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65、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石涧仁主要是带着孩子们参观阅览室,讲解一番就算是走上工作岗位了,哪怕是这样一个简单平凡的职务,如果能够继续读书看书,依旧能给自己开创不一样的人生境界。

    这番话同样也是说给出现在阅览室的那些个水厂员工听的,少数水务集团的其他公司人员跟游客若有所思的站在门口,看石涧仁给读书会的孩子们娴熟的上了一堂读书课,这些天积攒的读书上问题,这会儿都能拿出来找他询问,好些孩子还自己带了书的。

    相比各处那些中小学生读书会的书籍,这个水厂成年人的阅览室少了很多大部头,除了些著名的传记、文学书籍,譬如石涧仁一贯建议要有的史记、儒林外史、世说新语还有唐诗宋词之类以外,基本上都是五花八门的杂志,从工商技术管理到时尚八卦影视,通俗易懂的宽泛接触,更容易让成年人随手拿起来翻一翻。

    石厂长真是用心良苦了。

    孩子其实同样也有表演欲,这么多人围观的状况下,有些孩子就特别积极兴奋,问出不少让成年人都吃惊的问题,而另外有些事先可能没做好这种准备的,显然有点期待下一次。

    因为石涧仁解释了,未来这种读书会每个月都会在不同的地点召开,江州电视台看录电视节目、产业园区装修公司、新的互联网大厦建筑工地乃至四星级酒店、老街花木风景区、食品厂等等,都可能会选择作为读书会举办地点,让爱读书的孩子们拥有更多接触不同生活的机会。

    结果到整个亲子活动结束的时候,好多家长都来问这个读书会在哪里可以报名,收费标准是怎么样的。

    柳清理所当然的接过去,北部区或者整个市区的,都可以直接到文化产业园的唐楼去报名参加,没有收费标准,全程免费,只不过平时只是提供一个类似图书馆的功效,到周末才是讲座形式的自由环境,还提供这两天中午晚上两顿免费用餐。

    可能有些人会质疑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但在现时代的中国只要是免费的,那就一定会被疯抢,不管好不好适不适合,这个便宜总是要先占了再说。

    所以据柳清后来汇报,一周时间,起码有过三百名孩子被家长带着到唐楼来报名,而且很明显这种势头还在扩散,如果真的全都集中在唐楼那个读书会阅览室,可能面积已经有点不够了,而且之前十多个到几十个孩子大多都是石涧仁筛选带起来真正爱读书的,场面非常安静也不需要更多人管理,现在几百个孩子的话,光是注意安全问题,唐建文就写了一大张事项调整点,考虑到这些孩子中间肯定有很大的比例是被父母强迫来并不感兴趣的,他还建议兴建一个少年运动中心,这就把石涧仁以前在设立读书会时候,剔除爱看书的孩子之外全都挡在门外的做法调整了不少,不爱看书也不是罪过,尽可能提供一个健康的运动环境吧。

    但几乎所有团队里的成员都无比赞成扩大这个读书会,就当是做公益事业也要把这件事做好,还分头自顾自的买了些自认为应该推荐的书填充这个阅览室,又毛遂自荐的一个个排队周末去当讲师,包括齐雪娇都认真的做了教案,耿海燕还跟她调整了前后课时位,因为耿总出差的时间太多了,自从进入四月,她几乎每周只有一两天在江州,其他时候全都在飞华南华中地区的各个省会!

    石涧仁没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或许他对这样带动起来的局面才是最满意的,只是要柳清给他提供详细的伙食标准清单,成本核算出来明晰,让所有人都能查到费用,别一做善事就昏了头似的不计成本乱来。

    真是苦了柳秘书,不光接着开始操劳互联网大厦的工程项目准备工作,还得给石涧仁做这些细枝末节的助理范畴,这时候她哪里还是以前那个清冷的小秘书,分明就是独当一面的职业经理人了。

    不过这些事情也只能柳清来做,春节后随着见仁见智的稳定播出,已经逐渐形成了具有自己独特风格跟固定观众群体的市场,特别是倪星澜跳舞的那段被王驊掌管的文化传播公司使劲渲染炒作,现在倪星澜已经是独立工作室了,羞答答的在八卦消息上回应,还开通了市场上颇为流行的博客来作为自己的信息布阵地,一时之间,见仁见智本身不同于其他娱乐项目的内涵性,却又夹杂了十足的娱乐圈炒作话题、当红明星的热点关注,娱乐类谈话节目中独树一帜的引了周三黄金档热潮!

    其他主要娱乐节目纷纷调整时间,尽量避开周三,没必要在这个时间段和这样当红的节目打擂台坑自己的收视率,反过来又促成了周三晚上没什么更好的节目可看。

    石涧仁已经开始接到很多观众来信了,因为节目组一直都有公开报名邮箱、电话号码甚至寄信地址,所以用雪片般的观众来信形容场面绝对不为过。

    整个节目四位主持嘉宾里面,石正经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几乎所有观众都知道讲大道理或者做人生解惑的都是这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戴着眼镜的斯文男人,无论怎么对这种人生大道理嗤之以鼻,电视传媒这种影响力宽广深远的媒介形式,还是能在绝对数量中带来相当比例的受众者,哪怕只有百分之十甚至更少比例的观众受到触动,把那些大道理听进去了,对于几个亿的国内庞大电视观众群体来说,终究是个巨大的数字。

    而且和倪星澜的粉丝大多是时髦新潮的年轻人不同,石涧仁的观众群体覆盖了从十多岁的学生到五六十岁的老人,特别是三四十岁已经在社会上跌打了不少时间的中青年,也许只是偶然瞥两眼,也许只是不耐烦的打时间,却把石涧仁在节目中阐述的那些人生道理能够和自己的经历对应。

    只有经历过生活的人,只有还在热爱生活的人,只有竭尽全力想改变自己生命意义的人,才会认同石涧仁表述的那些大道理。

    就好像当年他给唐建文和任佳琳说过的那样,冥冥中总有些人血脉跳动的意义是一样的,如果只是他以前那样单方面的在这个社会上去找寻,在这个人人都得包裹面具掩藏真实想法的社会上去找寻大道理的存在,那种难度可想而知。

    但电视传媒就能这样强势的把石涧仁这种血脉跳动频率展现出来,吸引那些几乎已经忘记自己思索人生意义的人共鸣!

    不得不说,当年石涧仁敏锐的从韩剧现了电视传媒这种巨大的影响力,但直到三四年的时间过去了,他才真正学会了使用这种工具。

    胡蓉梅打电话过来的时候都有些激动:“专门又招了几个人成立信息反馈部,收集整理这些东西,回头筛选了一并给你,很多长篇大论的信件、邮件,真知灼见、焦虑、愤怒,带着非常炽热的情感,这是我在国家电视台八十年代刚开始参加工作时候才会看到的局面!这次的节目值了,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丰收,我已经联络了广电部这边要把栏目送到参与各种今年的评奖活动中,尽可能再增加一些影响力,你也会赞同我这么做吧?”

    石涧仁思忖一下点点头:“你我都在体制内做过,应该清楚这种体制的消极影响力,怎么尽量向主流靠拢,成为官方认同的声音,又如何保持自己的独立性而不是谄媚的当应声虫,这是我们最难掌握的分寸感,这个掌握能力就交给你来办,行不行?”

    胡蓉梅顿时觉得压力扑面而来,但有些人就是能在这种时候脱颖而出:“一直以为就这么混下去搞点钱让孩子走得更好更高,就是这辈子的目标了,没想到真的是过了知天命的年纪,跟你这样捣鼓出来新的人生目标,真的有些诧异,我会好好思考一下把仁总的这个担子挑起来。”

    石涧仁讨论完好事,才传递隐患,把柳子越可能会退出栏目组出国的信息传递过去,那边胡蓉梅居然不惊讶:“很正常,她比我年轻,又比星澜更加成熟,知道自己要什么,在追寻什么,这次去江州录节目你不是也提醒我注意下她的情绪专注度么,还是你看人更准确一些,回头我已经思考过可能生类似情况的应对了,她这样主动提前跟你讨论,对我们没什么影响,我跟星澜还有老牛商量下,平京要想找个合适又有能力的腕儿,恕我直言,你们四位里,最容易找寻替代的就是柳主播了。”

    言语之间还是能听出点怨怼,也很正常,作为总制片人,好不容易全面操作整个栏目走上正轨,所有人都在努力劲往一处使的时候,有人说对不起,我恋爱了,要退出……

    如果不是石涧仁的态度,理论上来说,是可以追究法律责任的!

    好多冉冉升起,前途无限的项目,就是在这种时候被幺蛾子给影响了。

    石涧仁却认为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