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45、人前人后
    用倪星澜的话来说,从业这么多年,早就磨练出来一副连轴转能熬三四天拍戏,随时随地只要给点间隙就能打盹养神的功夫了,而且随时叫醒了都能立刻进入状态演绎人生百态。

    现在戏这么多,拿得出手的导演、主演其实就这么掰着手指头都能数出来,所以做到倪星澜这份上的,戏约就不会断,多得甚至有人还要轧戏,赚多少钱取决于她仗着年轻能熬到什么程度。

    所以等石涧仁巡视回来下楼上车以后,倪星澜就盖着羽绒大衣靠在后面椅背上飞快的进入梦乡,看着后视镜里面那娴静又美丽的沉睡容颜,石涧仁得忍住不多看,专心把车开得平稳些,看好了时间也不是那么很着急,大半个小时以后到了电视台也没立刻上楼,坐在驾驶座上短信给胡蓉梅,说自己俩人就在停车场等着,昨天太晚得多休息下,只要楼上准备好了,随时喊随时上楼。

    胡蓉梅说好。

    其实石涧仁只是因为生活太规律,昨天到点儿了才会那么疲倦,年轻这么稍微晚睡一下其实不算什么,现在精神头好得很,坐在驾驶座上稍微后悔该带本书出来的,然后眯着眼开始思索关于工厂的事情,总而言之就是不给自己去考虑那些儿女情长的空间。

    结果这种没什么焦点的目光,却一下就看见柳子越那辆香槟色的越野车已经停在对面不远处不那么起眼的角落,然后比较奇特的是柳子越也坐在车里,和石涧仁差不多的姿态,显然目光也没有聚焦在面前,不然刚才石涧仁开进来的时候,她肯定会看见并打招呼的。

    从报纸上看见柳子越的八卦消息,再到昨天一见面那种内在气质的变化,她的确是遭遇了什么事情,如果非要形容得准确一些,石涧仁现在能感觉,就是当初他给洪巧云找到的那种改变,一个事业有成的女强人坚强外壳松动以后变得柔和的感觉。

    从朋友的角度来说,这是个非常可喜的变化,因为女人的天然属性就是柔美的,在现如今的世界女强人也没什么不好,但总是跟天然属性扭着的,而且为了树立权威,在这个成天喊着女权平等的世界里,女强人往往要付出好多倍的努力和强硬,纪如青和曾经的洪巧云都是这样。

    只不过说相比洪巧云那时有点怨怼的冷艳,柳子越毕竟是主播,一直跟容貌打交道,要柔和得多,但实际上比较强硬的内在感觉,石涧仁还是从第一次见面就有印象了。

    石涧仁坐在那甚至都开始做分析研究了,同样也能算得上女强人的胡蓉梅脸上就极少看见这种强硬,甚至任佳琳那么大的老板都没有,难道是因为这两位有丈夫和孩子?

    想想当初纪如青给石涧仁留下惊鸿一瞥的感受吧,设定目标、搭建架构、势如破竹的推进,推土机般碾压过别人的生活跟自己的心灵,那种分秒必争、分毫必争的态度仿佛随时在强调这个项目是我的,这个位置是我的,这个荣耀是我的,这样的女人聪明且能量强大,但女性的感觉就会慢慢被忽略了。

    柳子越也许是年龄还没到那个时候,看上去还没那么严重,但如果一直这么走下去,那就是个必然,洪巧云是艺术家,心理上一旦转过弯完全放开名利,反而可以追求到更高的名利,其他现实生活中的人很难复制这样的艺术轨迹。

    所以柳子越有这样的转变,在她这个年纪,那真是种难得的开悟,值得鼓掌庆贺。

    但从合作者的角度,这说明柳子越的生命重心仿佛会转移,这从昨天录节目的过程中,她的挥总体比以前慵懒些就可以感觉到一点点,以前全神贯注的奋斗感觉松懈了。

    这对见仁见智可不是个好兆头。

    别看柳子越在四个主持人里面最不抢眼,但其实她才是掌控整个节目节奏感的节拍器,就像交响乐团里面那个看起来仿佛总是在乱挥舞小棍子又不出声的指挥一样,她做了这么多年的主持访谈,对于受访者察言观色,身体讯号反应,语气轻重缓急,争锋相对还是细水长流的主持人应对都远另外三人,看似她的话不多,但往往就是在关键的时候带着节奏走,石涧仁其实回想下昨天,所有录制的节目里面,明显自己的戏份有时候就显得过了,这还只是柳子越稍微有点心不在焉,没把自己拉住的结果,要是她选择去相夫教子了,自己这个想做成长期口碑的电视栏目就有点抓瞎。

    更不用说现在见仁见智还是挂在江州市电视台下面的栏目,这时候石涧仁终于得承认当初纪若棠的那种心情体会深刻了,有柳子越这么个副台长和没有这样一位合伙人,哪怕栏目依旧是江州电视台很看重的节目,但运作起来绝对没有现在这么流畅,各种县官和现管之间的复杂关系,各种细节磕磕绊绊有时会让人疯!

    正所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最优秀的合作者往往就是让一切麻烦都消融于无形之中,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地方,等换个人就知道有多想念了。

    正在进行这种学术思考的石涧仁忽然听见自己的手机滴了一下,是胡蓉梅过来的,刚看见说还有十五分钟倒计时,就听见耳边好近的疑惑声:“不会……你把柳台长也迷上了吧?”

    石涧仁吓得手机都掉了,整个人都抽搐着,自己控制不住身体做了个五爪飞龙的惊惶动作才掉头:“吓!吓死我了!你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倪星澜显然就是被那个手机短信声惊醒的,眯着眼看远处同样匆忙跳下车的柳子越:“昨天晚上睡前你说柳台怎么,现在又看着她坐了多久,怎么看起来有点怪怪的?”

    石涧仁还是秉承背后不说人闲话,但给姑娘稍微提示下:“对,你也觉得有点怪怪的?今天多注意下吧,看看有什么不同。”

    结果没想到倪星澜小小的翻个白眼,撑在石涧仁肩头站起来慵懒的伸个憋屈懒腰:“还用注意?春心动了呗!枉自你还是专业看人的,我都看出来了,所以说是不是你勾搭了她啊。”

    石涧仁做个鬼脸就不多说了:“你知道跟我无关,走吧,待会儿尽量中间多打盹休息下……”

    胡蓉梅体贴的还给准备了早餐,结果石涧仁早就在水厂食堂拿了两人份回去了,柳子越谢谢一声赶紧吃,一贯从容细致的她居然还有点匆忙。。

    今天有一个比较长的录节目时间,所以各方面都准备得比较充分了,所有人都像是长跑运动员热身似的在开始前抖胳膊腿儿舒活下筋骨,王大少居然也能按时抵达了,和牛鸣雷一唱一和的相互欣赏,原来昨晚的事态还是闹得有点大,王驊笑称应该周围有家什么生意兴隆的大夜总会,所以才会聚集了很多社团人士,后来一呼百应的来了好多金链子、黑t恤、小平头的行为艺术表演者,另外还有大量穿着火辣的莺莺燕燕,那场面!

    警署值夜班的那点人根本就没用,而且很明显这些片区警察和对方很熟,如果不是立刻亮出了电视台和平京国家电视台的牌子,说不定栏目组真的会被海扁一顿,但在媒体单位面前,上级警署立刻雷厉风行的调集了一批人过来,几乎是用劝导的方式,把这些气焰嚣张的表演艺术家给劝走了。

    王驊的唯恐事儿不大,牛鸣雷的处变不惊,相互给对方留下很不错的印象。

    换个人可能都会担忧太子爷是不是要移情别恋和别人混得鬼熟了,石涧仁却根本不在乎这个,确认自己人没有受伤的,也不会对社会现状痛心疾,就在音乐声和灯光滚动中上场了。

    不得不说石涧仁确实又有颗怜香惜玉的心,一上午录了三段,示意提前休息放午饭,说自己有一系列电话要打,这让终于还是感到有点疲惫的倪星澜起码可以睡一个多小时,然后又有点心不在焉的柳子越也可以调整下,这回连胡蓉梅都看出来柳主播不在状态了,用目光给石涧仁探询,石涧仁轻轻用眉毛点头,胡制片就驾轻就熟的过去关心柳主播的精神状况了。

    牛鸣雷和王驊倒是挤眉弄眼的和石涧仁交换眼神,还出来借口抽烟,问石涧仁晚上收工有没有兴趣到昨晚感知的那个夜总会去浪一下,主要是调戏的口吻,看倪星澜那着紧的样子,都不可能放石涧仁去嗨皮。

    石涧仁去过夜总会啊,更是在王驊的圈子见识过更出格的,主要是惊讶这两位的旺盛兴致:“昨天闹到那种地步,你们还敢去别人地盘上?”

    牛鸣雷不屑一顾:“专业!专业……要尊重人家的专业,昨天又不是我俩出头打架,晚上叫上导演什么的凑个十来人过去,只要我们是消费者,那就是上帝,我们相信江州地区娱乐服务行业的专业性,当然如果有你能老马识途的带路那就更好了!”

    石涧仁啼笑皆非:“小驊,你呢?现在又有这种兴趣了?”

    王驊装腼腆的笑:“本来没什么兴趣,但昨晚看了一下,素质水准远平京平均水平,关键是野花,啊,说起这个就有种原始心灵悸动,最近我过得太崇高了些,必须要低俗下调和,一起呗?以前你还不是跟我去酒吧看过戏!”

    石涧仁呸!

    这俩反过来更鄙视他!

    男人在一起不就应该关注这些事儿么,谁跟他似的成天说人生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