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33、仿佛的焦头烂额
    石涧仁真不是刚出道的菜鸟,这种国企下属合资公司涉及到工程项目的配套商承包商,不管有没有走招标流程,他都清楚这里面多少包含着利益输送,不然给那些施工单位再大的胆子,没有人在背后撑腰,敢随便改施工参数埋下隐患?

    酒店集团可能还小儿科一点,影视集团里面能看到的这种花样多了去,全靠任佳琳强大的背景关系才能压住集团内各方不敢过于放肆,但依旧能见识到那些国企里可是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肆无忌惮。

    可以说平京就是这方面的集大成者。

    于是自己的举动肯定会触及到某些人的利益,甚至还是从供水公司到水务集团内部的某些利益阶层而不是个别领导。

    他拎出那个受贿主管也不过是给各方一个台阶,说不定还是人家早就安排好的台阶,所以从内心石涧仁甚至有点怜悯那个受贿几千块的小主管。

    不过现在用这种近乎于无聊的方式来挑衅跟恶心自己,那就真是有点无趣了,石涧仁忽略掉这里面带着警告的意味,继续干自己的工作。

    但显然接下来这位有着明星背景身份的新厂长,和好几位年轻漂亮女性有不正当关系的说法,就从水厂到供水公司,再到水务集团飞快的传开了。

    有点迫不及待的味道,属于难得找到个缺口就立刻用上,而且要搞倒搞臭一个人先从作风问题入手,这个缺口太顺手太好用了。

    没有人给石涧仁通报这个消息,对他很有好感的马克总裁当然不会知晓这些八卦,而孙临才这个新秘书好像还没适应工作状态,也不知道是不是该给厂长汇报这些小道消息。

    其实石涧仁从厂里上下看自己的眼光猜测得出来,哪怕没有修研过公共事务关系,凭借在影视公司看到的各种炒作方法,这样的风气绝对不是空穴来风,背后有这样那样的人在带动。

    他还是巍然不动,仿佛毫不关心这一切周边事物,专注于繁琐的试运转工作中,这种态度很快带给了一线的工人们,无论他们听到的消息是什么样,总之眼里看到的就是那个每天上下午都会在各个车间环节仔细巡视的厂长,平静专注又有问必答的厂长,这种平和的力量很能感染人,随着一个个车间施工安装的全面竣工,厂长都是随时在场的人,不多的几次小问题,都能在现场直接联络基建施工或者设备安装单位迅整改完成。

    这就好像大多数女孩子总会喜欢那些成熟可靠的男人一样,员工们对这种厂领导也感到格外安心,似乎有种无形的亲和力跟让人信赖的感觉。

    所以那些流言蜚语在自来水厂这边反而没什么市场,大家的眼睛都是看着这位同吃同住,生活严谨刻板的厂长不会撒谎。

    闹得最厉害的其实就供水公司,各种各样的消息传得有鼻子有眼,身材高挑的家属连爹妈都带过来了,估计就是原配,带着孩子来的很像是情人,还有个开豪华越野车的白富美,另一辆体型更大的越野车女驾驶员好像是开食品厂的,甚至还有连杵着拐杖的都没放过!

    再加上电视娱乐新闻里面传得甚嚣尘上的跟倪星澜绯闻,这位独立董事可真是道德败坏到极点,所以供水公司这边不光有朝水务集团实名投诉的,还有人义愤填膺的给市长公开信箱匿名举报,情节除了男女关系也逐渐涉及到这位独立董事担任了自来水厂厂长以后,并没有从合资企业独立董事的位子上卸任,这不符合独立董事的定义,同时还在水务集团挂着处长的职务,相当于一人身兼三职怀疑这其中有裙带关系,要求彻查。

    总而言之站在道德的高度上大鸣大放,再结合行政管理告状的手法很娴熟,一套一套的。

    只是消息在水务集团也只是稍微闹腾一下,就被轻描淡写的挡回来,说是经查没这些事,于是那股邪火又回到供水公司盘旋,作风堕落腐化的独立董事上面有人的传言更加得到证实,据说有人开始联络八卦杂志什么的要爆料。

    这些都是石涧仁不知道的,玩这些招式的勾当他听说过,还没经历过,没想那么多,他也没什么好操心的,作为自来水厂厂长,最重要的职责是按时按量的送出自来水,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要放在这个主要职责之后,而以水务集团一贯以来的政治性,文章再多,也没谁敢在自来水生产和传送系统上面搞鬼,那几乎是找死的行为,严防死守各种可能出问题的环节,是水务集团各大生产部门随时都在强调的。

    于是在这种颇为波谲云诡的兴风作浪中,巍然不动的石涧仁终于苦战二十来天,正式迎来江州市最大最先进的石沱水厂正式投产运转开工的日子,照理说这种企业开工,上级主管领导肯定会悉数到场的,而且还是投资十来个亿的重点合资项目,政府领导也应该来撑场面,可之前说好的区政府领导临时要开个重要的会议,不来了。

    水务集团的领导说是要看情况,供水公司的几位中方领导不来了,最后肯定会来的,似乎只有马克和几位外方职业经理人!

    这个消息很快从准备开工庆典的厂办跟保安部传遍了全厂,就像看看开什么车来判断有没有钱一样,关注到场的领导有多少就是项目成败的关键,中国人这种关注面子的恶习由来已久。

    任谁都会猜测厂长怕是当不长久了,而当了二十来天才有点摸到工作要领的秘书孙临才终于期期艾艾的对厂长开口:“您……是不是应该给上面反映下有人在针对您?”

    石涧仁不在意的笑笑:“如果有人针对我,那就说明我的工作没做到位,而现在我们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准时开工这个重要节点上,只要能顺利开工,又整理出消除隐患的准备方案,就是立刻开除我,那也没什么打紧的,走着瞧吧。”

    他这底气,孙临才听了也无可奈何,毕竟那天看见访客登记表上一长串各种总经理、总裁的身份,也许石厂长根本就不在乎这样一个职务吧,有这些关系网和朋友,随便到哪里都能当个类似的领导,所以从这个角度看起来,那些背后搞得兵分几路,有理有据的手脚显得有点卑鄙可笑,石厂长根本就不在乎啊。

    孙临才不得不这么想来安慰自己,毕竟短短的时间里他跟随厂长,已经感到收获不少,还是舍不得这样就回到原点。

    石涧仁最后拍拍秘书的肩膀:“下班吧,早点休息,明天一早提前到厂里来,上午十点准时开工,那才是我们辛苦这大半个月的成绩单,而不是明天有多少领导来站场。”

    秘书只能惴惴不安的回去了,回望那个亮着灯厂长办公室,心里多少还是觉得这位年轻的厂长是不是太年轻,太理想化了,这年头什么都要看关系,什么都要看好处,现在厂里面都纷纷传言,因为是石厂长捅破了施工有问题的隐患,本来放言重点关注石沱水厂项目,一直催着水厂在春节前按时开工运转的区领导也要避嫌了,万一来剪彩以后没多久,水厂就出了问题,区领导的面子往哪里放?而且如果事情闹大了追究责任,这位催得最厉害的区领导是不是也要担点责任?毕竟要是运行了几个月以后再现问题,那就怎么都和加紧工期没关系了,厂里面不少能人擅长分析这种皇帝家扁担是金的还是银的,说得头头是道,连带给孙临才也是一长串的各种劝告和惋惜,这下真是倒霉,被新厂长挑中却还没能得到好处就要一场空了……

    庸人自扰,杞人忧天,空谈误国可能就是用来形容这些人的。

    石涧仁只选择实干,连夜再把所有岗位都巡查一遍,其实已经开始取水运转了,不然等明天宣布开工的时候,才开始朝着水厂注入江水?几十万立方的水池、车间、循环过滤流程要注满都得十来个小时,开工仪式也就是个仪式。

    各个岗位的工人都表现出对厂长的格外尊重,似乎为他感到不值,这些日子的辛苦有目共睹,却得到这样一个几乎是被故意羞辱的下场,工人们第一次感到当官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前些天跑前跑后的主管们有点微妙,以代理采集车间主管为的三四个年轻人一直跟着石涧仁跑,有种士为知己死的勤勉,誓都要堵住各种问题漏洞,但其他的主管主任们就持观望态度,而之前那个经常释放负面情绪的主管则上蹿下跳得格外欢,到处煞有其事的点评这个狗屁假正经厂长干不长喽……

    石正经平静的面对这一切,难得一直熬夜到快十二点,看好几个车间都开始蓄水运转了,才回到办公室准备睡觉,现忘在办公室桌面上的手机有柳子越打来的一长串电话,最后短信留言,让石涧仁看见打回去。

    自从来国资委、水务集团上班,快一个月没看见自己的节目搭档了,石涧仁也正好要跟她说说自己的情况,试探着打回去,柳子越立刻就接听了:“我们在春节前恐怕还是要再抓紧时间录一批节目哦?”

    石厂长这时候哪里还抽得出来时间去平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