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66、语不惊人死不休
    石涧仁收起电话,司机已经把商务车开进省立美术学院大门,自从王汝南去世,他去了酒店集团以后,除了为倪星澜或者洪巧云的私事偶尔过来接送人,石涧仁再也没有在这座自己第一次踏入的大学校园停留过,今天看看外面好像几年来并没有多少变化的校景和学生打扮,再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穿着,脱了那件有点古板的蓝黑色翻领夹克,满意里面幸好是一件不那么正式的竖条纹衬衫,给司机轻声吩咐两句,就戴上一副黑框眼镜下车了。81

    接连播出的见仁见智就是个知名度累加的过程,石涧仁现在已经能够感受到点明星待遇了,每周到供水公司开会都会引来公司员工的围观索要签名,还好他不怎么喜欢逛街,但那个戴着金丝边眼镜的斯文书生气形象已经在大肆渲染下有些出名了,起码知道这个节目的,都能认得出他的特征来。

    所以现在出门戴上完全破坏面部轮廓的黑框眼镜已经成了习惯。

    没有按照洪巧云邀请的立刻去教学中心,提前一个小时抵达的石涧仁信步走在大学校园里。

    五年前,刚刚来到这里的自己是以一个人体模特的身份,提着棒棒喝的是楼角边的自来水,汗流浃背的走在这同一条路上,还被保安怀疑偷了东西,现在物是人是,周边的态度却迥然不同了,保安殷勤的招呼高级商务车司机停在什么地方,形色匆匆的学生看见他还有客气的点头笑意,再怎么淡泊心志,石涧仁还是能把这种清晰的待遇变化印证到脑海里。

    顺着教学楼和食堂走过去,五年多过去了,这里的建筑和绿化依旧没有什么改变,美术学院的学生依旧穿得比较另类又略显邋遢随意,就算多了些条件更好点的诸如网球场、路灯之类,但整体依旧处在五年前的模样。

    而这五年,自己在外面的世界经历和看到了多少翻天覆地的变化?

    也许大学校园就该需要这种稳定?

    石涧仁脑子里暂时带着这样的考虑,熟门熟路的走进男生宿舍。

    得益于曾经娴熟的每天来这里送盒饭,他对于应付形同虚设的舍管根本不在意,况且男生宿舍,舍管才难得管呢,特别是石涧仁现在一身西裤扎着衬衫的模样,哪怕他自己觉得已经很平常了,在学生群体里面还是很容易透出点成熟的高档味,柳清给他买的衣服从来都不是便宜货,特别是纪若棠补充了大量名牌货以后,石涧仁是觉得最近穿起来舒服多了。

    他就是故意来走走熟悉的学生环境,既然答应了洪巧云要对她的学生讲点什么,那就要言之有物,那就依旧要遵循自己有过调查才有言权的习惯。

    这一看,变化可就太大了。

    半小时以后再下楼的石涧仁脸色居然有点难看。

    重新走在校园里,午后两点过接近下午上课的时间,正是春光明媚阳光灿烂的时候,洒在身上已经能明显感觉到温度的上升,石涧仁也觉得有点燥热,忍不住解开点领口,再把衬衫袖口也卷起来一些,信步走进教学大楼。

    作为一所专业艺术院校,专业教室和文化课教室是有区域划分的,石涧仁以前出没的主要是专业画室,跟后来教师画家们租用的仓库画室,对传授文化课程的大型教室还没怎么涉足过,但知道方位,走进去就接连听见好几声匆忙称呼老师好的学生反应,其实石涧仁才刚满二十五岁,和美术学院高年级学生差不多的岁数啊。

    实在是石涧仁本来就有些少年老成,相由心生,他比同龄人看起来就是要老成很多。

    更不用说现在穿着衬衫西裤的打扮更和嘻哈类型居多的美术学院学生很明显差别了,所以顺着人流量逐渐增多的上课学生走廊,石涧仁来到洪巧云约好的多媒体教学阶梯中心,这时候有点吃惊教学中心里面的人数了,再看见等在大门口侧面的洪巧云就忍不住问:“你不是告诉我你的灯具设计专业今年只有十多二十个学生么?”

    放眼看过去,阶梯教室类似电影院翻板桌椅的席位起码有三四百张,现在已经有大半座位闹哄哄的坐上人,还有不少学生正在汇集进来,然后一个个的都把目光投向高大挺拔的衬衫年轻人,美术生真是很少见像他这样穿得整齐正派的,所以女生有偷偷摸摸掩嘴说笑的举动,还有人悄悄拍照,用手机、单反相机、卡片机的都有,美术学院学生在照相方面是专业的。

    洪巧云也笑:“你那么忙,难得有机会来一趟,我当然要把事情给院长汇报下,再在校内贴几张宣传海报,电视节目明星和曾经的人体模特,这两个身份交错在一起的吸引力还是很大,就算是看稀奇,也能吸引不少学生来,我希望来的人越多,其中能够得到感悟的比例人数就会越大,你也更有气氛嘛,面对十来二十个人又不是搞专业培训,讲着也没劲啊。”

    石涧仁想想认可了:“确实我也很有想讲一番的情绪,比来之前更不吐不快的情绪。”

    洪巧云不意外:“院长和几位领导马上就到,晚上如果时间来得及,跟我一起去幼儿园接小艾吃了饭再走?”

    石涧仁点头:“好,待会儿我让司机先下班。”

    三言两语的寒暄之后,孙院长已经带着三四位领导来了,热情的跟石涧仁握手,刚才洪巧云有透露孙院长的任期还有两年就要到了,正在谋求连任,所以各种能够增加影响力的事情都愿意伸手。

    蛮有力还略显粗糙的一双手,石涧仁握握以后感觉另外几人中有两个对自己不感冒,不用相面,握手就能感知出来。

    不过不用多说,上课的时间也差不多到了,不少来得晚了的学生可能没想到院长和好几位系主任都在,吓得贴着墙边悄悄溜进去,后面更晚点的恐怕就没有座位了。

    总之等石涧仁走上讲台的时候,侧面大门出已经人头攒动的站满了后来的学生,有些机灵的跑到侧面窗边去顺着阶梯站下来。

    这美术学院也没个上课铃声,石涧仁看看表时间已经到了就不等:“各位老师同学好,我是来自江州市石沱自来水厂的厂长石涧仁,今天有幸因为洪巧云教授的邀请,来给照明设计艺术系专业的同学们上一堂思想教育课,嗯,课表是这么写的,但我觉得我还当不起教育这两个字,算是非常荣幸的来跟各位分享一些心得体会,毕竟我跟省立美术学院是非常有缘的,曾经我在已经过世的王汝南教授那里学到和领会到一些做人做事的道理,还在美术学院外面的街上当过棒棒,卖过盒饭,和朋友一起开了那家现在还在营业的有间奶茶店,更有特点的是为2ooo年左右的一届学生担任过几个月的人体素描模特。”

    学生之间的信息,其实是有断档的,过四五年只要换届完成就很难把各种八卦新闻传递下去,对于见仁见智的主持嘉宾、倪星澜的经纪人兼绯闻男友五六年前在美术学院当过模特的传闻,在座的学生听过但应该没有得到过证实,可能这才是触他们这么多人来看热闹的最主要原因,没想到石涧仁上来就直接承认了这件事,还附加了好几个其他身份,顿时引得阶梯状往后面延伸的教室里面一片哄闹声。

    换做普通人,可能都会是千方百计掩盖的黑历史了,更羞于跟人提起这种往事,当然,这种人也注定走不到石涧仁的今天,他多么强大的内心,就那么挺拔的站在讲台上稍微抬起点下巴,这样才能把全场师生的表情尽收眼底,前排就坐的那几位领导中,之前不感冒的人脸上不由自主的浮起点讥讽,可能现石涧仁的目光扫过来,才略微回收一下,但没收得多干净。

    而学生们倒是没多鄙夷的态度,再桀骜的学生也比外面的社会好点,这是个看头衔看成绩的年代,关键还是石涧仁现如今的身份几乎已经公开摆在那里了,传说中多家集团企业老总股东,当过镇长、当过电视台台长,现在又是自来水厂厂长,不管这水厂厂长是不是轨迹有点奇怪,但总之已经算是成功人士,这能促使所有人知道他的起点时候,选择相对客观的看待,能在这么多地方混得风生水起的家伙,不能简简单单说一句抱大腿就能解释过去吧?

    所以主要是惊叹,有些人还嬉笑着鼓掌,但没形成潮流,最后是孙院长严肃的转头:“石先生是百忙中由院里请来的贵宾,知道他上节目讲一堂课什么价位么?珍惜点机会吧,安静些别丢了我们学校的脸!”

    艺术院校的领导,感觉也和普通院校不一样,但威力是一样的,阶梯教室里立刻安静下来。

    石涧仁就是等着安静的,他没用麦克风,就这么卷起点衬衫袖子撑在讲台的两边角上开口:“来之前我打算说说我的奋斗历程,中间还可以穿插几位你们的学姐、老师还有生活在你们身边人的奋斗改变人生例子,但现在我改主意了,我决定直接先鄙视你们……”顿了顿,还故意放所有学生诧异的听清这句话才重复加强语气:“我针对的不是你们中间的谁,我鄙视的是你们在座的每一位!”

    一边说,一边还用手指非常轻蔑的指了指面前所有范围。

    轰的一下,阶梯教室里面炸开了锅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