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79、只要有了钱,谁都跟你有缘
    为什么很多人哪怕住地下室,每天堵车几个小时都还是要留在京沪鹏这样的大城市,就因为他们在这些地方能看到机会和希望。

    只有从小地方出来的,才知道那些地方并不是温情天堂或者世外桃源,更像是那些有理想有抱负的普通人回不去的笼子,在那些小地方因为水太浅,就只剩下裸的江湖法则,死气沉沉的地方经济,胡作非为而毫无顾忌的有钱人,更重要的越是小地方,就越存在牢固的裙带关系网,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小地方什么都要讲关系,充满了眼界只有本地的鼠目寸光跟狭隘,如果没有关系网支撑,可能除了房价低点,其他根本看不到什么希望,只要见过外面的世界,就绝不愿回去,能回去的,多少都是有点关系基础了。

    耿海燕当初选择在顺林区起步,除了因为是在顺林区现的新口味,最主要还是因为石涧仁在风土镇做管委会副主任的原因吧,哪怕从小就离开了乡下,耿海燕的潜意识里其实也有选择距离石涧仁能够影响到的地方起步这个因素,可能在她的思路里面,觉得石涧仁怎么可能只是做个副镇长,一定会很快到区里面任职的,等到石涧仁突然被调走的时候,她已经开弓没有回头箭的开始征地修建厂房了。

    所以当耿海燕前期把所有外部问题解决了以后,她就要着手处理生产厂的本地关系问题,之前在返回江州的航班上跟石涧仁请教北岭区政府官员也是这个目的。

    可能普通人的思路都是走官员路线,像蒋道才那样尽量和区政府领导乃至各种官员拉关系,看上去耿海燕从石涧仁那里打听也是这个目的?

    怎么可能!

    几乎就是从石涧仁那里一脉相承的耿妹子才没有选择去阿谀奉承的走关系呢,但也绝对和石涧仁的以德服人两码事,这姑娘回到厂里准备好了等机会。

    大约就是五一节以后的广告面世、销售一路飘红过后的结算期,区里面的税务部门上门来随便找了个账务理由,就说这仁人食品厂的纳税款项有问题,要接受罚款,金额大概是七十多万。

    广告投入的时候八百多万都没有眨眼睛的耿妹子这会儿却变得一毛不拔了,当面要求税务人员给出详细的说明,到底是哪里纳税账目不对,这个罚款的依据又在哪里。

    林岳娜描述得很简单,不过以石涧仁在基层干过的经历,也知道有些税吏吃拿卡要的嘴脸,据说先是暗示私底下表示个几千块给经办人,这件事就此揭过,而且还能以后帮忙合理避税,可耿海燕却一根筋的要求必须明明白白说清楚,罚款究竟是怎么来的,结果一来二去恼羞成怒的税务人员就甩脸子,大骂给脸不要脸,扔下罚单就叫嚣等着更重的惩罚吧!

    林岳娜说耿海燕其实以为等来的会是卫生或者防疫之类刁难,所以准备了不少军医大提供的数据还有证书,结果没想到是税务,最后就找这边的财务总监吴迪借了一大帮人过去,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把整个厂子的财务数据重新做了一遍,非常详细的罗列出了仁人食品厂从成立以来到现在的财务纳税清单,还特别列出了未来三个月到一年,仁人食品厂将会产生的巨大效益和纳税总额。

    然后收拾停当的耿海燕才带着自己爹妈,和整个厂里面能不用在生产线上的人,大概有一两百人,去了区里面的行政服务大厅。

    据说就是风土镇的行政服务大厅搞出来以后,还得到市领导开了现场会,顺林区才也依样画葫芦的搞了一个,其实实际效率没什么改变,工作人员依旧拖沓踢皮球,对找上门来的一家三口本来也是要让保安立刻打出去的!

    老实说,光是听听石涧仁就有点冒冷汗!

    耿海燕身上依旧有种来自田间地头的狡黠,她虽然受了石涧仁的影响不会去行贿进贡,但也不会按照他那套君子仁义礼让的道德规范去行事,看似只有撒泼疯的一家三口,上百名穿着便装的工人营销人员立刻就围过来,主动形成了影响颇大的围观场面,等到二三十分钟以后,顺林区行政服务大厅外面的街道上已经挤满了一两千真正的围观群众,而代表仁人食品厂出头的还是只有这一家三口。

    到现在为止,耿海燕依旧是只给了她爹一份厂里面研调味的工作,每个月不算很累但有一两千块工资,而她妈就只能在厂门口外面开了个麻将馆,但不许打牌,不许赌钱、骗钱,一旦现立马滚蛋。

    看着现在已经高级越野车进出,有时还要坐着让司机开车的女儿,再看看已经三四百人规模的工厂,还有一两百号营销办公人员在全国各地跟产业园办公室的局面,耿家夫妇终于明白女儿已经不是他们所能了解的层面,变成绝大多数城里人都要仰望的大老板了。

    所以跟一年多以前的心理状态截然不同,现在无比维护女儿的地位,看那样子,要是耿海燕挥手让她妈真的砍人,估计胖大妈都敢动手的。

    好在耿海燕只是谋定而后动,她要的就是把事情闹大,早就打电话让吴晓影通知了电视台,还不说是因为税务的事情,只说是闹事纠纷,反正诳得扛着摄像机拿着麦克风的记者来了就好,好些本来是到厂区拉货的卡车,连同她的车一起,都在那街头堵得水泄不通。

    但这么大的场面,实际上在闹的就这一家三口,其他工人司机什么都只是在外围帮腔。

    耿海燕把社会底层的胡搅蛮缠挥到了另一种极致。

    因为她可不是瞎闹,拿着厚厚的财务清单和纳税证明,对服务大厅的主管要求就是要见区里面李副书记一面,以自己三个月营业额一千八百万的销售流水,却被小小的几个税务经办人员吃拿卡要,如果再不能跟领导见面,那就立刻去市里面上访,而且要把食品厂迁出顺林区去!

    果然,石涧仁觉得区领导里面最看重gdp的李副书记到现场以后,耿海燕就变成青年企业家诉苦,把所有从建厂以来的各种龌龊事儿全都摆上台面来,而且说了句非常霸气的话:“李副书记,我来闹,不是要给我减免什么税费政策,我该交的每分钱,都不会拖欠一秒钟,但不该交的这些乱七八糟贿赂,一分都别想我出,大不了我把厂子搬到别的地方,损失的最多是厂房,可几百号工人的就业就因为这种投资环境的问题给搞砸了,今天这一闹也许未来就会给我穿小鞋,我一样随时会走!”

    耿老爹竭尽全力也比不上他老婆的牙尖舌利:“我们仁人食品可是上了江州电视台,现在全国都在看我们的广告,今年销售额要过亿,就为了几个办事员的吃拿卡要就要逼我们走,真真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换做石涧仁来说这些话,可能始终脱不了那种正气凛然的味道,但在胖子妈老板娘的演绎下,那就是活脱脱的街头市井小民的尖酸刻薄,林岳娜说那李副书记都找了税务部门的人来确认,才真的相信这看起来泼辣打滚的一家三口居然是现在全区最大的民营生产厂老板!

    在众目睽睽之下,后面的事情就变得一马平川了,李副书记当面认真的看了食品厂缴纳各种税款的清单,还有那张几十万的罚款单,满脸满头是汗的税务部门领导眼神再怨毒,耿海燕也一寸不让,还当面大骂。

    据说之前设计是要拿着菜刀指着骂的,李副书记来了,就被收起了刀来。

    但最终的结果是达到了。

    有些人就是怕横的,特别是仁人食品这样眼见着成为名牌产品的厂家,已经不是随便可以拿捏的小店小铺,对整个顺林区的gdp有非常重要的贡献,更不用说解决就业问题了,仅仅到服务大厅里面和李副书记长谈半小时出来,耿海燕的目的就达到了。

    她才不在乎是不是会处理那几个害群之马呢,这种大环境大风气的事情不该她操心,她要的是在顺林区给自己一个全面支持,哪怕她不开口说要什么政策倾斜,作为一家投资千万打广告的企业,这在顺林区都是当前独一份,这不光表达了企业的实力,还展现了耿海燕对自己产业的绝对信心。

    李副书记当场就决定到仁人食品去考察调研。

    所以林岳娜的意思是:“你也该去食品厂调研下了,燕子这么做可也是为了你啊。”

    一下把石涧仁本来捏了把汗的情绪逗乐了:“这是她暗示你来的,还是你自己的意思?”

    林岳娜多会演:“我自己偷偷来的!你看,她现在都什么样了,更不可能随随便便找个男人,谁都会奔着她的资产来,你还不好好的把她给搂紧了!”

    石涧仁在意的肯定不是把热乎乎的姑娘搂在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