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68、除了岁数,没什么能平白无故得到
    石涧仁简直有些苦口婆心:“睁开眼看看外面的世界吧!父母的纵容溺爱,学校老师没有帮你塑造人生的义务,原本奋斗努力的中学生,进入大学这和社会接轨最为重要的几年时间,本来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阶段,你们却在荒废妄为,有知道外面的世界变化到了什么模样么?难道你们坐在这里的每一个,来读这样的学府,初衷就是去谋求一份每个月几百几千块的白领工作?用你们的热血和青春在这里玩乐四年时间,就为了换取一张毫无真实内容和分量的文凭?你们知道现在每年大学毕业生数百万,大学生已经越来越不是个什么稀罕的东西了,不抓紧时间给自己准备点面对社会的筹码,还成天拿着父母给的生活费沉迷在各种玩乐享受中,等到陡然面对社会压力的时候才慌了神,不是抱怨社会冷酷无情就是逃回父母的羽翼下面讨口饭吃?我都替你们害臊!”

    讲台上的那个年轻男人,其实和台下绝大多数大学生就是同龄人,可看看这些吊儿郎当的大学生吧,对比下那个衣冠笔挺,气宇轩昂的年轻人吧。

    哪怕是再不懂什么面相,再不懂人情世故,也能看得出来谁的心里是坚如磐石的自信,哪怕有不少大学生还在用嗤之以鼻的嘲讽表情掩盖他们的心虚,但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认石涧仁说的话,字字在理,好像一把无情的刮刀,刮去了大学生们光鲜的外表,刮去了他们洋洋自得的优越感。

    那位孙院长从石涧仁开始抨击新现象的时候,就变得专注了,不但是专注的看着石涧仁,还把目光落在门口那些学生的脸上,因为挤得水泄不通的学生站满了阶梯通道,让他不用回头看就能看见学生们脸上的表情,看到大多数人这个时候应有的反应。

    学生终究是学生,和社会上的成年老油子还是不一样,石涧仁这样不留情面的口吻,还是一锤锤打到了大部分人的心坎上,总有些人的态度是趋向积极的,所以怯怯的有声音从后面传来:“那……该怎么办呢?”

    对的,抨击其实是稍有常识的人都会做的事情,但绝大部分除了乱喷表达不满,拿不出什么解决的方法来,那种抨击也就最多不过是泄罢了。

    石涧仁出人意料的居然换了副亲切嘴脸:“这里哪些人是照明设计艺术系的同学?举个手?”

    十多个大一学生基本上都挤在前排靠里面的角落,有点不明含义的小心翼翼举起手,还一副随时都想收下去的样子,石涧仁得忍住笑:“好!恭喜你们,你们也许走对了人生最重要的选择。”

    大学生们莫名其妙的就相互看着,听见讲台上的男人开始炫耀才华了:“我曾经是个棒棒,也在美术学院做过模特,但实际上我最擅长的是人力资源工作,懂这个词儿么?就是招聘新员工,我经手在全国排名前五的润丰影视集团做过副总裁,为经纪公司招募明星,倪星澜、牛鸣雷、黄晓薇都是我旗下艺人,我也曾经在江州本地酒店业排名前五的清塘酒店集团担任执行总裁,为公司招聘提拔了十九位从基层起来的中层干部,现在他们百分之九十都是总经理级别以上的老板,再说个就在你们身边的,美术学院外面街上那家有间奶茶店,三个当年一起的创始人,我是其中一个,而另外一位现在除了拥有这家市值过五千万的奶茶连锁机构,今天市场上已经随时能买到的仁人泡椒麻辣食品也是她创立的,今年的年产值肯定会突破五千万,而最后一位创始人是你们美术学院的师姐,她现在是国家社科院高级研究员,负责过两千万投资的山地少数民族部落山寨建筑改造项目……”

    随着他高举手指一个个掰开,大学生们终究忍不住出齐刷刷的惊叹声,石涧仁每提出来一个,就惊叹一声,刚才稍有桀骜的眼神这会儿都被打得落花流水,正如当年詹浩思给石涧仁说的那样,这个社会终究是要看业绩说话的,哪怕石涧仁是棒棒,是模特出身,只要业绩拿出来足够炫目,以前的低谷只会成为更有力的烘托,当石涧仁提到赵倩的经历时候,几乎所有学生都忍不住鼓掌,因为孙院长带头了,一边鼓掌一边悄悄问身边的洪巧云,估计是怕石涧仁在随口吹牛,不敢公开问。

    石涧仁还等了等安静:“我说这一切的意图,只是为了佐证我接下来给你们的忠告!这个世界工作很难找,但工作又很容易找!”

    学生们终究还是现实的,低年级的容易被理想热血之类的打动,高年级的听了好工作就眼睛亮,迅进入倾听状态:“我们的教育与新兴产业和新经济展脱节得非常厉害,很多大学生在大学学习的东西拿到社会上没用,这就不能完全怪学生不努力学……”石老师这时候有随手抓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漂亮的板书:“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实践教育与实验教学之间的关系、区别很模糊,大学教育与行业企业实际脱节太大,毕业生存在综合素质与知识结构方面的缺陷,这就是问题所在。”

    扔了粉笔头到讲台上的动作都潇洒自如,拍拍手上的灰:“院里面很多专业设置都是几十年前的了,所以我才说照明设计艺术系的同学们幸运,在孙院长和洪教授以及各位领导的苦心策划下,这就是一个标准的未来新兴产业和新经济需要的专业,实践能力,创新能力,具备国际竞争力的高素质复合型人才,你们就是市场上急需的救火材料,而且非常稀缺,你们中间出类拔萃的同学,将会恰好站在新兴产业的浪尖上,获得极大的展空间,而不是很多人学了几年,临到毕业了才焦虑自己能干什么,成为一个艺术家、画家、设计师,都要吃喝拉撒睡,都要解决自己的生存和未来展问题,一切愤世骇俗的举动最终都要落到实际,这世上当然有特立独行、桀骜不驯、惹是生非、格格不入的天才,他们不墨守成规,不安于现状,无论这个世界怎么对他们,这些人都会一往无前,那么各位问清楚自己,你能一辈子都坚持做到这样么?不然就还是回到现实中来,早点,比晚点好。”

    孙院长可能是没想到石涧仁这么正派的人,居然也会这种绕着弯吹捧的把戏,脸上表情都有点忍不住眉开眼笑了,但还是控制得住,起码看石涧仁说得正在兴头上,就没带领掌声打断。

    确实,石涧仁瞬间就把话题拔高:“人生绝大部分人只能活三万天左右,记住,在场的所有人,我们终将死去,你可以选择混过去这三万天,也可以选择灿烂瞬间,但所有的荣誉,所有的骄傲,所有的懒惰、难堪、失败,这所有的一切,终将在三万天以后消失,你们难道不想做点什么来纪念自己这三万天?你们难道还不觉得混一天就少一天生命了?我这么说,你们会不会感到有些紧迫感?”

    对于大学生来说,他们才二十岁左右,正处在生理和心理最旺盛的时候,他们可能很容易被周边环境裹带着进入懒散的气氛,也很容易被这样的当头棒喝激出一身冷汗淋漓来,好多人呆呆的看着石涧仁,仿佛从来没有人对他们说过这些道理,他们曾经嗤之以鼻的大道理,可又字字诛心得那么浅显易懂,根本无从反驳的真理。

    石涧仁很满意这种结果,拿起板刷:“今天我的课就到这里,各位同学有空可以回头写点课后感言,没准儿我在见仁见智上面也可以邀请去当嘉宾,如果觉得我这门课没什么听头,除了让你心慌心浮气躁,就是感到不舒服,那不用来,继续去玩你的游戏,如果所有人都不愿听这种课,可以跟洪教授这边提建议,取消这门课就是了,这课不会考评成绩,也不会要求作业打考勤,但只要有一个人,我都会继续把这门课上下去,谢谢……”

    春天的教学中心阶梯教室里,阳光明媚得洒进来带着宜人的温度,本来应该是春困的最佳时分,可所有人都聚精会神的看着台上侃侃而谈的年轻人,真是寂静得掉根针在地上都能听见。

    起码愣了几秒钟,孙院长都要起身表态了,后面接二连三的才有声音:“照明系好,我们呢?石老师您还是没说我们能怎么做……”

    不管怎么说,光是听这尊重口吻,就知道石涧仁这课堂上估计是不会缺学生了。

    石涧仁笑了:“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三万多天,如果你把这剩下的天数当做生命中最后一天去生活,你就明白该怎么做了,每个人的价值取向、社会观和世界观都不同,但每个人都能用这种方法思考自己的未来,这时候你还会关心找什么样的工作,赚多少钱么?如果你真的把这个问题想通了,很欢迎下一堂课的时候来跟我讨论一下你的人生追求,下课!”

    大学生们的掌声热烈得简直有些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