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51、富的愈富,穷的越穷
    丈母娘总是见不得妖媚子的,心事重重的走了,纪若棠看石涧仁唉声叹气的坐下来心里不知道怎么就有点幸灾乐祸:“你看看!麻烦吧!我说你就是自作自受!这种事情哪有那么随便敢伸手帮忙的?”

    石涧仁倒不是后悔:“当时柳清也是给逼得……唉,这当长辈的是真对我挺好,这么骗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儿哦。”

    纪若棠蹦跳着到窗边从窗帘缝里观察:“走了,去车站走了……你还别说,当时我要是对柳清心里一狠,戳穿你们这是个假结婚,你会感激我还是讨厌我?”

    石涧仁不吭声,摸出手机想给柳清打,可看看时间又放下了,选择短信都觉得不合适。

    纪若棠还是嘻嘻笑:“如果我俩真是睡在一起,她妈肯定会像街上那些抓了小三的使劲打,脱了衣服打,幸好我学了跆拳道!嘿嘿嘿,有这么一位,你那几个好像心思不那么纯洁的红颜知己就惨了,她妈这架势是逮谁灭谁,而且肯定还会去上级机关告你!”

    石涧仁捂头,看来自己男女作风问题真的就会出在这个地方,如果说别人是捕风捉影,这位“丈母娘”要是闹开来,可就够自己喝一壶了。

    中午时分柳清匆匆拎着个不锈钢保温桶给石涧仁送汤过来,也是这么说的:“我妈气得不行,回去抓了我盘问一上午!啊,过年以后上班我要求调到外地去工作!”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偷偷瞄纪若棠。

    纪若棠已经换掉睡裙穿一身黑色运动服,可还是一副霸住办公室过年的感觉,舒舒服服的把脚收在沙上裹着毯子用笔记本上网玩儿,顺带吃点柳妈带过来的卤菜:“别看我!我就看热闹,真想叫那大明星啊官家小姐都来看看你妈那气势,拼命保护女儿幸福的模样。”

    柳清尽量气鼓鼓的样子就消散了,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反正……纪小姐您别往心里去,阿仁也就是顺手帮帮我。”

    纪若棠现在大度了:“没事儿,我就看看你们这事儿怎么收场。”

    石涧仁头痛,还是决定去车间里转转,看看那脉冲澄清池心情肯定都会舒畅得多,结果现陈有根和孙临才又呆在采集车间各忙各的,秘书还一脸难为情的把几本中学英语课本往桌子边藏。

    厂长顿时觉得自己还是面对这些人更游刃有余:“学外语主要是多说,大声的念,大声读,嗯,其实刚开始泵房是个不错的地方,噪音大,不用担心谁听见了笑话。”

    陈老五嘿嘿嘿的笑,明显一个月时间不到,他手绘的工程制图就要似模似样很多,虽然还是不停的在涂改,但起码能看懂些意思了,他不怕厂长看,石涧仁也看不懂工程制图,但能分辨好坏:“照着别人画是一回事,有空也可以去读个培训班或者买两本教材,事半功倍的提高效率,你俩这么快就不过节了?”

    陈老五还是诡笑:“其实来厂里做事又能蹭过年伙食,还不用呆在家里应酬,这大过年的不是打麻将就是喝酒,没意思透了……对了,头儿,这过年的两三天,还是跟不少工友喝了几杯,又听见个不太好的消息,您心里得有个底儿。”

    石涧仁觉得工作上天大的困难都没女人难:“你说。”

    陈老五还拿毛巾擦了擦手才转身指背后随处可见的管道,他给自己找的这个加班连带休息的地方就在泵房旁边,虽然德国技术静音泵房在业内已经很领先,但说话还是要稍微提点嗓门:“喏,您看这管道就是标准的预埋管道接口,前天听他们有人说赶工的时候是秋冬雨季,我们这主管道往北部区新城输送的埋线阶段,基本上都是泡在泥浆雨水里面安装的,老工人说这种可能接口处的处理会有些问题,春夏季有可能产生霉菌,因为已经出了我们厂,后面最多是经过加压站,所以如果水质出问题就扩散了,如果保险点,恐怕还是要在加压站做个监测观察。”

    石涧仁不知咋想起柳清说过她看见的那个随时长满青苔的自来水厂,但那种小水厂的覆盖面要小很多,饮水工程从来无小事,现在的城里人金贵得很,哪里允许有半点纰漏存在:“嗯,好,你琢磨下有什么办法做这个监测,我也跟公司检验监测部沟通下,学着用正式的公函格式把这个事给我打个报告上来。”

    新任厂务助理顿时苦脸了:“我!头儿,这个就请你放过我,我说是高中文化,从初中开始就瞎混,这种文化人的事情就还是算了,叫秀才帮我打报告行不行?”

    孙临才连忙落井下石:“厂长这是在督促你提高自己!我不会帮你的,上网打游戏你都会,网友聊天都飞起,打文件有什么难嘛!”

    石涧仁真的是这个态度:“懂得实际操作,懂得一线工作流程,这是在工厂成为熟练工乃至班组长的基础,但如果要继续往上走,除了上进心,就是这些基本的行政能力,管理能力,如果只想混日子,和别人一样打打麻将泡个妞,何必还花这么多心思努力呢,只要想改变自己,那就容不得挑肥拣瘦,喜欢做的不愿意做的,恐怕都得敦促着自己全面提升……”

    陈有根唉声叹气的喜笑颜开。

    等石涧仁端了三人份的午餐回去,现耿海燕也来了,还好给他带了夹沙肉八宝饭,算是顶了一人份的吃食,正在听纪若棠绘声绘色的描述早上气氛,转头看门边石涧仁,眼里流露出来的神色也是带点笑谑的你也有今天,但从沙上跳起来帮石涧仁分担各种碗碟,拿筷子的时候小声:“就是想警告我当小三的下场,我懂!”

    其实茶几上除了两位女士看起来就肥腻敬而远之的八宝饭,还有一大堆真空包装的鸡爪子和麻辣鸡块之类食品,和石涧仁以前看到的试验品不太一样,已经全都是精美的淡黄色成品包装,随便拿一包起来看,上面还有设计专业的“仁人”品牌标识,有点复古的那种印章小灯塔模样,蛮可爱的,包装上也有卡通造型的鸡宝宝,石涧仁有点笑,明明是吃鸡,把食品设计得这么可爱还能下口么。

    耿海燕看他翻来覆去的看:“洪老师帮我联系设计制作的包装,厂子第一期已经立起来投产了,先投了三百多万设备和厂房,其他主要就是原料压货,我跟林姐分大部分股份,其他的留给了各地区一些能力比较强的区域经理,因为我们借着奶茶连锁的网络,已经在十二个省市选定了批市场摸排情况,以前奶茶连锁里面的主管经理转过来冲击市场,就等着三月底的市场总攻了。”

    说得很平淡,但大半年的忙碌劳作,一个人在顺林区那边潜心钻研口味,摸索窍门,其中有多少艰辛,耿海燕几乎从没提起过,纪若棠都知道些:“你们食品行业风险还是大,看着这么大的投入,如果砸进去市场泡都不冒一个,那就全白费了。”

    耿海燕好像有了底气,也更像是经历过考验:“就当是交了学费吧,有奶茶和化妆品连锁店,也不至于吃不起饭,但今年这两边的单店营业额都在下滑,还是阿仁早就说过的,没什么一劳永逸的生意,再赚钱的行当,如果不改进抓住市场,一样会被淘汰掉。”

    石涧仁就喜欢讨论工作,先吃一块仨姑娘光看看都会腻住的夹沙肉,就是两块白花花浸满油的纯肥肉夹着豆沙的口味,心满意足的吞下去还回味下:“这两边的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不能改进了?”他随时都能看见数据,但数据只能看到动向,看不到原因,他也没问,看耿海燕到底是怎么处理的。

    姑娘都有点皱着眉看他吃,可又不把眼珠子挪开,耿海燕搓搓手靠在沙角里,有点领军的气势了:“很简单,奶茶店门槛太低,我们做连锁,别人也做,一线城市我们本来就只靠着院线系统,其他商业区都是别人的,现在都在开始往二三四线城市展,我们的竞争陡然加大,一个县级市以前就两三家品牌,现在七八家甚至更多,加上豆浆机、果汁机等等小家电普及,奶茶市场被瓜分得厉害,如果继续在这个快消市场上争夺,恐怕就只有寄希望于倪星澜这样的大明星代言,然后使劲打广告,最终赚的钱都给了明星和媒体。”

    柳清悄悄拿了包鸡爪子打开吃:“倪小姐还是会打折的。”

    耿海燕有气势:“如果我把赚钱都寄希望在这种折扣上,就不是阿仁希望的那个样子了……阿仁你会选择找新的战场,而不是在这种饱和市场上缠斗,对吧?”

    石涧仁赞许的竖大拇指。

    耿海燕有点笑意,但也仅仅是把嘴角翘起点,她脸上早已看不到当年那个码头小妹的稚嫩,更多是干练:“化妆品店也是一样的道理,从成立之初开始我们就往二三四线小城市展,因为大城市有太多买化妆品的地方了,赚的不过是小地方城市信息差异化的钱,大城市我们最多在大学中专之类周围开店,提供给学生消费,可现在学生的消费力越来越高,或者说攀比,我们卖的这种不出名小牌子货很难卖得动了,然后最大的问题在于网上购买化妆品,本来我们只是看见数据下滑,始终找不到原因,但随着有店主反映顾客说自己在网上买,便宜还是名牌,我跟大唐网这边咨询了下,结果高总监拿出来的数据吓了我一跳,他给出来的预测就是我们这种小化妆品零售店,五到十年间几乎会被网上买卖化妆品替代,特别是小地方的人一旦现网上购物方便以后,那就是我们的死路了,所以我这边必须要找新路子,这一次说不上孤注一掷,但也是势在必得,如果我有这么多支持的合作伙伴,获得这么多技术支持还不能成功,那才是丢死人了。”

    没错,到了她这个层面,投资产业比绝大多数人创业的成功率,要高多了。

    掌握到规律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