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72、东边不亮西边亮
    天气眼见着就开始热起来,街头随处能看见漂亮小姐姐明晃晃的露胳膊露腿了。

    石沱水厂里面的气氛随着这样气温的上升,默默的开始加大压力。

    对于号称全国三大火炉的江州市,每年的夏季,就是水务部门跟电力系统的噩梦,基本上到了这个时候,水电生产都是负荷运转,检验生产线承受度的重要测试就是夏季的各项指标。

    就好像一艘新船下水,之前小心翼翼的在近水流域测试没有问题,逐渐就要驶进深水区,现在更是要遭遇狂风暴雨的检验了。

    先是夏季之前的雨季,这一段也许连绵时间不会太长,但是降水量可以占到江州全年的百分之四十左右,江州赖以成名的两条江水都会在雨季浑浊污染不少,新建自来水厂的各种进口设备能不能适应江州地区的水质水况,需要在哪些环节做出调整,这都是水务集团到供水公司几乎每天都会跟新水厂沟通的事情,检测人员更是随时都在抽查各种指标。

    其次这时候还不是丰水期,真正的洪水期是在最热的时候,石涧仁理解应该是从源头都会融化最多的冰雪,造成所有水域都会提升水位的时候,那时候的每秒流量是现在的几倍甚至几十倍,届时有隐患的取水口能不能安然度过危机,这才是现在抓紧时间改建新取水环节的重头戏。

    所以这些日子石涧仁在厂里面呆的时间更长了,白天晚上除了工作、巡查,就是讨论制定出现各种问题的防范措施,搞了好几次不同工序出问题以后的实战演练,因为演练项目设计得还算有趣,所以员工们不但没有觉得繁琐多事,还很积极参与。

    当然最大的原因还是这位厂长身先士卒的风格让整个厂里面员工的士气很不错,每天都能在食堂看见厂长和大家一日三餐共进共出,早上还有不少人跟着厂长在厂区跑步了,工人的想法还是要单纯不少,没有太多拍马屁的意思,就是跟着厂长学,石涧仁还每天晚饭后到阅览室看一两个小时的书,让坐在这里的人也不少,特别是十台从监控中心换代下来的电脑重新换了壳,崭新的排列在阅览室一边之后,连经常出去网吧玩游戏的都少了些。

    石涧仁不会觉得这个水厂对自己大材小用,既然来了,那就要用十二分的力气把事情做好,所以整个石沱水厂连着两个月都得到了水务集团的集体嘉奖称号,当然,这时候其他公司还是会酸溜溜的把功劳归结在厂长不是个普通人,选择性的忽视了他接近半年来一直都住在厂里工作的辛劳。

    等到整个五一小长假到来的时候,好像很多居民用户都要出去玩,加上很多工业用户放假停产,所以用水量会骤降,这可以说是未来三四个月里面唯一能让自来水厂松口气的时间段,石涧仁才抓紧时间去平京录节目。

    不过这回,跟他去平京的阵容就有点庞大。

    洪巧云决定带小艾去都旅游一趟,因为接近五岁的孩子已经能知道都的概念,在幼儿园也没少听别人提起过旅游,这次算是体验,而且是可以跟爸爸一起,据说小女孩儿提前好几天就开始夜不能眠,折腾得洪巧云都没睡个囫囵觉。

    作为都在抚养孩子的妈妈,洪巧云现在经常跟吴晓影有各种私下交流沟通,所以吴晓影也要带丢丢回平京去看看,美其名曰重游故地。

    柳清是悄悄给石涧仁说的,五一小长假出去旅游好像已经成了个时髦的事情,她妈早就开始打听小两口要去哪里玩儿了,与其说留在江州又要应付她妈的各种盘查,她也干脆一块去平京,说这话的时候,小兔牙吧嗒两下:“春节以后我也没休息过,管家长工也该放放假吧。”

    于是再加上本来就要回平京探亲的齐雪娇,一家出游的庄成栋,浩浩荡荡装了两车人才送到机场。

    大大小小的孩子都有四个,齐雪娇也有点眼热了,在飞机上都跟吴晓影坐在一起,抱了丢丢玩,小皮猴却很向往跟哥哥姐姐在一起,无情的抛弃了她。

    可江小东已经是初中生了,根本不稀得跟这些小屁孩混,一直拿了个掌上游戏机玩,引得丢丢伸长了脖子站在旁边当保镖,反而是小艾从上飞机开始,就死死的黏在石涧仁身边,系了安全带也要靠着,还拉洪巧云坐自己另一边,所以柳清也只好去跟庄成栋夫妇坐,一个劲的探头看石涧仁,齐雪娇瞥见了,伸手拉她坐过去,反正小皮猴已经被游戏机彻底迷住了眼睛。

    石涧仁上个月才在美术学院批判了玩游戏的大学生们,现在看见丢丢这副模样,终于开始对孩子的教育问题感到担忧,城里的孩子可不像自己当年生活在简单清净的山上,这周围纷繁复杂的影响诱惑太多了,看看那些光怪6离色彩鲜艳又充满刺激的游戏吧,石涧仁开始找女儿探询:“你玩过电子游戏没?想不想玩?”

    小艾穿着粉红色的小公主裙和横条纹打底裤,洋娃娃般的造型估计就是让齐雪娇眼热的来源,这会儿坐得完全倚靠在石涧仁身上,洪巧云还贼笑着教女儿翻起座位中间的扶手,小艾就干脆伸手抱着石涧仁的腰,把扎了好几条小辫盘起来的脑袋一个劲在石涧仁腰上蹭:“没有……我只想跟爸爸妈妈在一起。”

    得,这明显是缺乏安全感的小姑娘完全没参考价值。

    石涧仁只能远远的给吴晓影做眼色,那位笑眯眯的表现无奈,还努嘴示意石涧仁你要管自己去管,我可管不了。

    齐雪娇在旁边观察这点互动:“他还是很在意孩子的哦?”

    吴晓影撇嘴:“是很疼孩子啦,对当妈的就不见得,反正每周带过去跟他玩一下,还早,等孩子开始读书懂事了,我估计他才能派上用场,现在就百无一用是书生。”

    柳清展眉毛但是不说话,齐雪娇继续探讨洪巧云收养孩子的手续问题,还跟吴晓影当时在平京的情况做比较,吴晓影多鬼精灵啊,立刻听出来:“你也想收养个?”

    齐雪娇尽量控制住看石涧仁的目光:“我觉得是个好事,我们有这个经济能力,可以改变一两个孩子的未来,那就尽量去做。”

    吴晓影凑她耳边小声:“难道你这么快就放弃自己去捣鼓个孩子?”

    齐雪娇小巧的瞄她一眼也压低声音:“你以为都能像你那样孤注一掷?”

    吴晓影当初可是拉上齐雪娇去见证自己收养丢丢的,听了这句就不吭声了。

    柳清不在意她们的耳语,看齐雪娇没说话了才关心秘书应该操心的项目:“你到了平京怎么住?回家还是跟我们一起?”

    齐雪娇叹口气:“回家吧,不过随时给我通知声你们的方位,免得我家里知道他来了又瞎折腾,我妈那劲头跟你妈差不多。”

    柳清听了这个就有点犯愁的叹口气:“洪老师跟吴姐就没这种烦恼,耿海燕和纪小姐也没这样的压力,唉……”

    齐雪娇不沮丧:“老唐这次去东南亚什么时候能回来?”

    柳清也觉得讨论工作更省心,一直说到了纪若棠跟耿海燕的工作内容,酒店在五一小长假是比较繁忙的,纪若棠今年重点推出了之前和石涧仁收回来那家温泉度假酒店,在江州台做了广告,所以从月亮湖回来就带着一班人马,以傅育林为的团队在全力操作这个事儿,算是给未来两家新的度假酒店积累经验。

    而耿海燕的小食品产业显然比石涧仁预估的规模来得更加庞大,产品铺货小半年,正式推广两个多月,已经从畅销到供不应求了,现在的问题就是销售不能断货,生产厂那边不停的在招人扩大设备加班加点生产,耿海燕借了卞锦林去帮她解决货源的问题,江州周边所有能够收购到的鸡爪子已经被她搜罗一空了!

    也许是味道独特,也许是每包两三支泡椒鸡爪的分量价格合适,更可能是那个看似不起眼的伽马射线解决了长期保存的问题,同类型产品现在完全还是个空白,做过奶茶就有经验,耿海燕知道现在绝对不是清点战果的欢喜时分,在生产能力强的中国,也许就是两三个月时间,其他厂家只要摸索出了味道和全套流程,依样画葫芦的推出产品以后,自己打下来的江山说不定瞬间就能易手,所以现在必须要抓住第一波的机会,疯狂抢占市场占有率,扩大产品知名度和口碑地位。

    所以销售高峰期的小长假,耿海燕真的不会考虑什么休假之类的玩意儿,只是听说石涧仁这边又要录节目,才问柳清能不能给她联系个广告推广,和当年的有间奶茶店不同,这一次耿妹子是要彻底把仁人小食品做大做强了。

    互联网公司合伙人和地产公司总经理有点感叹。

    坐在另一边的吴晓影都凑过来:“这些天我们公共事务关系部连同企划、推广、法务部门全都借给她用了,要不要干脆把互联网大楼的冠名权也给她?”

    仨姑娘在那哧哧的笑起来,泡椒鸡爪大楼么?

    难道石涧仁心心念念的筹措了这么几年的互联网公司泡都不冒一个,反而还得是鸡爪子公司逆袭成功上位,让所有资源都投入到那边去么?

    现在看起来貌似有这种苗头。

    石涧仁那么看重的唐建文,还不如耿海燕这成教大学培养出来的草根?

    现实有时候就是这么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