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01、成事须有条件
    从山坳里当村镇干部,调任到省级直辖市的市属单位,换做谁都会觉得是天壤地别的飞跃,求之不得吧?

    石涧仁看着朱宏涛苦笑:“我原以为,风土镇经济开区怎么也要呆上一两年,作为一个挂职人士也应该结束这种政府部门体验了,怎么又变成了这种机关单位,这一次我是真心想拒绝这种安排了。”

    曹天孝送那几位国资委的领导去了,剩下朱宏涛没正面回答,就在会议室的桌边,靠着桌侧面对面:“二十多年前,我本来只是江州下辖一个县城的机关干部,除了上班工作,下班家庭,在报纸上能了解些国家大事,基本上没有离开过县城,不多的两次来江州也只是因公出差,当时觉得江州已经非常繁华了,但起码还知道平京、沪海那是更加繁华的存在,也知道香港、外国不像大多数人认为的那样只是个地名,那是这个世界真实存在的地方,再回到县城,我就非常渴望到处去看看,想看看这个世界有多大。”

    石涧仁听得出来推心置腹的语气,收起表情专注的点点头。

    朱宏涛不像是领导促膝谈心:“可当时的社会环境,怎么可能到处走,况且我还只是个从体育老师转正的普通公务员,我上有老下有小,我有家庭要承担责任,这只能是个理想,但在当时几乎无时不刻都在我脑子里转悠,所以当县里面选拔援藏干部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就报了名,因为我满脑子都是热情的少数民族,美丽灿烂的高原风光,完全新奇的另一种生活,终于可以摆脱我的刻板枯燥乏味了,然后这一去就是十五年,原来说好援藏两到五年的,我一呆就是十五年,把我最年富力强的生命都放在了那个荒无人烟,不是紫外线暴晒就是风雪冰雹交杂的高原上,除了让人头痛的高原反应,还有更为头痛的民族关系,没有多少阳光灿烂,日复一日的都是冰冷枯燥。”

    这话说得平淡极了,石涧仁终于恍然大悟为什么朱宏涛从他第一眼看见就觉得有些饱经风霜的面容,原来真的是在自然条件恶劣的地区留下的印记,更专注的倾听结论。

    朱宏涛没有继续抒情:“我想说的是生活就是这样,你有你的追求和理想,但现实才是锤炼追求跟理想的打铁铺,锤炼的过程就是把自己那些杂质一点点清清除掉,让自己变得更加精纯,你是个睿智的年轻人,应该明白我的道理,虽然去国资委不是我直接建议的,但我想你去了,体验了,就知道闫副书记点名安排你去,必然是有他的道理,而不是在随心所欲的调动。”

    鉴于这种气氛,有那么一刻,石涧仁其实想问问朱宏涛知不知道徐少连的,但显然刚才的肺腑之言还仅限于工作关系,还没近到随便交心的地步,贸然打听一个不知道身份的前任领导干部,很可能带来不必要的猜想,况且这个名字现在对他来说,也仅仅就是个好奇。

    所以石涧仁默默无声的点头了。

    朱宏涛满意的送他出门。

    带着思索回到产业园,本来是打算给柳清稍微交代一下后续工作的,自己这个职务调动显然会给整个团队带来一系列的影响,结果经过唐楼的it公司楼层居然看见纪若棠和吴晓影一起,酒店总裁很泰然:“你鼓励我要多看看,我就来多了解下大唐网的情况。”

    吴晓影直接:“怎么样,看上去不是很坏的消息,但也没多好?”

    石涧仁想想指楼上:“叫上老唐开个小会,纪总你也应该一起听一下,我在风土镇的职务有变动,待会儿马上要返回去。”

    纪若棠还是对这个称呼有点皱眉,小姑娘嘛。

    但积极的到会议室还伸手摆了摆茶杯,有点融入的态度了。

    来的都算是高层,除了齐雪娇不在,听了全都一头雾水:“国资委?这意味着什么?”

    柳清飞快的在自己那掌上电脑里搜索:“国资委应该就是负责国有资产国有企业的政府管理机构,这应该是专业性很强的单位吧?”

    唐建文不是很担心:“阿仁能把事情做好的,虽然不是学经济的,但我想一理通百理,可能还是要阿仁去梳理辅助一些机关部门的风气?回到市里面来也好,平时有什么事情方便沟通。”

    纪若棠居然说:“不知道齐小姐在的话,能不能给解释下。”

    石涧仁摇头:“她也不是对政府部门的事情全都清楚,朱部长说这么安排是有深意的,而且是闫副书记的要求,我想还是跟老唐这次谈到的事情有关,所以就答应下来,具体做什么给了我三天的报到时间,去了自然知道,所以现在我要把主要的时间留给风土镇,希望能把正在趋好的工作状况延续下去。”

    纪若棠才意识到对自己的工作有了多么大的影响:“你不在……我就要考虑下是不是要继续投资了,换个地方领导,这种投资完全可能变成另外的模样。”

    石涧仁没有批评她当初再三叮嘱不要跟着自己去投资的行为:“这让我也想到是不是有另外的可能性,也许我在风土镇的存在影响了别人的情况,但这个时候,我反而建议纪总应该把投资延续下去,既然你认为我不给你私人便利也能把这个项目做好,那就试试看,没有难度的投资还叫投资?这说明你之前的思路还是有利用我在那当领导的便利,所以这正是锻炼你的好机会。”

    纪若棠先下意识的撇嘴,然后才思索着慢慢点头:“那……我要跟你一起回风土镇去。

    石涧仁答应了,快完结了会议就出。

    纪若棠不需要带下属,现在在风土镇上已经有她两个公司项目部和二十多名员工了,所以连工作文件之类都不带,直接上了石涧仁的商务车,坐在车里看石涧仁左右观察车厢:“怎么了?”

    石涧仁笑:“如果去了机关单位,可能带着司机和商务车就不太合适了,估计我还得重新坐公交车上班。”

    纪若棠异想天开:“我每天去接送你!”

    石涧仁做个惊吓的表情:“怎么可能!”

    纪若棠带点撒娇的声音:“如果觉得做官太累,就还是专心回来做生意吧,我给他们都说了,酒店集团股份要重新划分,大部分给你控股,好不好?”

    石涧仁看看前面的司机,有时候多个人也蛮不方便的,有点怀念倪星澜那辆前后封闭的豪华保姆车,起身坐到最后,纪若棠眉毛一挑就要跟着笑嘻嘻的跳到后面来,石涧仁俯身挡住了,正好半凑在她头侧小声点:“这次他们跟我谈工作的时候,可以说你在开区投资旅游项目就是我唯一觉得问心有愧的事情,答应我,以后不要这么任性了,既然我选择了在这条路上努力,未来随着电视节目的曝光,甚至得把自己完全展现在公众面前,那就容不得我有什么可以被人诟病的地方,能理解么?”

    纪若棠转头看着他,这么近的距离上,那双已经成熟得有些媚意的笑眼充满好多情绪,爱恋、骄傲或者忧伤,又轻轻把自己的头靠在椅背上低语:“你真的在照亮别人了,我也全心全意的支持你这么做,可别就忘了照亮我。”

    石涧仁笑着伸手拍拍姑娘的头:“好了,哪有这么多伤春悲秋的情绪,这两天看你跟吴总监都还相处得来,试着慢慢了解大家,没有那么复杂。”

    还是如同小时候一样,纪若棠有拱头顶上来的回应。

    说别人时候总是比较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