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57、转变
    自来水水厂过去跟秘书会合的路上,互联网公司合伙人舍不得分开,继续在车上详谈了下关于互联网大厦的事情,江州近些年有过两次烂尾楼浪潮,一次在九十年代中期,应该是伴随全国性的银根紧缩,导致很多在建建筑资金链断裂破产,就搁在那了,然后第二次频频出现应该就是在这两年。

    因为看见房地产赚钱,好像随便一个草台班子都能修房子赚钱,地产公司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其中不光技术上良莠不齐是必然的,资金实力也差别很大,不少小地产公司资金来源极为复杂,最近一年多国家开始清查地产公司资质,关停那些没实力容易导致纠纷的小公司,所以在江州又产生了一批烂尾楼,站在纪若棠那高高的酒店办公室环顾四周,起码能看见十几栋类似的建筑。

    齐雪娇提到的互联网大厦可能是现在产业园南面隔着两个街区的另一片地块,比假日酒店晚动工,但产业园搞起来以后,那边这两三年都没动了,主体框架三十三层楼是封了顶的,但整个就是框架,四面八方都能吹个透心凉,建筑面积十万方左右前期投入已经三个多亿,破产以后产权在银行手里,由于是商务办公综合楼的批建和内部结构,几家地产公司想转变成商住楼都最后犹豫没下叉,北部区现在也找不到这么大体量的商业办公体来全吞下,特别是能沾上互联网产业的名头,齐雪娇形容区政府这边简直迫不及待的想塞给大唐网,反正又不少一分钱,既然大唐网说自己未来这么重要,这么能赚钱,这么有地位,那就应该拥有这么大的一栋楼,还誓言旦旦,大唐网要是真的搞定这个,北部区未来全面政策倾斜给大唐网,所有关于互联网产业的优惠政策第一个考虑都是大唐网。

    齐雪娇笑说把唐建文这几天搞得痛苦死了,还不敢跟石涧仁诉苦,因为从内心深处来说,唐建文这种极客精神压根儿就不在乎固定资产,他的理想是全世界到处都有大唐网的分舵,搞毛个互联网大厦啊,现在全公司一共三四百号员工,半数都随时在外面跑,常驻江州不到两百人,搬到三十几层大楼里面去,每层三五个人办公么?

    简直就是好大喜功的瞎折腾嘛。

    可齐雪娇给他如是三番的把利弊分析了以后,罗伯特又不得不承认这种中国特色的存在就是必然,开了好几次会,吴晓影的意思是楼可以拿下来叫大唐大厦,但里面可以一层层的出租或者划开来租给各种小互联网企业,由地产公司经营管理嘛。

    地产公司老总做过大堂经理的,感叹这是不是命运的巧合,居然就叫大唐大厦,众人起哄这才是当初大唐网取名时候的内幕么。

    庄成栋倒是赞成拿下来,不就是个内外装修的费用嘛,他负责装修能大幅压缩开支,然后也搬过去,食品公司估计也不太合适跟他挤在那个花房一样的玻璃棚里了,最后得把整个产业园的地块腾出来给做商业门面,这时候就能给地产公司产生更多的经济效益。

    因为对于实际上总值四个多亿的烂尾楼免费拿过来然后慢慢还钱,诸位老总并不是很觉得天大个事情了,主要是在众口不一的说服唐建文当冤大头支这个摊子,所以这两天就没给石涧仁多说,现在齐雪娇估计是市政府那边要正式找他谈谈这个事儿?

    虽然石涧仁是自来水厂厂长,那些企业他半点股份都没有,但实际上的影响力或者掌控力市里面看来也是知道的:“问问你的意见吧,我在外面等你,晚上一起吃饭好不好,真想叫柳清给我先回去!难得今天这么轻松溜出来的。”

    石涧仁对秘书还是有偏心:“要不,晚上一起去洪老师那吃饭,顺便看看小艾。”当初大唐网成立放在洪巧云那市区的空房里,就因为那房子靠近机关单位,当时办理手续比较方便。

    齐雪娇爽快:“也行!我问问老卞他们来不来,这周围有什么好吃的。”

    结果连等在市政府门口的秘书都失策了,齐雪娇不稀罕跟着进去见识,呆在商务车上看文件,石涧仁和柳清进去被带到会议室等了几分钟就坐满了各种各样的人,好久不见的陶玉峰也在其中,但是只来得及远远的挥挥手:“你也来了?”那边一串官员就快步出来匆忙的示意保持秩序,按照桌上名牌坐好立刻开会。

    会议内容简单得要命,因为看得出来之前早就开过一系列的相关会议,这只是最后一次通气安排,几位市领导坐在上面最后强调几句政策和纪律,就宣布应到人数多少,实到人数多少,闫副书记还特别问石沱水厂的石厂长来了没,石涧仁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举起手,看见闫副书记给旁边几位领导耳语两句,招呼他过去的时候,所有人都起身往外走,直接去机场,怪不得会议室外面看见一排标准政府用小客车停得跟尺子靠过一样整齐。

    闫副书记的话很简单:“跟我一起走,全程参观一下这次会议,为明年做准备,走吧。”

    什么会?

    最近在自来水厂没日没夜的石涧仁有点懵的接过工作人员递上来的人造革一次性公文包,上面用白色丝印着2oo6年全国代表大会江州团的字样!

    没错每年差不多三四月份,一年之计在于春的时候,就是全国各省市的官员和代表到平京参加全国经济政治文化大会的时刻。

    甭管姓社姓资,也不管党领导一切还是谁当家做主,更不用讨论这些代表是谁选出来的,法律上明文规定这个会代表的是全国最高地位,就好像欧美国家议会制度一样,各州各地方议会集中到都跟国家议会一起商讨今年全国的最高议事内容,决定明确国家的走向。

    在挂职以前从未关心过政体的石涧仁,去年在电视台肯定也没多注意这个事儿,蒋道才倒是跟他说过他的目标就是能够以成功人士的身份进入这个阶层,结果没想到石涧仁还先来了。

    莫名其妙的搭上了参加全国最高会议的代表团,虽然他只是作为一名随行工作人员,不像陶玉峰这些成功人士不是当人大代表就是政协委员,可看看几十号人里面,闫副书记特别点名并且面授机宜,谁都会有点羡慕这个年轻人吧。

    随行工作人员就是可以一直跟着看看,甚至可以给各位代表当智囊团说点什么,但没有言提议案的资格,也不会在任何白纸黑字的公文上出现名号,但是对石涧仁来说,已经算是看到一个完全崭新的层面了。

    他不是第一次来到平京这重中之重的会议场所,当初纪若棠作为抗震救灾突出先进人物,重点宣传来到平京出席大会的时候,石涧仁就是随行者,但显然那样的会议宣传的目的大过实际意义,更不能跟眼前这种关系到全国民生经济、政治走向的会议相提并论。

    当时只是在现场感受了一下气氛,石涧仁就有点被充满八股文的派头搞得敬而远之,这一回是不是能看到点不一样的东西呢?

    起码这前前后后秘书助理过百人的江州代表团,抵达气氛陡然变得森严好多的都,立刻就受到极为严密的接待规格,再想跟上回那样随便溜达溜号是绝对不可能了,整个江州代表团自己都随时在清点人数,工作人员之间更相互弦都绷得很紧的感觉,谁也不敢在这种全国最高级别会议上出纰漏,江州市的领导来了这边也得小心翼翼的看中央的眼色不是?

    所以石涧仁能看到的就是俩字“议案”。

    所有能有资格参加这种会议的代表都有自己的议案,自己熟悉行当的行业规范,对整体局势的看法,对社会上什么现象的呼吁,也就是把石涧仁以前知晓的建言献策再提高一个层面。

    譬如以前石涧仁在统战部能看见各种五花八门的民主人士建言,那才是开了眼界,有些逻辑混乱根本不经过思索的拍脑袋提案也能充斥其中,连大力展机场周边商务经济,利用好空姐这个美貌资源来吸引消费的说法都能堂而皇之的报上去,真是大千世界,什么样的傻缺都有。

    但这在江州市自己筛选一遍,又能送到国家级别来的水准就真的是关乎民生大计了。

    也许只有井底之蛙才会说什么这种全国大会就是来举举手,全票通过做样子,看看陶玉峰拿出来的建议对摩托车行业强制生产制造流程安全规范的草案、一稿、二稿、终稿,洋洋洒洒几万字,对国内草台班子和国企大厂鱼龙混杂的乱战场面提出各种改革建议,数据、论点、论据都是专家批注的,完全可以想象这种东西从他手里出来,再到全国各界讨论过目,不管能不能通过,带来的影响力可是针对这个十几亿人口的国家。

    这些人几乎每个都带着涵盖社会生活方方面面的议案,都是要提交给所有人过目的,只不过能不能成为大家重点讨论的项目,那就看深度了。

    而且石涧仁也是这才知道,除了这些代表有议案,江州市作为一个整体还有集体议案,甚至所有个人议案都不能影响到集体议案的力度,这也是最关乎江州利益的事情,几位市领导已经好几次通过各位秘书等工作人员传达了信息,无论哪位代表在哪种层面谈话,都希望能尽量沾着边给江州市的集体议案说话。

    说得石涧仁连夜把那份内部集体议案看了好几遍。

    总算是也明白了闫副书记为什么要把自己带上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