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44、想得远点,再远点
    柳子越在停车场有车,石涧仁看见就是那部报纸上看见过的崭新沃尔沃越野车,不过没有猛男司机了,女主播坐上驾驶座好像愣了好一会儿,石涧仁跟倪星澜辩论好几句挪动车从她面前经过,才惊动柳子越,笑着对这边招招手,却重新从车上来:“我再上去跟老胡交流下,明天早点,争取这两三天我们多录点也有个调整的余地,你们早点回去休息。”

    明天周六,石涧仁看来也的确是要难得的休周末假日了,点点头轰油走。

    本来他是要把倪星澜送回酒店的,这姑娘才是难得有这样的机会,怎么可能放过,连自己的行李箱都故意先放在了车上不许拿下去:“要么回你家,要么去我们那小屋,再不就去你厂里面,她们都说你这段时间住在厂里,我也去看看。”孙临才这会儿就恨不得自己是隐身的了,还不敢逆了厂长的意思下车,所以使劲把自己退到商务车最后面角落里。

    石涧仁就是不太好当着秘书争论,他也确实心里挂着厂里面,疲惫得打个呵欠不愿多说,专心安全的开车。

    到了厂大门,孙临才连忙跳下去招呼保安开门放行,还特别跟保安们喜笑颜开的聊几句今天看厂长录节目的见闻,感觉是在帮石涧仁把风分散注意,倪星澜看出来了,嘻嘻嘻的笑:“我就觉得你这个秘书比柳清好!”

    石涧仁坦坦荡荡的,也不跟她争论,把车停在办公楼,帮倪星澜把那硕大贴满了各种航空标签的行李箱取下来,推进去,不过经过前台的时候,想想还是划拉过访客表帮倪星澜填写上,倪星澜好奇的伸头看:“感觉像小时候住旅馆,夫妻俩还要出示结婚证……”

    石涧仁没好气:“现在的酒店还不是要这样写,只不过都是助理给你办理了。”

    倪星澜真不掩饰自己的心思:“你看,只要我是跟你在一起,我就不要助理跟着,哪怕这个武力过人的助理要给齐姐打小报告,我也心里坦荡荡的没什么可隐瞒。”

    石涧仁搬箱子:“她们都不是这种人。”

    倪星澜蹦蹦跳跳的跟在后面:“我就是表明这个态度,其实让她也知道我一年到头跟你也就能在一起这么点时间,兴许就没那么计较了。”

    亏得石涧仁当过棒棒,才能把这么个一贯走电梯的沉重箱子顺着楼梯搬上去,给倪星澜打开休息室,指点一下洗手间:“你自己收拾,我还要去车间看一眼。”

    倪星澜舍不得分开哪怕一丁点时间,石涧仁啼笑皆非:“怎么可能,上次他们一群人过来帮我祝贺生日,都被人抓住小辫,非得写了访客表才收场的。”

    女性思维回路是不一样的:“可你为了我还是不在乎被人抓小辫?”还很甜蜜呢。

    石涧仁笑:“有时候给人点错觉也不是什么坏事情,还能促使捣鬼的人先跳出来呢。”

    倪星澜娇嗔:“你就不能顺着我说点好听的!?去去去!”

    对石涧仁来说,刻板规律的生活方式,才是他一直要求自己修炼内心的步骤,这跟他以前睡前打套拳、跑个步或者到老街去走一遭都是同样的效果。

    工人们虽然有点吃惊厂长今天这么晚还来巡视,但表现得很好,顺便石涧仁还看见那个陈老五住在嘈杂的泵房车间旁边休息室,桌上堆满了还有些笨拙的图纸跟各种手稿,找到努力方向的取水工人爆出来的激情让石涧仁都有点惊讶,但没说什么就回去了。

    回到办公室,倪星澜正娴熟的坐在石涧仁那高级按摩椅上享受呢:“忽然觉得这么大一栋楼好像只有我一个女孩子,有点怕,不敢去洗澡,非得等你回来。”

    石涧仁貌似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这里安全度很高吧,又没有什么可偷盗的东西,真奇怪有什么好怕的,好了,抓紧时间去洗漱吧,明天一早我们还要过去继续工作呢。”

    结果倪星澜动作极快,换了身小碎花的睡衣裤出来,石涧仁还没把沙上的毯子给理顺呢,这边空调开得足,不担心温度问题,她直接坐旁边护理头:“待会儿一起睡呗……”看石涧仁转头还解释:“真的,一年到头能看见你就这么几天,我心里什么个滋味你也能体谅下吧,又不做个啥,就想近点看着你,我都大三了,学校里看见那些成双成对的,再下到剧组看见别人寻欢作乐,还是会觉得有点寂寞。”

    没想到石涧仁说:“你这是书读少了,要是明白道理多了,就不会这样。”

    气得姑娘一脚把他踹沙上:“呸!你跟姓吴的生娃就能得很,欺负我的时候就知道讲大道理!”

    石涧仁是真的疲惫得要耷拉双眼,干脆钻毯子里在一人宽多点的长沙上,像个规规矩矩的木乃伊躺好:“好了好了,别孩子气了,我什么时候欺负过你,你心里明白,说到底除了一心为你好,估计其他方面说我像个当爹的溺爱你还差不多,我这经纪人当得也是忒没地位了。”

    倪星澜腿长啊,坐在单人沙上躺靠着,轻轻松松就能把白嫩嫩的脚给伸到石涧仁毯子里面来,还调戏他:“你也知道你是经纪人,你看看那谁,别人也一心为艺人,可那把旗下艺人都给睡了啊,你不能只跟姓吴的风流快活,让我独守空房吧,我还是最大牌的正房原配呢!”

    感受着那调皮的脚趾头在顺腿而上,石涧仁无奈的收腿躲避些:“你也厌恶这些污秽不堪的东西,我们就还是清白点吧。”

    谁曾想倪星澜干脆顺着腾出来的空间就挪过来了,声音也变得有点魅惑:“可我,不想清白呢?”

    带着欧洲现代设计风格的方块状沙上,石厂长都弓着缩得跟经过高温的虾子一样了,紧巴巴的从角落撑起上半身来尽量加点薄怒:“倪!星!澜!”但是情绪没掌握好,更像是起床气。

    所以倪星澜不退反进的干脆把自己也盖进毯子里:“你明明就是喜欢我的!我俩这个年纪也正该谈点恋爱享受一下的,为什么不行?!”

    石涧仁实在是疲倦得很了:“道理给你说过千千万,其实最简单的,假如我们放纵一下,你想想看会变成什么样,你设想一下就知道了,可能我在这方面的确是很无趣,但对我来说,我们相识于平淡,相互交心,不但是经纪人和艺人的关系,还是合作伙伴,更是最好的朋友,就这样!就到这个点,适可而止的精确掌控在这个界限上,对我们的事业和人生都是最好的,我要睡觉了,你如果再这样,我只有到楼下车上去睡了。”

    倪星澜都嘟起嘴来了,不知想到什么,居然扑哧笑出声来,双手撑着挪回到旁边的单人沙上,只是光着的脚丫子还在毯子里,也不跟石涧仁打仗,还尽量腾出空间来,把自己蜷靠在沙里,望着天花板嘿嘿嘿:“光是想想跟你正儿八经的谈恋爱就觉得心花怒放了!”

    石涧仁还是稍微有点戒备的把自己裹紧些,但已经眯上眼:“以你的性格,想想吧,你还舍得分开么?再工作,再下剧组,那都是度日如年的折磨……”到后面声音都有点含糊了。

    人前潇洒淡然的倪星澜,其实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只不过情到浓时又有几个人能像石涧仁这样悬崖勒马呢,姑娘脸上的笑容慢慢的就消散开来,她是演员,最擅长的恐怕就是剧情推演,在脑海里有个演出来的场景,接下来会怎么展,三分钟的狂热,嗯,缠绵可以再扩大好多倍的时间,就算抵死缠绵吧,然后呢?

    让石涧仁跟着她下剧组不可能,自己放弃演艺事业来当厂长夫人更不可能,真的就远隔千里异地恋?

    好像好早的时候自己就跟石涧仁聊过这个问题了,演员们之所以那么多出轨的,就是因为异地分居的时间太多,平时在剧组的利益诱惑又太多,所以无论是谁潜规则谁,还是消除寂寞打无聊,滚床单都不是个事儿,导演们不都是把试戏放在床上么,进了这圈子就别觉得有多肮脏,相互还能现和评价演技呢,而自己从小耳濡目染,虽然反感这种做派,但真的轮到自己,有个爱人了,估计那的闸阀一旦打开……

    有点痴痴的看着眼前深爱的这个男人,自己都送到嘴边还能不下口的家伙:“但你还是爱我的哦?”

    只停顿几秒,石涧仁已经有点意识模糊了:“别……千万别提这个,你……看看柳台就……”基本上不人后说闲话的他,在半梦半醒之间终究还是泄露出一点脑海里面的潜意识。

    倪星澜精神好着呢,听石涧仁莫名其妙提到柳子越立刻聚精会神:“她怎么?”

    结果石涧仁已经出轻轻的鼾声了,姑娘再叫了几声都没回应,抽出灵活的脚趾头帮爱人把毯子角挟着掖好,自己倒是靠在沙扶手上,看着那睡熟的脸庞,有些痴了。

    总而言之,第二天一早又被生物钟按时叫醒的石涧仁醒来,雅致的落地灯还亮着,看见的就是面前单人沙上依旧睁着眼看自己的姑娘,吓了一大跳:“你没睡?”

    倪星澜幽幽的好几秒才从自己的世界里面出来:“嗯,都想到我们的孩子六岁半该焦虑读哪所小学了,我们胡同那片儿可不成,正想托齐姐介绍去她念的那所小学呢……待会儿打电话问问她,据说还得先读那幼儿园呢,甭管有没有娃,这事儿得先张罗着……”

    这就是女性的散思维么?石涧仁目瞪口呆中,姑娘带点弱不禁风的娇柔起身然后凝固:“唉!哎哟,疼……坐太久,僵住了,快点,扶我趴着!丫的没听见啊!快点给按一下,都折了!”

    她那小姑奶奶脾气其实也不算小,真要是结了婚,也够喝一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