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73、知其然还得知其所以然
    也亏得是唐建文。

    顶着一个现如今最流行的ceo名头,干着现如今听说最赚钱的互联网企业,其实一直靠奶茶食品公司和装修公司输血运转。

    本来按照他所熟悉的路数,一旦找准了展方向,捏合出一个基本胚型就应该开始融资,从天使投资到风投,一轮一轮的稀释自己的股份,但用几何数增长的效率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大唐网变成亿级、十亿级、百亿级的巨无霸,哪怕他在这个企业最后只有百分之多少的股份,那也妥妥的是个亿万富豪。

    这是绝大多数互联网创业者的野望。

    而不是现在这样明明拿着个好项目,却憋屈的给食品公司、装修公司当伸手党,像个叫花子似的讨口!

    换做大多数互联网创业者,根本忍受不了这种温吞吞的局面,哪怕庄成栋是诚心诚意的把他当兄弟,耿海燕、林岳娜也从未对付出有过半点不满,唐建文身上的压力还是可想而知。

    原因只有一个,他和石涧仁的理想太过庞大,庞大到他俩都担忧外来资本控制了这副局面以后,投资者无所不在的指手划脚,不惜代价地实现增长和盈利会让企业展方向不再是他们期望的终点。

    所以只能尽量把一切都握在手中。

    齐雪娇能解释清楚这些缘由,对唐建文非常信任和欣赏:“到现在,他依旧是乐呵呵的带着人一点点查漏补缺,专注于技术和架构,我知道他们那帮家伙在国外出差那都是省了又省,就凭这个,我也无比相信阿仁对他的评价,当水到渠成的时候,老唐一定能一鸣惊人。”

    但是她解释不清楚为什么食品公司装修公司和互联网企业之间为什么会形成这样尴尬的关系,毕竟在这年头,互联网公司好像才是随随便便都能赚个几百上千万的,反而是食品公司装修公司应该小打小闹啊。

    自己这帮伙伴还真是反过来了。

    结果石涧仁正好就在这次录节目的时候遇见类似的话题,解答得一清二楚。

    到了平京以后,庄成栋一家当然是每天投身到人山人海的都旅游长龙里面去,说起来现在庄成栋好歹算是一有钱人了,张季岚居然还没怎么出过江州,更别说来都了,兴奋得很,一家四口每天一早离开酒店,晚上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来。

    洪巧云肯定是不稀得去凑这种热闹看遍地后脑勺的,带着小艾去看过一次降旗仪式,结果小姑娘反复问为什么爸爸不一起,所以第二天开始这母女俩也加入了录制节目现场当观众。

    吴晓影则神秘兮兮的经常失踪,还经常把丢丢给柳清帮忙照看,真是符合了小皮猴的名字精髓。

    然后齐雪娇就每天抽空过来录制现场,但基本晚上都要回去吃晚饭,还把倪星澜带回去了一次。

    已经晋升为老板的倪星澜肯定是最高兴的,可看了跟石涧仁一起来的这么一大帮人,只字不提石涧仁那个家,她也跟着一起住在录影棚旁边的酒店,全身心投入到录制节目中,只要上了栏目,石涧仁就是她一个人的了。

    这回一口气录了五天,换了十三个嘉宾!

    全都是现如今电视电影上经常能看见的当红明星,牛鸣雷别提状态有多好了,想想几年前他还连这些人的边都摸不到,只能给这些当红明星跑个龙套当个背景板,谁都不正眼瞧他,现在居然平起平坐,所有人上台来甭管真心假意,都得称呼他一声牛老师,要不是石涧仁坐在那头,真的又要飘飘然了。

    现在平京录节目就完全不需要公司内部人士来凑场面了,全都是网上报名参与的热心观众,满满当当坐在演播厅,看着一个个明星开心死了,当然非常配合栏目组的各种要求。

    相对困难点的,也就出在那个不断换人的主持嘉宾吧。

    可以说绝大部分娱乐栏目都有完整的剧本,用倪星澜上那么多通告的经验来说,这种娱乐节目的剧本比电影电视剧的剧本演起来困难多了,因为电视电影有剧情有情绪的代入,而娱乐节目就是一味的搞笑煽情,很多时候简直就是逼着人又哭又笑,演起来生硬得很,所以见仁见智只有个大概的框架提纲,全靠主持嘉宾临场挥,这就对很多傻白甜或者高富帅的年轻明星有点要求过高了。

    本来胡蓉梅的思路是如果这第四号主持的智商情商不一定跟得上栏目节奏的话,那就索性让那位明星只是来当花瓶的,可现在这些小花旦当红小生的基本功底也太差了,有些看着帅气漂亮的年轻人上了台就是一副表情从头到尾,还以为拍电影电视剧那样耍酷呢。

    所以导演不得不经常喊咔,让节目暂停说下戏,交代下这位嘉宾主持应该说什么,所以之前柳子越在的时候给另外三位当润滑剂,场控整个局面,现在变成三位来迁就各种不来电的明星。

    牛鸣雷还好点,他对有名气有地位的人足够有耐心,倪星澜开始很烦躁,对这种行云流水老是被打断的局面感到相当不耐烦,但只要石涧仁轻轻拍下她的手,这姑娘也就神奇的温顺下来了。

    石涧仁自己更是很难跟人脾气,所以磕磕绊绊,也能一直录下去,只是苦了后期剪辑,这要删减拼接的部分就太多了。

    大概是在第四天吧,来了位比较认真的中年男人,从穿着打扮就看得出来性格上有点古板,和石涧仁上班时候故意摆出衣服古板体制内形象不同,这位是真的不太活络,但为人严谨认真,坐下就向石涧仁请教:“我是个物理教师,十年二十年前,社会上就在流传做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杀猪刀的,那时候的解释是脑体倒挂,因为我们的国家刚刚进入市场经济,占据了市场话语权的茶叶蛋、杀猪刀比搞科研、搞技术的还赚钱,可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这种情况依旧没有得到好转,花费几十年心血钻研的学问,还比不上做买卖的,这是不是不公平?”

    今天的这位第四主持嘉宾就是个帅哥,高大俊秀得柳清她们坐在下面都看得心动神摇,只有倪星澜没好脸色,摄像机开始拍摄以后才露出点专业的笑意来配合。

    结果这位帅哥可以说是标准的面瘫,一直摆出副嘴角邪魅抽动的笑意,安排他做最简单的活儿,负责念念这位观众来信都没法顺畅的掌握好语句抑扬顿挫,等来宾上来以后,只能当个花瓶了。

    牛鸣雷已经驾轻就熟:“您这说的可不就是我么,这些年也没受过什么好的教育,就会做买卖,开个饭馆儿……”观众们已经忙不迭的嘘声四起了。

    倪星澜也敢什么话都说:“老师,您这话我觉得可有刺要挑,不是说学问不该找大钱,做买卖的怎么就不该赚钱呢?听老人家说啊,那都得是多封建的思想才重文轻商呢,现在的社会可是缺了什么都不行,我觉得都是一顺儿齐!”

    物理老师认真的摇头:“不能这么说,我不是瞧不起做买卖的,而是认为做学问的应该得到更高的地位,更高的尊重,可现在社会风气不好,请问石先生有什么样的见解呢?”

    其实大多数时候牛鸣雷和倪星澜主要就是给石涧仁打掩护,让他可以从容的稍微思考组织下语言。

    石涧仁点点头开口的时候,演播厅里安静极了,那位刚参加这栏目的帅哥明星还不习惯,娱乐栏目不应该就是嘻嘻哈哈的么,探头打算也试着说什么俏皮话,立刻得了倪星澜一瞪眼!

    这小姑奶奶现在更不怕得罪什么人了。

    石涧仁说得轻松:“其实现如今的社会,恰恰和这位老师说的相反,脑体正挂才是主流,而且这种正挂已经成了社会问题,有文化的人在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上,已经比从事体力劳动的出太多,现在的社会对没有文化的惩罚严厉到有些残酷……当然今天我们不争论这个视角问题,回答这位老师的话,搞科研搞高科技的为什么没有从事做买卖的更有钱,乃至更有社会地位,现在社会上都是以身家论英雄,只要有钱,哪怕是文盲也不问出处的,这是为什么呢?”

    上节目,石涧仁就很少把惊门那套拿来一惊一乍的吓唬人,尽可能展现一个温润平和的智者形象:“先这就是现实存在的逻辑,买卖是什么?追涨杀跌,低买高卖,直白的说,买卖就是市场的直接体现,可以跟消费者实现几乎直接的经济利益交换,所以,做买卖是最直接的市场价值快变现,要想跟钱打交道多,除了去银行上班,就是做买卖了。”

    观众有少数哄笑的,物理老师很专心的听,还点头,可见他授课的时候准保也不怎么活跃。

    石涧仁活跃,双手摊开:“做学问的呢?越是基础的学科,和普通大众之间实现经济利益交换就越困难,诸如数学家、物理学家等等,他们的学问很难用多少钱一斤来衡量,而越是高深尖端的科技要实现经济效益,又需要很多环节,譬如遥感科学技术,地质探测技术,电脑芯片技术等等,每个环节都是成本和壁垒,所以科学家想把自己的价值变现就比较困难,可以说搞学问的大多数情况下是不太可能实现快变现的,就算是社会科学范畴,从实验室到市场应用,都还要很多环节的开才能实现,这就造成了做买卖的很容易比做学问的有钱,这世上最有钱的商人一定比最有钱的学问人挣得多,这就是现实的社会逻辑,所以在市场经济下,做学问的人百分之九十九都比不上商人,这是正常的。”

    观众席闹哄哄的议论声不小,物理老师也欲言又止的急于想说什么。

    对啊,如果这都正常了,那谁还愿意去做学问,全民经商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