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46、大道理容不得搞笑
    可对于能够把石涧仁这套听进去的人,或者说在追求理想人生的人来说,石涧仁的话才真正具有价值。

    下午录节目一直到晚上,观众席上的普通观众都撤得差不多了,才上来一位女公务员,就和上回在平京录节目的那个要求遮住脸的女公务员一样,这位也是一上来就希望栏目组能给她的脸上做遮挡处理,而且声音也要调整,因为她还是江州本地报名来的,所以更是故意等了一场又一场,确认现场没有多少本地观众,也确认观众席上不可能有认识她的人了才上台来:“我都不指望能播出,身为公务员,我还是清楚某些规则的,但看了之前见仁见智的节目,特别是对石老师的敬仰,我就希望能得到这个机会,听听您能帮我怎么开导一下。”

    倪星澜连续补了两三次小瞌睡以后,彻底的精神恢复,而且随着越夜深还有点容光焕夜猫子的感觉,立刻大力鼓掌:“石老师终于也有粉丝了!”

    其实下午柳子越还是有点若有所思的感觉,但专业技能在,始终能跟其他人配合,这会儿很好奇:“那您自己讲述一下您的烦恼,姓甚名谁我们就不用说了。”

    牛鸣雷其实想调侃两句这位长得还不错的姑娘的,还没开口这位气势就很足:“我特别讨厌男人口花花,也特别讨厌乱搞男女关系,大学成绩一直都很好,毕业以后哪怕我自认为自己能力还是可以,家里也想了各种办法,才能当上公务员,这是个我和我家里都很满意的结果,可这两年多的公务员生涯过下来,我真的非常失望,节目以前来过的女公务员描述的那些困难烦恼,我认为都只是技术上的问题,柳老师的建议都非常好,可……那可能是在平京,可是在我们基层,公务员的实际情况比这个残酷多了……”

    导演都在耳机里面问了:“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看了大概脚本的胡蓉梅还是有底:“先录吧,回头给领导看看,不行不用就行了。”

    这位女公务员总结下来就两句话:“我也确实是想做出点什么成就感的,可用我们本地公务员里流行的说法,男的靠豁,女的靠坐,这意思能懂吧?这个坐可不是指在办公桌边坐。”

    牛鸣雷连忙在边上表演偷笑。

    柳子越笑得端庄些,帮忙解释下:“豁是西南地区的方言,也就是耍嘴皮子拉关系的意思,主要形容不怎么干实事,就喜欢跑些歪门邪道,你说的这个……虽然有点片面,我们也得承认的确是有这种风气。”

    女公务员转头对她认真:“我真不是矫情,我觉得很苦恼,因为我知道我现在心态已经不怎么想再继续干公务员了,特别是现在工作上又涉及到很多政策和个人观点比较抵触的地方,工作起来苦闷极了,才希望能得到石老师的一点指导,可能这不太符合这个娱乐节目的宗旨,但我想我的这种情况其实在全国各地的基层公务员里面是很有普遍性的。”

    倪星澜是真心骄傲,也许在她眼中,只有自己看中的男人才配得上明星这个词,她甚至一点都不介意自己来烘托得更明亮,所以满带期待的眼神侧身看石涧仁。

    石涧仁知道她的意思,同样的道理在娱乐圈或者别的什么地方不一样么,真材实料未见得能出头,会经营关系会来事儿的更吃香,至于往上级腿上坐,娱乐圈的龌龊都已经全民皆知了。

    所以石涧仁也没让她等多会儿,稍微想了想就还是那个标准的石正经身体前倾的动作,十指交叉放在分开的膝盖上,无框平光水晶眼镜确实给他增加了不少儒雅之气,本来是给观众看的,这会儿却好像把倪星澜迷得不行,她妈口口声声说石涧仁丑得要破坏倪家基因,其实这男人收拾出来还是蛮不错的嘛。

    腔调话语更不错:“这位嘉宾你可能不知道,我去年还是江州市下辖的一个经济开区管委会副主任,标准的体制内官员职务,你说的情况我不敢说百分之百的认同,但确实有深刻体会并且有绝对的言权。”

    没遮住脸的女公务员给吓一跳,但还是豁出去的咬咬嘴唇:“来都来了!电视台也是事业单位,我就当要辞职!”

    石涧仁笑:“如果你有个心胸狭隘的领导,这倒是有可能,你放心,我们节目还是能保证嘉宾权的,我要说的是,你这看起来是两个问题,一个是你觉得不务正业的公务员太多,风气不好就没有更好的晋升通道,第二个是你觉得个人价值观甚至善恶观跟政策有抵触,都没法说服自己,更不好去完成工作了,对吧?”

    女公务员鸡啄米一样点头:“对!跟您说话就是轻松,如果我那领导也像您这样有智慧,我也不会这么苦恼了,要不把我调您那开区去吧?”

    牛鸣雷终于有机会搞笑:“啊呀,看来我们栏目组真的要给石正经带来好多漂亮的女粉丝了!”

    结果这姑娘转头对他一本正经:“真正有脑子的正经姑娘,确实就会喜欢石老师这样踏实可靠的人!”

    柳子越立刻起哄的鼓掌,倪星澜还配合的哭丧脸了。

    石涧仁感谢伙伴们的配合:“那我先回答你第二个问题,其实回答完以后,就能解释第一个问题了……”那女公务员明显比上回平京那个有脑子,做出认真专注的样子倾听,而不是急着记下来。

    石涧仁又有点出人意料:“其实在做管委会主任以前,我还做过江州另一个区的电视台副台长,在那里我和同伴们一起宣传过一处古战场景区,就是现在江州电视台上也会播放那处景区广告……”

    那女公务员惊讶极了,还激动:“啊!我知道,我知道,那也是您……怪不得那么有才气!原来是您……”眼睛里的小星星是货真价实的。

    这下连倪星澜都要酸溜溜了:“平静点,平静点,你有男朋友了么?”

    那姑娘居然说:“没事儿,不是还要打码变声音么,看不到的!”

    倪星澜翻了个好漂亮的白眼,倒是把不多的观众席笑得够热闹。

    石涧仁不得不为了娱乐被打断:“当时我研读不过不少资料,江州附近这片曾经让打遍欧亚大陆的蒙古铁蹄都攻不破的战略险要,还改变了欧亚历史进程的古战场,为什么在主要历史上没有被大书特书呢?这可是看起来多么辉煌的历史,为什么没有成为重要节点呢,结果从各种各样的文献资料里才知晓,这片战场历史上足足抵抗了三十六年蒙古铁骑的南下,却在这么几十年都熬过去了的时候,连蒙古铁骑都变成了元朝兵马的时候,守城的将领竟然选择了放弃抵抗投降,不是被打得山穷水尽投降,而是被一个女人劝降,他的初衷只是因为这片土地上的老百姓已经苦得不能再苦了,在平均寿命很低的宋朝,三十六年已经前后涉及两三代人,甚至好多老百姓从生下来到死,他的人生世界里就只有守城,打仗这件事伴随一生,这种血泪史我就不用多说了,这个守将真不是为了个人荣华富贵,跟元军约定不屠城,放过这些百姓,他就投降,要知道这里三十六年来埋葬了蒙古大汗这个最高统治者到无数将领兵马,屠城已经写进了遗诏,也是这座据点必然的命运……”

    偌大的演播厅已经夜深,那些看热闹的粉丝,看稀罕的观众,寻找刺激的围观者都已经散去,剩下的人都带着认真的眼神,听台上那个年轻人朗朗清音的娓娓道来,好些工作人员都有点出神,仿佛自己就站在了虚无缥缈的历史长河中,看着那绿色背景布,暖色强光灯下有点如梦如幻,仿佛就是忽浓忽淡的血雾,在清寒的夜天,倾落血色大雨!

    连导演都听得入神了,石涧仁摊开手:“于是元朝开国皇帝真放过了这座城,那么到如今,古战场边的寺庙里还供着三个人的神像,守将、那个女人、还有元军将领,因为他们给了这片土地上所有人生存下来的机会,历经几百年各种朝代社会运动,当地人到现在还是会拜谢这三个人。”

    演播厅好像安静得掉根针都能听见:“听起来有点跟价值观抵触对不对?因为就在这件事的次月,门户大开的南方,南宋丞相背着少皇帝就在崖山跳海了,这被有些搞历史的称为崖山之后再无中国,宋朝从此灭亡,这里我们不讨论这种论调正确与否,只是简单的说说这位守将,对当地人来说他是给予了这么多人生存机会的佛,而对放眼当时的宋朝来说,他就是几万万人的叛逆,把你我放到他的那个点上,你会怎么做?”

    真的没人来搞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