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77、冷不丁的三句半
    耿海燕是石涧仁进入大城市以后,第一个认真全面协助改变的人,这个昔日在码头卖早餐的刁蛮姑娘似乎不能用明主来形容她对于石涧仁的意义,但应该是第一个正式毕业的。

    在耿海燕身上,有非常明显的改革开放后那些从微末中爆起来的草根弄潮儿特质。

    她吃苦耐劳不甘于平庸,更无视于规则,只要认定了目标就会孤注一掷的全力以赴,如果不是杨德光牵绊中把她和石涧仁联系起来,带着悍泼之气的少女成年以后会走向何方还未可知,但绝对不会走到如今的地步。

    因为哪怕她有千般境遇,码头出身的眼界和视野,随时可能让她的拼搏戛然而止,单单是一个她所能承受的金钱上限天花板就会让她永远不可能走到现在的模样。

    其实在码头和批市场里能赚钱的人非常多,从十年代走来,一个很不起眼的批小摊位,一年不声不响的赚个几十万是很常见的,但这其中绝大部分人轻而易举的迷失其中,赌博、情人、大手大脚的胡乱花钱、漫无目的的投资,因为他们认识不到自己能赚钱的关键不是自己有多能干,而是大势所趋,自己不过是幸运的站在了这个风口浪尖,比其他人更大胆更努力点就拥有了这一切,很多人在这个时候都以为未来永远都会这样钱途滚滚。

    结果很多人在小富即安的思想中放弃了提高自己的境界,更多人在眼花缭乱里失去了一切,每次市场有些许的变化调整,就有一批人莫名其妙的变得一无所有,而且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所以码头上能走出来的人凤毛麟角,就算出头,也不过是更幸运更大胆的买楼买铺做市场的经营者,一样不知道自己在整个经济架构中所处的位置,莫名其妙的暴富,又莫名其妙的一贫如洗。

    但耿海燕真正的走出来了,到平京学习的三年,与其说是让她补上知识这块短板,不如说是让这个暴脾气的小姑娘,沉淀淬火,静静的磨砺了三年,回归市场后短短的不适应调整,真正驾驭起产业来,她所拥有的冲劲,配合现在的眼光,已经和国内那些第一代创业者有很大区别了。

    耿海燕始终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而大唐网不停抽走她的资金,从某种意义上看来更像是在帮助她学会控制自己,在实际已经拥有一家几千万级别的连锁企业以后,始终没有太宽裕的资金流,这让耿海燕在这个阶段获得了最难得的冷静,她不停的在学着像石涧仁那样分析、考察市场,花了快两年的时间才选中这个很不起眼的项目,然后就好像赌桌上的赌徒,一把就把自己所有的筹码推进去了。

    这是石涧仁都不具备的赌性。

    第二天王驊有点开玩笑的拿出一纸清单:“我们现在价格可不便宜,哪怕有仁总在,就算是嫂子,我也最多只能打个八折……”

    耿海燕完全没有被那句嫂子迷惑,拿起来认真的查看以后几乎是立刻拍板:“八折就八折,我要背景板上最大产品广告标,外加每期节目里面不少于五次提到仁人小食品,主持人台前广告位,这三项总价位……折后全年我大约是要付出八百五十万的广告费,我现在就能签合同并付款5o,后面的逐月交付,在合同结束前三个月全部付完,怎么样,这家企业本来也是阿仁的,仁人就是他的为人,能分期付款吧?”

    总投资大概在三千多万的栏目,除了其中三分之一是江州电视台以频道费用、各种技术入股以外,其他基本上就是任佳琳的大手笔投入了,两千多万的栏目起步投入费用在国内现在也是鲜有对手,王驊目前一门心思的在开各种收入回报,电视台播放广告、节目中植入广告、产品推介等等各种手法用得绞尽脑汁,力求要在这样一个火起来的节目中赚个钵满盆满,有了一个可以赚钱的载体,这才是那么多悄无声息就消失的娱乐节目最羡慕的地方。

    可就算总投资仅仅一个季度左右基本看见回本,后面几乎要净赚大半年的时候,王驊也从没接到过这样集中在一起的大单啊!

    譬如说石涧仁现在上节目需要戴着的那块表,每期都有特写,还有字幕跟片尾赞助商标志,一个季度收费也不过是二十万,不少零零碎碎的品牌都是一个季度一个季度的签约,因为这年月虎头蛇尾的节目太多了,很多客户是习惯性谨慎观望的。

    也就耿海燕这种,毫不犹豫的抓了三项大标还要求签全年,王驊都换了副嘴脸:“耿总!你确定?”

    耿海燕点头:“阿仁做事情,断断没有烂尾的,倪星澜现在也当红,我肯定要趁热打铁,也必须要这个……而且是必须从下一期播出开始就必须加入仁人食品的宣传!”

    王驊乐得跟什么一样,屁颠颠的立刻把合同签了。

    连带让倪星澜再看见耿海燕,都要送上笑容了:“金主!你不会要潜规则我吧,还是想潜了阿仁,我帮你说去!”

    耿海燕有点老总的派头了:“还请你多美言几句,和牛老师一起设计点不错的段子宣传下产品,至于第四嘉宾我就不多指望意外惊喜了。”因为王驊已经给她介绍过,现在明星签约都很繁琐,肖像权、代言交叉的禁忌很多,所以能在节目里面承诺宣传的也主要就是石涧仁和倪星澜,连牛鸣雷都爱说不爱说,毕竟人家干一份拿一份,如果多说广告词那就得多给钱了。

    倪星澜使劲拍胸口:“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今天晚上要我暖床不?”她跟牛鸣雷大不同,当初签的那份分成协议开始一分劳务费都没有,现在光是耿海燕这八百多万就要分给她百分之十五,这小妮子一心为着石涧仁,现在却成了现金收割机,所以怎么都要给耿老板赔笑脸啊。

    耿海燕终于给逗得嘴角扯着笑了笑,要说她身上没压力,那也是不可能的。

    牛鸣雷的搞笑功力还是不错,今天上午有个十几岁的年轻女嘉宾上台来可能有点激动,脚下一滑就华丽丽的在四位主持嘉宾面前摔了一跤!

    石涧仁立刻跳起来要过去扶,倪星澜多亲民的关切问疼不疼,只有牛鸣雷哈哈哈的笑着居然当着镜头侧卧着躺下去,就是睡佛那种撑着头的动作逗那觉得丢脸死了不想起来的年轻女嘉宾:“你猜我俩是什么动物呢?”

    女嘉宾一脸的懵懂,不过情绪倒是被带走了,牛鸣雷自问自答:“狐狸啊!”

    就在全场都有点搞不懂的时候,他倒是自在:“因为什么呢,因为狐狸狡猾脚滑啊……”

    一个冷笑话,顿时把那学生姑娘笑得都捂不住嘴了,耿海燕都看得有点笑,全场的哄笑都很热烈,只有今天那位长相甜美的第四主持人做作得要命,双手一个劲抹着手臂嗲声嗲气:“牛老师好冷哦……”

    听了这撒娇的声音,石涧仁这才觉得好冷,鸡皮疙瘩都泛起来,完全没有和胖狐狸相处说笑的心情舒畅。

    所以不自而然的影响了一点点,石涧仁对那位其实马上三十岁还娇滴滴的女明星态度。

    结果这个十五岁的初三女中学生是来理直气壮的谈早恋的,她成绩好,喜欢的男生成绩也好,凭什么就不能在一起相互进步呢。

    如果柳子越在,肯定主基调很快就能定下来,青少年在这个情窦初开的年纪,很容易玩火,无论心理上还是生理上一旦点着火,那真是山无棱天地合了。

    可惜稳重的柳主播不在,留下个专心搞笑的牛鸣雷,对爱情话题基本上绝口不提的石正经,倪星澜就兴致勃勃了,还羡慕!

    而且这种话题自然也带得那位娇滴滴女明星的热烈反应:“恋爱是最美好的,任何人都有享受爱情的权利……”

    我的个天,这虽然是娱乐节目,但终究还是要有正确的价值观传递好不好?

    中学生谈恋爱,不是应该一开始就先表明否认的立场么,再不济也应该迂回的交流其中利弊吧,倪星澜简直一唱一和:“欣姐,你最甜蜜的爱情是什么样的呢?”

    娇滴滴女明星做浪漫的憧憬状又或者是回忆状:“在一起之后就再也没有自己系过鞋带,再也没有自己拧过瓶盖,再也没有自己洗过水果……”

    嗯,这都是标准的恋爱剧桥段呢,石涧仁却一脸的不解纳闷:“啊?你这是一恋爱就被男朋友打残废了么?”

    全场寂静了两秒钟,然后爆出全体狂笑,连导演、摄像师等工作人员都笑得一个劲抽抽,有几个夸张的工作人员还捂着肚子就蹲下去了。

    实在是石正经一贯都热情慷慨的说大道理,听起来就算不认同也知道他说得自有些道理,所以在所有人的印象中他就应该是一本正经的,结果偶尔这么冒一句学牛鸣雷的三句半,搭配他真挚又正直的表情,很有戏剧化的喜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