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71、总角之宴,言笑晏晏
    其实有想过让王驊来顶替柳子越的班,他年轻又能掰扯,和牛鸣雷在录制现场就能你言我语说相声似的,这其中当然是牛鸣雷捧哏水准高,但王驊现在心态思路都比较开阔也的确有展潜力,他还有过电视剧主演的经历嘛,而且按照惯例来说,三位男性嘉宾烘托倪星澜一枝花,也是很出彩的结构,之前就觉得两男两女太过平均,现在完全可以抓住机会调整下,给观众也有新鲜感。

    反正栏目组主要就是洋溢着这种难道缺了柳屠夫,就吃不到脱毛猪的论调,一定要把节目做得更好才配得上这样的改变。

    所以这一回王驊和胡蓉梅等人好好合计了一番,没找石涧仁或者任佳琳拿主意,他们反复考量一番以后,居然决定把这第四位主持嘉宾用来对外开放!

    也就是把这个固定位拿来给各方娱乐明星当做上通告的推荐位!

    倪星澜以前就是个频繁上通告的年轻明星,牛鸣雷更是在各种娱乐栏目里面以通告龙套求生计,因为各种娱乐栏目里有相当一部分并不是着眼于如何把节目本身做好做出内容,而是栏目搭台明星唱戏,就是给各路明星一个上台表演套人气的平台,所以很多娱乐节目压根儿就没主题,从头到尾纯粹就是瞎白话,逗乐子,做游戏,全靠各种明星露面增加收视率,明星也喜欢去这种高收视率的节目增加自己的曝光,见仁见智现在已经有了相当知名度,完全可以吸引明星来再次增加吸引力了,而且每期都有一个空位的明星主持加盟,也会让观众增加不少的期待感。

    唯一的难度就是录制可能就没那么轻松,也不太可能完全将就石涧仁来江州拍摄,毕竟之前所有人都可以算是自家人,这添了外部人士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只有平京沪海这些地方才可能随时都能抓出一大把明星来配合档期。

    石涧仁接到完整的调整方案以后考虑下,特别是看了方案中附件里面列出来的一串星光闪耀名字,同意了这个对各方都很有利的改动,他也觉得自己在前几期的节目中,大道理的成分有点多了,话题过于沉重或者费脑子,这是大多数娱乐节目观众不喜欢的,很多人都认为成天都过得够累了,难得看看电视乐呵放松下,谁还乐意听几个孙子在那讲大道理啊。

    嗯,石涧仁不会去争论这到底是因为回避还是让自己生活过得够累的原因,他只会认为是自己做得还不够好,不够接地气,那就尽量调整呗,更娱乐更欢快轻松些,其实这也是当初节目策划时候他定下的基调。

    可能也只有他对柳子越没什么怨言,还陪着纪若棠一起到机场送走辞职的女主播出国。

    非常明显,立刻就要出国面对新生活的柳子越脸上充满了期待,哪怕她已经再三控制自己的情绪表情,还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出国去离婚,绝对不会随便对那个男人妥协,可从面相的角度来说,那种迫不及待的喜色连纪若棠都能轻而易举分辨出来,看着使劲挥手消失在登机口的柳阿姨感叹:“以前永远都是紧绷着的,再漂亮也是生硬的,现在眼睛都亮了,整个气质都是闪亮的,由内而外的闪亮。”

    石涧仁点头:“对生活有了新的希望,然后自内心的气色状态都会改变。”

    纪若棠话中有话:“这就是女人有了爱情的滋润。”

    石涧仁笑:“这个我不否认,但更多还是心理作用,她不是都一口一个王八蛋,把自己那位外国丈夫随时都咒骂着么,我看她是乐在其中,这其中到底是因为这个人成为一把钥匙解开这些年的死结,还是因为真的有爱情在里面,我看都两说。”

    纪若棠忍不住在机场人来人往的环境蹦跳着拉石涧仁的脸颊,被石涧仁躲开就顺势揪住耳朵:“你现在是越来越会说了,以前在酒店的时候多质朴个黑大个,现在还动不动就有感情专家的派头了,做节目很了不起啊!”

    石涧仁艰难的把耳朵拉回来,悄悄扶正眼镜框和棒球帽:“月亮湖的工程怎么样?”

    纪若棠是专门为着柳子越从山区日夜兼程回来的,昨晚陪着说了一夜的悄悄话,是自内心的祝福自己这位阿姨能找到真爱:“赵倩别看不声不响的柔弱样子,做事细细摸摸的很较真,我觉得除了在德国学习到的那种严谨,她性格中本来就有这种韧性,无论如何都要把工作往前推进的韧性,度假酒店项目部的工作如果不是她,可能我派过去的主管员工很多都会辞职了。”

    从头说起来,酒店集团现在派往两处景区度假酒店筹建处的人员基本上都是新招的,风土镇老街景区的还好点,毕竟距离江州就这么几十公里,生活差异化不是那么大,每周也能尽量回一两次城,所以这边的二三十位工作人员没什么特殊情况,整个工作都是按部就班在推进,只要勘察设计工作完成,后面就是土建、地产和装修工作,资金到位的前提下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可月亮湖就不同了,几十公里外最近的县城都闭塞落后得很,江州过去的员工来回快一千公里,现在的年轻人在那么偏僻个山区工作一两个月就受不了,不是消极怠工就是偷偷摸摸到县城玩,再不就是跟山寨里的姑娘小伙子们瞎玩。

    那种山清水秀的美丽地方当游客是觉得流连忘返,但作为工作,天天呆在那里很容易就会审美疲劳了,能沉下心来不为所动的估计就只有赵倩带领的社科院研究小组团队。

    虽然月亮湖山寨是作为度假酒店来重新全面设计建设的,但赵倩他们不光有设计师的职责,更多是在社科院研究课题下恢复少数民族生态环境风貌,研究这种商业投资和当地建筑、民生结合起来的思路究竟怎么样才可行,未来可以推广到其他类似的区域。

    所以顶着社科院研究员头衔的赵倩已经6续招募了十多人的团队,不少还是从平京跟她一起来的,素质还是要高很多,看了度假酒店这边筹建公司的问题,给纪若棠私底下提了不少问题建议,所以小总裁才赶紧过去灭火,不光是调整人员,还要调整待遇和未来展空间:“这种时候我就知道如果你在,就能帮我把这些人员的问题解决得妥帖到位,可我也不能一直依赖你,对吧?”

    石涧仁尽量不让自己的喜悦表露出来:“你能独当一面的,从小你母亲就特别重视培养你的这种能力,我也坚信你有这种能力。”

    纪若棠眼波流动的挖他一眼:“你就巴不得我所有心思都用到工作上,可我也想像柳阿姨那样有闪亮的期待。”

    现在石涧仁已经能娴熟应对这种话题了:“嗯,自己调整情绪吧,以前不是还有出国旅游么,这次五一节两边景区你的度假酒店还来不及沾上边吧?”

    纪若棠忍不住又踩他的脚,好在两人都是比较随意的运动衣打扮,走出航站楼也不怎么抢眼:“就会岔开话题,月亮湖景区因为是带有试验性质,已经能部分七八栋新款山寨小楼接待游客运转,风土镇这边模式不一样,要全面完成销售的景区楼盘才能运转,所以要等到国庆节才能看到情况,不过总体来说月亮湖景区应该更重要,除了那边景色更有独特性,茶山今年要开始产出第一轮茶叶了,虽然据说既不采摘也不修剪,要保留下来积累养分什么的,但那一帮挂着平京头衔的投资方已经开始折腾了,他们要在月亮湖附近打造几个庄园,听说也是要搞旅游搞观光文化,反正如果不是因为你和那位齐大姐的原因,早就把我跟赵倩的项目踢出局了,大妈说周边寨子对他们的庄园有点抵触,这事儿你可得放在心上,万一以后惹出祸端来不好收场。”

    石涧仁有点皱眉,月亮湖景区自身不能全面带动那一片深山老林,这是他心知肚明的,茶山茶场的建设能够最大限度的以特色农业带动落后面貌,这是他当年愿意撮合那些茶商等各方面进入月亮湖山区的最大原因,从小在山里长大的娃子,其实并没完全认为过度开山区有多大的环保危机,他始终认为先要解决人的危机,然后才能解决环境的问题,只有吃饱穿暖了,才有资格讨论以后,而不是矫情的动不动扣上环保的大帽子。

    更何况他相信那十万大山一般的连绵小山,具有宽广的包容力。

    不过以王大哥为代表的那些资本进入,他们习惯的运作方式和不接地气的目中无人,这也是石涧仁无比清楚的,在他们眼里,那位中科院的乔老爷子也不过是用过就扔的招牌而已,重点还是利益。

    曾经先是打算自己亲自衔接,后来让齐雪娇接班,但江州这边的展也有点出乎意料的迅猛,两人先后撤出了月亮湖的实际操作层面,只留下了赵倩在独力坚持,完全代表科研或者当地人代言的,就只有赵倩这么个单薄的小姑娘。

    石涧仁忽然觉得有点惭愧,或者说挂念那个孤零零的小白花。

    悄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