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29、成功自有成功的道理
    石涧仁在水下呆了几乎是极限的二十分钟,因为哪怕穿着厚厚的橡胶潜水服,依旧能感受到冬季的刺骨江水把身体温度带到了最低点,所以石涧仁出水的时候,哪怕他一直觉得自己的身体足够强壮,这一刻还是虚弱得需要水手协助扶着他上岸。

    离开水中浮力的帮助一时间居然没法适应正常的地心引力,他甚至都没法把金属加重潜水鞋给提起脚来,在四五个人协助帮他脱下潜水服以后,挤在取水通道台阶上的水厂主管们看到的就是一个摇摇欲坠,面白唇青的厂长。

    但任何人这一刻都不会觉得他弱不禁风,反而是自己背脊有点凉的畏惧!

    这是个认真到如此地步,对自己都足够狠,又足够严谨的新领导,为了获得第一手资料,不惜亲身涉险拿自己的身体做赌注,在这样的人面前打马虎眼说鬼话,完全就是在自寻死路!

    因为他做的一切都正确到无懈可击。

    正如那位副总裁反应出来的那种情绪,在现实生活中,跟太“正确”的人相处,往往不是愉快的体验。

    因为这样太“正确”的人会随时反射出周围每个人身上的不正确,这会让人很不自在的,如果再让周围的人始终处在仰望跟永不停歇的追赶中,那太累了。

    毕竟大多数人都不是石涧仁精心挑选,值得同步前进的伙伴,这世上占有绝大多数的还是普通人,他也是在尝试着带领普通人。

    不光是为了严谨的取得证据,了解真实情况,这的确是个潜水版的“千金买马骨”。

    既然这么多主管部长对新厂长趋之若鹜的想拍马屁,想套近乎,石涧仁简单明了的给出一个标准,我要的就是这种人,严谨对待工作的人就能得到领导的青睐,如果连这点都看不出来,或者做不到,那就别腆着脸来浪费大家的时间,趁早打铺盖卷走人,说不能还能得到个好离好散的结局。

    打捞公司早有准备的打开几台红彤彤的取暖器电源围着他们,再把已经烤得热烘烘的军大衣给三位潜水者包裹上,石涧仁冷得全身哆嗦,唇齿磕得嘣嘣响没法说话的情形好一阵才得到了缓解,艰难的示意打捞公司拿过他们带上来的网袋,从里面取出三块拳头大的水泥边角,让潜水员和打捞公司经理在上面用油性笔签字,自己最后签上,趁着这会儿缓过气来换上衣服,和对方握手感谢以后,才被一大群自来水厂的管理人员簇拥着回办公室去,自然有财务人员来跟对方结账。

    供水公司中方老总不待见新厂长,公司下属各级部门也就不敢随便表示亲近,石涧仁没必要热脸贴冷屁股,给一直希望看出点什么的水厂主管们开了个短会,自己在厂长办公室的白板上手绘河床截面图:“第一,正如打捞公司专业潜水勘察所说,取水口最后一个管道钢筋混凝土基座施工位被改动了设计位置,但管道长度是其他配套公司制作完成的标准尺寸,所以这里长出来四米左右距离,在洪水到来的时候,这产生的摇摆力量会比设计的大了很多,特别是我们水厂的取水口设计还有个活动关节,摇摆幅度会更大,基座是否能牢固承受江州夏季洪峰冲击,就成了决定我们取水口会不会坍塌报废的关键……”

    近十位主管部长脸色严峻,没谁敢在这时候嬉皮笑脸。

    石涧仁拿出那个同样标注签字的施工图:“所以第二个关键点就是基座本身的施工工艺,原定最好是枯水期围堰施工,利用河床袒露出来的时候把这里围起来抽掉水施工,但因为今年雨水充沛,水位较高,那就只能采用水下混凝土浇筑,按照国家建筑行业对水下混凝土浇筑的施工要求,必须是不易受力的辅助设施才能直接水下混凝土,这里就已经有违反了,其次哪怕水下浇筑,也有不同的水泥标号,不同的施工工艺,起码内侧混凝土和外侧接水面是不同的,要尽可能形成无水面,才浇筑最后的部分,所以在水下我指定了三个部位的水泥角,由潜水员敲下来,现在当面封存以后交给相关部门检验,最后得出来的结论是不是符合国家标准,就知道这座取水口是否还值得保留跟加固了。”

    所有人吃惊得要命,听这位新厂长的口吻,您应该是个建筑公司老板或者监理公司技术员,而不是自来水厂的厂长吧?

    石涧仁看出来众人的眼神,随手从自己大班台上拨过一本崭新的水利工程施工规范大全:“多利用工具书,懂得在哪里寻找自己需要的规范标准,你也能在几小时内成为内行……所以第三点就很清晰了,水源采集车间跟泵房已经开机测试过,我们现在为了按时运转开工,只能先用着,到底是耗费巨资重新铺设一条并行取水口,还是加固现有基座,又或者还有别的折中方案,取决于相关部门对水下混凝土的检测结果,在这之前,所有部门当做一切正常,加紧调试安装进度,从明天开始,我要看见各部分的最新进度报告放到我的桌上,水源采集车间主管因为这起事件已经主动辞职,暂时由班组长代管,随时注意观察取水口安全状况,不得随意进入水下进行观测,特别是泵船、泵房开机加压以后……”

    很明显,经过潜水一幕,现在所有水厂主管人员的态度都为之一变,拖沓怠慢或者观望的情绪无影无踪,谁都清楚跟这样一位领导做事,说一不二的态度已经清楚到这样的地步,纷纷开口表示明白清楚以后快步返回各自的岗位处理准备。

    看着办公室门关上,脸上终于有点红润返回的石涧仁这才耗尽力气般跌坐在大班椅里面。

    哪怕再讲究清静无为,安于清贫,这时候信手打开扶手内侧的按摩加热功能,那很快就被温暖包裹的感觉,腰腿背部乃至颈部规律有效的振动让石涧仁忍不住都不要脸的呻吟出声了,实在是太舒服!

    当棒棒的时候,劳作一天要是也能有台这样的玩意儿,该多么舒服啊。

    当然这是个自相矛盾的谬论,从清单上就能看到这台香港进口的椅子价值七八万呢,香港公司自己赠送给职业经理人的,不在投资建设预算里,结果石涧仁来享受了。

    还好摆脱这样的享受,对石涧仁来说不需要多大的毅力,恢复点精气神的他很快拿着小本儿出门,当独立董事的时候是到各个部门看稀奇,现在就是作为厂长的职责,到各个车间班组视察情况,顺便给自己物色一群班底。

    总之到今天下午下班的时候,库管、安保、设备维护、泵房、取水、以及各大车间的主管们除了听说已经有水务集团的工作车过来带走了水泥块样本,就是更加吃惊的听说新厂长已经在各个部门临时任命了两位主管助理,现在没有薪资上的调整,但如果水厂运转以后视表现而定,可以转正进入管理工作。

    这算是给每位主管头顶上挂一把剑?

    随时都能有人替代自己主管的位置?

    要知道水厂真的不是个多复杂的企业,哪怕是先进现代化的新技术自来水厂,依旧还是遵循把水抽起来进入循环池,各种工艺清洁过滤,加料加药净化杀菌以后送入管道中去这么一个简单的流水线,纯粹的生产企业又不操心卖不掉的问题,哪里需要这么多的管理人员?分明就是在搞群众运动!

    换做其他领导,特别是这种空降领导,很可能都有主管要炸刺儿给上级公司乃至水务集团反映情况了,大家都是在水务系统干了十来年以上了,谁没点关系老领导啊,哪能让人这么胡搞瞎干?

    可偏偏经历了今天中午那一幕,谁都兴不起这个心来,跟这样的人炸刺?

    况且还是空降过来当独立董事的,各种连水务集团里面的关系都劝:“这是国资委派过来的人,据说还有市政府的背景,听听他在水务集团挂的职称吧,生产政策处处长,完全就是为了解决他的级别问题临时设立的处,别在这个敏感时候去摸老虎屁股,就算真的要闹,也得让别人去傻不拉几的冲前面当炮灰,千万别跟这种年轻气盛的当权派正面刚。”

    于是石涧仁的厂长工作,就在这样有点高压气氛的严格开局中正式展开了。

    和他在小镇上的亲民风格完全是另一个路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