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30、凑热闹的艺术
    生产政策处处长的工作规律严谨到让全厂人都觉得瞠目。

    早上七点,还没下夜班的职工就能看见厂长一身运动服在厂区跑步,八点半正式上班以后,主管们没有例行会议,这点时间是给他们自己开会的,厂长开始自己对全厂各环节的巡视,路线和先后顺序是随机的,每天上午花费三小时时间把所有有生产岗位的地方走一遍,任何在岗位上的职工都能直接面对厂长,说自己的想法,因为刚开始水源采集车间一个工人对厂长表述了自己对这个隐患解决的思路,下午就有厂里的红头文件下来,这名普通工人升任代理部门主管,薪水立刻上调,而且第三天水务集团就把任命批示下来了。

    整个厂里的工人都在议论纷纷,谁都在挖空心思的想自己这个本职岗位上能有什么跟厂长说的,每个主管都紧张万分,生怕谁要是说出来个惨绝人寰的好点子就顶替自己的职务!

    厂长巡视的过程中并不会直接对工人号施令,这点又是主管们感到比较疑惑的,除了工作人员主动反应问题,厂长基本上就是只看看,看看人,看看设备然后走人,基本上在中午以前回到办公室收拾出一整篇密密麻麻的整改条款,午饭后所有主管到他的办公室欣赏墨宝,各自认领自己部门的问题,抓紧时间调整改善。

    因为借着每天的整改条款就能看得出来,哪些部门是问题越来越多不得力,做得好的很快从条款上销声匿迹,主管们之间也迅被区分出好几块来,这就像个简单的奖惩制度,虽然没什么直接经济利益,但所有主管都看得出,做得好就不会被盯着折腾,做得不好……那就看什么时候撤职或者直接架空顶替职务了,有一位私底下骂骂咧咧,始终没法调整心态进入轨道的主管迅被同僚们孤立起来,因为这时候谁都能听出来他那严重的负面情绪就是针对新厂长,给他指出的问题是最多,那都是明摆着的问题,可这位主管却先认为是厂长要收拾他,愤愤不平的一直在主管中间抱怨。

    谁都怕这种抱怨的情绪传染给自己。

    石涧仁基本上不跟主管们开会沟通浪费时间,下午才是他梳理整个厂务工作的时间,直到下班以后,到全厂进行当天第二次巡视,哪怕有些岗位已经下班了,但厂长依旧会带着人挨个儿走一遍,随同他的不是秘书就是当班保安。

    然后最让三班倒工人比较胆寒的就是这位厂长半夜还会拿着手电筒,自己一个人到值夜班的岗位走一遭!

    这样二十四小时都贡献在厂里的厂长,全厂人要疯!

    当然大部分人是感到诧异和激动,因为稍有点心思的聪明人似乎都看见可以跟随这位厂长提升点自己,有种乱世出英豪的感觉,疯狂的挣表现希望能抓住机会,少部分是真的感到疯癫,这样的单位没法呆了,原以为水厂是个与世无争一样几乎可以养老的安静地方,谁知道变得这么兵荒马乱,反正是有人在开始寻求关系希望调到其他厂去。

    石厂长当然不为所动,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跟不上节奏和思路的根本就不留人,除了提拔那位采集车间代理主任,就是从劳资科挑选了位颇为白净的年轻人当自己秘书,汲取之前的教训,当然是找男性了,结果还被过来送生活用品的柳清表扬了:“算你识相!”

    说这话的时候,柳清的表情生动极了:“明天就是元旦,大唐网除了值班的还是要放假,今年元旦本来准备又要搞集体活动的,齐小姐说留到春节一起搞,因为这时候学生还没放假,希望这次几家公司一起搞春节联欢活动的时候,把所有读书会的孩子都请过来,让他们提前接触到社会生活。”

    石涧仁竖大拇指:“齐小姐确实是适合做全面工作的,考虑很周到。”

    柳清不继续讨论别人:“你元旦还是在这边?”石涧仁几乎没有节假日的概念,她几年来都习惯了。

    石涧仁点头:“元月十五号正式运转投产,区领导要过来剪彩,这些天我肯定要以身作则,当然其他人该休息的我都提倡。”

    柳清高兴的做决定:“那明天我过来待一天不会让人觉得突兀吧?”这几天她来了两三回送晚饭,全都是正儿八经的以家属身份进出大门,满意极了,感觉比之前只是在爹妈那个小范围,又上升到了石涧仁的新工作单位。

    她也够按部就班的,正吃东西的石涧仁抬眉毛,柳清就心知肚明的接话:“我又没跟其他人说什么,这样的工作环境不会有异性向已婚厂长表示好感了吧?”

    石涧仁想想还真是,现在整个工厂对自己都比较严肃,这种氛围也是自己需要的,要说刚来的时候,看见这么个年轻厂长,女性员工没点热切劲那真是假话,反正石涧仁现在是知道年轻女员工们有多大胆奔放了,供水公司那边要是一直当个安静的独立董事不自找麻烦,好几位女白领已经迫不及待的在展示风情了。

    这年头,只要能少奋斗十年,付出点男欢女爱简直是最快的捷径了。

    只有站在山巅,才能看见周围涌来的浪花可以汹涌到什么程度。

    所以石厂长默认了。

    但柳清怎么也没想到,元旦这天,根本就是组了个观光团过来!

    最先抵达的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赵倩,打了个车到厂门口,下来时候还吃力的拖了个小箱子下来,看她打扮得朴素简单,保安还以为是来应聘工作的新员工呢,结果听闻是找厂长的,吓一跳的陪着送上去,感觉她有点像是区县来的糟糠之妻寻亲。

    然后吴晓影大概是上午十点过到的,除了带着丢丢,还带了个小摄影团队,她自己开小车,儿童摄影工作室自己的面包车跟在后面,到了门口笑眯眯的说带孩子来找爸爸……

    紧接着耿海燕自己开车装了满满一后备厢的各种小食品过来,给门卫开口也说自己是厂长家属,代他给大家新年准备了些礼物,忙得值班的三位保安连忙把几大纸箱的东西搬出来放到办公楼大堂,看这位姑娘上楼蹬蹬蹬的气势,硬是没敢说前面已经上去了两位。

    柳清当然是算着中午的时间不动声色的送午餐过来,今天特别捣鼓了双人份的爱心便当和一个精美的盒子,石涧仁那木头应该是不懂这些花样了,自个儿开心就好。

    结果她是在厂门口碰到齐雪娇的,因为保安都被调动到办公楼那边去协助分搬运小食品去食堂,暂时门口居然没人开闸门,所以等了一会儿。

    齐雪娇最大气,嘻嘻哈哈的叫上唐建文等一大帮人,杜文婷和钟梅梅都在其中,坐了满满两商务车的人过来,乍一碰面,柳清有种被抓了现行的感觉,但能坚持着说自己是正好过来跟石涧仁谈工作的。

    刚把这拨人给放进去,值班的保安已经对厂长认识的女性朋友漂亮程度有了个叹为观止的好评,然后就看见今天迄今最高档的一辆白色宝马越野车滑到门口,里面穿着纯白色大衣的名媛风范一看就是普通白领不敢考虑的易脏风格,纪若棠只是摘下那副带着双c标志的大墨镜看看,保安就笃定的凑上去:“您是来探望石厂长的吧?”

    纪若棠还纳闷石涧仁把新企业的员工培训得真是到位呢,在保安殷勤的指挥下越过已经变成硕大草坪的广场到了办公楼下,看见那一排熟悉的车辆,当然什么都明白了。

    纪若棠恨恨的背着新买的少女款双肩白底彩纹皮包上楼,却看见整个三楼厂长办公室大门敞开着,除了外面坐着个表情好奇的年轻人,里面气氛热闹得爆棚!

    这时候只能说,还好厂长办公室的面积够大!

    原来齐雪娇被大家扶着拐杖下车的时候,还好奇的探头看柳清的车里,她才不相信小秘书什么都不带呢,结果除了现那让柳清脸红不已的什么心型胡萝卜、心型寿司以外,就是那盒包装精美的生日蛋糕了。

    等把期期艾艾的秘书架上楼,吴晓影才揭晓了她也为什么非要今天过来:“不管怎么说,阿仁身份证上的生日就是今天,就当是父子俩合影留念,值得庆祝下……”

    所以五年前孤身一人来到江州的石涧仁,收获了自己庆祝的第一个生日,虽然他不怎么看重这事儿,但显然看重的是身边这帮合作伙伴,大家能在新年第一天都聚起来关心自己,心里不感动是不可能的。

    齐雪娇还干脆不嫌事儿大的打电话叫洪巧云也过来,哪怕石涧仁觉得这么多厂外人士来办公楼不符合规矩,她也决定要在外面找个饭馆好好的摆两桌一起吃晚饭,算是新年新气象嘛。

    大家都有点嘻嘻哈哈的分了柳清带来过那可怜的巴掌大点好看没分量蛋糕,就在一片其乐融融的气氛中,纪若棠终于现了不对劲:“咦?吴总监你这个孩子,怎么和我上次看见的不太一样?”

    偌大个办公室忽然就安静了下,然后又突然过于喧哗的热闹起来,掩饰的味道很浓。

    唉,这姑娘就是眼里揉不得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