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34、小水沟也会有地头蛇
    石涧仁奋战在水厂总攻阶段的二十来天时间里,见仁见智又播出了三期,当初一共才录了十来段,原定的节目长度是每期三到四段,第一期只是为了试水,花了不少时间另外做了部分倪星澜的访谈节目,回应八卦消息,让炒作的功效达到最佳目的才播出节目,所以时间上只需要剪最好的两段放上就行,结果提前播出,石涧仁又突然换岗位到国资委变成了自来水厂的厂长,根本抽不出时间来录新的节目,加上元旦那些天又是牛鸣雷的曲艺行当最忙碌时候,档期也错不开,所以随着春节马上要来临,曲艺相声演员传统上最黄金的赚钱露面时段要到了,更忙得没有时间,要录节目就只有现在这几天,不然就得断档!

    前后已经播出了四期,就因为四位主持人很难凑上档期,储备的节目根本就不够用,哪敢三到四段,胡蓉梅和柳子越也是操碎了心,只能每期两段,牛鸣雷录了期相声曲艺节目拆在两期里面凑时间,倪星澜又当主持人采访了一位在平京的当红小花旦,类似姐妹淘卧谈会的模式倒也新鲜,为了不让收视率下滑,倪星澜都穿着小碎花睡衣上节目了,所以才堪堪把这第一个月撑过去!

    播78的收视率本来像是昙花一现,后面两期全靠牛鸣雷的相声撑住笑点,实际上播出的来宾访谈还不如第一期典型,所以收视率有明显滑到3左右,眼看着又像很多新节目那样要龙头蛇尾了,倪星澜急红了眼一样主动要求自己上阵的,硬是凭着放出来的小道消息说在这一期节目里面要和另一位当红小花旦穿睡衣出场,虽然不是八卦里面吹嘘“猜测”的那种流鼻血款式,但硬是把收视率又拉回到83!

    现在要出现一档能过2的节目就很惊艳了,连续四期节目出来以后,见仁见智的名气算是已经打响,可内容质量不稳定则是行内人士一致评价,而且后面三期明显在过度消费两位明星的影响力,现在收视率高,不过是因为倪星澜第一次担纲整档节目的奇货可居,加上牛鸣雷初上电视屏幕的新鲜劲,如果再这样继续集中曝光这俩,很快观众就会感到生厌,这已经是无数节目证明过的铁律。

    换做其他人想石涧仁这样搞,胡蓉梅说不定已经撒手不干了,这比耍大牌还讨厌,根本就挤不出时间来,如果真的挤不出时间当初就别搞这个节目啊,也就是石涧仁了,胡蓉梅电话里都只有沟通,她那边尽量想办法。

    现在柳子越的意思也是这样:“既然江州卫视已经把这个节目搞起来,现在台里面看到猛然上升的整体收视率和广告收入,领导同意加大投入保证节目质量,我们都开了好几次会了,要不……这一次先试着在江州录节目,照顾你的日程安排。”

    主持人不是问题,倪星澜不会有半点犹豫,甚至还很欢喜过来,牛鸣雷安排服侍好也不会有怨言,大部分设备也可以尽量用江州电视台的,作为直辖市的省级电视台,设备不会差很多,主要是工作人员和来宾,前后共有近百号人马,不亚于一个电视剧剧组了,这个费用不得了。

    柳子越还帮石涧仁减压:“大家都知道你这边工作调动很忙,我们台里听说你现在是国资委的挂职干部,更二话不说就同意我们全面承担这部分费用,毕竟江州电视台的演播厅使用率虽然高,但能获得这样全国高收视率的独一份,能在我们江州自己录制,不光是名正言顺,也能顺便给我们培养技术人员,从摄影师到灯光师都是个难得的学习机会。”

    石涧仁只能衷心的表示感谢,感谢所有人对自己工作的支持,柳子越轻松:“做什么事不都要磨合嘛,还是因为你,这档节目的主要骨架才能搭建起来,大家也都是看着你来努力的,不要放在心上……对了,明天你水厂开工运转,我们江州电视台跟各家媒体还是有收到采访拍摄要求,我这边一定帮你把场面撑起来。”

    石涧仁都不好意思说自己这边连领导都没有:“您也别太在意,就当个普通新闻处理,这中间稍微有点隐情,不然怎么轮得到我这么个啥都不懂的来当厂长?”

    柳子越一听就明白:“哈哈,你也尝到这种苦头了吧,企事业单位里可不是你在私营企业那样可以一心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打造,什么都要考虑上下级的想法,至于那些被你触动了利益的人更是会疯狂反扑,你确实是要小心谨慎点哦。”

    所以这一晚石涧仁睡得不怎么踏实,不知道是因为这些天已经慢慢把自己变成了水务人,随着要正式运转投产达到了顶峰,也有了那种随时紧绷的神经,还是因为要录节目了,这办公室里现在连电视都没有一部,天天睡在这边几乎都忘记自己还做了档当红节目了,脑海里盘旋得有点多。

    但早上七点,石涧仁依旧分秒不差的被腕表闹钟惊醒,先下楼到空气新鲜,充满水分湿度的厂区跑步,和即将下夜班的员工们一起吃过早餐,今天还是有点特殊,这些员工表示不回家不回宿舍,要留下来看开工运转典礼,不过没人敢问今天都有哪些领导来,怕厂长尴尬。

    石涧仁才不尴尬呢,回到办公室洗过澡换上绣着水厂标志的淡蓝色工作服,而不是代表高层的西装,挂上厂长工作牌就开始早间巡视了,包括办公楼里还没有完全招聘满员的职员今天都稍微提前了点来上班,虽然基本上都不是第一天来新水厂上班,大部分也都是从其他水厂跟水务集团抽调过来的,还是很兴奋,毕竟是自己亲手抚养出来的孩子嘛,哪怕现在看起来不那么完美,看见石涧仁身上崭新的工作服,也赶紧都去换上。

    所以从办公楼一路走过去,都有员工在不停的跟厂长打招呼,因为没什么政府领导来,所以石涧仁干脆简单节约,除了搞点红花缎带准备和马克等人剪彩,其他就只是在厂大门拉上横幅,连礼仪公司都没找一个,有点冷清。

    但整个厂区能看见的人明显比平时显得密集很多,哪怕平时还有很多施工、设备单位的技术人员和工人,但今天上班不上班的都来了,而且都不呆在自己的车间室内,全都在外面转悠,有点像学校下课以后放风的感觉,看见石涧仁弯腰捡起路边一点早餐塑料袋放到垃圾箱里,就几乎所有人都在背着手弯腰拣垃圾,树叶、瓜果皮、包装纸,虽然昨天专门雇了清洁公司来做全面清除了,今天还是忍不住把所有路面、草坪都收拾下,就算找不到垃圾,也要把绿化植物给掰一掰,摘几片叶子理顺整齐点。

    还有不少人下意识的跟着石涧仁转,到了各个车间泵房,就算不能进去,也在外面伸长脖子看,看厂长出来就问他:“压力还正常吧,机组运转还正常吧?听声音就没问题……”

    其实如果要看运转正常不,直接去中央控制室和监控中心就好,高度集成化的设备特色就是在控制室能看见所有监测数据,而监控中心还能看到所有上班员工是不是在岗,有没有偷懒,随时能用对讲机和内部电话联络的,而石涧仁非要这样到处走一遍,其实就是给所有员工一种实打实的接触感,哪怕是个厨房做早点的,也能得到厂长巡视时候的点头一个笑意。

    士气就是这样凝聚起来的。

    也许有人说工厂还需要什么士气,不就是按时上下班做活就行了么,如果能来看看石涧仁带领的这个厂区工人们现在跟着他后面到处转悠的场景,就能明白有多大的区别了。

    因为他们知道在这位厂长眼里,做得好就会有机会,哪怕是个操作维修管阀的技工,技术出色一样会得到表彰提拔,在这位厂长手下工作,能充分体会到公平的含义。

    现在这样的厂长前景不明朗,好像没人意外,但总有些不舍,甚至是怜悯的味道。

    最后浩浩荡荡跟着石涧仁转悠巡视的工人都有两三百人来,可能连工人们都没意识到这样局面在办公楼上看起来多么引人注意,结果柳子越带着台里的新闻拍摄团队提前到了,本来直奔厂长办公室打算先给石涧仁单独拍点领导镜头或者简单专访几句作为素材的,却站在办公室外,被趴在窗口的孙临才指方向:“喏!那边就是厂长……真的是个好厂长……”

    这个被石涧仁从劳资科现的年轻人虽然有点内向,但品性良好,做事专注,而且对数据和繁琐的工作很细致,现在也充满了骄傲,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情绪的骄傲,反正就是想让媒体多关注下自己的厂长,想多帮点什么。

    柳子越多有眼光,看着那石涧仁周围挤了二三十个话比较多的工人说着笑着边走边比划,其他人伸长脖子跟在后面边听边看,还有很多人就干脆是随大流一样在后面东张西望,看这个一直都是个工地一样杂乱的厂区忽然就变得一尘不染了有点不习惯。

    周围都是还没长成型的绿化带和刚铺的草坪,建筑是崭新的,路灯是崭新的,周围一切都是崭新的,还有石涧仁带着工人们一起浩浩荡荡移动的那种气势也是崭新的,所以富有经验的副台长一边指挥一台摄像机就在这高处拍全景,自己立刻带了另外两部设备下楼,也就是她跟石涧仁的交情了,寻常这种新闻,来两三个人一台机器随便拍点拿了红包走人,今天重中之重的还给下属叮嘱:“这可就是见仁见智的幕后总策划跟大老板,打起精神,要是他以后看得上你们带上路,还记得北岭区有线电视台那个获得国家电视台大奖的团队么,就是他带出来的!”

    扛着摄像机的队伍恍然大悟,但有人比较机灵:“柳姐,你怎么有点要把我们交代给他的意思啊?”

    柳子越惊讶:“有吗?”来不及多想,一台机器在办公大楼边拍远景,另一台跟着自己过去,面对面的迎上石涧仁,把长长的采访麦克风送上去:“你好,我是江州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柳子越,想采访一下今天石沱水厂有什么样的喜事呢……”

    这种具有强烈政治风味的摆拍新闻,石涧仁还不怎么适应,周围的工人们就闹腾开了,能挤在他周围都是比较积极外向的,对着镜头那叫一个七嘴八舌,结果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石涧仁腰上的对讲机就响了:“请各部门注意,领导的车来了……供水公司……咦,怎么这么多车呢?”

    其实好多班组长和主管的腰上都别着对讲机,所有人都有些惊讶的转头看厂区大门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