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40、就是个看脸的世界啊
    牛鸣雷多贼啊,三言两语的套出话来:“小伙子呃,我觉着你就是读书怕累想偷懒,还想觉得当明星赚钱挺轻松是吧?”

    小年轻还没那么多遮掩,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硬着头皮还是承认:“当明星多轻松,站在台上随随便便唱歌,就能拿好几万块钱呢!”台上四位主持人有点无奈的相互看看,再看那位母亲,这恐怕还是有自家教育的问题。

    牛鸣雷有点不稀得说,对他来说最不屑的就是这种态度,要是他的徒弟徒孙有这种想法,二话不说立刻滚蛋。

    还是倪星澜得了石涧仁的叮嘱,和颜悦色:“我好歹也是从五岁就开始进剧组,拍到现在有十七年的演艺经历了……”说到这里,真是摁都摁不住的粉丝们疯狂鼓掌起来,倪星澜露出个多明媚的笑容感谢才继续对小屁孩:“你的这个思路我们要分两个步骤来探讨,先,你觉得你能当明星的强项是什么,因为恕我直言,你外观上还没到导演看了就觉得帅到不行的那种,甚至也没丑到惊天动地让人记忆深刻的程度,就是平平常常的外貌,您别不承认,这种外貌,在明星里面肯定也有,但那都有一技之长,现在我精确的问一句,你的一技之长是什么?”

    小伙子有志气:“我有天赋!只是从小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我能歌善舞……”

    牛鸣雷实在是忍不住:“那就有请有天赋的小伙子给我们表演一个!”还将军:“有什么特别擅长的曲子么,音响师好配合!”

    导演其实是一直观察观众席上观众的反应,用这个来判断电视机观众这时候会不会有兴趣的,在耳机里面同意了这个思路,结果那小伙子真是不怯场:“那就来个对面的女孩儿看过来!”说着就噌的一下跳上台,那架势用来形容上擂台可能更合适一些,哪里像个热歌劲舞的演艺人,不怯场倒是真的。

    然后不到十秒,导演立刻就在耳机里面一片嚎叫:“星澜!救场!救场,不然我就只有喊卡了!尴尬症都要犯了!”

    没错,全场一片愕然!

    刚才那位当母亲的说自己儿子还偷偷去参加了什么培训班,所有人还存着天真美好的幻想,既然这么热爱,好歹也应该能跳出点什么嘛,好奇能看见什么样的反差,外貌和才艺的反差!

    结果等音响师把指定的曲子放出来以后,所有人大跌眼镜!

    这小伙子连基本的节拍都踩不住,基本就是小痞子似的不停抖腿,然后双手使劲的做过来手势,这手势甚至做得有点猥琐!

    全程毫无节奏感的乱摇,要说趋向雷鬼等这种比较原生态的音乐模式也就罢了,可连韵律感都没有,一点没讲究,所谓的边唱边跳另一半更是只能气息混乱的哼哼唧唧,所以观众们除了最开始惊讶的哇了一声,后面就哦一片失望!

    这对收视率可没好处,很容易就导致观众转台了!

    真是幸好还有倪星澜,长吐一口气就跳起来,抬高手打个响指:“麻烦音响师加点强劲节奏!”

    音响师估计也看得难受,混音一个dj打碟常见的摩擦音之后让原本的曲子突然劲爆很多,歌词、曲子没变,但是节奏强劲到让所有人都有点跃跃欲试的那种!

    倪星澜只是弯曲双肘竖立在胸口做了两个好像扩胸的动作,双腿已经跟着节奏开始交叉步跳动起来摇摆小踢!

    不知道她打了什么小算盘,反正之前录节目基本都是青春可爱型打扮的套头衫棒球服,今天在江州录节目忽然就换成了白色小背心加黑色一步裙的样式,显得性感娇媚很多,总之配合石涧仁今天的名牌休闲t恤牛仔裤,很成熟,结果这会儿跳起舞来就有点乎寻常的惊艳了。

    她个子高,肩膀又宽嘛,说到底就是个简单的爵士舞跳法,而且不带任何多余的技巧,只是上身肩部保持不懂,腰部很圆润的左右摇胯,然后随着这个动作前后五六步反复小踢腿,又加了点探戈的小动作,重点双手在不停变幻,时而指指观众席勾手指,时而自信的摇摆头部飞扬齐肩长,时而调皮的双手模仿西部牛仔对着观众席开枪……

    本来女人跳舞就比男人好看,漂亮女孩儿随便扭扭都比绝大多数男人跳得好看,更何况倪星澜这种级数的了,虽然倪星澜的目光经常看着那个小伙子,好像在配合他跳舞,但第一次这么近看见这么漂亮的姑娘跳舞,还这么好看的,那小伙子立刻就呆滞了,和下面坐在角落的孙临才差不多表情。

    粉丝们彻底爆棚,从来没看见倪星澜公开跳过舞,不多的几张她考艺术学院时候的舞蹈照片流传出来也是标准的民族舞,没想到她这样说来就来跳了一曲这样火辣的热舞,哪怕有人现这姑娘原来穿的是防走光裙裤,还是让所有人惊讶原来这姑娘也这么有料?

    那白色小背心随着她含胸挺胸的摇摆动作真有不小幅度的动静,都有沟了!

    所以观众们简直看直了眼,没想到一贯纯真气质形象定位的邻家女孩儿倪星澜也能这样风情万种!

    特别是那抚着自己胸口一直到腰部的动作配合转过来的偷偷眼神让石涧仁都要喊抓流氓了,可姑娘双手拨弄分开长的动作又那么妩媚,让观众席要疯狂!

    倪星澜还得意洋洋的原地摇摆着做了个转身,全面展示完成才脸不红气不喘的突然停下来摊手:“喏,从艺十七年,除了一次吟唱,我从来不敢说自己能唱歌,从来不敢登台,因为我知道我没有唱歌的天赋,刚才我也不敢唱,因为我尊重从事这份职业的歌手,同样的道理,从艺十七年我也不敢说自己能跳舞,除了这点自娱自乐的舞蹈是在学校课程中安排的形体艺术练习,我连跳舞的门儿都没有摸到,只能说专心在演戏这条路上做出更多努力。”

    整个演播厅里随着音响师立刻淡出劲爆音乐,起码楞了一下,然后才突然爆出热烈的呼喊:“再来一个!好看!”

    “好漂亮!星澜,我们爱你……”

    此起彼伏的声音这会儿没惊动倪星澜的反应,她又恢复到那个恬静清纯的平京妞模样,面对目瞪口呆的小伙子,等待他的回应,导演一个劲的在耳麦里面喊好:“这个绝对好!要炒作,王总一定要狠狠的炒作这个消息,先对外放消息,一定能把节目收视率创新高……”

    王驊的声音嘿嘿嘿:“必须的,不创记录,我就是孙子……”

    就是短短几十秒的舞蹈,就好像引爆了整个现场的激情,好不容易才控制下来听那小伙子憋出来一句:“那……那还不是你们运气好,有了这么多机会学习,我要是也能有机会学,我也肯定行!”

    牛鸣雷终于忍不住了:“别!兄弟呃!千万别跟我们提运气好这个词儿,星澜为了演戏脊椎骨骨折,从小到大长年漂在剧组不能跟父母在一起就不用说了,单说我,你可能觉得我也没什么出奇,长得不帅还中年大叔了,但真别跟我们提运气好这个词儿,因为这抹掉了我们十几年乃至几十年的艰苦努力,七八个同伴挤在没有暖气的地下室,每天数着钢镚儿角票过日子的时候,我可从来没觉得自己走运,而这样的人,在平京成千上万,你随便到哪个影视城拍摄基地去看,周围同样遍地都是认为自己有天赋,只是没运气的,别把什么都归结到运气上,我只是有幸努力被大家看到,吸引了更才华横溢的人跟我合作,如果只说我是运气好,那是对我前面几十年拼搏奋斗的否定,是对那个在平京地下室冻成狗的可怜虫的侮辱,看看我下巴这条伤疤,磕出血来,合同摆在那里,我必须立刻跳进水里继续表演,你觉得这是运气好?”

    一贯都嘻嘻哈哈抖包袱的牛鸣雷今天居然变得严肃了,这可是个稀罕事儿,导演都没声儿了,反而是石涧仁轻轻的鼓掌,几乎所有观众都情不自禁的鼓掌。

    倪星澜还是缓和:“对,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点,你可能误解了当明星,以为是个多轻松的活儿,且不说成千上万个希望成为明星的人中间只能产生那么一丁点,哪怕成了演员艺人,又意味着各种各样的压力,到现在,我还是大三的学生,就是希望能再加紧充电补充自己的能力,每个拍戏的间隙,我都在看各科课本,直到两个学年过去了,我起码还能保证各科成绩保持在良好状态,这样很累的,同龄人在娱乐,而作为明星是提供娱乐给观众,我们没有自己的时间……嗯,可能我这么说有点矫情,但绝不是谁轻轻松松站在那就能成为明星。”

    她这话其实没牛鸣雷那有力,但人好看啊,掌声就更热烈了。

    对的,娱乐圈还真的是个看脸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