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61、太平洋的警察
    其实耿海燕压根儿就没时间来,纪若棠的情况跟她差不多,都是手里握着重大项目,压力山大的奔波,更不用说返回山区的赵倩和回到剧组的倪星澜。

    只有三岁小孩才真以为霸道总裁每天过得跟电视剧里一样。

    可矛盾的尖锐性并没有因为少了这几位就变得轻松些。

    石涧仁还特别安排了把读书会的孩子都接过来参加活动的,哪怕是家自来水厂,合资企业带有的那种味儿就跟国营厂矿还有乡镇企业不一样,石涧仁不觉得沾了洋大人的东西就有多了不起,但新鲜的感受对孩子们来说,就是开阔他们视野的好机会,所以耿海燕哪怕远在华中地区,也打电话吩咐有读书会功能的几家奶茶店租车接送孩子,准备得很妥帖。纪若棠就准备了星级酒店精心烘焙的水果蛋糕,穿戴洁白厨师服高高帽子的酒店厨师站在阳光灿烂的草坪上,让水厂食堂的厨子们有点撇嘴。

    柳清来得早,昨晚就开始安排,现在带着孙临才到处看看,有点喧宾夺主的味道。

    感觉石涧仁对待这个开放日活动比领导来剪彩典礼要上心多了,从厂大门开始就布满了淡蓝色的小气球,连成片排成路,进厂以后的大草坪上更是搭建了不少气垫儿童游乐设施,有得吃有得玩,孩子们一来就乐得不行。

    本来见了石涧仁相当拘谨的小艾,看见草坪上的气垫设施就眼睛放光芒,得了洪巧云点头同意,乖巧的脱了鞋子蹦跳上去立刻变得有点癫狂了。

    洪巧云也有点吃惊:“在家……不这样的,我还以为她性格就内向呢,看来还是有些自卑或者心理上的问题,慢慢来,我有信心把孩子抚养好。”

    齐雪娇专业:“孩子的性格养成有种说法是在四岁以前定型,还有些遗传基因的成分在里面,但后天的培养具有决定性的作用。”

    石涧仁深以为然:“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嘛。”

    两位女性都有点嘘他,洪巧云也揶揄:“去啊!你也到蹦床上去跳啊。”

    石涧仁嘿嘿:“昨天晚上过来安装的时候,我真去玩了下,小时候没玩过嘛。”

    两位女性会心的对看一眼,都有点母爱爆棚的味道,还是去照顾孩子吧,已经有二三十个孩子在城堡一样的气垫设施里面蹦跶了,虽然租用单位别人是有专门附带工作人员照顾的,家长们还是眼睛离不开孩子的一直跟着。

    现在城里的孩子啊,哪像乡下成天放养似的漫山遍野乱跑?

    可能这座五颜六色的城堡项目功能都有点太多,后面坐大巴车集体抵达的读书会孩子们有点傻眼,区镇乡下肯定没见过,年龄小点的呼啸着就冲进去了,中学生还是有点不好意思过去跟小屁孩混在一起,都找石老师问好,还好奇的问他现在这里是怎么回事。

    石涧仁穿着标准的水厂淡蓝色工作服,虽然有两个女员工在专门给孩子们放淡蓝色气球,十多个员工负责各种接待,石厂长还是站在最前面的,现在被越来越多的孩子围住,叽叽喳喳的头有些昏,但还是笑嘻嘻的有条不紊挨个儿回答问题,主要来自于水务集团和社会上的那些家长有点好奇的远远看着这位厂长,没接触过自然不会多亲近,但觉得他就像个孩子王,和电视上传说中的形象有点区别。

    吴晓影来得稍微晚了点,因为等那个专业的儿童摄影团队一起,然后四五辆面包车抵达的规模也稍微多了点吧,石涧仁正纳闷呢,就看见柳子越带着些扛摄像机的记者也下车来了,普通人对电视台专业人士还是很仰慕的,对拿着长麦克风的女主播就更好奇,所以不少人都朝这边靠近些,但是看柳子越笑着过来直接和石涧仁说话,肯定有人就开始小声科普八卦这位厂长的作风问题了。

    其实柳子越多端庄的:“听糖糖说了这个活动,我还是要来看看,顺便有些事情跟你聊一下。”

    石涧仁从她的眼神里更是看到点郑重其事,就知道话题不那么轻松,点点头:“嗯,我的接待工作稍微空闲下来以后我们再谈。”

    丢丢已经被吴晓影带过来了,一岁半的孩子,她居然弄了个小背包给丢丢背着,但背包上有个布环,拉住就能滑出一条有弹性的收缩绳,倒是方便刚学步的孩子随便跑也不至于丢了,可怎么看都像是遛狗的。

    那穿着一件蓝色格子小衬衫的“小狗”好像能嗅见味道,连滚带爬的就顺着草坪冲到石涧仁这边来,然后抓住石涧仁的裤腿一个劲往上爬,还好石涧仁这条牛仔裤的附着力不错,小兔崽子得逞了,还一个劲抬头傻笑:“粑粑!粑粑……”

    柳子越表情古怪的笑着让开些,吴晓影花容失色的跟过来只是气息不均,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唉!柳台,你要是有了孩子,就知道风度是个多么难保持的事情了!”她可是一贯都以气质美女著称的特点啊,哪怕是现在穿着一条旗袍裙,头还是有点散乱了,可也遮不住眼底流露出来的幸福感。

    因为石涧仁已经笑着抱起孩子,柳子越顺手把采访麦克风塞给他怀里的丢丢,就伸手帮吴晓影整理髻:“和孩子比起来,风度算什么呢?面子和里子,总得选一样是不是?”

    吴晓影魅惑的对她展现个风情万种笑脸:“对吧,只有我们这样风华绝代的成熟女性才明白这个道理,小姑娘们总是贪心十足的什么都想要。”

    柳子越多能应对的:“哎哟,你这话里有话,不是说给我听的吧?”

    石涧仁也哎哟一声,原来丢丢可能觉得那包裹海绵的话筒跟蛋糕差不多,一口就咬下去,石涧仁为了抢救这种高级货刚伸手过去就被孩子咬了:“喂!你咋到处乱咬呢,子曰……”

    吴晓影笑得花枝乱颤的把麦克风接过来:“子曰个屁,正在长牙到处咬呢……”

    石涧仁连忙阻挠:“别说脏话,孩子就是张白纸……”

    果然丢丢就敏锐的抓住了字眼:“屁!屁!”可能音轻松,还越喊越大声。

    吴晓影笑得都喘不过气儿了:“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最近在家里他什么都咬,什么都跟着说……”嘴上这么说,手上却轻轻在后面招手,儿童摄影团队那几个人连忙跟战场上打仗一样贼兮兮的摸过来,拿着反光板,还有人用测光表在石涧仁和孩子脸附近打一下报读数,咔咔咔就开始拍,都没问石涧仁同意不同意。

    柳子越脸上浮起点复杂的笑意,退后几步,让到镜头范围之外,有点出神的看着这组场面。

    吴晓影的镜头感当然是专业的,摘了墨镜指点石涧仁:“你别管摄影师,目光随着孩子就行,不用一直看着他,跟着他的视线走,走一个方向,喂,偶尔还是顺便看看我啊!”

    果然,她今天的旗袍裙很随和,没有大牌服饰的咄咄逼人跟闪耀,把她的身形也勾勒得不错,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在摆造型,反正时不时蹲下来帮孩子理裤腿,顺便帮石涧仁的工作服也拉一下,站起来逗孩子的时候还有踮脚嘟嘴的小动作,摄影师自然是大呼过瘾的不放过。

    人类在容颜这个问题上真的要承认有不平等这回事存在,吴晓影在银屏上都以淡雅知性著称,更何况现在全情演绎了,反正不远处的男性家长看呆了的不在少数,可能还是有些女家长认出来这位前女明星了,很惊讶,就算叫不出名字也在飞快的招呼其他人看:“谁,那谁……电视剧里的!那个,那个……”

    吴晓影充耳不闻,有拍戏的专注,眼里只有孩子跟抱着孩子的那个男人,柔柔的踮着一只脚尖倚着石涧仁:“养得不错吧,如果你长期住在厂里,这边有托儿所没,我把孩子送这边来带。”

    石涧仁也不在乎别人的目光了,让丢丢顺着自己的手臂肩膀爬上头,感受着孩子没多少轻重的在自己脸上乱抓抱头保持平衡,不但不觉得疼,反而有些甘之若饴的眯上眼,感受那种似乎血脉延伸流转一体的神奇触动,直到小皮猴估计是看见远处的大型充气城堡了,兴奋的哦哦哦,小手指直接扣到了石涧仁的眼睛上,又把石涧仁疼得哎哟一声,吴晓影赶紧笑着道歉:“轻点轻点,你看把你爸弄成瞎子了怎么办?”又伸手尽量小心翼翼的把孩子手指给掰开。

    一家三口的甜蜜感都要流淌成河了。

    柳子越依旧定定的看着这组秀恩爱的虐单身狗场景,特别是把目光停留在吴晓影的脸上。

    丢丢自从现远处那边很多孩子和彩色鲜艳的充气城堡以后,就待不住了,着急的抓了石涧仁头乱揉,骑在他脖子上语不成调的粑粑粑粑,还跟骑马似的抓石涧仁耳朵转方向,要求快马加鞭的过去。

    吴晓影刚给了摄影师一个眼神,打算转身出换场景,就看见柳清爸妈喜气洋洋的从大门进来,赶紧慌不迭的把儿子从石涧仁头上摘下来:“哎哟!你丈母娘来了,幸好没叫我爹妈过来凑热闹!”

    一手藏了儿子在怀里,还一手拉了柳子越跑,因为柳妈那眼睛跟探照灯一样扫过来,看见石涧仁身边的白领丽人就沉下脸。

    纵然是保卫女儿的幸福,也管得太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