滴出来,在露出来的那点焊条尾部凝结成滴,还有落到地面灰白色地砖上被雨水晕开,无比显眼!

    员工们吓得呆住了!

    似乎这比孙临才那个头破血流还吓人,因为那好歹能看见就是碎石块砸了条口子,这里呢?焊条有多长,这是当胸穿刺过去了么?

    大家甚至都不敢到背后去看,生怕看见个透心凉!

    陈有根都哆嗦了:“我……”他突然反应过来,石涧仁扑倒他的时候,他手里就抓着一根焊条,本来是拿着当指挥棒的,难道那一瞬间就捅进去了,现在这算什么?

    过失杀人么?

    感觉就像电影里面似的,厂长也许在下一个瞬间就会突然倒下去?

    所有人站在平台上手足无措,连同后面从通道跑下来的几位主管也吓住了。

    其实石涧仁还没觉得多痛苦,只是试着呼吸扯动胸口才觉得真的有些疼,只能简单吩咐了:“所有场面通知厂办过来拍照,重点是破损管道,然后提请报告拿过来给我看,同时给供水公司和水务集团联络……”说话还是有点费力,他不得不缓口气。

    已经有好几双手小心的捧住他的手臂肩膀,石涧仁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得明白些:“报告中先定义为工程有一定疏漏隐患,但主因还是天气恶劣,呃,就说是百年一遇的洪水……”

    陈有根艰难的记住,不知道厂长为什么如此吩咐,但还是点头,急着立刻安排五六个人手环手的做成人力担架把厂长抬上去找车,这时候叫救护车都不用直接用厂里的车送走吧,孙临才呢?赶紧用对讲机叫那边等着啊。

    乱作一团的十多个人簇拥着石涧仁上去,还一直大呼小叫别抖着了,石涧仁不想说话,这特么都叫什么事儿啊。

    因为对讲机呼叫的关系,这下起码有一两百号员工挤在上面平台看见胸口一滩血的厂长被抬上来,其他所有车间、办公楼里的员工还在涌出来,整个场面极为寂静!

    雨点啪啪啪的打在所有人身上,看着那个胸口沾满鲜血的厂长,还不敢伸手去按压或者捂着,有个撑着伞的女员工忽然反应过来,立刻跑过来给石涧仁遮住,还忍不住就哭了,一边小跑跟着一边哭,然后如梦初醒的起码又跑过来十多个人,撑伞的张开雨衣的,实打实的给石涧仁头上黑压压的完全遮住了天,然后其他人才像是突然激活一般,急得跑前跑后,连路边的垃圾桶都恨不得推开拓宽道,生怕阻挡了搬运人群移动,更有不少人一个劲的在追着旁边的陈有根等人问为什么,为什么厂长会这样。

    厂务助理哭丧着脸都不敢解释。

    石涧仁其实还是能说话的,只是胸口闷得厉害。

    结果还是正在上车的孙临才叫住了更惊讶:“啊?怎么会这样,刚才都还好好的……电话!给厂长秘书打电话!”

    有些车间员工愣,你不就是秘书么。

    孙临才当然是叫给柳清联系。

    等柳清他们心急火燎的冲到医院,却看见石涧仁正被推着要去手术室,齐雪娇已经皱紧眉头拿着电话随时准备查看伤情后要转院了,一把就抓了后面的护士:“怎么回事,怎么诊断的?”

    她那手劲,差点把女护士拉一趔趄,对方脸色就很不好:“怎么了!怎么了,还有没有规矩,患者家属……”

    齐雪娇伸头看见石涧仁已经被扒了皮,盖着手术室的被单只露出来点裸着的上半身,皮肤上简单处理过后还是留下一条条干涸的血渍,心疼得要命,直接伸手扒拉被单看伤口了,气得护士大声喊保安:“干什么哪,你有什么资格乱翻,病人感染了怎么……”

    齐雪娇这会儿已经是专业技能上身,浑然忘记自己已经离开军营,脸上的表情冷若冰霜:“我是军医大附属医院骨外科主治医师,你说我有没有资格……啊,清儿!没事,没事,应该没事,就是右胸穿刺……这里疼么?这里呢?”双手直接在石涧仁健硕的胸肌上挨个儿摸。

    军医大可以说是高出整个江州市医学院体系的存在,能在军医大附属医院当主治医师的,那必须得一二十年一点都不耽误,才能坐稳位置的大拿,光是看看那手法,片区医院的小护士就信了,呐呐的不敢再说什么,连带医生转头过来,她还去小声传递消息。

    石涧仁不知怎么也长舒一口气,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不疼,不……能不能给说一下,别插导尿管……”

    刚凑过来,已经忍不住滴下泪水的柳清扑哧一声又笑了。

    齐雪娇也楞了下:“啊?”下意识的撩起被单去看石涧仁的裆,哪怕是现在这副模样,石涧仁还是忍不住双手捂裆:“别!别……”

    柳清已经忍不住笑得坐地上去了,可泪水还挂在脸上啊,把后面跟过来的吴晓影搞得丈二尼姑摸不着头脑:“又哭又笑的,你魔怔了,不行了?”说到这里,居然牙关都咬紧了有点颤抖,然后不顾穿着高跟鞋抢上两步……

    嗯,就跟齐雪娇一起见证了下不该看的东西:“咦,很生龙活虎嘛!回光返照了?”

    石涧仁简直羞愤得要死:“好了!”难得加大力气又是拉被单又是加大音量,真的感觉要喷出一口老血来了,有点咳。

    齐雪娇笑得乐不可支:“我是医生,医生眼里没有性别之分,好了好了,小手术,不用插导尿管,医生,推进去吧,要不我旁观一下?”

    吴晓影和柳清已经彻底放下心来,使劲点头:“我们也看看?”

    石涧仁悲愤:“我都这样了!医生……”那表情跟幼儿园告状的孩子差不多。

    齐雪娇哈哈哈的帮忙把被单理一下转交给护士:“去吧去吧,我们等你,其他人还在楼梯口等着呢。”口气也跟幼儿园阿姨差不多。

    小护士小医生才赶紧推走了,送石涧仁过来的几位员工主管全程目瞪口呆的看着几位女性表演,不敢说话。

    柳清还是紧张:“看起来那么吓人,扎进去了想想都觉得疼!”

    齐雪娇耍流氓的伸手指戳她胸口,吓得柳清跳:“干嘛!”

    前军医满不在乎:“一根铁丝才多粗,戳进去也就一个小眼,动手术不过是消毒加小心的把东西拔出来,主要是伤了肺,那旁边挂着片子呢,一看就知道,肋骨都没伤到,气胸而已,完了打两天消炎针就行了,然后让他没事多吹气球,给他买气球。”

    柳清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治疗手段,一愣一愣的:“啊?买……一百个够不够?我记得一袋儿好像两百个气球,要多大的?”

    齐雪娇不淡定了:“你傻啊,买一个吹完了放了气再吹不就行了吗?”

    柳清顿时懊恼的抱头:“也对!我是有点吓傻掉了,一个不知道卖不卖哦。”

    吴晓影嘻嘻笑:“就楼下门口买那薄的杜蕾斯不就行了,买个大号的,够他吹一下午了。”

    这边俩姑娘立刻拿白眼仁看她。

    真的,她也是太反差了,看起来以知性优雅著称的前电影明星啊,现在说这种荤段子,还真是让男人看了准保心里一动。

    而且吴晓影还不以为然,伸手悄悄揽了齐雪娇的胳膊,眉眼挑动的凑近。

    真是看她翘一翘,就知道要说什么,齐雪娇一口堵住:“好了!我说了我是医生,没少看过那啥,不用跟我分享这种治疗外的大尺度话题!”

    吴晓影居然悻悻的说:“是大尺寸话题好不好,为啥要涉及到导尿管?”

    说起这个,柳清又笑得眼泪都要出来,齐雪娇和吴晓影对对眼,不约而同的左右夹住这姑娘恶狠狠的逼供:“说!什么事?”

    柳清可能很少讲笑话,反正属于还没开讲那倒霉蛋经受的磨难呢,就嘻嘻哈哈的先把自己乐了个够,说起来更是只言片语断断续续的笑,急得两边的姑娘哦,恨不得打她一顿。

    所以后面卞锦林、张季岚他们一干上楼来,看见都是三个姑娘靠在手术室门口居然笑得前俯后仰的,再一次面面相觑,这石涧仁是受了什么伤啊,居然会有这种反应?

    反正那帮水厂员工主管已经有点躲得远远的看三个疯婆子,不过也真好看,哪怕是来得匆忙,柳清的黑色套裙,齐雪娇的宽大白衬衫配半身裙,和吴晓影的婀娜旗袍裙,绝对的各擅秋月啊。

    不过齐医生的判断是真没错,大概半小时后,没插导尿管的石涧仁出来了。

    外面已经挤满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