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70、尺有所短
    把洪巧云笑得哦,照顾小艾上床说了晚安以后出来,一个劲给石涧仁掩嘴小声:“我可没教这些东西啊!”

    石涧仁也忍俊不禁:“嗯,不知道是女孩儿还是因为年龄的关系哦?”上次柳清和齐雪娇她们就讨论过这个事情,仿佛小女孩就是要早熟很多。

    洪巧云靠在沙上神情温柔极了:“这是真的有点后悔,应该早点有个孩子,也许我的生命就会色彩斑斓很多,但回头一想,如果有了孩子说不定不会认识你,也不会遇见小艾,那就还是觉得现在这样最好,我对现在的生活工作,乃至人生都特别满意,套用你今天的说法,我剩下的一万多天时间,我想一定会是多姿多彩的。”

    两人就坐在外面的沙上聊了一会儿,石涧仁又习惯性的随手抓周边任何带字儿的东西来看,洪巧云起身去卧室给他找了套被褥出来,他俩相互之间真不像小姑娘那样非得怎么着,心照不宣的相互知晓心态做法,石涧仁拿着本艺术设计年鉴还从沙上起身给她腾出空间,结果这时候就看见已经换了身小睡衣的小女孩就那么半躲在墙角探出半个头:“妈妈……你跟爸爸不睡一起吗?”

    正在展开被褥的洪巧云背对这边差点给吓一哆嗦,石涧仁有点噎住:“呃,我们……爸爸和妈妈……”

    然后回过头的洪巧云就看见女儿眼眶里立刻盈起水花:“你们……是要离婚吗?”

    成年男女差点被这句话击倒,洪巧云扔了被褥过去蹲在女儿面前伸手抱她:“小艾乖……谁跟你说的……”

    小姑娘有自己的人生经历了:“小宾,小宾说他就是爸爸妈妈离婚以后,妈妈不要他,才送到福利院的,你们……也会不要我么?”说到这里双手握了小拳头在胸口的小女孩眼泪已经扑哧哧滴下来。

    洪巧云心都要碎了,使劲抱住小女孩给石涧仁做眼色:“不是,不是,爸爸妈妈不会离婚,更不会不要小艾,我在帮爸爸展被子,你杵在那干嘛,还不赶紧拿进去!”

    看着石涧仁做了鬼脸的把被子顶着进卧室,小女孩才破涕为笑,但眼底的不太信任跟小心翼翼让石涧仁的心底都有点颤,尽量嬉笑着送孩子进了屋,洪巧云还贴心的留了盏星空灯,两人才一起回到卧室里面来。

    洪巧云没多嬉笑了:“我会想尽办法让小艾的这点不安全感消失干净。”

    石涧仁摇头:“很难,以我为例,我曾经是个孤儿,哪怕我接受了最好最有针对性的培育,都无法改变我是个孤儿的事实,我现在比较抗拒家庭或者感情的心态不可避免也有一点这个因素在里面。”

    洪巧云有信心:“那就尽量用爱护来感化调整,我就不信了,哪怕我……嗯,未来真的我把照明艺术系带上路,就辞职退休在家陪着孩子,你也能养着我们娘儿俩哦?”

    石涧仁笑:“您随手画张画就能换多少生活费了,我现在才多少工资。”

    说起这个洪巧云又有点兴奋,打开床头柜上的写本给石涧仁看她勾勒的图案:“给小艾画的,好多灵感,我想画个孩子的组画,现在我更能体会那种充满感彩的画面了,试着画过一张孩子的画,感情丰沛得我都有点动不了笔!”

    石涧仁不得不佩服天赋一说,翻看几页基本上都是寥寥几笔的写,却能把孩子的动态、神情活灵活现的传递出来,特别是其中眼神的捕捉,简直传神。

    两人正坐在主卧室的床尾凳和化妆凳上随口聊天呢,卧室门又悄悄推开点缝,小女孩儿只露了只眼睛在悄悄看,俩成年人诧异万分的看着她,小艾嚅嚅小声:“睡……不着,想爸爸妈妈……”

    洪巧云连忙跳过去:“我陪你睡好不好?”

    小女孩儿更期待:“我想跟你们一起……”然后洪巧云已经哭笑不得看见小姑娘藏在身后的小被子小枕头了。

    石涧仁真的溺爱孩子:“好吧好吧,我去洗脸……马上就来睡觉。”

    总之艺术家还啰嗦点,据说往日她都是哄着女儿睡了起码还要写写画画捣鼓好久才能入睡,但今天情况特殊,十分钟以后,两位成年人已经中间隔着心满意足的小女孩儿躺在床上了,还好床比较大,平摊开来也不拥挤。

    洪巧云是肯定睡不着的,侧卧撑着头,一边轻轻拍打女儿哄孩子睡觉,一边拿揶揄的眼神看几乎是和衣而睡的石涧仁:“明天还是得给你买套睡衣……哈……”她实在是忍不住笑。

    闭上眼,但眼皮一直在动的小艾批评她:“睡觉就不要说话了。”

    洪巧云连忙哦哦哦的住嘴,但笑意更丰富。

    石涧仁也有点笑,不过心平气和的拉了床毛巾被裹好,居然分分钟就能酣然入睡。

    可这一晚居然不是这么轻松就过去了,半夜石涧仁被一阵鼾声惊醒了,有点莫名其妙的睁开眼,花了两秒钟从迷糊中醒来确认了环境,才现竟然是洪巧云在打鼾,声音还不小!

    说起来认识洪巧云四五年时间,好像两人除了当年在波兰,在那位王公贵族的宫殿里面有过一回同睡一间巨大卧室的经历,其他从未同室共枕过,反正那一回石涧仁是没注意到洪巧云有打鼾的,不过这时候从相面上来分析下,声音低沉的洪老师打鼾好像不是个很稀罕的事情,那回说不定是因为兴奋才没睡得这么沉。

    有点挠头的石涧仁觉得自己可能很难在这种鼾声中睡着,只好悄悄起身,结果一动就现小艾也打个呵欠翻过来转身睁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还小声无奈:“天天都这样……你不会因为这个要跟妈妈离婚吧?”

    看来离婚这个事情,在小艾那幼小的心灵里面留下了格外深刻的印象,石涧仁啼笑皆非的伸手把小女孩儿捧着起来:“我还是送你去你的卧室睡觉吧,我去外面沙上睡。”

    结果第二天洪巧云早上起来,找到的就是在外面沙上挤作一团的父女俩,半夜小艾又溜出来跟石涧仁挤一起了,艺术家还有点百思不得其解:“你们干嘛呢?”

    石涧仁诉苦:“真该拿我那手机把你的鼾声录下来!”小艾连忙在旁边使劲点头表示证明:“我说了妈妈还不信!”

    洪巧云终于有些不好意思了:“好吧好吧!小艾以后还是早点自己睡卧室。”

    可小女孩儿是真的有感情了,从沙上爬到洪巧云肩头抱了她的头撒娇:“不嘛……”

    洪巧云头上就像顶了只猫咪,心满意足的给石涧仁炫耀了一圈才带着女儿去洗漱,小艾那笑声又没停止过。

    只是一起吃过早饭,把小艾送进幼儿园的时候,孩子那嘟着嘴眼泪花花的叮嘱:“爸爸要经常来看我……”

    让石涧仁差点又心软一口答应天天回家来了,还是洪巧云看出来他的表情,连忙帮着解释爸爸的工作非常重要非常忙,尽量每个月回来看看,才让石涧仁从那纯真真挚的感情旋涡里面被拽出来,离开幼儿园后,正牌教授把客座教授嘲笑得不行。

    这么一来,石涧仁愈的警惕自己可能很难过家庭亲情的这一关。

    看看柳子越吧,那又是一个教训深刻的案例。

    回到水厂上班没几天,柳主播就正式提交了一份内部邮件给栏目组的各位同事,解释一下因为婚姻家庭的关系,自己不得不前往法国和丈夫团聚,对外解释是因为到法国学习电视传媒方面的深造课程,只能非常抱歉的退出见仁见智栏目组,对此产生的一系列不便和损失,感到非常遗憾。

    正如石涧仁在节目中说的那样,哪有什么绝对的对错,站在柳子越的角度,这是她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个选择,由此带来的人生改变或者爱情祸福都是无悔的,任何人只要清楚她的前因后果,肯定都会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可站在整个栏目组的角度,只会有被拆台的感觉,天经地义的感到被背离了,总之本来柳子越私下给石涧仁说她走前能尽量协助免费再录一两次节目,抓紧时间多录点都行,胡蓉梅到导演、牛鸣雷还有倪星澜乃至整个栏目组的工作人员都觉得既然要走,那就还是赶紧找替补吧,就算是早点找人来熟悉模式进入状态,也要把机会留给后面的新人。

    这就是站在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利益出点带来的看法不同,没几个人能做到石涧仁那样完全保持理性。

    而关于这个替代者,现在的情况不是找不到人,而是可选余地太大了!

    现在见仁见智已经是一档很红的电视娱乐栏目了,不是栏目组苦哈哈的到处去找人希望加入,而是有大把的明星或者主持人希望能加入这个节目来拣落地桃子。

    所以到底该如何选择第四位主持嘉宾再创辉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