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50、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
    石涧仁这一年的春节,就在自来水厂的厂长办公室度过了。

    虽然这时候没人再会故意抓他的小辫子,石涧仁还是劝说各位除夕之夜尽量都跟家人在一起,毕竟这整年整年的都比较废寝忘食,特别是唐建文这些长期在国内外出差的家伙。

    于是临近春节,齐雪娇带着倪星澜跟王驊回了平京,唐建文和吴晓影一家组团返回江浙一带,江州本地的就不用说了,都能各回各家,只有纪若棠……

    所以两个没爹没妈的孤儿在一起过春节也理所当然。

    其实离开了酒店范围过春节,纪若棠还轻松很多,穿着打扮明显褪去了名牌高档服装和工作装的范畴,就是石涧仁在都机场接她回国时候那种稍微嘻哈点的宽松风格,趿着双自己带过来的兔宝宝拖鞋,在厂长办公室到处游荡,还跟自己的总裁办公室比较:“你这个确实是要男性化很多,我那个也真是不合你的口味。”

    刚从车间巡视回来的石涧仁脱下工作服外套挂在墙上,有点莫名所以的看看周围环境:“这是之前那个没上任的外籍厂长要求设计的办公室,对我来说没所谓的吧,以前你出国了,我在你办公室也工作了不少时间啊。”

    纪若棠鄙视他:“除了在我俩的保险柜里留下些不该留下的东西,你还留下什么了?春节过后我打算把整个办公室重新装修过。”

    似乎无论哪位姑娘来石涧仁的办公室,都喜欢坐在他的椅子上,石涧仁也不去争那最舒服的大班椅,就坐在桌子前,转过一台电脑在上面输入自己的巡视记录,再随手在笔记本上记下点注意事项:“你现在主要关注不是在两边的度假酒店么,办公室这种事情你纠结个什么。”

    纪若棠看看外面已经黯淡下来的暮色:“一来那办公室还是太少女气息,不适合我现在的定位,有时候跟管理高层谈事情觉得气氛不合适,二来更主要的还是那里面有太多你和我共同生活的记忆,我总不能一直活在原来的记忆里,对么?”

    石涧仁把眼睛从屏幕上移开,看看姑娘的脸色,确认没什么愠色:“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回忆,确实不合适。”他就几乎不回忆,不回忆山里面那位老人,不回忆码头、美术学院、山寨、酒店、影视集团那些会涉及到情感的任何场面,只记住知识和工作要义。

    姑娘笑笑:“要追赶你可不是个容易的事情,耿海燕那边的大动作你晓得了么?”

    石涧仁想想摇头:“只知道她这半年时间都在筹备工厂,要出成绩了?”

    纪若棠不解释:“到时候你自己看吧,那个平京来的王少爷可是一直在产业园和他们呆得开心极了,一个劲儿的说要来江州开个分公司办公,应该也还是觉得你这帮人值得亲近,你这几年精挑细选组成的团队我都相信肯定会光……不,是他们来组成巨大的灯塔,等你出最亮的光芒。”

    石涧仁重新回到电子表格填写中:“也不一定是要聚成一座高塔,你不觉得就像天上的星空一样,如果有很多盏灯塔这样散布开来,就能照亮很大的面积,比单单独独一座再高大的灯塔都要覆盖得更宽广些?”

    纪若棠再看看落地玻璃外那些天空时不时泛起的烟花火光:“你不会怪我这几个月的资金动向吧,我没有像耿海燕和老庄那样毫不犹豫的就贡献出利润来支援你的网络公司。”

    石涧仁用真诚的眼光看一眼姑娘:“你知道不会的,如果你迫于道德压力或者不假思索的跟风这样投入资金,我可能反而会失望,讲究长期回报率的酒店业和他俩的产业有区别,我更期待看你能在这上面做出什么样的成绩。”

    纪若棠回给他最甜美的笑:“好了!还有几个小时就过年了,陪我去放点烟火,我买了带过来放在车上的!”

    没想到石涧仁摇头:“自来水厂空气粉尘污染是有上限的,虽然这里不太担心火灾的问题,但绝对不允许在水厂周边和取水源附近五百米范围燃放烟花爆竹破坏空气质量。”

    纪若棠倒是不生气,看看貌似豪华,其实几乎没有私人物品的办公室:“那干什么呢,那台电视能看春节联欢晚会么?”

    石涧仁还是摇头:“那只是用来查看车间监控画面的内部显示画面,没有卫星电视信号。”

    姑娘终于有点沮丧:“唉,说起来你好歹还是个搞娱乐栏目的,居然连电视都不看,以前多少还看点韩剧,你现在是越来越无趣了!”

    石涧仁不否认:“刚开始我对这个社会还充满了很多好奇,很多没有体验过的事情肯定都要亲身感受下,现在自然是懂得从中提炼出更适合自己的方式来提高效率。”

    纪若棠带点孩子气的伸手到他的电脑屏幕上遮挡捣乱:“大年三十除夕也!你都不陪陪我!”

    石涧仁偏着头从缝隙找到几个数字填写上,再艰难的用鼠标选择保存以后放弃工作:“自来水厂一年365天24小时都要把洁净的清水送到千家万户,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可懈怠的,喝点什么?有米酒和红酒,然后待会儿陪我一起到食堂吃点东西,接着去各个车间慰问下奋战在一线的工人?”

    纪若棠都叹气了:“你这样,我都想回去酒店慰问下我的员工了。”

    石涧仁居然很支持,纪若棠牙痒痒:“你就放心我大年三十晚上一个人开车在这黑黢黢的地方乱跑?”

    没想到石涧仁说陪她一起,顺便到产业园大唐网也去看望慰问下依旧在值班的技术人员,纪若棠才高兴起来,忙了一圈两人回到水厂都半夜两点过了,赶紧洗漱睡觉休息。

    结果第二天一早,门口保安室神秘兮兮的打电话来叫醒了厂长,话语压低了又压低:“您……丈母娘来了……”

    睡在沙上的石涧仁一激灵就弹起来。

    昨晚纪若棠大大方方的戴着安全帽跟石涧仁到厂里各个车间去送温暖慰问,都直接说自己是厂长的妹妹,但显然保安不这么想,而且不管怎么说,事先提醒下厂长总是应该的。

    石厂长有瞬间下意识的慌乱,然后才镇定下来,自己又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还是先上个厕所吧,年轻小伙子早上还是蛮急的,休息间被占了只好去办公室外面的员工卫生间。

    等他从卫生间出来,柳妈果然已经拎着一叠吃食盒子上来了,对着只罩上运动裤的女婿毫不见外:“真的,这年头如果不是家里能看到,你妈我真的不敢相信还有这么一心为公的领导,阿仁你不当个全国劳动模范简直可惜了。”

    石涧仁伸长脖子也没看见柳清从背后冒出来,那就接过东西先回办公室把外衣罩上,丈母娘也不避讳的进来随手开始收拾:“想小清了吧?哈哈,她还在睡觉,我想着你一个人这么辛苦……”说着整理到长沙上毯子意识到:“咦?你怎么睡在办公室……谁在休息间?”目光立刻就狐疑了,没准儿一大早突然这么背着女儿来,就有这个目的。

    换做哪个当丈母娘都会有点怀疑吧,再一心扑在工作上,大年三十除夕夜还不回家?鉴于街坊邻居常见的家庭狗血八卦,这当了领导又当电视明星的女婿是不是外面有人了呢?

    女婿问心无愧:“哦,我妹妹昨天跟我一起过的……”还没说完呢,大办公室里的休息间门开了条缝,纪若棠睡眼惺忪的探头出来皱眉:“谁啊……”看清这中年妇女是柳清的妈妈肯定一愣。

    柳妈的表情可以说瞬间难看了!

    她跟女儿工作的酒店总裁肯定见过面,最早也听说石涧仁是在跟这小姑娘处对象呢,没想到大过年的结了婚不回家,居然是跟这有钱的小姑娘外遇了?!

    当妈的在这一刻战斗值可以说能立刻爆表!

    哪怕是半侧身背面,石涧仁都仿佛能感觉丈母娘的头丝儿像那熊熊火焰似的蓬起来了!

    有点挠头,昨晚柳清短信的时候还说她都安顿好了呢。

    纪若棠被这表情也瞬间刺激清醒了,她多聪颖,一看了柳妈手里还拿着石涧仁的衣服要叠,旁边茶几上自带的一叠塑料饭盒就知道怎么回事儿:“嫂子妈妈吧,还记得我么,我是纪若棠糖糖,以前去你们家吃过饭的……”

    柳妈出气儿都重了:“纪小姐!你,怎么在这儿!”

    纪若棠还是靠在门边:“柳清跟阿仁结婚是没错,我也叫她嫂子,可我妈去世的时候把我托付给了阿仁,法律上阿仁也是我的监护人,我俩都没爹妈,孤苦伶仃的兄妹俩相依为命,春节当然要一起过,他的水厂离不开人,那就只有我过来咯。”她的确还是个少女心,睡裙都是那种粉红色桃心图案的荷叶边泡泡袖,看上去也没什么性感元素

    柳妈猛转头看石涧仁,她是能看清楚石涧仁的确是在这长长的沙上过夜的,而且刚才收拾东西那还带着余温的毯子也做不得假,可这心中始终带着强烈怀疑,不光纪若棠那有钱少女的身份,之前的关系更像是前女友,不过石涧仁的目光平和安静:“小棠说得没错,您要一起到食堂去吃早餐么?”

    丈母娘居然也是深呼吸,连着好几下才说出话来:“阿仁,你跟小清可是结了婚的夫妻,受法律保护的,那就要对爱人负责,更要对得起良心,当妈的可是一心一意的希望你们好,如果骗了我,那就真是良心给狗吃了!”

    石涧仁顿时觉得胸口给狗咬了好几口!

    心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