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49、看得见的动力
    劳资工作可以说是很多厂矿里面很不起眼的一门科室,没伙食团的油水,没财务科的气粗,更没生产车间的主导地位,也就是算算各级岗位工资津贴、考勤福利、管理人事档案、搞人事考核专业技能培训之类的基础工作,繁琐但没太多技巧,被人看在眼里的时候不多。

    所以孙临才乍一下变成厂长身边的红人,有点飘飘然的难以适应,可能也跟这个反差有关。

    但恰恰劳资部门和上一级机关甚至再上面的水务集团都有垂直管理关系,孙临才没有多少管理经验,却对企业架构非常清晰,对规章制度也很敏感,原本石涧仁交给他的工作主要是类似柳清那样的表格、文书工作,这他很熟悉,也不敢随便越雷池半步,可一旦被点醒以后,他可能比石涧仁更清楚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做了什么应该跟什么上级部门汇报、接口。

    不光在体制内的事业单位、国企有这样的规范,在外资、私营企业同样需要,甚至很多私企就是因为缺这一环才始终没法做大。

    既然石涧仁同意他全面操办,除了连夜制作通知书并放到厂内各个部门分别安排推荐人手,一大早孙临才直接把事项汇报到了供水公司的企划部、人力资源部,还有就是内部最高机关总经办了,以厂长安排组织了职工福利关爱工作的名义申请企划案。

    因为这样一来,就能名正言顺的开列费用支出,后面的一切才有名目去向,运转起来有根有据,符合劳资部门习惯的什么事儿都要看见文件指示和批文的规矩。

    水务系统的特殊情况,哪怕是周末上班值班的比例还是很高,结果顺带惊动了马克等人,反正都是周末,能出席一下这个节目,连中方副总裁等人都觉得很有必要来看看。

    所以这一天的节目录制看得各方都很满意,王驊甚至杜撰了一个这种观众席全员坐满的赞助位两百万一期的市场价,说完全是看在石涧仁的面子上白送,不过想在节目中出现水厂或者供水公司的字样就不太可能了,但透露石涧仁在节目里是公开了自己厂长身份的。

    说得那几位港方经理人连连说会给上级董事会打报告,一定会来节目做赞助商!

    领导们兴致勃勃的看了几段,领略了石涧仁愈专业的口才后6续先行离开,厂里面的员工们则看得如痴如醉,光是电视台的美女和台上的明星就够得他们目不转睛了,所以吃了中午晚上两顿盒饭,才依依不舍的集体离场,好些人手掌都拍红了,最后还在电视台大楼下面列队合影,当然最惊喜的是每人竟然领到一份价值伍佰元的春节年货包,有吃有看还有拿,水厂员工们都不好意思了。

    孙临才全程的注意力都在如何把整个活动圆满完成,一直在跑上跑下的安排接送各位领导,安排各项事务,最后跟着公司安排的大客车和员工队伍一起返回厂里的时候,浑身都散了架一样疲惫,可精神却极度亢奋,听着周围其他人还在热烈讨论今天的所见所闻,翻看年货包里有什么收获,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心里关注点不一样了,自己这才真正的学会站在另一个角度看待问题,而不是个普通员工。

    石涧仁这边也有点疲惫,几乎连轴转的两天半,拍了接近三十段,这次可以筛选和组合的余地就大了很多,胡蓉梅非常满意的已经安排人手每天都带了素材回平京,今天最后一天作为整个栏目组的掌舵手,她才算放松一点跟石涧仁一起走。

    因为石涧仁带了王驊和倪星澜去产业园那边,王大少还从没全面的接触过石涧仁回到江州专注的事业,这次来就有这个目的,他还是需要得到个最有说服力的解释,石涧仁为什么愿意放弃润丰过亿的资产,回来江州这么个偏远地区捣鼓不成样的事情,特别是现在还去当些不明所以的小官,这是他对石涧仁充满信任,但又很不理解的地方,必须要搞清楚。

    倪星澜就简单了,她不像牛鸣雷必须马上就要赶回平京,争分夺秒的开始曲艺行业的春节收割季,影视演员在这个档口如果不愿走穴上各种春晚、元宵节目,是可以乘机休息喘口气的,她说自己去陪齐雪娇几天算是讨好大妇。

    导演也没跟着牛鸣雷走,他带了组人先到石涧仁说的那处古战场去拍点素材,没准儿能用得上。

    所以石涧仁把这几位送到产业园的时候,已经都是半夜以后了,还好酒店入住条件没得说,他依旧是连夜返回厂里,搞得王驊对他那个自来水厂又充满好奇了。

    但第二天重新恢复到上班节奏中的石涧仁先接到的电话是曹天孝,纯粹私人抱怨的口吻:“你在江州拍节目,好歹给统战部也通个气,我们也可以去露个面啊!”

    石涧仁略惊奇:“这你都能知道?我以为是纯粹的商业行为,也没有多少政府色彩的。”

    曹天孝不满他的政治敏感性:“你看看那些电视剧、电影后面挂着各地政府或者哪个机关单位协助的多了去,我们统战部也是要有业绩的,能沾点边就可以多写一句,你看供水公司一早就把信息汇报给水务集团跟国资委,国资委立刻就反馈感谢我们借调了精兵干将,更不用说市电视台和宣传部肯定要说说这个事,统战部是你的娘家人,却是最后一个知晓情况的,你叫我怎么去给朱部长汇报?”

    挂职干部是没想到绩效考核这么现实,连连做了自我批评,那就感谢了关于市经贸委和市海关组成联合考察小组这周开始做调研的事情,结果曹天孝居然不知道,欢喜连连的把这件事记下来,石涧仁就很没上下级态度的问:“你那外语学得怎么样了?”

    工作处处长连忙打哈哈:“马上开始,马上开始,最近报告有点忙,但我已经报名了,学费都交了。”

    石涧仁嘿嘿笑的挂了电话。

    果然,不到一周时间,一本名为点滴的精美企业文化册子就在厂内广泛传递开来,当然这不是第一期,而是整个中德供水公司循着合资企业特有的那种人文关怀搞的内部刊物,这都第二十多期了,一直透着股浓浓的洋为中用披萨味儿,办公室的白领还比较关注,拿在手里看也比较有范儿,一线的工人就基本只随便翻翻拿来垫屁股的比较多,但这回上面刊登的关于参与电视栏目录制的活动内容,当然成了重点刊载的项目,不但有多幅照片,还有一系列员工的访问感想,很多都是石沱水厂的普通员工,所以在自来水从里面传播甚广,很多人都决定保存一本,不惜找其他厂的熟人去找他们配的,搞得其他厂羡慕不已。

    其中多次提到了石沱水厂的厂办秘书名头,虽然只是好像被公司那边例行采访,他却跟其他员工基本上都是谈自己这次参加活动多么难忘,多么有意义不同,说的都是这次活动对企业员工凝聚力有什么帮助,对展现企业形象有什么好处,对企业领导的关心支持多么感谢。

    格局一下就不同了。

    石涧仁把册子合上推到硕大的办公桌边上,看着桌子对面的秘书,非常满意的看见那双眼睛的平静:“我还以为你多少会为这次成功组织了活动感到兴奋呢。”

    孙临才摇头:“您教会了我看到另一个层面,我现在才知道我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我还有很多不足。”

    石涧仁就考核了:“关于工作上有什么要跟我特别提出来的建议没有?”

    孙临才吓了一跳:“我……我说的学习是秘书工作,我以为我主要是把您要求的工作做好,我还没想过有资格给您提建议!”

    石涧仁逼迫:“想想,不着急,放松点想想,能不能说点什么建议。”

    孙临才的长相确实是偏细致的,比较开豁的眉宇也能承担责任,现在连忙皱起来冥思苦想,倒是没有半点拒绝的意思,石涧仁不着急的低头继续看自己的文件,不给秘书施加压力,过了好几分钟才听见秘书试着开口:“我确实是没有想过这方面的,这些天脑子里转悠的都是怎么把秘书工作做好,陈……有根倒是说过,如果您接下来理顺了工作,应该把全厂所有车间工程项目验收指标都检查一遍,谨防再出现取水口这样的问题。”

    石涧仁微笑着抬起头:“你有没有想过,你刚才这句话,会让陈有根更加得到我的青睐,从而全面成为我的副手?”

    孙临才脸上闪过些羞愧:“想过,厂长,以前我说了些对他不好的话,我已经给他道歉了,在生产管理上我确实不如他,以前也是听了别人胡扯,没看清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现在想想,我就是个秘书,全力协助您,做好您管理工作周边的服务,那才是我的职责,而不是鼠目寸光的防着别人更有能力的过我,还比不过就使坏,这个做法我的确是下作了。”

    石涧仁点头:“敢于剖析自己的问题,那才是最大的勇气,很好,我给你两个建议,第一,马上春节了,不用来厂里陪我值班,放假前你到北部区那个石库门产业园听说过吧,威斯顿假日大酒店隔壁那个,到那里的大唐网公司去,跟那里有位柳清柳总学习下秘书的工作,她是我以前……现在也负责我厂外事务的秘书,学习看看一个现代全面管理的秘书应该是什么样,不要只盯着厂里、公司或者集团里,虽然这几天,你已经很聪明的在我们这个系统里面去找寻了不少学习模板,但你还应该更大胆点,顺便把厂里面企业文化,职工关怀的工作负责起来,在厂里搞个读书阅览室,怎么弄可以咨询柳总。”

    孙临才使劲点头:“柳总!好,去电视台的时候就听他们提到过她,我记下这个了。”

    石涧仁简单明了:“抓紧时间学外语,英语或者德语都行,作为我们这样合资企业的秘书,不会外语你就等于少了一条腿,这不过是个基本技能,你都不会,那真的说不过去。”

    孙临才迟疑半秒,坚定的点头。

    他这个动力肯定和曹天孝不太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