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63、出位的人生
    石涧仁还在辛辛苦苦的带着参观市民游览碧波荡漾的那些过滤池车间呢,浑不知这边的矛盾已经尖锐到什么程度了。

    庄成栋有点惨不忍睹这个局面,张季岚也想偷偷的抱着小女儿转身溜走呢,柳妈已经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厉声喝住:“别走!你们那孩子是谁?谁的?”

    庄胖子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扭曲,得忍住不要笑不要闹,更不能说话。

    洪巧云这才紧急刹住车:“这是……”

    好一个公共关系事务总监,吴晓影变脸的功夫还是强,借着被柳清抱了孩子,洪巧云又来打岔的时间终于调整好,伸手摸摸张季岚的小女儿:“对啊,这也是阿仁的女儿,我们可都是要把儿子女儿交给阿仁来教导的!”

    庄成栋明白了吴晓影的意图,摸摸后脑勺:“我女儿,去年八月生的,说好了以后阿仁要负起教导责任的。”

    吴晓影还胆大包天的直接伸手揽住了柳妈的肩膀小声:“洪教授的养女也是福利院领养的,四岁半已经能听懂话了,千万别当面说收养之类的话,不过丢丢就无所谓来,才一岁半,还听不懂呢。”说完转身就亲切的蹲在小姑娘面前:“小艾?快来看看弟弟,能不能带着弟弟去玩啊?”

    可能女性天生就有照顾的技能,看看挂了泪珠抽泣着皱了小脸的丢丢,很少主动招呼人的小艾居然使劲点点头,牵了丢丢就去攀爬气垫城堡了。

    洪巧云这才听柳清小声介绍了柳爸柳妈,她这教授系主任的派头又不一样,特别是今天又打扮得很家居母亲的模样,主动跟柳妈握手:“您好,我是柳清和石涧仁的朋友,美术学院教授洪巧云,小艾是我和阿仁上个月刚去儿童福利院收养的孩子,说到石涧仁的孩子,您可能不知道,他在江州市好几个区都搞了读书会,抚养教导的孩子多了去,他在这方面,堪称楷模,迄今为止,我也没听说阿仁有什么不正当的任何男女关系。”

    她本来气场就比较强大,声音又偏厚重的那种,现在自然有股领导的毋庸置疑,更可能还是她和吴晓影、纪若棠这种青春靓丽的风格不同,感觉没那么妖,柳妈居然听进去,狐疑小了很多:“哦……是孤儿?”

    洪巧云应对自如:“嗯,阿仁也是孤儿,丢丢是吴总监在平京收养的,小艾是阿仁陪我去接回来的,我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美好的成长环境,阿仁就是她的榜样,所以以后还有很多事情都要向阿仁请教了。”

    看看小艾的身形,怎么也很难想象是石涧仁的孩子,所以连带对旁边的丢丢也增加了说服力,柳妈转头看这边的吴晓影:“你也……收养孩子?”

    吴晓影会演:“唉,回头问问小清吧,我好歹也当过影视明星,那些八卦消息随便翻翻也应该还能找到,能有现在这样安静的生活,已经是得偿所愿咯,好了,洪老师,我今天请了儿童摄影工作室的,干脆给小艾和丢丢一起拍组照片?”

    洪巧云赶紧跟着脱身,张季岚叫上一起,呼啦啦的全都跑了,还把正远远走过来的齐雪娇给拉住了,那姑娘一个劲忍着笑偷看这边,估计还嫌不够热闹。

    柳妈回味下刚才的局面,没现什么漏洞:“那个吴总监……原来也是电影明星?”

    柳清只觉得自己从水缸里捞出来一样,小西装里衬衫后背肯定都湿透了,疲于应对当妈的:“对……妈,阿仁在平京领导影视集团的时候,每天到处都是电影电视明星,到处都是漂亮姑娘,现在韩剧里面正火的那个黄晓薇也是他一手从江州带到平京再去了韩国的,更不用说倪星澜这样天天还在娱乐新闻上炒作跟他绯闻的当红明星了,我如果成天都要去吃干醋,估计都不用活了,阿仁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比谁都清楚,正人君子的标准模板,就是他!你这样搞,我跟他的朋友伙伴都会笑话我,我很难开展工作的!”

    柳妈只能嘀咕了:“我还不是为你好!看看,看看,那个叫什么,那个明星的孩子,多漂亮,看着就粉嘟嘟的多可爱,我好想有个外孙!现在我每天觉都睡不着……”

    柳清捂头:“当初你催我赶紧结婚也是这么说的,那时候也天天都睡不着觉,我看你精神好得很,成天闲得无聊就知道来折腾我,妈,求你了,让我跟阿仁自己过自己的日子,您别来捣乱好不好?退一万步说,您这当丈母娘的这样被他的伙伴们笑话,他也很丢脸不是,你这是在影响我们的感情啊!”

    简直是求爹爹告奶奶的才把爹妈送走。

    石涧仁还是不知道这边经历了什么,带着好奇的读书会学生们,还有几十上百位市民,转过了车间,从那几十米深的泵房出来,刚笑着指引大家到草坪上吃点喝点,就看见那边临江的平台上,柳子越好像一个人背着手站在角落里,背景就是宽阔的江面和对岸城市轮廓,明媚的阳光下,却感觉那个背影颇有些寂寥,联想到最近这位伙伴体现出来的情绪变化,石涧仁给跟着自己的陈有根叮嘱两句,再让孙临才把喜欢看书的孩子们带到阅览室去参观看书,自己就走过去平台了。

    这里其实就是当初闫副书记他们来参观剪彩时候走过的那个观景平台,属于当时德国人设计厂区的时候,可以俯瞰顺着山坡而建的厂区和江面绝佳地点,刚才更是被石涧仁作为参观第一站,没想到柳子越留在了这里,石涧仁没靠近,五六米外双手撑着栏杆:“每次站在这里的时候,我都觉得和在办公室俯瞰这一切的感觉不一样,因为没有厂长办公室那些装修和身份地位的感觉,更多只有站在这里天高云淡的开阔,经常来我们水厂看看风景,心境都会开阔很多。”

    柳子越哈哈一笑:“说得你好像是在山上修道的世外高人一样!”如果柳妈还在,看了柳子越这样估计也不会多怀疑跟女婿是不是有私情,这位姑娘的眉宇间更有说一不二的领导做派:“怎么,你也看出来我这心境有点纠结?”

    石涧仁开门见山了:“从去年底节目播你接了个电话开始,家里的私事可能就影响了你这段的工作情绪,如果江州报刊上的八卦消息没错的话,您这是开始谈恋爱了?”

    柳子越睁大眼深吸一口气,不是多惊讶,而是想表达点什么,可整个人就处在静止的状态说不出来似的,憋了这口气最后慢慢的嘘出来:“石正经老师,你还真是观察入微。”

    石涧仁摇头:“这是我的专业嘛,有什么需要跟我说的么?作为朋友跟工作伙伴,我想我是个不错的倾听者,有什么情况也都能接受,或许还能帮你出点小主意。”

    柳子越忍不住笑笑:“所以说女孩子容易喜欢你呢,男人有能力不少见,但是还有耐心有担当,那就真的很吸引女孩子了,以后你在这方面要注意点,糖糖毕竟是青姐交给你照顾,交给我监护的,但星澜就已经足够让她心烦了,更别提其他人。”

    石涧仁有点窘意:“啊,哦,不会,我从来没有其他龌龊想法。”

    柳子越抬手示意:“我知道,你不会,如果你接受爱情,有了婚姻,肯定就是最标准的至死不渝,相敬如宾,这点我还是相信的,因为从你的一言一行就看得出来,你宁愿自己委屈点,也不会让别人憋屈,特别是对你好的人,你巴不得掏心掏肺的回报,这可能跟你是孤儿有关,其实你非常在意周围的每份友情甚至爱情,希望都能干干净净的保存,不过友情可能是酒,会越酿越醇,爱情的保质期就很难说了……这话是在说你,也是在说我自己。”

    石涧仁会意的点点头,专注倾听。

    其实柳子越说得很简单:“不知道糖糖有没有跟你提起过我的情况,我的男朋友或者说未婚夫,牺牲在边境线上的缉毒工作中,这几年我工作顺风顺水,除了我的努力,和我这个烈士家属的身份也有一定的关联。”

    几年前,纪若棠警告石涧仁不要对柳子越骚,简单的提过这茬儿,石涧仁能记在脑海里:“细节不知道,只知道有这么回事,很值得尊重,但不应该成为未来人生的禁锢。”他还以为柳子越是在纠结这份未亡人的名誉。

    柳子越嘴角翘翘,算是挤出点笑:“播那个电话是叫我去相亲的,我父母在那件事以后这么多年从未要求我去相亲,结果第二天见了面才知道那王八蛋没死,活蹦乱跳的回来了。”

    石涧仁眉毛都翘好高了,艰难忍住不表示惊叹。

    柳子越啼笑皆非:“我爸妈的意思是继续生活在一起,还眼明手快的去给我们办了结婚证,但实际上我们有十年以上没见过面了,以前也从来都没有感情基础,对这种事情我是嗤之以鼻的,更何况他好像还在国外已经有了女人。”

    石涧仁不得不使劲控制才能把眉毛压下来,自己这点人生经历算个屁啊,所以千万别把自己看得太了不起,这世上传奇的人生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