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69、穷养儿,富养女?
    孙院长也有点激动,出来执意邀请石涧仁到他的办公室坐坐,洪巧云给石涧仁一个眼色,就分开走了。

    相比孙院长其实有些艺术家的意气风,之前对石涧仁不怎么感冒的一位别的系主任倒是冷静很多,但口气变得正式不少,找石涧仁握握手才开口:“石老师的确有能力,但有些观点不敢苟同,你这说法太过市侩现实……”

    石涧仁并肩前行,等对方说完了,才简单的回应:“教育的真正目的,不是只培养学生适应传统的社会,不是只着眼于传授实用性知识和技能,这个道理我懂,但现实是连这点都没能做到,与其说唱高调拿出一个绝对正确但空中楼阁的观点,我更愿意选择接地气的方式,先唤醒学生的力量,培养他们自我学习的主动性,抽象的归纳力和理解力,以便使他们在目前无法预料的种种未来局势中,自我作出有意义的选择。”

    那位系主任眯上眼琢磨一下:“孙院长,洪教授的确是给我们找来了一位好老师,谢谢,欢迎您以后经常过来讲课。”

    石涧仁没有半点说服人之后的得意洋洋,依旧恭谨的跟对方握手告别。

    孙院长笑眯眯的在旁边看,最后和石涧仁索性就在校园里走走,这艺术家还是跟行政领导干部不同,比较感性:“小石啊,我这么叫你不算唐突吧,从王汝南教授的时候,我就认识并了解你是个有情怀的年轻人,文化产业园的时候我已经很惊讶你的事业拓展能力了,但今天我才是真的惊叹你的胸怀头脑啊,非常好,非常好,希望这种课程能一直开下去,我们要签合同签协议,不能因为未来你忙起来就忘了给我们这小学院上课了。”

    所以等石涧仁再跟洪巧云会合下班的时候,他腋下已经挟着一本客座教授的聘书了,洪巧云瞥一眼那红色的本本:“对你来说就是大白菜哦,别人为了抢点这种名声,争得头破血流,你才是手到擒来。”

    石涧仁实际上压根儿就没打开来看过:“只要能起到一点作用,我不介意这些沽名钓誉的虚应场面,给小艾买点东西不?”

    司机提前下班,还带走了洪巧云的司机,所以石涧仁开这辆美系宽大轿车还有点不习惯,洪巧云从自己习惯的后座挪到副驾驶,侧面看着石涧仁开上路好一会儿才说话:“还是成个家吧,不想看你孤零零的把所有精力都放在这些事情上,那你就太圣贤了。”

    石涧仁想想:“还没到这种地步,我也没觉得孤单寂寞过,现在这样挺好,我可以心无旁骛的全心放在工作上,如果有了家庭,特别是孩子,恐怕我会分出很多精力去承担这种责任,我觉得我没到可以从容淡化这种责任的地步。”

    洪巧云听得出来:“嗯,你怕你会特别沉浸到家庭生活和亲情里?”

    石涧仁点头:“这辆车比当初我们买的第一部车好开多了,在酒店吃到的美食比我们捣鼓的盒饭味道也好很多,这种物质上的享受感觉是毋庸置疑的有差别,现在我稍微走远点都必须要配备司机,因为路途中一两个小时的时间,我又能处理一些公务或者学习点东西,时间效率比让我用司机更划算,现在我用的手机都是最新款最贵的,因为的确随时可以接收信息上网方便工作,喏,无论我怎么尽量让自己安于清贫,生活简单,还是不知不觉的会有这些变化,如果有了家庭,那一切对我来说就是翻天覆地的改变了,很难保证我一如既往的坚持。”

    洪巧云眼里有无限的眷恋,似乎感染了车厢里的气氛,柔顺了很多,石涧仁瞥她一眼笑:“至于么,每天上下班都要换衣服换形象?”

    在教学中心的时候,洪巧云还是一身相当修身的宝蓝色套裙,搭配亮晶晶的黑色高跟鞋和脖子上的银色繁琐项链,标准的女强人或者高贵知性女性风格,非常耀眼,现在又变成了灰扑扑的上装配绒衣,连型都简单拉直了,把棱角和锐气消散得一干二净,洪巧云笑:“我不希望小艾觉得我改变了她的命运,不希望我的经济条件和影响力对她的人生有多决定性的重要,我希望她能自如的感知这个社会,用尽可能清澈的心灵成长,所以我只是个比较平常的母亲,还有点严厉,我希望你把溺爱这个责任承担起来,因为你肯定会很少看到她,让她比较期待。”

    所以等石涧仁和洪巧云到幼儿园的时候,他已经双手提满了玩具衣服之类的礼物,洪巧云早就买好了放在后备箱的,还指点石涧仁去一家挺贵的蛋糕房拿了个订好的蛋糕,说是小姑娘其实很喜欢吃蛋糕,但从来都不会主动提要求,福利院的生活还是过早的给了小姑娘深刻痕迹。

    洪巧云确实是花了很多心思,以她的经济实力,且不说装修公司那边的分红,单凭画作收入跟教授级别的工资待遇和社会地位,也能让小艾在最好的幼儿园入学,她却只是就近在住宅楼下找了家普通幼儿园,重点是方便母女俩的普通生活,还不用经常让孩子坐车感受不同。

    其实石涧仁穿上他那古板的蓝黑色夹克戴上黑框眼镜,看起来肯定是个过了三十岁的中年人,还很有可能是附近机关单位的公务员,所以和洪巧云站在一起并不显得多大年龄差异,老师笑着把小艾牵出来的时候,洪巧云抚掌欢迎:“小艾你看,谁来接你了?”她已经在开始给小艾灌输这种身份关系了。

    一个多月的时间吧,四岁半的小姑娘明显气色就变得圆润多了,这不光是在福利院的营养条件差别,面相小能手认为更多还是心态的改变,得到家庭温暖滋润的孩子,身心感受都会呈现出显著变化,起码看向周围的眼神都没有那么怯生生的了,但还是不太敢正眼看石涧仁,在洪巧云的无限期待中竟然憋出来一句所有人都愕然的称呼:“是……厂长爸爸!”

    这是石涧仁第三次看见小艾,上回就是在水厂亲子公开日上,只不过那次太多事情,作为主办领导,石涧仁除了吃饭时间,基本没多少和孩子亲密接触的时候,但显然四岁半的孩子已经能分辨记住出他的职业特点了。

    洪巧云忍俊不禁的赶紧给老师解释:“她爸成天在厂里工作,忙得很少回来,有点怨气!”

    石涧仁艰难的把所有东西都集中到一只手上,腾出手来尝试:“好,今天厂里放假,我给你买了蛋糕,我们一起回家吃好不好?”

    有点出乎意料,孩子目光并没马上落到包装精美的蛋糕盒上,而是毫不犹豫的伸手牵住了石涧仁的手,从软软的小手心传来那种依赖的情感,让石涧仁顿时有点怀疑丢丢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亲骨肉了。

    因为小艾也分明让他立刻有种想好好照顾保护的亲近感,传说中神奇的血脉相连感受,看来只是一种主观引的情绪?

    石涧仁也真够无趣的,这种难得的家庭亲近感受,也能被他当成学术研究。

    洪巧云还是没忍住从包里拿出来个小相机,让老师帮忙合影留念,小女孩居然有点不耐烦的迫不及待要跟爸爸回家。

    回到家,刚打开门,小艾就乖巧的蹲在里面给石涧仁拎出准备好的拖鞋,还伸手帮着接过石涧仁手里的东西,石涧仁一边不由自主的期待丢丢到这个年龄会怎么样,一边回头看洪巧云,她又无声的拿着小相机在拍摄视频,不过是偷偷的,还对石涧仁有得意的表情。

    应该说整个家里比石涧仁看到洪巧云以前的工作室、教授楼家里都要干净整洁,多了很多女性化的装饰,洪巧云给石涧仁说她每周安排两次保姆悄悄在上班上学以后来收拾做清洁洗衣裳,晚餐基本都是每天提前来做好放在橱柜上,外加补充柴米油盐之类的细节,所以看似母女相依为命的生活,也没多艰难,只要是舍得花钱。

    和前两次看到小艾确实不一样,小女孩等石涧仁换了鞋就使劲拉着他到处介绍,这里是客厅、厨房,这里是妈妈的卧室,这里是她的房间,洪巧云笑嘻嘻的靠在主卧门边补充:“这阶段还是我们母女俩住一间屋,等她习惯了,上了小学或者什么时候,再开始独立分房睡。”

    石涧仁看小艾的房间其实已经是充满公主气息的一应俱全了,洪巧云哪怕再怎么控制自己不要溺爱孩子,还是一股脑的给孩子配备了最好的条件,光是那精致的小床就让石涧仁想拍个照回头给吴晓影比较下。

    他也有点诧异自己为什么啥都要和那母子俩比一比的心思。

    但四岁半的小女孩,真的和丢丢那个一岁半的傻不愣登小皮猴区别太大了,一起吃过晚饭吃过蛋糕,洪巧云还调皮的给孩子和石涧仁鼻尖上都敷了点奶油,让小艾咯咯咯的笑声一直都没停过,直到时间接近九点,洪巧云提醒孩子要去洗漱准备睡觉了,小艾就自己跑主卧室去把自己的小被子跟枕头拿出来抱到小卧室的小床上,然后嘴里含着牙刷含含糊糊的从卫生间伸出头来:“爸爸……明天早上要送我上学哦?”

    看着那充满期待的眼神,石涧仁不用心软,就已经使劲点头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