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64、未来会怎样
    但很明显,正如石涧仁之前观察到的那样,柳子越身上那股专注的精气神散了,她自己也很清楚很无奈:“十来年时间了,背着烈士遗孀的身份还是个公众人物,一言一行都在各种目光的注视下,我早就索性把这个身份固化,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事业上,可到头来却告诉我这只不过是个玩笑,女人最青春烂漫的年华就被莫名其妙的荒废了。”

    石涧仁动了动嘴想说,女主播很熟悉他了:“我知道你的意思,这十来年没荒废,我获得了事业上的成功,自身的能力积累也不能忽视……可是阿仁,这就是我要提醒你的,你这是站在男人的角度,女人终究是感性的生物,我也希望能像星澜那样肆意散自己的青春飞扬,我也希望能像吴小姐那样有个可爱的儿子,我能理解洪教授现在收养小艾的心思,男人可以用丰功伟业来佐证人生,而女人终究需要感情的滋润才能活得有光彩,你认可我说的这点么?”

    石涧仁想想还是点头承认了:“我的男性伙伴,用合理的经济回报跟共同奋斗的理想和目标就能牢牢的粘合在一起,女性么,真的太难掌握这个分寸了,不瞒你说,我确实觉得有点焦头烂额。”

    柳子越笑起来:“可能姑娘更容易不理智的考虑回报跟未来,仅仅因为喜欢就走到一起吧,你在短时间内就这么快的聚起来这么强劲的力量和团队,和其中女性伙伴不无关系,当然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反正我是很乐于看见你这种焦头烂额的模样,这才有生活的气息,而不仅仅是那个一本正经的石正经老师。”

    石涧仁窘一下:“然后呢?我知道你现在很难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工作上了,然后呢?你有什么决定?”

    柳子越双手撑在平台栏杆上眺望远方:“你在录节目的时候讲过那个故事,奋战三十六年,却最终投降的故事,我的感想可能和别人不同,我觉得好像自己站在那城墙头上,看着亲人、爱人、部下一个个死去,坚持了几十年的理想,孤立无援,忽然觉得这又有什么意思?我也活了三十来岁,如果好命好运还有三四十年好活,就一直这样活下去,就算能做出点成绩,我的个人世界是不是太悲催了些?”

    石正经没说话,静静的看着对方,柳子越一贯的白领丽人气质形象一丝不苟,笔挺的米白色西装裙端庄雅致,连盘起来的长都看不到半点瑕疵,这是个对自己充满了严格要求的女性,就像石涧仁对自己一样严苛,可命运好像跟她开了个大玩笑:“我知道,按照你在节目中表述的态度,我这是精神世界不够强大,消极情绪占据了上风,道理我都懂,可我就是觉得金属疲劳了,有裂缝了,我现在也是有丈夫的人,当我有感触的时候,我也希望能靠在他的臂膀中说说这些话,而不是只有你这样朋友间的开导鼓励,你说这是不是女人天生的弱项,那次录完节目,我心里有感触,脑海里想的就是他,哪怕这十来年我一直当他就是那张遗像了,可终究一直挂在心里,现在居然还活蹦乱跳的,又不那么讨厌……”

    石涧仁笑起来:“那我还是要祝福你婚姻快乐的,什么时候约着一起吃个饭,我也看看这样的奇人异士啊。”

    柳子越也笑:“长期在国外,毕竟在官方他已经是注销身份牺牲了,所以现在拿个外国身份长期在欧洲一带,也不知道捣鼓什么营生神神秘秘的,挺让人好奇。”

    石涧仁闻弦知意:“所以你的心思就更容易系在他身上了?”

    柳子越还有点不好意思:“其实说到底,可能我还没你感情经历丰富,就想去看看他到底这十来年是怎么过的,就算是要拥有自己全新的个人生活,也得出国跟他解除婚姻关系,在国内我爸妈估计会寻死觅活了。”

    石涧仁能理解:“从朋友的角度,我很祝福你去寻觅自己的生命意义,多了不说,就当是开阔视野看世界,洪教授当年也是花了一两年时间到处旅游感悟人生,说实话我很羡慕,希望在某个阶段完成以后,也给自己这样充充电。”

    柳子越看着石涧仁的眼睛:“如果说以前,可能毫不犹豫的就辞职走了,可现在这档节目……”抱歉的情绪溢于言表。

    石涧仁打断了她:“不用担心这个,没有什么外部事务能够过内心感受,攘外必先安内,我们是一个团体,一切可以按照操作流程来弥补,或许等你充完电回来,又能给我们注入全新的能量,当然,如果那时候你还瞧得起我们这个小栏目组的话。”

    柳子越有点感动的展开双臂:“阿仁,你确实是个让人觉得无比安心的朋友,也怪不得那么多女孩子会喜欢你,我得庆幸我已经结婚,心里还有个王八蛋了……”

    石涧仁笑着很绅士的回应这个拥抱。

    远远的在石涧仁办公室里,一大屋子朋友看他跟有妇之夫拥抱,庄成栋还嘿嘿笑的捂儿子眼睛,江小东伸长了脖子挣脱出来:“今天看见其他学校那些中学生好崇拜他!”张季岚干脆的伸手把儿子耳朵揪回来:“看什么看,把妹妹抱好了!”

    已经要考初中的江小东很不耐烦的抱着婴儿,最后选择找养父,庄成栋真的有些溺爱他,赶紧把女儿接过来掩护他撤离:“去玩吧,自己下去玩。”

    张季岚看儿子跑了才埋怨丈夫:“惯着!你就惯着,看看以后能不能成器!”

    庄成栋思路奇特:“男子汉走点弯路才有体会,我看着不犯大错,最后让仁总教他大彻大悟就行了,怕什么?”

    气得张季岚拿他没辙:“你以为都跟你似的运气这么好!”

    庄成栋脸皮厚:“运气最好就是娶了你咯。”

    张季岚看周围脸红加劲打,卞锦林带头鼓掌。

    齐雪娇鼓完掌,很笃定的再吃块水果:“有大件事要生呢,柳副台长多稳重个人,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跟阿仁商量好了。”

    吴晓影表情贼兮兮的:“不会是要他帮忙假结婚糊弄爹妈吧?”

    一屋子人哄然大笑,柳清干脆随便找本文件摊开盖在脸上:“唉,我这名声已经毁了,面子早就掉进长江里捡不起来,随便你们笑!”

    齐雪娇倒过来坐在沙上亲热的搂住她:“你这胆子还是够大,假证在什么地方做的,拿来我们看看。”

    其他人又哄笑,柳清看来已经得了石涧仁真传,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充耳不闻:“洪老师一个人应付得来两个孩子?”

    吴晓影伸长脖子看看:“准确的说是带半个孩子,女孩儿天生就会照顾人哦,你看小艾一直带着丢丢。”

    确实,草坪上到处都是带着孩子的市民,充气城堡上也到处都是孩子,可小艾就真的像个小姐姐似的一直牵着丢丢,细心的到处跑到处照顾,不但让小皮猴少了危险麻烦,连带自己都安全很多,洪巧云省了大力气,一直悠哉游哉的跟在后面拿个小本儿勾勾画画,她这种级别的画家,都不稀得用相机来捕捉画面,随时看到有感悟的场景,随手就能勾勒几笔,看起来自从有了女儿,找到好多灵感了。

    柳清也看:“会不会是在福利院的时候就学会了照顾人?”

    张季岚感叹:“多乖巧的孩子,居然会被遗弃,真是可怜……”一边说还一边抱紧了女儿,自己的亲骨肉啊,怎么舍得分离?真是想不通那些为人父母的狠毒心肠,卞锦林的老婆也赶紧附和。

    齐雪娇哼哼,柳清能听音儿,压低了回应:“你是说阿仁也这样?”

    齐雪娇伸手抱紧她揶揄:“看看,多善解人意的人儿,怪不得阿仁要另眼相看呢!”

    柳清放弃抵抗:“随便你怎么说,我就是个秘书,他帮我处理点家务事,也是为了更好的照顾他工作。”

    齐雪娇叹气:“这就是场长期抗战啊,看谁到底坚持到最后?”

    柳清肯定能懂这哑谜:“我不需要坚持的,我就是个秘书,以前是纪小姐的秘书,后来是阿仁的秘书,再过几十年也还是秘书。”

    齐雪娇再次动手:“哟呵,你现在还学会祸水东移了嘛,嗯嗯嗯,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柳清才不纠缠在这个问题上呢,她自己的主意可正了,跳起来下楼:“时间差不多了,亲子活动、市民开放的时间都差不多了,晚餐时间都是阿仁陪读书会的孩子们在食堂,你们留下来吃饭不?我找他的厂办秘书安排晚餐去。”

    张季岚他们也跟着都下楼去再感受下春天的阳光,只留下齐雪娇懒洋洋的坐在沙上有点出神。

    看着那个阳光下高大爽朗的身影,她忽然对未来期待得劲儿劲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