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35、一看再看
    现代化厂房都是漂亮的格栅围墙,大门处保安收室和气派的厂名墙分列不锈钢伸缩门的两侧,黑色石材斜面一人高的矮墙上做着不锈钢立体字,上面立着三根旗杆,中间的国旗两侧是德国国旗跟香港区旗,一看就彰显出合资企业的身份。

    而石涧仁第一次来看见还是空荡荡的进厂大空地,现在已经变成了巨大的草坪,周围宽阔的环绕硬化路面,停百把辆车都没问题,结果这会儿打开厂门,浩浩荡荡进来的车辆规模还是让这宽大的空间立马就显得局促了。

    有那么一瞬间,石涧仁还以为是自己的伙伴们猜测自己的窘境,过来给自己捧场,如果是那样,他就真的有点失望了。

    而那些最擅长看排场人,只看打头的警车,还有后面那些黑色奥迪的江aoooxx车牌,就惊呼:“市政府的车!”虽然车辆本身没那些大老板的豪车昂贵,但这排名全市最前列的车牌就说明了地位,可以傲视财富的权力地位,而且再看看那开进来自顾自宽敞停车的派头,基本上一辆车就得占两三个车位的气势,再不懂排场的人也知道来了大领导!

    然后后面才是一长串各种品级明确的政府机关标配车辆,按着不成文的规矩一字排开,非常整齐,从车里出来的人立刻让自来水厂广场变得热闹起来,但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看着最前面几辆车的,后面面包车上下来的摄影摄像也把镜头锁定这边。

    柳子越当然也只需要挥挥手,她的三台摄像机就从不同角度抓画面了,石涧仁匆匆的跟她说声我去看看,就快步过去了,女主持人小跑跟上。

    这种时候刻意怠慢,是狂狷之人故意自抬身价的伎俩,石涧仁没必要这么干,但也没多激动急切,看见政府用车又以为是朱宏涛来帮自己撑场面了,结果刚进广场,那当先的黑色轿车后座下来的居然是闫副书记,精神饱满的在两位随行秘书的协助下站直了先环顾四周,最后把目光锁定在这边的石涧仁身上,露出个微笑挥挥手。

    石涧仁居然还本能的左右看了看,确认自己周围没有其他人,这个挥手不是会错意,这时候才现刚才一直跟着自己的那些工人们,不由自主的都在广场边缘停住了脚步,挤在那一脸的热烈跟激动,连柳子越都只是站在他们旁边指挥摄像组,然后对他使劲做眼色,示意石涧仁赶紧过去。

    因为这时候谁都能看得出来这位市委副书记是为着石涧仁来的了,厂区里面的工人们脸上充满惊喜,站在办公楼二层那些观望的主管们有些恍然大悟,更多是错过机会般暗自捶胸顿足,连忙飞奔着从楼上下来。

    石涧仁不飞奔,大跨步不紧不慢的过去,正如当初他观察朱宏涛身上体现出来的分寸感,恭敬而不谄媚,这是个也许只有在体制里面浸淫许久才能掌握好的火候,石涧仁显然从朱宏涛那里学到了,当然这种分寸还得建立在自身内心的平衡上,如果是内心贪婪得恨不能跪舔,脸上身体的动作再控制都会显得不自然。

    只有身心合一,才能在面对权力的时候保持足够的平静,石涧仁最后几步才笑着开口:“欢迎闫副书记到石沱水厂参观视察我们的工作,我们一定不负北部区人民的重托,把清洁用水分毫不差的送到千家万户。”

    从石涧仁第一次见过这位闫副书记,严肃的表情就是当时深刻印象,所以现在的笑容简直难得,面对面直视的双目让石涧仁分明看见点神采,和当初在挂职干部交流会上的匆匆一瞥完全不同,如果换做其他热衷官位之人,可能都会欣喜若狂了,石涧仁还是平稳,甚至有精力关注对方的握手劲。

    从宋青云的父亲开始,石涧仁就很感受官员的握手特点,朱宏涛对自己的握手更多是充满长辈的期许,闫副书记上次当然只是很轻描淡写的走过场碰碰手,今天那微凉的的手掌要有力得多,但话语上依旧不咸不淡:“正好在北部区调研,就来看看……”

    这话跟身体讯号有偏差,石涧仁心下猜测可能还是对自己这样一个新手持观察态度,哪怕是支持也是不会表现得是对个人无条件支持,这很符合高级官员的大局观,所以他没觉得有失落,笑着询问:“那……您是参观下这座耗资十二亿元的全新现代化工厂,还是到会议室给您汇报工作?”

    实在是这的确算突然袭击,闫副书记听了这位厂长不太符合官场规矩的询问,回头看看其实都在注目这边的其他官员,好像也要重新认识这个年轻人:“既然来了,当然是要参观一下咯。”

    其实石涧仁这个时候有个很取巧的做法,那就是卖小,装着不谙世事的卖乖巧,这通常是基层干部和层级相差太远的官员相处一个好办法,很容易让领导觉得小鬼机灵有活力,反正看得顺眼稍微不懂规矩都是好的。

    不过石涧仁没这么干,立刻转头,结果没现自己的秘书,只好就近:“你,王光明,张晓涛,赶紧去库房再领二十顶新的安全帽过来,把那边站着的陈松林那些人都喊过来些,分一下安全帽,去把孙秘书给叫下来,招呼安排下各位领导的秘书、助理、司机同志,还有李刚,你去食堂通知安排茶水……”

    其实只有几句话,看着他在转头,其他领导都围过来了,之前都是默契的留给两人交流时间,连摄像机都是保持距离的,体制内太看重这些分寸感了。

    石涧仁看见朱宏涛,也看见水务集团的两位老总,其他一些领导干部就是他没见过的了,人多杂乱,甚至也没谁给他挨个儿介绍,朱宏涛都是笑眯眯的站在中后方,所以石涧仁干脆:“大家好,非常欢迎各位在闫副书记的带领下来参观我们石沱水厂,在简单的开工送水仪式前,容我简单的给大家做个导游,快浏览下石沱水厂的几个核心区域,请大家这边走……”

    人多就容易乱神,在各种需要招呼和热情恭敬的领导中间,是否还能神态自若的保持精确场控,这种场面感可能得是天生的,石涧仁觉得自己不太能做到完美,就直接只是挨个儿点头示意,当然这时候石涧仁能看见的都是和蔼可亲的笑意,二十多人的主要领导队伍,开始在“石导游”的带领下参观。

    当然路线不会是石涧仁平时所有区域都要走一遍那么劳累,得益于他每天都要从不同线路走三遍以上,现在飞快的选定一条简单便捷的道路,穿过办公楼就顺着一排露天平台眺望江面和所有车间,不用劳烦领导上楼就可以俯瞰整个厂区,石涧仁做了个整体分布介绍,也把能看见的那条到江边取水口描述一下,并不谈最近纷纷扰扰的隐患问题,话语一转就带着进入前面的中央控制室和监控中心,孙临才已经带着工人们过来开始气喘吁吁的给领导分安全头盔,柳子越则指挥摄像师并行拍摄,而且不跟那些随着领导一起来的摄影摄像组交错,对方应该是市委自己分管宣传口的同行,平时没少接触过。

    所以头盔主要就是表现在厂区遵循规范的意思,中央控制室和监控中心的确看起来很高档,很有科技含量,各种液晶显示屏上的模拟传输,只需要石涧仁稍微解说下,各位领导就明白了这家自来水厂的生产流程,先进工艺到底在哪些地方和普通水厂不一样。

    然后再穿过位于厂区中央的控制室,就到了靠近大门另一边的二级泵房,也就是把生产好的清水加压,送到厂外各个地区去,所以这里是自来水厂最主要的噪音来源。

    刚刚经过一大片清澈透亮的成品水库,走进这轰鸣的机房,有不少人是略微皱眉的。

    但石涧仁这么安排固然有他的原因,闫副书记一走进来,就情不自禁的双手撑住栏杆俯身看了……

    因为整个泵房看似普通的圆形建筑,走进来却是一口深深的大井,足有十几层楼深,那底部巨大的水泵借助这水位高度的落差,能事半功倍的产生好多倍压力,特别是整口直径二三十米的大井壁上,按照德国人严谨美学设计建造的检修往返梯,看着格外漂亮!

    用石涧仁在洪巧云那里学来的专业词儿,叫做形式美。

    石涧仁加大音量才能在轰鸣声中解释一下这个泵房为什么要如此大费周章的深挖下去,所有人都好奇的站在栏杆边观看,厂长再集中介绍一下这座井体现出来的欧洲工艺,以及当前国内同等工艺的差距所在,由此延展到水泵等全进口设备的特点,和为什么不采用国产件,这都是整个水厂工程造价比较高的原因。

    本来石涧仁可以不用说这个的,但机器轰鸣下不得不扯着嗓子说话,他忽然很想大声的告诉这些官员,这都是差距,工业上的差距和国家主权上的争夺一样凶险厉害,再三控制自己才能不把这些含义说透,但就算这样,走出泵房的时候嗓子还是有点嘶哑了,招呼所有领导顺着这边短短几步就能回到草坪跟广场上,这会儿孙临才也重新安排厂办和其他人把剪彩典礼做得更大一些,确实没有准备,只能把剪彩的绸带拉长吧。

    对讲机里能听见马克他们也按时到了,而且他们刚到,后面又是一长串车辆供水公司和其他相关单位可能得到消息,赶来一大拨人,貌似停车场都停不下了,因为前面市领导的队伍占地太宽,也不允许后面谁都靠近。

    哪怕石涧仁把腰间对讲机关小声,但还是不停的有穿着浅蓝色工作服的工人川流不息在旁边维护秩序、临时组成人墙栏杆,给厂长递东西,给领导端水,所以保安部的一系列汇报,领导们多少也能听见。

    双手背在身后的闫副书记摘了安全帽,随手递给旁边的秘书,再看了眼石涧仁。

    其他人就非常会意的散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