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67、看得清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么
    惊门,可不就是一定得惊么?

    算命的时候平铺直叙:“嗯,这位先生,您这命不错,大波没有小涛不断,听我娓娓道来……”鬼大爷才有心思听你废话。

    所以往往都是摸摸下巴的山羊胡旭故作高深:“啊呀呀,这位先生你印堂黑必有大祸降临!”先抓住了顾客的情绪,才能如此这般的谈化解灾难的方式。

    这恐怕就是惊门的精髓所在。

    从现代谈判专业等角度来说,先惊吓对方,不管产生什么样的情绪波动,只要波动,就已经被牵着鼻子走落在下风了,以谋定而动对情绪冲动惶恐,胜算都要多几分。

    所以听见这种挑衅的口吻,最好的办法就是巍然不动。

    能做到这个的,石涧仁放眼看去,估计也就洪巧云了,笑眯眯的满眼欣赏,还抱起手臂翘了二郎腿靠在椅背上,本来抱手臂是个很典型的防御动作,对外界不怎么感兴趣的潜意识反应,当结合环境和她的神情,这更应该是傲然和自豪的味道,她和石涧仁已经是感同身受的共同自豪。

    所以学什么都不能过于教条。

    那位孙院长是有点恼怒的,转头批评:“安静!”

    这回学生们花了很有点时间才安静下来,七嘴八舌的我草,狗日之类口头禅还时不时能听见。

    但总体还是能安静下来听讲台上的人说什么,当然气氛就是带点抵触的感觉了,不过石涧仁也能瞥见不感冒的领导脸上起码没了讥讽,一副要听个道道出来的皱眉。

    他当然是有道理:“既然要上课,我肯定会提前来看看,感受气氛感受这里的环境,我再说一句刺激各位的话,我从没上过学,大学曾经在我心目中是个非常高贵的地方,可你们让这种高贵荡然无存!”

    轰的再闹起来,有些冲动的男生都站起来破口大骂了,石涧仁怡然自得的站在那,拿起给自己准备的一瓶水慢慢喝,这回是洪巧云转头:“身为大学生,这就是你们的素质?无论对错,先礼貌的听完对方观点,思考对不对以后再表意见,而不是这样满口脏话的谩骂,除了证明你的无知和没有底气,还能说明你是在哗众取宠的心虚!”

    这下安静多了。

    石涧仁拧上水瓶盖继续:“省立美术学院拥有一系列古朴典雅的建筑,比在座每个人的寿命都长,这是一种带着文化气息的素养和气质,但从我在这里呆过的日子里,这里各色人等纷纷扰扰,大小汽车摩托车进进出出,随处可见各式各样的商业海报跟广告,草坪上遛狗的学生、老师、家属悠然自得,唯独我没有听到过学府这个神圣词语代表着的朗朗读书声!”

    不等下面的学生老师反驳,石涧仁自己回答:“对!没错,你们可以说这是美术学院,不是普通中小学,谁还那么傻不拉几的朗读,那好,我们看看教室里面有多少看书、画画的,我指的是上课时间之外,因为上课是强制学生老师都必须到堂,而这种强制上课你们是怎么对待的,一觉醒来十点半,继续睡到十一点半,起来连早点午饭一起吃了,这种生活我没说错吧,不说普遍现象,很常见是不是?那我们不说上课的问题,课外你们在干什么?”

    学生们居然有点回不了话了,因为石涧仁这讨人嫌的家伙开始摆数据:“和我几年前在这里看到的慵懒不同,今天中午我看见一个崭新的现象,男生宿舍四层楼,我走过二十三间开着门的寝室,其中二十一间有人在聚众打电脑游戏,有玩单机游戏的,有玩联机游戏的,有玩网络游戏的,我听见那些门框里传出来的声音除了电脑游戏的声音,就是各种交流沟通跟游戏有关的话题,我相信你们考上省立美术学院,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天,绝对没有任何一个人想过,你会快乐的在美术学院玩上四年的电脑游戏!但显然这已经成为了事实!”

    这下没有任何一个男生敢站起来反驳他,石涧仁却话头一转矛头对准女生:“因为性别的关系,我没可能去女生寝室考察,但我能相信你们也勤奋不到哪里去,化妆品?各种电视连续剧韩剧美剧日剧动画片?还是漂亮的衣裳、名牌包包、好吃的东西?又或者烦恼甜蜜的爱情?我还是相信,你们考取这所学校的时候,第一反应应该是我要努力学点什么东西,而不是我刚才说的这些东西吧?”

    女生们居然也开不了口反驳。

    石涧仁摊开手:“当你们费尽心思学文化,披星戴月的在各地培训艺术课程力求能够考上这座高等美术学府的时候,是准备来玩四年的电子游戏,看四年的连续剧?你们敢让你们的父母陪你们过一周的这种学习生活么?你们考上大学的时候,都是父母的骄傲,其他人艳羡的对象,可是你们在最应该学习未来如何面对这个社会,未来如何成长为一个你们向往的有钱有地位或者说被人尊重的人,最重要的四年,最风华正茂的青春年代里,却选择突然一下放松颓废的生活到这种地步?仅仅就是没了父母师长的约束?”

    好像理所当然的行为,被这样反问就变得很荒谬了,阶梯教室里鸦雀无声,刚才吵闹得最凶的那些人有点不自在的东看西看,就是不敢直面台上那个年轻人。

    石涧仁深吸一口气:“我从你们的眼神里面看到还不够服气,因为你们是艺术家,还有人会说人生而自由,我要这么干是我的自由……”然后所有人有点惊奇的看见石涧仁从讲台背后走出来,全身展现在所有目光面前:“看看我吧,当我来到江州的时候,身上穿的是手纺麻布褂子,头上挽了个髻,头比这里多数女生还长,脚上是破了洞的解放胶鞋,也许各位可以开玩笑或者戏谑的称为仙风道骨,但我在面对一个单位保安的时候,他嫌我衣冠不整,不允许我进入,后来我把头剪掉,换上了干净的衣裳,但我手里拿着一根棒棒,所以在经过美术学院大门的时候,保安就会怀疑我偷了东西,而今天,我穿着一丝不苟的正装,就能出入各种场所,站在讲台上,这就是现实,你们从学校这个庇护港湾走出去以后就将立刻面对的现实,这位同学宽松的短裤和一字拖也会跟我一样换成正装……”

    门口一个估计就是随便趿着拖鞋就过来的男生立刻往后面退,但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过来,有点哄笑,不过更多人是严肃的,听出来石涧仁描述的那种紧迫感了。

    石涧仁仿佛比谁都了解这些自诩的艺术家:“不光是你们,总有那么一些人,不是为了懒惰逃避,他们是真的为了自由和内心的呼唤,离经叛道的不愿走上千篇一律的轨迹,他们放浪形骸,他们恣意妄为,他们潇洒自我,没错,这很让人羡慕,也很有竹林七贤的狂放气质,但随之而来,能坚持这种离经叛道的绝对是极少数中的极少数,因为绝大多数人会在现实的压力下付出巨大的代价,不得不穿上正装,把见谁都不忿的表情藏在低眉顺眼的谦卑后,精瘦的身材被大腹便便所替代,诗和姑娘变成了远方,告诉自己以前不过是年轻的孟浪,还是老老实实的结婚生子,赚钱养家糊口,然后应对各种人生里面的挫折和打击吧……相比之下这种出类拔萃没做到,自由自在也没做到的二不挂五,绝大部分人只能平庸沉沦下去的生活,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坚持自己拿定的主意呢?”

    石涧仁的话语已经变得有些犀利:“我要说的就是,你们一点坚持的能力都没有!打电脑游戏的,你敢坚持打几十年,终其一生都在这个行当上混出名堂来么?我知道有人单凭一个化妆品就能几百几千样的熟悉头头是道,哪怕是做个化妆师也能成为行业顶尖,种田都能种出高手来,做什么都能行,那你还耗费父母每年几千几万的学费生活费来这个美术学院干嘛?你曾经给过自己理想和方向吗?你坚持过吗?一直不停的朝着那个目标努力过么?如果有,你可以理直气壮的跟我一起鄙视其他人,可惜你们基本上都只是在混日子!”

    教室里恐怕有好多人都在低头了,石涧仁仿佛在帮他们开脱:“啊,对,你们也可以说现在老师都教些狗屁啊,照本宣科,敷衍了事的老师只关心自己赚钱,搞公司搞项目,拉学生当廉价劳动力,对吧,这么一想是不是就觉得自己心情舒畅多了,责任都推到老师校方去了,哈,我看见有些人脸上的表情都变得轻松了,终于又找到个理由可以心安理得的打游戏看影碟了!”

    学生中刚有些偷偷嬉笑声,石涧仁的声音就无情的碾压过来:“这种自找借口的心态就是弱者的坟头草,你注定是这个社会的弱者,你无力坚持,无力面对,只敢在虚幻中找寻寄托,这样的人,还不值得我鄙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