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21、打脸么,谁打谁还不一定呢
    公司总裁马克先难,直接要求公司人力资源总监把那份辞职信拿出来全面通报。

    水务集团是有纪检监察部门的,供水公司作为合资企业没有,但有监察室和保卫部,人力资源部现在是引爆整个事件的起点。

    石涧仁比较欣慰的是这位中方人力资源总监,没有把事情摁下来,或者说知道跟独立董事有点关联,他也知道摁不住,何必白白把自己搭进去,所以现在比较镇定的翻开文件夹宣读了辞职信,外籍高层有拿到英文翻译稿,但情况肯定昨天就通报过了。

    和石涧仁了解又略有出入,那位主管收取的好处费不是两千,而是五千元,可能意识到问题已经搞大了,索性竹筒倒豆子全都交代出来。

    马克从进来的时候脸上就一片铁青,本来就严肃的德国人,现在更是好像加了钢筋水泥一样板着,但没有什么勃然大怒的狂躁,就是极为严肃的看着每一个中方高层。

    人力资源主管念的过程中,这些中方高层就频频瞄石涧仁,谁叫他一直选择坐在长会议桌远端尽头的角落呢,本来是方便他观察每个人的表情,现在也成了每个人都能看他,好像三方都跟他不沾边,又有点三堂会审的意思,不过石涧仁不佝偻局促,大大方方的坐在那随手记录些要点,还继续观察每个跟他对视的人,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嘛,多难得的机会。

    对的,这些高层之间就是隐隐约分成三方,代表德国集团总公司的马克等人俩德国的、一个比利时人还有个法国人,香港来的仨华裔只有一个海归,另外俩普通话都不利索,是香港公司聘来的职业经理人,五位江州本地管理人员有两位带体制内背景,另外仨也是职业经理人。

    念完之后马克直接要求中方副总裁做解释,不需要翻译都能大概猜出来那种语气下的内容:“我三番五次要求停工加强验收整改,不能以外部确定时间来决定设备运转投产的时间,更不能用行政命令取代工业运转的客观规律,中方管理层一直置若罔闻,现在怎么办?”

    对石涧仁毫不掩饰厌恶表情的副总裁随口应对,却有点出乎石涧仁意料的直接把烫手山芋扔过来:“石董,你来公司已经有一周左右的日子了,一直没在高层通气例会上过言,对于这件事,说点你的看法?”

    看着那不怎么善意的目光,还有挑衅甚至傲慢的口气,石涧仁有点贱,直接用英语开口:“总裁先生,我想您应该清楚供水公司面临的社会职责,也应该清楚石沱水厂在北部区新开片区将近二十万人口新城区的迫切需求,假若这件事在德国,你们会怎么处理?”

    马克回答得非常快捷:“工业是需要按部就班的遵循规则,环保工业更是直接关系到民众健康卫生的特殊行业,所以不允许有半点瑕疵!所以在德国……如果有类似的事情的,公共设施配套在城区允许搬迁进入前就会做好,公共事业,水电先行,不可能出现这样新城区等待公共设施配套的情况。”

    石涧仁抓住了其中唯一一次停顿:“那么您见过这么快的城市展度么?我指的是北部区新开片区,只用了短短的五年时间,把这一片曾经还是田地和荒山的区域迅变成目前这样的城市局面,譬如说两栋崭新的三十层高楼建筑之间,居然还有半座完全荒凉的未开荒山。”

    马克摊开手:“没有。”德国人还是实诚:“我确实从未见过中国这样展迅猛的城市化度,哪怕是在德国,东德跟西德曾经的差距融合以后,也没有得到这样迅猛展的机会,但这不是允许出错的理由。”

    石涧仁点点头:“因为德国没有中国的十三亿人口,没有中国这么多迫切希望改善生活条件的民众,因为德国……包括欧洲大多数地方基础设施改良的余地已经不是很大,或者说也不具备大规模改良的条件,这是个社会学跟经济学领域的复合问题,非常欢迎你们来到中国参与这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社会变革,但这场变革的主角必定是中国人,只有中国人才最清楚如何用又快又好的方式来解决中国式的问题,这点和其他展中国家不一样,这个国家非常明晰的需要按照政府要求,不折不扣的达到完成执行力,因为我们先是要满足这个国家人民日益增长的巨大需求,解决了社会责任的问题,其次才是解决规则规范的问题,这就是中国式的效率,我们正是通过这种效率在短短的几十年内追赶达国家,您认可我这个观点么?”

    马克和身边的两位高层还低声交流了几句,不知道是交流英文词汇还是交流看法,最后德国人嘟哝:“你是个节目主持人,辩论我不是你的对手,但问题严重性已经摆在这里了,你说怎么办?”

    石涧仁转头对中方高层,还是英语:“现在的态度是马克先生能理解我们赶工的做法了,不用为这个争吵,我的看法还行么?”

    中方五人里面,能用英文娴熟应对的只有两名职业经理人,一个是人力资源总监,一个是监测检验中心总监,后者还能说德语,眼神很有趣的跳动,但是不说话,副总裁和另外两位得听翻译小声说完,才能明白石涧仁的话,而且翻得准不准,石涧仁都不清楚,因为副总裁眼里的厌恶更浓,看向石涧仁的时候还眯了眯眼,这应该都有点在控制自己情绪了,用中文不带烟火气:“你能用中文再说一遍么?”

    应该说按照石涧仁理解的职业素养,身为一家中外合资企业的高层,懂外语是个基本要求,这都不能称为技能,基本工具而已,连日常沟通都无法顺利做到,谈什么精诚合作?

    再者说按照石涧仁这种年纪的年轻人脾性,或者说他现在实际拥有的底气,他完全可以用一句听不懂就滚蛋来怼回去,最起码可以淡淡的一笑置之不理。

    但显然那样装13不是石涧仁。

    他分毫不差的面带笑容又重新把刚才自己论述的观点用中文表述一次,只不过这一次还对着那几位华裔。

    得益于电视节目录制的打磨,石涧仁现在口才确实在原有的基础上得到专业级的提升,起码他知道自己这时候表达应该用什么手势辅助语气,也明白这会儿自己脸上是什么表情细节给人看,这都是胡蓉梅在录制完以后给他整理出详细的改进清单,细化到不要有半白眼的动作,升音调的时候别身体前倾,降音调又不要耸肩,嘴角不要神经抽搐式的后拉,每当说了三到四句比较深奥的术语之类,就应该有个反问或者调笑。

    所以三位代表香港公司的职业经理人都有相当和煦的笑容回应,他们只在乎公司赚钱,矛盾主要集中在外方和中方之间,不贸然进入旋涡中是职业经理人的本性。

    同样另外两位中方经理人也深有感触的点头,说老实话,合作这两三年,中方人员也是够孙子了,好吃好喝的把外方人员伺候着,嘴上说对华夏文明古国很仰慕,对这个神秘的东方大国很欣赏,其实对方骨子那种瞧不起展中国家的态度,就跟中国人去了越南,或者看待非洲市场差不多,这也是个看起来很难扭转的观念。

    但显然石涧仁在短短几句话里做到了。

    起码除了那两三位同样来自水务集团的高层似乎带着有色眼镜以外,其他人都能明显感觉到这位独立董事确实很优秀,带着一种完全没有腐朽气息的积极热烈态度,马克应该都把他当做这个国家少有的那种精英分子,欧美国家总是喜欢带着优越感跟其他国家的精英分子打交道嘛。

    副总裁看不到,在他的眼里石涧仁就是在卖骚,显摆他的英文或者口才,就是个耍嘴皮子的,甚至对石涧仁话语中坚定站在中国人立场上的解释都恍若未觉,依旧带着对马总裁时候看不到的傲慢:“说这么多没用的,重点是解决办法!”

    石涧仁转头面对他还是用英文:“假设您不知道生了这件事,依旧顺利开工运行了,再有人来告诉你这个问题,您会怎么办?”比较讨厌的是,他说完以后自己主动用中文再说一遍。

    搞得马克他们立刻很有兴致的转头倾听。

    这个独立董事真的很独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