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74、总有路人想打岔
    柳清跟齐雪娇都不看那帅哥了,低声凑一块:“颜值高,也就只能看个眼润,真要说点什么,我都替那位花样美男觉得尴尬,你看,你看,阿仁说这些的时候,他完全听不懂,眼神都是茫然的,竭尽全力装都装不出感兴趣的样子来,唉……”

    齐雪娇还批评她:“这种绣花枕头还少了?专心听讲!”

    石涧仁真的该去当老师,来搞什么娱乐节目当什么厂长啊:“不过钱真的就是衡量一个人的全部了么?哪怕现在金钱至上,我也从未对这个社会丧失信心,因为大家都生活在这个资本浮华的社会,拿钱来衡量人是最简单直接的,但人的社会价值远非金钱可以衡量,放到历史的长河中,金钱这把尺子的分量就不算很重了,回溯几百上千年的历史,能够被记住的有钱人寥寥无几,而且其中得到善终的就更少,更多还是如和珅、胡雪岩之类毁誉参半的人物,其他绝大多数有钱人完全消失在岁月中,但一个伟大的科学家、伟大的文学家、伟大的诗人、伟大的史学家,他们可能挣钱都不多,甚至一生颠沛流离,可他们却能名垂青史,数千年而不灭!一种风流吾最爱,六朝人物晚唐诗,能留下千古绝唱的只能是这些人物和他们创造的瑰宝,而不是金钱,再多的钱也有花光的那天,而知识、真理和文化的光辉,历经千年而不朽,这一点同样是对我们的鞭策,做节目,让人笑过闹过回过头就忘了,还是尽量多少留下点思索……”

    四十多岁的物理老师吧,满脸都放射出光芒来,情不自禁的站起来使劲鼓掌,带动整个演播厅都潮水般的掌声雷动,那位被誉为绝世美颜的漂亮帅哥明星才如梦方醒的跟着鼓掌,估计连石涧仁这么浅显的道理都听不懂。

    倪星澜毫不掩饰自己花痴的表情:“什么风流?吟诗嘛,这个时候吟诗才最应景了!”还对着观众席这边邀约的带动掌声。

    石涧仁笑笑不为难:“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

    古诗呢,就有这点烦,如果文字不是很熟悉明确的那种,吟出来就跟当初石涧仁刚到江州在人才市场对工作人员的评价一样,很容易让人产生要求说人话的感觉,当然,石涧仁知道后期一定会给这诗歌带上字幕,所以难的就是现场观众了。

    但大体意境能感觉到,一派春光明媚的感受,倪星澜还好像坐在那春光中的园子里,闭上眼轻轻的随风飘摇,看来她在学校的表演科目一定完成得很好。

    石涧仁的声音也朗朗上口:“常恐秋节至,焜黄华叶衰。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哦,听到最后两句无比熟悉的词儿,全场观众都忍不住齐声哦了一下,美好的春天和景色啊,就怕到了秋天什么都凋零,还是趁着年少的美好时光多努力吧,免得老了来空悲切。

    古人多了不起啊,上千年前就能以景喻情,借助朝露易晞、花叶秋落、流水东去不归来这些景观,出时光易逝、生命短暂的浩叹,鼓励人们紧紧抓住随时间飞逝的生命,奋努力趁少壮年华有所作为,可能光听著名的那最后一句,真没有全部拉通以后感觉这么意味深长,观众席上居然有人喊再读一遍,还有人给他鼓掌叫好。

    石涧仁笑着站起来,随手捡起镜头画面之外一台音响上的湿抹布,拎瓶矿泉水到旁边的白幕布前开始倒点水书写大字,导演本来可以喊咔的,但连忙叫摄像师把镜头转过去,哪怕不是美轮美奂的背景板,有点乱糟糟的角落也要灯光师立刻给个照明。

    然后所有人都看见石涧仁信手写出来一笔洒脱的行楷,比较有趣的是开始还多半在默念,随着石涧仁写到万物生光辉,居然就已经有点异口同声了,后面基本上是全都在跟着摇头晃脑的吟唱,牛鸣雷比倪星澜反应还快,跳过去捧着水瓶给石涧仁的抹布上倒水。

    那位来宾简直都有些手舞足蹈的癫狂了,兴奋,就像喝了美酒又或者解出一道奥数题那种兴奋。

    倪星澜反而沉静下来,坐在立方体的长凳上慢慢的摇动,她才像有些微醺的感觉。

    齐雪娇就叹气:“唉,才子佳人,可能自古以来就是形容这种感觉的吧,让阿仁去体制内展,真的会让他憋屈,他还是适合当个才子,人生导师的那种。”

    洪巧云抱着女儿,骄傲得无以复加:“看见爸爸的样子没有?好男人就应该是这样的,浩然坦荡,举手投足都是潇洒的,记住这才叫潇洒!”

    小艾使劲睁大眼睛,使劲鼓掌。

    柳清早就忘了自己还在带孩子,眼神迷离:“你说这一期要是播出以后,会不会给他莫名其妙的多出很多女粉丝来?”

    洪巧云嘿嘿笑,齐雪娇击掌:“肯定会!你这当秘书的可得好好把篱笆扎紧了,别让不相干的人来捣乱。”

    柳清敢怼回去:“你还是合伙人呢,你怎么不名正言顺的挡回去?”

    齐雪娇动不动就上手,眼疾手快的抓了秘书的小圆脸两边亲热的扯:“哈哈,你跟他不是有证么?”

    柳清那脸红得哦,不知道是羞的还是给搓捏出来的结果,还好洪巧云救她:“丢丢!丢丢尿裤子了,要哭了嘿!”

    柳清才赶紧跳起来,在小皮猴扯开喉咙哭闹前,推到外面去收拾。

    石涧仁其实只不过是给现场观众一个直观的印象,那清水写在白色幕布上的字迹干了以后就没什么痕迹了,他笑着跟牛鸣雷搭着肩膀回到台上:“这只是个小插曲,我要回应这位来宾朋友的意思就是这样,各有各的好,也各有缺点,没有心静如水的态度也做不出学问,没有对金钱的渴望作为动力更不可能财,社会总在平衡这两者之间的关系,重点在于,无论是搞学问的还是做买卖的,都不是说谁都能干好的,换位思考下,都是一种能力跟努力的体现,没必要格外鄙视或者拔高,都是在为了这个社会运转做出贡献的,我这样的回答,您还满意么?”

    满意,当然满意,连齐雪娇都能把唐建文的努力和这个回应联系起来了:“老唐是在开拓一个全新的系统领域,而无论装修公司还是食品公司,都只是在消费领域的一个直接环节,当然比老唐更容易变现和立刻看到效益了!”

    石涧仁点头:“我的态度就跟台上一样,没必要格外鄙视或者拔高什么,老庄海燕都是在传统行业里面抓住了核心竞争力,他们这种盈利能力在可见的将来也许都能持续,但互联网产业真的是未来的趋势,每一次到平京来,其实我最大的感受就是互联网的风起云涌,特别是这一次,信息时代好像已经真正的来临了。”

    王驊张罗的晚餐,档次挺高的餐厅,齐雪娇说要回去,都被拉来坐会儿了,倪星澜多有心眼啊,不开口直接给石涧仁踢脚加眼色,石涧仁再看齐雪娇果然在看手表解释:“我妈说难得看见我回家,给我弄了点汤,我就不跟大家一起吃饭了……”

    石涧仁起身要求送行,齐雪娇回他个眼神,算你识相。

    所有人都假装没看见,只有小艾聚精会神的看这位阿姨和爸爸互动,刚想说话,就被洪巧云挟了一块芙蓉糕给塞住嘴了。

    丢丢完全还没领地意识,只会埋头傻啦吧唧的吃各种平时很难吃到的东西,吴晓影对营养要求很多,一岁多的孩子很多都要忌口。

    齐雪娇还是杵了一根手杖的,其实受伤已经半年多,她早就开始落地行走了,但骨科医生为了保证自己的骨骼得到最大程度恢复,很注意,而且手里拿着根棍子也蛮好玩:“我听他们说你以前刚到江州的时候,也是这样拿根棍子?”

    石涧仁想推餐厅门,早就有服务员代劳了,不过他想起自己那会儿的样子是有点缅怀:“啊,从山里出来嘛,可以路上打草惊蛇,也可以挑点行李,后来幸好也有根棍子,才能在江州当棒棒谋生吃饭呢。”

    齐雪娇把手杖递给他:“演一下,你那会儿怎么拿着的?”

    石涧仁不为难,接过来娴熟的就在手指间翻滚了,高级棍子就这点好,趁手,他还随意的挽个花:“要不把我那根棍子给你得了,放在家里也一直没用,估计以后再当棒棒的可能性比较小了吧。”

    齐雪娇竟然有小心机,没了手杖顺手就挽住他:“那就这么扶着吧,我听她们说你那棍子可金贵呢,确定送给我了?”

    石涧仁忽然现男女之间随便送点什么,那意义真的有些不同,但还是嘴硬:“我师父给我的,我还会几手打狗棍法呢,要不要一并传给你?”

    齐雪娇满意极了:“啊,不着急去开车,走走,有利于肌肉恢复。”

    这可是高档购物中心,这样挽着手的都得是情侣或者类似关系,穿行其间恋爱的味道就很浓了,齐雪娇还给石涧仁打预防针:“就是高兴,没别的意思,工作上有劲,闲暇时候能这样走走,心里就格外高兴,不违反你的君子协定吧?”

    其实石涧仁也放松,谁不喜欢这样的相处感受呢,聊点工作,说点远景,或者说他潜意识里其实很渴望这种亲近的感觉,从来没见他喜欢把挽着自己的姑娘给摘下来,他在拒绝姑娘这事儿上还真做得没那么决绝。

    然后就在这时候,旁边电动扶梯上忽然传来一声有点迟疑的招呼:“齐……齐?”

    齐雪娇居然第一反应就是把石涧仁的手给撒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