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52、小三的宿命
    原来全国每年在三月有个极为隆重的糖酒食品行业博览会,就在江州邻省省会召开,有间奶茶店因为连锁规模起来得比较特殊,没有利用博览会宣传自己,但作为食品公司老板,耿海燕和林岳娜最近两年没少去博览会上汲取市场信息。

    如果说口味上是耿海燕自己捣鼓,后来她父亲加入弄得有点像秘方一样,在销售渠道上就准备多管齐下。

    海燕食品新准备的“仁人”小食品看准了酸辣、麻辣口味这个市场广大却还比较空白的零食空间,完全利用了原有的销售管理团队,特别是全国各地那些从一开始就显现出能力的店长加盟商们,在市场变化的时候跟着一起转型。

    现在已有一百五十多人的销售团队正在各地联络食品批市场的商户,走访零售杂货店,提供各种各样的优惠装试用装,这就是传统食品销售渠道。

    而到了三月份,耿海燕准备联系这些各地批商和自己的销售团队一起,在糖酒食品博览会上造势,展现给各地前往查探信息的bc店食品主管留下印象,听得认真的柳清还问什么是bbsp;  耿海燕娴熟:“标准大市行业内就分为abc三个档,那些著名的大型市算a档,其实大多数连锁市或者私人大市,都是bc档,营业面积一两千的社区市才是全国各地的销售主力,如果能得到这些市的认可,进入销售,那我们的产品就算是一次性的铺开了,幸好齐小姐介绍了辐照食品这个方法,我们不用太担心保质期的问题,所以这两个月都是在囤货……”

    纪若棠都佩服:“上次我去参观了食品厂的,耿小姐你的胆量还是大,换做我面对一个全新的行当,这样投入始终是要画些问号。”

    耿海燕飞快的看一眼那个又在吃肥肉的男人,这时候就不吝于分享了:“当初我做第一个奶茶店,阿仁给了我足够的教训,我会把这些收获一直用到食品公司展上的。”

    柳清感叹:“啊……如果销售真的做好了,一年要消耗多少鸡爪子啊……”一边说还一边看手里的吃食。

    纪若棠打个寒颤:“好了好了,怎么听起来有点瘆得慌,我感觉就有无数只没有爪子的鸡在面前飘!”

    耿海燕没这么文艺,笑笑轻松:“我们乡下人可不会想这么多。”

    石涧仁听得津津有味:“咨询过专家的意见没?”

    耿海燕点头:“有点矛盾,卞经理搞了十来年的餐饮管理,他的建议是突出鸡爪子或者鸡肉的材质,比如说跑山鸡、或者干脆杜撰一种什么我们江州的农家鸡品类,以后推广强调只有这种鸡做出来的味道才好,而且生产规模也应该是自建养鸡场,或者按照阿仁的态度,应该把肉鸡养殖这个经济在顺林区的农业版块给带动起来,可我们预计一年会消耗十万只鸡起步,未来甚至会更多,如果我们想把产业链前后都抓住,那不太现实,也不科学,所以我咨询过好几位专家以后,决定他们的意见听听当参考,但拿主意的还是按照我的思路来,我只做好生产并卖出去,不搞那么多花里胡哨的附加值,想多了容易坑死人。”

    石涧仁忍不住放下筷子鼓掌。

    这也许就是耿海燕身上特有的那种蛮劲,成功者会具备的蛮劲,不会一切都拘泥于专家的意见,更不会什么都照理说、最好怎么样,成功者在拼搏判断的时候,有他们自己的敏感抉择,就像当初在批市场那么多种品类的小生意,耿海燕就会选中了奶茶呢。

    下午赵倩再偷偷摸摸过来的时候,厂长办公室里俨然就是开一桌麻将的热闹局面,可能赵倩那小白花似的娇柔外表对别人有很大的欺骗性,这里几位对她就再了解不过了,耿海燕还直接上手了,幸好有度假酒店老总保护自己的项目经理。

    因为这回赵倩带的东西比较招人。

    随着社科院在少数民族聚居山区的模范村项目动工,赵研究员有了更多的时间和经费走访了解周围的山区,也获得了更多资源信息,可能在很多研究人员手里就是文献资料,但落在眼前这几位女老板耳中,很容易就能转化为经济动力,赵倩还特别说明好些内容她已经传递给了齐雪娇,毕竟当初是她俩一起在茶山月亮湖这两个项目融合上开始的,所以纪若棠也忍不住要抱住她揪两把再轻薄下。

    实在是她那种让男人很容易疼爱的柔弱劲,就是给女人动手的刺激。

    更主要还是赵倩凡事儿都偷偷摸摸给石涧仁夹带好东西的习惯被现了。

    开始只拿了套蓝染的床单被套枕套出来,一看就是元旦来了以后回去照着给石涧仁休息间打理的,这也就罢了,耿海燕在她身上乱摸的时候现腰上还有一叠什么东西,不顾小白花挣扎拉出来一看,原来是绣得颇为精细的好几张汗巾。

    就是蓝染的一张毛巾大小,却在白色的那头绣着简单而细腻的民族风情图案,花朵、鸟兽、木楼甚至湖泊山川,反正就是随手看见的什么东西都能绣进去,单独的蓝色刺绣在纯白土布上,乍一看有点青花瓷味道,可摸起来温润柔和的布面又跟蜡染扎染的感觉不一样,三位女老总看了就心喜,毫不客气的就给瓜分了:“他一个臭男人用这么漂亮的东西糟蹋了,多少钱算给你,这个寨子连山的造型就像我们度假酒店似的,我当然应该拥有一张!”

    耿海燕直接:“我可是你第一个老板,到现在你也没辞职,这张是什么花,好看,给我了,你回头再去收购嘛,我知道你跟那些当地人关系好!乖啊,亲一个……”

    柳清最和气:“你看这一两年自从你回来,我还是做了很多工作,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上回在平京要去找阿仁,不是我给你地址……”

    赵倩只好哭丧着脸委曲求全的一张张放弃:“这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级别的传统手艺人作品,不是拿来用的……”

    结果后来她挨个阐述自己在月亮湖山区里面掘的那些手艺人时候,姑娘们真的嫉恨,可能扪心自问,都还做不到像她那样可以完全不在乎大城市里的生活,更像是隐居山野之中一般,现哪里的山寨多么美丽,哪里又呆着几个除了用竹子扎花的手艺什么都做不好的天才,会织布的老男人,专门编织花带的苗女,做了几十年银器的老艺人,最后还很有所指的引诱石涧仁:“有个算命的寨子,全都是相面算命的老人,据说传承了几百上千年的手艺……”

    纪若棠也忍不住上手,于是又摸到这姑娘脖子上挂着的东西。

    女人疯起来有时候比男人还过分,三位不是身高腿长就是蛮力过人,再不还是练过跆拳道的,轻而易举的就把赵倩摁在沙上,扒拉开她的高领毛衣领口,找出来一根极为精致的银链。

    如果说是普通的饰装饰也就罢了,关键是纪若棠隔着衣服只摸了一下就心知肚明绝对跟当初自己在保险柜看见的东西有关联,所以才鼓动另外俩帮忙,小白花那叫一个剧烈挣扎都逃不出魔爪哦,耿海燕嘻嘻笑着直接全身压住她抱紧,柳清负责摊开手,纪若棠实施抢劫,石涧仁站也不是看也不是,叫她们适可而止,这边根本不听,关键是赵倩自己也又是笑又是闹的,估计被耿海燕挠了胳肢窝。

    还是纪若棠一句话让她安生下来:“对嘛,就是这个东西,他居然拿来锁在保险柜里,不过你这个可比他那个精美多了哦?”

    赵倩就豁出去的放弃抵抗了,眼光水水的看着那边挠头的男人作死:“就是一对儿的!”

    月亮湖那边的苗家银饰是出了名的,苗女出嫁或者过节的时候,浑身披挂起来的银饰能吓死人,所以那边历来都有制作精美银饰的传统艺人。

    不过赵倩都能说是找到老艺人了,这做出来的东西,比当初纪若棠看见的岂止是用精美来形容。

    巧夺天工都不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