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60、身正不怕,影子斜太多
    有点让人吃惊,在水厂坐镇的竟然是供水公司中方副总裁,石涧仁刚在办公楼前下车,那位曾经对石涧仁很不以为然的副总裁已经热烈的下楼来,双手握住石涧仁的手使劲摇:“辛苦了!辛苦了!代表我们江州水务人参加两代会,辛苦了!”看那激动得掏心掏肺的模样,都要热烈盈眶了。

    比倪星澜表演的时候情绪还来得快,就是有点浮夸。

    石涧仁没有倨傲的怼回去,春风拂面的衷心感谢:“只是去学习感受,辛苦您来帮我站好岗,非常感谢,感谢了!”

    副总裁不松手,抓着石涧仁继续摇:“应该的应该的,从国资委得到通知,说你跟随市代表团去平京参加两代会了,我们水务集团各级领导都很振奋,我更觉得应该替你把工作上的担子分担一下,所以就主动过来代班,但还是你平时的工作做得踏实,非常好,这些天厂区运转非常好!”

    石涧仁其实得忍耐胃部的不适感觉,所以干脆运动下:“那……我们巡查下?边走边说?”

    副总裁还关心下车上,因为俩姑娘当仁不让的坐在滑开的两张座位上,似笑非笑的看表演,这会儿听石涧仁介绍,都有微微的颔示意,看石涧仁在眨眼睛求救,本来就想多待会儿,不愿意这么回去的齐雪娇下车来:“那……我就到你办公室去等你讨论工作咯?”

    柳清也给自己找点事儿:“我看看这几天被单有灰没……”要是那位副总裁用过石涧仁的床铺,说不得她肯定要全部扔了换新。

    结果副总裁还是厚着脸皮跟石涧仁絮絮叨叨走了一圈,话题中心就是石涧仁在水厂真是大材小用了,但市领导把小石同志放在供水公司独立董事的岗位上就凸显了对供水公司的重视,也彰显了市里面对供水系统的厚爱,不敢随便改动上级领导的苦心安排,那就只能请小石同志屈就一下,说得好像石涧仁就是个大熊猫送到这里来展览似的。

    石涧仁只能忍住表现微笑,天晓得国资委怎么选水务集团让自己挂职的,水务集团分明就是给自己个闲职呆着,这厂长是自己主动顶锅来当的好不好?跟市领导有半毛钱关系?如果真有魄力,想在领导那里表现点什么,就应该不拘一格降人才,使劲提拔委以重任啊。

    真真是瞻前顾后啥都干不成。

    当然这种示好就是彻底明白石涧仁跟他根本就不在一条起跑线上,之前的做法没惹恼人家已经是很有涵养了。

    看着石涧仁极有涵养的带着这个小心翼翼的副总裁出入几个车间,靠在办公室落地窗边偷偷看的齐雪娇忽然改变了主意:“好像……让他再继续面对这种人,真的让他是有点为难哦?”

    柳清已经嫌弃的把床单被套全都拆下来扔成一堆:“他不为难,面对谁他都能和和气气的,但是让他这么虚伪的去浪费时间在这种人身上,我反正是觉得挺心疼的,好了,我准备回去了,争取这周跟他回家吃饭应付我妈,你呢?再待会儿?”

    齐雪娇就厚着脸皮再待会儿,她用讨论工作来说服自己。

    石涧仁回来的时候只带着秘书跟厂务助理了,孙临才有小声报告,这位副总裁其实也就每天过来坐个把小时,但是应该把石涧仁所有的文件和电脑内容都看了一遍,还有石涧仁放在书架上那些书也翻过了,幸好除了书之外,石涧仁在这里没有什么私人物品,连衣服都没有几件,反正他就是不停的换工作服而已。

    当然,作为熟悉水务系统几十年的老官僚,这位副总裁倒是没瞎折腾,还顺便把石涧仁草拟出来的自来水厂厂长岗位职责规范逐字逐句的做了修改润色,所以石涧仁决定把他的名字写到这份规范的拟定人第一位。

    而实际运转工作的确是孙临才和陈有根协助各车间主管维护起来的,石涧仁这三个月当厂长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制定规范,各个岗位都在原有规范的基础上做了些调整改进,他每天保持不停巡查的目的就是让规范推行起来,任何细节一切以规范说话,确认每个岗位每个职务都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所以他不在的时候,各级主管班组长跟员工都能习惯按照规范工作。

    陈有根已经把关于管道受污染监测方案做出来了,就是在出厂以后的几家第一级加压站增加一个取水监测口,固定时间派人取水送到供水公司那个几乎全进口设备的检测中心做化验,重点也在于这个监测岗位的规范,硬件技术上的调整并不大,主要是万一现有问题该如何排查,絮絮叨叨的写了一大堆,石涧仁找了份类似的方案书丢给陈有根让他自己回去琢磨能怎么汲取格式跟用词,别搞得跟小学生作文似的主谓宾都搞不清楚。

    最让石涧仁高兴的当然是孙临才在这几天抓紧时间把工厂阅览室给做起来了,除了向上级供水公司申请款项,就是从柳清那边获得不少转赠的书籍,所以直接在员工食堂旁边找了个房间清洁整理以后就挂牌了,据说水务集团都来了人剪彩的,下一期供水公司的内部刊物也肯定会宣传这件事。

    石涧仁在意的当然不是这些场面上的事情,兴致勃勃的邀请齐雪娇跟他一块去食堂吃饭,顺便参观阅览室。

    齐雪娇一直笑眯眯的坐在沙上借着翻看合资公司的内务刊物欣赏石涧仁工作的模样,可能见惯了齐家父子那种雄赳赳的军中特色,对石涧仁这种温言细语的工作作风有点难以控制的偏爱,她以为自己控制得很好,却管不住自己亮亮的眼睛和偷偷笑出声来的呼吸,陈有根明显比孙临才更油滑些,早就看出来了,一个劲在下面踢秘书的脚,孙临才却一根筋的认定厂长肯定是先在乎工作的,所以硬着头皮也要把工作先汇报完再说。

    所以下楼的时候,厂务助理拉着秘书尽量延迟点距离,摁在墙上埋怨得不行。

    齐雪娇都有点蹦蹦跳跳了,石涧仁赶紧伸手扶着,说了自己在会场上遇见齐庆军的遭遇。

    齐雪娇嘿嘿笑:“我妈就这样,其实也没徇私舞弊过,我爷爷那会儿就管得挺严,不许家里人碰生意,更不许贪污之类,我那俩嫂子都是挺贤惠可又没啥事业心的,所以她空有一大帮姐妹闺蜜,从来也没机会用,这回估计是逮着机会,自内心的想显摆下自己的关系网,你别理她就行,这两天天天给我打电话追问我俩的事情。”

    看石涧仁不说话,还赶紧安慰他:“没事儿,中年家庭妇女的常见状况,我爸治得住!”

    石涧仁恹恹的心想不是老齐回去碎嘴,能有电话打过来?对比柳妈的情况,石涧仁觉得这当女儿的说话都有点不靠谱。

    齐雪娇自己是乐淘淘的,跟着一起到阅览室,还别说,晚餐时候真的有七八个员工正在里面翻书,看见厂长还打招呼,只是看见后面好看的素雅姑娘都有点相视一笑。

    石涧仁没觉得多不敬,现在也不在乎这点名声了,专心翻翻书籍类别,给孙临才叮嘱尽量多增加些时尚流行的杂志,别尽是些大部头,还是要让大家养成没事儿来翻翻书的习惯,最后说找柳总那边赞助几台电脑,平时休息也方便上网看看新闻啥的,现在基本都是年轻工人,不会玩电脑的是极少数,但自己有买电脑的也是少数,要养成利用工具的氛围。

    最后孙临才终于不当电灯泡跟着了,但走之前说根据供水公司的统筹安排,确定这个周末在石沱水厂举行开放亲子活动日,其实这种活动也是在各个企业之间轮流进行,除了各厂各公司的家长都可以带着孩子来聚会游园,还可以面向社会市民家庭,对外宣传介绍供水公司的各种运行状况,增加市民的了解程度,所以作为东道主厂长,石厂长也尽量带着孩子家属一起参加活动哦。

    对,石涧仁一直觉得合资企业的这种员工氛围、企业文化做得不错,不但叮嘱孙临才学习扬,连齐雪娇都应该把欧美国家的先进经验用到企业凝聚力当中去,别老是干巴巴的谈思想讲政治,可临到头这居然要带孩子,石涧仁脑海里先跳出来的就是丢丢。

    的确是有点想念小猴子了,在这春光三月的天气工作陪孩子两不误,但转过头来齐雪娇满脸的笑谑:“如果说我也很想来参加这个家属活动,学习企业文化传播,会不会有点砸场子?”

    石涧仁完全下意识的一哆嗦:“不!”

    然后才想起来家属不是柳清么,孩子又是吴晓影的,这关系有点乱啊。

    紧接着想起来洪巧云不是已经有了养女么,凭什么养女就不能一视同仁的感受下新生活?

    端着食堂餐盘的短短几分钟里,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石涧仁干脆破罐子破摔:“好吧,好吧,回头帮我给大家说一声,凡是有空有兴趣来参加的,都可以带着家人孩子来,先给孙秘书报名就行了。”

    反正作风不正都全厂皆知了,要死就死在你们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