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76、嚼得鸡爪,百事可为
    不过让石涧仁和齐雪娇都有点诧异。

    杨秋林真的压根儿不提男女关系的事情,笑嘻嘻的招待石涧仁吃饭,简单的晚餐以后勤务兵还端水果过来到客厅看电视,主要聊见仁见智的节目,后面回来的齐庆军居然也对这个节目表示了很高的评价,石涧仁诧异他日理万机也会关注这种小节目,杨秋林笑说是自己推荐的功劳,老两口了,在家看看电视也是很平常的事情嘛。

    然后就是表现出对齐雪娇现在工作的了解,很清楚女儿最近在做什么,很赞同年轻人在这个时候就要全心全意的投入到这样的事业中去……

    总而言之,齐雪娇最后送石涧仁出来上车时,都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绝对有名堂,我妈我还是了解的!”

    石涧仁就当是完成了任务:“明天再录一天,我就要连夜赶回水厂了,你节后再返回江州?”

    齐雪娇双手背在身后:“嗯,节后我到几个互联网产业部委做点备案调查,互联网大厦的事情也基本确定下来,有些手续先在平京这边要办好,老唐全力出击在国外,我当然要把后面这些琐碎的事情处理好。”

    石涧仁点头动了车,回看后视镜,夜风中只能看清黑色裙子领口的那点桃心,还有就是姑娘有点不舍的轻微摇摆身姿。

    这让石涧仁把车开出部队大院以后,竟然选择先到以前在平京上班就熟悉的几家书店去走了一趟,在书海中徘徊徜徉一番,才平静的带着一摞新书回酒店去。

    庄成栋一家人还没回来,但两个小不点已经睡觉了,所以几位女士居然悄悄的在柳清的房间聚会喝点小酒,为了防止孩子哭闹,门都没关,所以石涧仁经过的时候惊奇现耿海燕也出现在其中。

    不过除了这姑娘看见石涧仁就站起来,其他几位笑眯眯的只是端起红酒杯示意下,石涧仁走进去,现茶几上竟然已经打开两瓶酒了,柳清喝了点酒就红扑扑个圆脸蛋,憨态可掬的想躲避,估计还是下意识的觉得是老总跟秘书的关系。

    洪巧云有种艺术家的洒脱,简简单单一个玻璃杯拿在她手里,下巴扬得老高,光看侧面就有剪影的感觉;

    吴晓影也回来了,本来理所当然最艳绝全场的就是她,这会儿却多了些贼兮兮的意味深长,远远的还给石涧仁偷飞媚眼呢,看上去确实是有些醉意狂态。

    耿海燕可能才是酒量最好的,脸蛋也有些红,但毫无醉意,跳过来:“就是来找你谈广告的事情,之前给倪小姐还有胡制片打了电话,她们都说要你表态,我又不是不给钱,也不是来讲价打折,只是要求时间上能不能帮我尽量提前些。”

    石涧仁知道现在王驊掌控的栏目各种推广价目表在业内都算是很高的档次了,虽然不能跟某些已经红了好几年的老牌综艺节目相媲美,但绝对是一线价位:“这么急?之前我还以为你是想要个优惠价呢。”

    耿海燕就直接在房间门口和石涧仁靠着墙讨论工作了:“很急,我现在已经解决了货源问题,委托杜姐正好去帮我衔接一下,娜娜姐已经回了厂里立刻开始扩大生产,我必须要在今年暑期成为酸辣泡椒类小食品的全国第一!”

    虽然前面有定语,划定的范围已经比较小了,但石涧仁还是被吃惊了:“全国第一?你知道这要做到多少的销售额么?”

    耿海燕比他更清楚:“这个门类现在门槛低、竞争少,今年年底以前总销售额能做到一个亿,就肯定占据了全国市场的主导份额,但我知道已经有好几家厂在开始试制产品,准备生产线,刺探我们的配方,所以留给我轻松攻城掠寨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必须要打出知名度,这点广告费不算什么,给谁不是给,还是留给自家好了。”

    有时候,耿海燕那种蛮劲爆出来,石涧仁都得仰望,正要开口,那边吴晓影就说话了:“喂!什么情话说不完,坐过来一起啊,我们也听听燕子这么急急忙忙的过来是为什么。”

    耿海燕比石涧仁还笑着先转身:“还是要感谢各位姐姐的支持了,那再挨个儿敬一杯,先谢谢云姐,仁人小食品从一开始,外观就是顶级的,我在各地没少听见经销商夸赞包装设计得好,摆在卖场吸引度高,就连批大箱的外观都没得说,摆在货场经常被人问是什么进口食品,洋气!”

    洪巧云悠然的碰个杯:“应该的,如果你还只是卖盒饭,我想帮忙也帮不上呢。”

    柳清已经跳起来去给石涧仁找杯子了:“喝茶……呃,你晚上不喝茶和咖啡的,那就喝点水?”

    石涧仁点头,可端过去刚靠拢些就被吴晓影鄙视了:“一群女士,你现在一不开车二不走哪去,难道你还怕酒后乱性?就这点红酒你不意思下?”

    洪巧云还鼓掌叹服她敢说呢。

    耿海燕也不满:“红酒啊,睡前喝一点有助于睡眠的,我挨个谢谢过来不到你?没有你,我能得到这么些帮助?对不对,吴姐,尽在不言中啊,这些日子各种实际事务,都是你支援人手过来协助我,全靠你的这些团队,我才能只专注于生产和销售,其他事情全都顺风顺水,谢谢了!”

    柳清悄悄笑着给石涧仁倒了个纸杯底儿的酒液,因为耿海燕豪爽的倒上面对她:“清姐,只有跟你合作过,才知道什么事情都被你梳理得服服帖帖是多么顺心的事情,感谢你,仁人食品能顺利运转起来,你帮了我太多,谢谢!”

    柳清依旧笑眯眯的碰碰杯端着小口抿。

    石涧仁觉得耿海燕这样大口喝来得太猛:“慢点,慢点,坐下缓口气,我知道你心里有点激动,都不是外人……”

    吴晓影起哄:“哟,面对一屋子姑娘,你这话口气有点大哦,这算什么,你的后宫聚会么?可惜最漂亮最有钱和最那啥的没在!”

    洪巧云嘘她:“哎哎哎,我都老妈子了,别姑娘姑娘的,起鸡皮疙瘩!”

    柳清体贴:“对啊,说说呗,你刚说你在越南找到货源了?”

    石涧仁差点没把下巴惊掉了:“越南?你说你的鸡爪子从越南收购?”

    可能表情太过真挚,吴晓影和洪巧云笑得不行。

    耿海燕也得意的坐下来:“嗯!所以我说阿仁,没有你就没有我,食品公司也有人唧唧歪歪说什么我们赚钱都给了网络公司,我叫这种人看不惯就滚蛋,一切自有天注定,我们焦头烂额的在江州周边各省市找鸡爪子,连老卞都说他当初建议还是应该把养殖业作为一个重要板块做起来,就不会这么抓瞎,但可能是他把事情给唐总说了声,唐总很快就从东南亚给我们反馈了一条消息回来,越南有非常稳定的原材料输入,要多少有多少!哈哈哈,所以其他厂家起码在这一两年内都不能拥有这样的原材料渠道,就绝对不可能赶我的生产量,那就只有跟在我屁股后面吃土吧!”

    可能作为自来水厂厂长,石涧仁还是习惯于取水口就在旁边的江里,耿海燕这做个鸡爪子的小食品,居然要从国外进口原材料,还是有点冲击他的认知:“成本呢?进口这么远过来,运费呢,还有质量呢?”

    耿海燕脸上只有骄傲:“先,东南亚是有爪食品的习惯,粤菜中凤爪的消耗量以前才是最大的,所以东南亚华裔就有这个消耗,唐总他们在东南亚深耕信息,立刻就能联系上,再接着给我梳理出来商家,我都惊奇,原来这些鸡爪子全都是从南美,特别是阿根廷过来的,因为欧美国家对鸡的消耗量非常大,南美洲的养鸡业供给了全世界的洋快餐鸡原料,可欧美人都是不吃鸡爪子和内脏的,所以这些以前都是丢掉掩埋的废品,只有很小一部分出口到东南亚,而且根据唐总他们了解的情形,基本上都是以洋垃圾的形式走私到东南亚,喏,杜文婷杜姐正好在越南考察运动鞋生产线,就帮我去订了第一批货回来,她说她看见的冻库里面这么大……全都是整块整块冻满了鸡爪子的冰砖,从阿根廷一直冻到亚洲来的,直接运进来就好!”

    看着耿海燕比划的冰砖尺寸,几位城市女性和石涧仁一样,都有点呆滞。

    跨越整个地球从最遥远的地方送过来几万公里的鸡爪子,这就是所谓的地球村,新时代的互联网经济催生的新形态么?

    柳清好歹一直在管理团队:“成本呢?会不会很脏有问题?”

    耿海燕笑着摇头:“今天上午我跟林姐亲眼看见一块化开的冰砖,我才知道我们真的运气好,这种半卖半送的原材料便宜得我们都有点不敢用,但送到齐姐那边军医院做化验,说没有任何问题,这也就罢了,最关键是这种为快餐提供的质量认证产品,所有的鸡爪子基本上尺寸大小都是趋同的,知道这对于流水线生产有多大的意义么?我们在江州各地收购的鸡爪子不但价格贵还大小不标准,这就让我们在装袋的时候很为难,现在基本上每包三只,然后用泡椒个数来平衡重量就行了!”

    石涧仁为唐建文苦心积虑的筹划这么多,却被耿海燕捡了落地桃子,还是个大桃子。

    但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证明,石涧仁这几年筹建起来的方方面面,互补性有多高。

    连鸡爪子能都成大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