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22、三国演义还是四国象棋
    什么叫优秀,在不同领域肯定有很多不同的标准,但石涧仁毋庸置疑肯定是优秀的,他好学勤奋、专注敏锐,待人温和磊落,但这样的人在体制内能不能生存?或者说像他这样实际上外圆内方锐意进取的理想化能不能生存?

    优秀生存的土壤应该是充满公平竞争的机会,竞争越充分就越多选择机会,也越的会促进优秀人才不断强固自己的能力,这是良性循环。

    可体制先强调的就是制度框架跟权力,会自然而然的按照权力资源占有量分排座次,就像条食物链,底端的必须效忠依附上层,人品正不正,技术好不好反倒是其次了,挑战规则的做法,那就是在否定这个体系内所有人的人生。

    而政府意识主导社会的后果就是,中国整个社会就是权力架构,进而很难包容那些个性特异、出类拔萃或者充满叛逆精神的不一样人生,包括石涧仁这样清心寡欲的生活方式都会被视为异类。

    所有中国人在长大成年的过程中都被反复灌输不要异于常人,长辈们经常在耳边念叨枪打出头鸟,出头的椽子总先烂。

    所幸石涧仁恰恰错过了这一段,他是按照老头子理想中的谋士加中国古代文人气质培养的结果。

    不重要不相干的事情唾面自干都无所谓,对自身利益漫不经心能解决基本吃住就好,但涉及到原则性的东西,锋利得跟刀一样强硬,磐石一般坚硬顽固,而且不会随着岁月变化,把自己磨得圆滑无角,这也是他尽可能杜绝任何外在享乐的原因之一。

    所以当他为了面对体制掩藏起来的棱角显露时,本能的就会激起某些人的反感抗拒。

    带有浓厚官僚气质的副总裁再次眯了眯眼:“我要对北部区政府负责,对江州市政府负责,对北部区一百七十万群众负责,供水公司的职责就是要安全无误的把清洁用水送到每家每户的水龙头里,我总管的是全局,所以我要的只是结果,至于过程,如果都要我操心,还要这么多管理人员和员工做什么?”

    这话倒是有点霸气,符合几十亿资产合资公司二把手的气质,不过回应得有点滑头。

    石涧仁还很欣赏的鼓掌了,虽然只有那两个中方职业经理人跟着鼓两下,现没人跟上就立刻住了手,但厚脸皮的石涧仁鼓完才说话:“我是不是可以假设一下,您听闻消息以后,表情严峻但处变不惊,镇定自若的召开了一系列会议,严格要求启动追究相关责任人的问责机制,连夜讨论解决这个问题的最佳方案,同时报请上级领导此次问题的严重性,毕竟这样的事情捂盖子是没什么意义的,取水口无论是漏水还是坍塌又或者脱离控制,都可能导致石沱水厂全面停工,光是调用其他水厂临时管道支援都需要打一系列的报告跟协调,我相信在您和整个领导班子的艰苦卓绝努力下,这件事会得到圆满解决,对吗?”

    厌恶的眼神有点摇摆,变得十分专注,但是再专注,仿佛也不能从石涧仁那张温和诚恳的脸上看出什么讽刺的味道,话语里面更没有,所以厌恶分散了一些,变成戒备,不置可否的双手伸直放在桌面敲敲手指,全身仿佛哼一声的抖一下,其实没出声响,算是不屑的回应,但没有任何直接表达,也就是完美诠释了“默认”这个词的意思。

    马克他们全都眼巴巴的听着翻译说话,因为看起来石涧仁在跟这位副总裁交锋啊,还让对方也没多少脾气,说了什么太好奇了!

    结果石涧仁这个万人嫌居然又斯条慢理的用英语给这边几位自己说了遍,主要是里面对于镇定自若之类气质形容的词,可能他的选择更传神到位也更大胆,外籍和港方人员脸上有点精彩,两位中方经理人忍不住交流了一下把单词写在本上,悄悄推给对方看。

    这引得不懂英文的三位高层脸色有点在红白之间变化,因为看着这些表情可能终于觉得当年英语过级考试还是不该作弊的念头,这会儿真的不太好意思当着所有人去问旁边翻译这翻得有什么不对吧,况且这可是副总裁自己要求对方中英文都要说一遍的。

    石涧仁真没乱翻译,只不过敢形容那种把坏事变好事的光辉形象而已。

    会议室里的气氛总而言之是没那么火气冲天了,但马克还是有总裁的觉悟,摇摇头:“我也相信你们会有解决的办法,但这是我主导的公司,我无法向我的上级交代居然在我的职业生涯里面出现这样的事故,这对我的职业操守是种侮辱,况且生这样的事情,斯蒂芬拒绝到这家注定要出事的水厂担任厂长,这是昨天晚上斯蒂芬连夜给我表达的意思。”

    港方代表里面一位职业经理人举举手用英文:“我希望接手的是一个完整而优秀的企业,不是这样带着定时炸弹的火药桶,自来水企业特有的巨大压力感各位都很清楚,我拒绝接手这样的苦差事,这不符合我跟企业之间签署的合同,如果中方事先有知晓这个情况,更带有诓骗我上当的嫌疑,我不排除提起法律介入的可能性。”

    刚才放缓的局面顿时又剑拔弩张,侧耳听完翻译说的话,副总裁也开始脸色铁青,飞快的看了石涧仁一眼,表达看你丫干的好事儿情绪以后,还得收敛着看对方:“我们绝对不知道这样的隐患,如果有,我们也……”说到这里有点卡壳,翻译等了等还是把前半句翻过去,表达国务院新闻言人的口气。

    石涧仁不请自来的开口:“盛总,我就是这个意思,我偶然听闻这个消息了,是装着不知道呢,还是隐而不在我最需要的时候用?站在我的角度,您该怎么做?回过头来说,就算最后能焦头烂额的处理好这件事,您觉得在上级领导心目中,这是处理得当办事得力的体现,还是留下个不太好的印象呢?如果能够早点把这件事摊到桌面上来,我们是不是能够从容的从现在就开始做补救方案,在既不影响整体运转动工的前提下,又在隐患爆前就开始动作做准备呢?”

    石涧仁这孙子最讨厌的就是让人情绪很容易随着他的话语摇摆,因为他说得总是正确的,哪怕再有情绪,也得承认他说得绝对是政治上正确,于理正确,于情也正确,甚至让人挑不出刺来。

    副总裁终于缓和点表情:“小石,你还太年轻,这样的事情难道不应该先跟我沟通一下么,这是涉及到合资企业各方利益,也涉及到国家形象的问题,你采用这样直接引爆的方式很不讲究策略!”

    对于这样动辄上升到国家形象的拔高手法,翻译就只是简单翻过去糊弄老外了,因为副总裁明显是用江州本地话说的嘛,稍微快点,连那海归估计都听不太明白。

    石涧仁能听懂,他也能说江州话了:“相比一颗不知道什么时候爆的定时炸弹,我宁愿选择掌控在手中,这件事如果要找个责任承担者,施工单位是最明确的,我们内部处理内部人员,可以大张旗鼓的对施工方宣布对方违约,涉嫌贿赂,整理完整报告提出整改方案递交上级,从开始运转的同时,就做准备方案应对可能爆的事故,而不是等到明年夏季洪水期冒着生命危险来解决问题。”

    江州的洪水很有名,枯水期能看见河床的江面,在洪峰到来的时候能漫过几十米高的河堤再淹没临江街道建筑,如果不是整个城市依山而建,没准儿就水漫全城了,那时候丢条军舰都能被冲走,别说到水下去解决问题了。

    官僚主义的特点就是能拖就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