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12、从零开始
    第二天石涧仁果然是开着车去上班了,按照宣传资料上提供的地址,和国资委所在的区域完全两个方向,就在北部区这边一片还有待开的地区,比产业园和假日大酒店偏远多了,但靠着江边,石涧仁估摸着可能是便于取水。

    昨天下午和晚上还是没有荒废,恶补了不少关于自来水公司的信息,网络公司那边更是用专业方式给他收集了些相关资料。

    不算周边的县市,就在脚下这片主城区里就有过千万人口的江州,是全国少有的大型城市,所以整座市区包括风土镇这种范围内一共拥有二十多座大型水厂,而现在修个水厂动不动就是好多亿,所以在前些年资金困难的情况下,引入了外资修建新技术新标准的水厂,现在中德供水已经有四家水厂,基本都在北部区一带,可以说无论湖畔雅苑还是假日大酒店、产业园用的水,全都是中德供水提供的产品,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一大桌子高层目瞪口呆石涧仁的新工作,最后只有纪若棠艰难的问可不可以给假日酒店打个折……

    除此之外,所有人都对这份工作为什么需要石涧仁感到很迷惑,而且对石涧仁为什么答应要去这种地方挂职感到迷惑。

    老实说,直到走进中德供水之前,石涧仁还是抱着好奇看看的心态。

    顺着浓枝密叶颇为有些偏僻的崭新马路抵达中德供水办公区,出示自己的聘用书,立刻就被放行进去了。

    和想象中水厂不太一样,没有什么露天大水池,到处都是球形和圆柱体的储水罐水塔,然后加上各种机器轰鸣的声音,更像是个普普通通的工厂,然后沿着工厂区转过一道弯儿,藏在一大片枝繁叶茂的绿化地带中,就是整个中德供水的办公楼,比风土镇那个镇政府大楼漂亮多了,哪怕不懂建筑设计,石涧仁也明白这建筑设计费肯定不便宜。

    七八位企业高层已经来到大楼门口迎接新的独立董事了,包括外方马总裁,中方副总裁以及各种职务的什么总监什么o,算是很给这位二十多岁的年轻独立董事面子,然后还就在宽敞透亮的玻璃中庭对整个企业做了介绍。

    接着是生产总监、公关部总监分别陪着石涧仁参观了旁边的这中德供水几年前成立兴建的第一家水厂,还有整栋十余层楼的玻璃外墙大楼里面的公司各部分架构。

    一直到石涧仁坐进自己的办公室里,他最大的感受就是这家供水公司所有人都处在一种紧绷状态下!

    从他们的精神状态、墙上的标语规范、一直挂在嘴边那些专业术语和相互提醒都能看出来。

    水是世界上人类最赖以生存的物质,仅次于空气!

    没了食物,还能拖个七八天,没了水两三天就能毙命!

    水是活生生的物质,就算自来水公司费劲全力,也只能说尽量保证水质干净,但永远不会说百分之百没问题,因为无论何时的自来水里面都带有各种其他微量元素,也随时都在酝酿各种微生物,所以只要任何一个环节出岔子,送到各处的水源被污染,在这样级大都市里面带来的都是巨大灾难,不亚于核爆炸的灾难。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句话,几天时间里,石涧仁感受到了另一层更加真实的含义。

    不过独立董事没什么事。

    理论上来说,独立董事是上市公司才会设置的职务,由不在上市公司内部担任职务的人来做独立监督工作,算是为那些散户、小股东们当看门人,毕竟对于动不动几十亿的上市公司,不可能开个会把持有几万块的小股东都叫来吧,所以这个职务从欧美金融体系里面就油然而生,已经很专业了。

    但是在中国,应该是个心照不宣的事情,哪有什么散户的看门人,设置这个职务更像是给关系户的闲职,拿高薪的闲职。

    水务集团是上市了的,总价值三百多亿!下辖多个大大小小的企事业单位,所以为了管理这家价值几十亿的合资供水公司,国资委要派人监督,而且是不带有利益色彩,不是行业人士的监督,于是从来没被国家证监机构认可过的独立董事这个职务就挂在了石涧仁头上,他等于是代表政府来监督整个供水公司的,但明面上又没有说得那么清楚,所以得另外挂个什么生产政策处处长的职务。

    这就是中国体制内的玄妙,让一切都习惯于照章办事的外国人很头疼,估计他们是真以为来的就要有用。

    可以调阅任何企业文件资料甚至财务数据的独立董事第一天下班的时候算是基本搞清楚了,自己就是个太监,譬如说古代苏杭出了名的织造太监,景德镇的督陶太监!

    这都是皇上信得过的人,派到生产企业中保证生产,监督过程的专有职务,只不过现在取了个好听的名字而已。

    然后石涧仁下班的时候还现,又如同自己第一次挂职到有线电视台的时候,这个看似可有可无,实际上又必须要有的职务,也没人管自己上下班迟到早退,压根儿就没有自己的考勤卡,给自己的办公室豪华大气,但连秘书助理都没有一个,更不用说工作下属了,反正需要什么都是直接打电话给总经办或者相关部门领导,自然有人给送到办公室来,所有人都客客气气的,但眼里对自己的距离感,相面的小布衣看得再清楚不过了。

    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挂职工作,该怎么做?

    只按照上级设计的工作范围,每天坐在这里看那些似懂非懂的复杂文件?

    还是又从做清洁开始?

    这回是十几层楼,每层楼过近千平米的办公区域,这样的中德合资企业,独立董事每天卷起袖子去做清洁,那才是真正的作秀。

    石涧仁坐在松软的真皮气压老板椅上转了一圈,身后就是淡蓝色落地玻璃,能看见巨大的厂区和严谨细密的绿化带,作为严格控制厂区内任何土质、水分跟植物的现代化水厂,石涧仁也不觉得有让自己去松松土修整绿化搞个花园的空间。

    总而言之一句话,在有线电视台那几十个人的小事业单位里面做的事情,拿到这里来,就是小气吧啦的不合时宜。

    重点是作为对整个行业都一窍不通的外行,石涧仁到底能在这里干出什么来?

    市领导到底期待看见什么?

    感觉拿到的就是一份没什么确切题目的试卷,换做其他人可能都要打退堂鼓了,又或者干脆得过且过的混过去?

    独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下午有不少时间都在玩儿手机。

    然后一到下班时间就滋溜坐电梯下去,开着那辆在高管中也显得比较高档的别克商务车走人,起码整栋办公楼数百双眼睛都看着的,这么年轻的独董,让人羡慕啊。

    结果石涧仁去到江州大学附近那些专业程度比较高的书店街,接了柳清,秘书已经吃力的雇了俩棒棒帮她挑着新购买的书,比较雀跃的招停以后让棒棒把书搬上来,但充满疑惑:“中学化学物理课本?你确定也要买?”

    没错,自来水厂就是个充满了化学物理功课的地方,从来没学过数理化的石涧仁不得不从头捡起这方面的知识来看。

    不然他连那些标准的水质报告都看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