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47、开启心灵的钥匙
    很多人一辈子都不会思考这种问题,因为他们眼中的世界只有眼前那么一点,只能寄希望别人给予自己生存空间。

    石涧仁却没鄙夷的口吻:“没错,正确的观念肯定是临危而不逃逸的铮铮铁骨,浩气长存天地之间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无论是为了民族还是国家大义,都应该奋战流血到最后一息,可说得轻巧,打个颠倒,换做你真正站在那尸山血海中呢,钢筋都有金属疲劳的时候,况乎于人?这就好像人生,不是一朝一夕的狠咬牙就能撑过去,甚至一闭眼就当死亦为鬼雄了,这是要整整一辈子几十年时间都在平凡琐碎的斗争中前行,有人把活着就比喻为煎熬,可对比那每天遭受箭雨石撞的堡垒里摇摇欲坠煎熬,几乎看不到终点的煎熬,而且每一天都可能被击垮,然后被屠城,这样的巨大身体压力和精神压力下,扪心自问,坚持这两个字,在座的每一位你们都能做到么?”

    演播厅里几乎有让人窒息的宁静。

    评说别人容易,是非断言是那么的轻松,可真的触摸到那血淋淋的断口上,才知道什么叫残酷。

    抬头看那台上言语平静的年轻人,仿佛所有人都轻而易举的相信他能做到,可自己呢?

    石涧仁不愿气氛变得凝重:“这只是举了个极端的例子,大是大非站在不同人的角度都能这么难以决断的产生尖锐锋芒,何况我们所处的平凡生活中呢,站在个人和国家的不同角度,很容易产生这样不同抉择的冲突,你要找到一个十全十美的选项,让所有人都满意的选项,那是基本不可能的,站在国家层面推动的大政方针,也许触动的就是某个角落的切身之痛,无论体制改革、地产改革、产业改革、土地改革,任何涉及到民生大计的改革,都不可避免的会伤害某些层面,这种大局与局部的关系,再上升到民主跟的话题,都可以写一大篇论文,我也不多说,只谈谈身处其中的你应该怎么办呢?”

    女公务员其实已经听得聚精会神了,睁大眼使劲点头。

    石涧仁笑:“你到动物园看见一头巨大的大象站在面前,没栏杆饲养员牵着照相那种,除了极少数人或者不懂事的孩子会吓得掉头就跑,成年人大多还想留在那亲近接触下的话,会怎么做?”

    倪星澜坐得近,忍不住抢答了:“啊,深呼吸!告诉自己那不危险,小心点摸摸看!”

    女公务员也使劲点头:“对,别惊慌!问问饲养员我该怎么做……”

    牛鸣雷调皮:“买点香蕉水果啊!别看我这么胖,要是水果伺候到位,那象鼻子依旧能把我给舒舒服服的托起来!”他这个论调还真符合他的处事原则。

    不多的观众们笑,柳子越专注而机敏:“哦,你的意思就是大象的庞大是放在那不可能改变的,促使自己做出相应的调整,为我所用?”

    石涧仁佩服大家的心思敏捷:“我就简单打个比方,哪有那么多延展,只是你们在遇见这种事情的时候,第一反应不就是深呼吸告诉自己别慌么,成年人都会这么做吧?这是本能,那为什么在工作中就不能这么做呢?欧美国家在经济政治方面培养人才的时候,就会经常提到一个词se1f-regu1ation,自我调节,如果能自我调节一下情绪,大象其实是温顺的,只要不触逆鳞的狂,在有饲养员引导的情况下是很安全的,这样从常识上告诫了自己,再平静点试着摸摸,之前的恐惧心理就不见了,当然要是再有点水果什么的,没准儿真能坐象鼻子呢……”

    女公务员有点若有所思了,石正经再引导:“那位被千锤百炼断掉的守将,如果能多点自我情绪调节,在煎熬中不是想着悲观的城破了以后如何如何,而是宏观判断自己的守城有多少意义,还能支撑多久,撑不下去能不能用游击战周旋的方式,更加灵活的拖住敌方大军,如果他的胸怀宽广,头脑明晰,说不定历史的走向又是另一番天地,回到你的现实中来,你认为你的实际工作跟政策抵触或者价值观抵触的时候,换个角度看看,站在国家的角度,政府的角度,部门的角度,看看为什么要有这样的政策,然后再结合针对的困难局面,受众群体的角度思考,他们为什么会产生这种矛盾,是不是就比较明晰,能够看清解决问题的方式所在了呢?用宽容和明事理的心态去解决问题,这才是一个素质较高的人应该具备的素养,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有很多种,但最基础的必然是深呼吸,调整下自己的情绪,冷静下来,用科学讲道理的方式去思考,而不是血涌上头,意气用事。”

    柳子越冷不丁的来一句:“可女人就是容易跟着感觉走啊!”

    女公务员斩钉截铁:“不!我觉得石老师说得对,我算是找到点钥匙了,懂得平静,懂得思考,还是那句话,这世界不是社会来适应自己,得自己去适应社会,对吧?”

    石涧仁却有点摇头:“如果完全随波逐流,就会变得没有原则,我们传统文化中推荐的还是中庸之道,坚持自己的目标跟态度,但用适应社会环境的方法去努力实现,取个中间平衡点,能坚持做好才算是成功,社会风气也许在你看到的范围有点糟糕,但古人早就说过,与恶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亦与之化矣,这句话的道理很浅显吧?别在臭烘烘的地方待久了,就相信这些扭曲的理念,因为那些素质低下的人,巴不得你变得和他们一样扭曲。”

    嘉宾睁大眼感叹:“有点特立独行了,那还真不是个容易的事情。”

    牛鸣雷忍不住:“随随便便都能做好的话,那满世界都是成功人士,别说您这公务员,我们说相声的,可不也贵在这个坚持么,坚持自个儿的手艺,坚持做个专业的手艺人,清楚自个儿有几斤几两,随时都得自我调节情绪呢,不然真以为自己是大师了……”说着远远的对石涧仁拱拱手:“虽然您也是我的经纪人,但这会儿才算是明白您这番苦心道理,多谢了石老师!”

    得,本来栏目设计是牛胖子和石正经相互不顺眼呢,今天这位却难得主动客气起来。

    想想当初吧,石涧仁刚见到牛鸣雷的时候,都有点看走了眼,以为是个实诚人,实在是这位手艺人在江湖上滚爬了几十年,油滑得都成精了,所以一朝红起来才开始翘尾巴,原本这种自我观念极重的中年成功人士很难被说服的,看起来连续录节目,受到感悟冲击的总还是这种心思敏捷的家伙,只不过未来能把这种感悟转化几分那就看个人造化了。

    总之这一段录完了以后,不少工作人员都在鼓掌点头,纷纷对石涧仁学着拱手:“石老师,受益匪浅,您这还真是把钥匙,遇见大事做选择时候的好钥匙……”

    钥匙不一定能打开锁,但起码提供了一个正确的方向,总比拿着錾子榔头去乱来好。

    石涧仁平和的感谢各位辛苦,又邀请大家去吃夜宵,还建议去高档点的场所,不为显摆,主要是给大家创造点好环境,晚上好好休息。

    结果从头坐到尾,只是坐在那一直没停过短信收邮件的王驊大包大揽:“这种事儿你有我擅长?你才是好好去休息,星澜也累着了吧,跟柳老师都休息,我和老牛招呼大家伙儿,今天我们去夜总会,男的女的都去!我包场!”

    演播厅里顿时又笑闹一片,石涧仁讲大道理是一回事,还是有些女性或者朴实点的工作人员没去过那传说纸醉金迷的地方,好奇的兴奋劲儿怎么都有吧,但是又担忧安全,王驊嗤之以鼻:“昨晚那种场面我们都全身而退,还是那句话,我们这么多人去消费,那就是漫天的上帝,人家乐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寻衅滋事?相信我……没错的,这种事情,我是专家!”

    全场哄笑得像是又开了一档娱乐节目,倪星澜喜滋滋的拉了石涧仁走,石涧仁却关注柳子越,那位也像是拿到了钥匙一样,之前有点若有所思的漫不经心神情变得笑容多了不少,这么多人欢呼笑闹的时候,却拿了手机慢悠悠的走到角落窗边去好像要打给谁。

    石涧仁就知道这个电话很重要了。

    倪星澜顺着他的眼睛看:“你又看她!”

    石涧仁不跟她废话:“走了,回不回酒店,不回酒店的话今天不会再熬夜打扰我了吧?”

    倪星澜给他个清新脱俗的眉眼:“知道了!不就是你为了做到十全十美宁愿放弃小我嘛,唉,幸好不是战争年代,估计你也是抛妻离子的高手!我这都什么命哦,爱上你这么个人!算了算了,不跟你费这些口舌,我俩自己吃了夜宵再回去,这不违反你的正人君子守则吧?”

    其实都在慢慢的试探石涧仁的底线到底在哪里。

    等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两人在外面随便找地方吃了点甜食,回到自来水厂,却有点意外的现孙临才坐在保安室里面和保安们谈笑风生,看见厂长的车回来,主动招呼着开门,又帮忙掩护有位明星在车上的事实了,倪星澜又表扬:“你这个男秘书真的比柳清好!”暗示的味道很浓。

    石涧仁笑:“他才不是为了这点小事来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