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53、终究要独立上路
    同样是一根儿指头粗的金属棍,赵倩给石涧仁带回来的归国礼物就是根实心的金属,然后表面有金箍棒一样的分段纹样,中间刻了个双手背挂在棍子上的齐天大圣。

    看得出来那根不知道什么材质的实心金属棍上绘制雕刻的图案就是赵倩自己精心描绘的,可跟眼前的白银棍儿相比,真是当得起纪若棠那会儿不屑的评价,粗糙。

    白银棍儿是空心的要小点,侧面看就是个精巧的尾指大小雕花饰品,可无论上面密云盘布的图案还是细致缠旋的挂环都堪称艺术品,慢慢的捻动转起来,就能看见一只毛乎乎的猴头,眼中带着坚毅果敢却又平静的精光睥睨众生,金箍棒那上下两端的祥云纹样里更是夹杂了不少民族图案,看着就让人叹为观止,能在这方寸之间就做出情感来,真的只有巧夺天工的老艺人和沉心静气的传统工艺才能达到。

    可如果从这艺术品上下端再细看下,会惊奇的现空心棍儿里面还有两颗银色的心,轻轻摇晃就能听见在里面碰撞翻滚的动静!

    个中含义当然就不言而喻了!

    怎么能不叫人嫉妒!

    关键是这姑娘还一副视死如归,我的世界我做主的态度,让人忒没脾气。

    耿海燕有点怔的把玩一下就松手了,靠回沙上出神,纪若棠嘟哝:“真该把你交给早上那丈母娘!”

    柳清倒是认真的再看看:“下回去月亮湖,我也去做一个,你帮我设计好不好?”

    赵倩艰难的从皮沙上爬起来坐好,整整身上乱皱的绒衣低头拿着那小坠看:“我那是在莱比锡大学工业实验室里用钛合金电解蚀刻做的,算是我工业设计专业的毕业作品,阿仁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都清楚,只是远远仰慕着他,我就心满意足了,一想到他的脱凡俗,睥睨众生,我只有满心感激、惊叹和崇敬,我只盼望……你能开开心心的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最后一句才是对着坐在那边椅子的石涧仁大声说。

    大过年的,她还是穿着一身红黑厚绒格子衬衫,很宽大的那种,外面却罩个无袖的高领绒衣,休闲得有点怪怪的艺术味儿,本来人就娇小,被衣服衬得更玲珑,说这话的时候真像蒲公英勉力摇摇出点声音。

    石涧仁看一眼做个鬼脸,还是专心吃东西,感动是有点,不过这姑娘有情景表演欲,容易把自己代入小三的固定角色,这话更是忽悠人的。

    所以受点触动的反而是另外三位姑娘,可能对比从来不希望从石涧仁那里索取占有什么的赵倩,自己或多或少还是自私了点?

    可爱情不就是强烈的占有么?

    赵倩这种态度反正让几位来访女士没什么火气,还觉得挺好,所以放假这几天大家就心照不宣的借着给石涧仁带点过节加菜的理由过来看他。

    保安们只觉得厂长办公室的美女真是川流不息,特别是等假期临近结尾吴晓影、齐雪娇她们都回来了以后,简直连成了风景线,连洪巧云都在开学前过来跟石涧仁谈了谈工作。

    美术学院照明系的系主任那自然是有范儿的,之前石涧仁借调一辆商务车给她,艺术家还是有自己的审美,买了辆宽大的美系老板车,看着灰扑扑的价格不菲,还是司机送过来,下车时候的红色风衣加墨镜的派头肯定和青春小姑娘不一样,成为保安们久久讨论的话题。

    不过洪主任几乎是一路到处嘲笑石涧仁的办公楼,办公室,没风格没气质又没档次,唯一好评的可能就只有沙,靠在单人沙里提要求:“这学期开始,你大概一个月抽空过去给我系上的学生上一回课,人生道德或者素质情操之类的命名都可以,现在小孩儿和我们那时候又不一样了,整体经济条件好了很多,没吃过苦没人生追求,因为没有那么大的生存压力,这种情况进入社会以后可想而知,在还能啃老依赖父母的时候稍微累点辛苦点就撒手不干,等到只有靠自己的时候,估计就抓瞎,帮我把这块心思收拾下,不然教学也难搞,趁着你现在有名气帮我去说服他们。”

    石涧仁依旧坐在大班台后面忙表格:“就凭我当年那个人体模特的身份,估计都会让他们先入为主的不屑好久……”

    洪巧云笑了:“你这意思是不敢去了?”

    石涧仁摇头:“去,为什么不去,能站在大学讲台上讲课授业,那是多大的荣耀,几年前的我们还想不到吧。”

    洪巧云笑得更随性了,撑着腮帮子:“你真的不打算考虑个人问题?”

    石涧仁考虑下:“起码现在不会考虑,上班时间满脑子都是自来水厂的数据,下班还有一大堆其他产业的数据,我很充实。”

    洪巧云不意外:“我也很充实,吴晓影帮我联系了一处收养孩子的福利院,这个周末你能不能抽时间陪我一起去,因为安排的孩子还有个选择的范围。”

    被师父收养长大的小布衣停顿下,这比去面对人体模特流言蜚语要难点,但还是点头:“好,我陪你去看看,其实以前跟吴总监做慈善的时候,我都避免跟孤儿接触,我怕我忍不住想尽我所能的去收养他们,可实际上我又不具备这种精力和能力,如果不能全身心的陪着他们成长,只是收养过来又变成个福利院,那就失去了我想收养的这种意义。”

    洪巧云声音柔和,她本来声音就有点低沉,现在更有些磁性的沙沙:“我懂,所以我会好好抚养这个孩子的,你这个阶段继续做你更有意义的事情,等到这个阶段缓过来,我们再收养更多的孩子,我觉得很有意义,哼哼,起码比我现在还得抚养一帮二十郎当不懂事的小屁孩强得多!”

    成熟女性就是会调节,气氛一下就从略微感伤变得喜庆,石涧仁也笑:“对,我都觉得和二十来岁的人有代沟!”

    洪巧云保持气氛的诉苦:“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嘛,这个项目好,学生们一进校就受到厂商的青睐,不光有其他厂悄悄过来观察的,甚至成绩好的那几个现在就有人在悄悄找他们签合同了,这些孩子看见年薪十万几十万,心都乱了!这些厂家也真是王八蛋,这会儿给点小恩小惠就把人订购了,把老白他们气得够呛,这个照明设计艺术系可是他们几家花大价钱赞助又派专家协同教学捣鼓起来的,难不成还帮别人做嫁衣了?总不能违反教书育人的原则,现在就把学生辞退了吧,在校生跟别人签订工作合同又不违法。”

    石涧仁吃惊:“这才正式招生一个学期,就有这样的结果了?”

    洪巧云挑眉毛:“你应该清楚照明行业制造厂家之间的竞争有多么惨烈吧?”

    自来水厂厂长摸下巴,心生一计:“这么做肯定不道义,辞退孩子上学也不行,要不这样,在教学的同时,成立设计工作室,譬如老白的企业赞助一个工作室,当学生期间就开始涉及到实际产业设计工作,就跟当年你带戴望舒她们一样,不但有实践经验还有报酬,但前提就是如果跟其他厂签了合同的,对不起,不能参与工作室的项目,这样就能把赞助商的名分给明确出来。”

    洪巧云高兴得拍沙扶手:“好!这个办法好,学生既有钱拿,还能提前实践,老白他们肯定也乐意……对,我还要把涉及的产权都留在工作室,这样一届届传承下去,工作室也变成了实体!”

    于是说好了去收养孩子和给大学生们上课两件事,洪主任乐淘淘的就赶紧走了,马上要开学,她得赶在这之前把工作室的项目操作落实,新的学期就能扭转被资本过度干扰的教学局面了。

    其实石涧仁提起这个工作室的计策,就是来自于倪星澜当初在平京录节目的时候给他说过的操作方式。

    结果好像心有灵犀,随着春节、元宵大年十五的节假日过去,全国上下都开始重新投入到工作中的时候,之前一直在八卦娱乐杂志上保持曝光的倪星澜出了个可能只有行业内人士能掂量出分量的消息,这位一直属于润丰经纪公司旗下的当红花旦正式成立了以个人名义命名的星澜影视工作室,倪星澜正式拥有了对自己百分之百的演艺收入版权,和这工作室成立消息同时传递出来的,还有总价过两个亿的十多份已经排列起来的影视作品戏约清单,日程已经排到三年后,而三年这个片酬总价看起来虽然还不算很顶尖,但这主要体现的是个保障,证明倪星澜依旧是片商青睐的票房保证,赶在她水涨船高之前签约,如果再加上现在已经成了香饽饽的各种娱乐节目收入,传说中她自己都在操作的见仁见智节目分成,年收入过亿都是妥妥的!

    这条消息基本上就确认她已经在二十二岁的年纪,就正式踏入一线女星的行列了。

    当同龄女演员还在纠结于要不要上制片或者导演床的时候,这位大三女生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影视工作团队,更离奇的是,这个团队还是她的前任东家润丰帮助她一手建立起来的。

    相当于放手让这金娃娃独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