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98、近点,再近点
    再回到产业园,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纪若棠有点破天荒的跟着坐在那略显油腻的员工餐厅主管桌边了,当然主要是跟吴晓影挽着比较亲近。

    这姑娘其实是不是有点触摸依赖症,就跟有些孩子需要无时不刻拿个什么东西挨着自己一样,齐雪娇是悄悄这么给柳清分析的,起码她们几个轮番上阵都没能夺下点阵地,吴晓影这唯一当了妈的出马,却收到了奇效。

    在这个餐厅额外隔断一下摆张大圆桌给主管高层管理人员吃饭,真不是为了拉开距离,而是这帮人太忙了,石涧仁和唐建文都是一回来几乎一个会议接一个会议的开,很难所有人碰头,吃饭的时候聚在一起说说话,不那么正式的交流各种东西不光是为了工作,也能适当的捏合团队凝聚力。

    况且有些聊的话题也不能随便让普通员工听见不是?

    石涧仁也说得没那么直白:“我跟你说过,我比较信任这位朱部长,是个务实沉稳的性子,如果说当时他很热烈的表示这个很好很好,政府一定会大力支持,那反而说明这事儿基本上就没戏了,正因为他觉得兹事体大才慎重的不表态,回过头进一步论证考察下体制内的可行性了,或者说问问上面意思,再给我们的回应嘛。”

    唐建文挠头:“官员,这真是门学问,这次在平京接触那些部委官员,如果不是老白还有齐总介绍的几位老外贸一块,其中一些弯弯绕绕我可能一辈子都搞不懂!”

    齐雪娇笑:“官僚体制运行了上千年,基本上是个人性、事务管理、政治诉求集大成的东西,不能说尽善尽美,但也有存在的原因和价值,我这么说,老庄肯定要骂死我……”

    庄成栋一般端着餐盘靠在隔断边吃,他块头太大,桌子边人多就占地方,这样也能适当的堵住人,免得总有上进心强的员工想来探听点什么:“还是个眼界问题,我以前只能看见那一块嘛,不过到现在,实话实说,具体办事的官员这块吃拿卡要的事情还是多,只不过比我们那小地方收敛不少,所以我还是不做公装业务,这是我的深切教训,多了不说,今年我知道江州装修行业,起码不少于四个给政府方面做合同的同行进去了,因为不送钱拿不到工程,不拼命压价竞标不行,拿到合同买通关系以后不拼命涨价捞不回成本,一旦事必然就成了背锅的那个,所以我还是且做且远离。”

    齐雪娇现在不一本正经的批评政治态度不对了:“人管人,必然就会出现各种人,体制效率低下就是这么来的,原因有很多,所以体制内党内强调抓党性谈党章,也别觉得是唱高调……”

    石涧仁偶尔说一句:“个人觉得分为党内党外的来谈这个自我约束力稍微形式化了,应该针对所有人,先所有人都认同的一个标准,然后再谈党内更严格的要求自己,现在就是社会缺乏一个总体标准。”

    齐雪娇感兴趣:“缺乏什么标准?”

    石涧仁随手拿筷子比划:“简单点说,这年头就是丛林法则,谁拳头大,谁有钱,谁就霸占利益,只不过说这种丛林法则上升到了经济层面,再往下就是谁先伤害干掉别人,就能抢夺资源,现在比那个好点,得争取越这个动物原始本能的阶段,还是要有点人性。”

    和纪若棠想象的不同,石涧仁这么说,换来的是一片嘘声,有嘲笑庄成栋肯定容易在原始社会活下去的,庄大汉说自己吃得多说不定还先饿死,也有反驳石涧仁,卞锦林说自己开个小饭馆不争夺也能小心翼翼活下去的,反正气氛不是石涧仁说什么,大家都点头嗯嗯嗯,齐雪娇还带头挑刺,质问他搞电视栏目就是这个目的么?看得出来她是极为喜欢这种气氛的。

    柳清不做声不做气的悄悄把卤菜盘子什么的转到石涧仁面前,总之恰好他筷子落下来的时候,就正好是他喜欢吃的什么菜,还品样均衡,荤素搭配,最后来个汤,不注意根本现不了隔着几个人有只细长的手一直在掌控这节奏,被纪若棠看见了,柳清也只是装着很寻常的再转转玻璃桌面,稳就一个字。

    吴晓影还给纪若棠分享,明天耿海燕估计是要回来了,现在那位是每周两边各三天左右,不是在顺林区研新的工厂,就是在食品公司办公室,基本上就住在办公室,但每回回来,吃饭聚餐的菜肴就是最多的,因为太多实验失败品了,虽然大家已经到了什么寻常菜肴都吃得起的地步,但能品尝各种乱七八糟菜式的新鲜感还是很有趣的,而且和餐厅里面的试菜不太一样,这边尽是朝着商业化贩卖的思路去的,所以一般吃完了还能打包带走回去给老婆孩子,很受庄成栋、卞锦林这些家伙的欢迎,连高开明都会端点回去孝敬父母。

    “喏,这就是我们这个团队的现状,各有各的生活,但核心是以阿仁的存在才凝聚在一起的,他是个没架子也没脾气的好人,所有的心思都为着别人,只要真正了解了他,可能都不会舍得离开了。”

    纪若棠还是有点坚持:“他什么都没有,也就对整个企业没有了控制权,全靠对人心的信任……我是不信任这个的,男女夫妻之间都会反目成仇,更何况还是合伙人,同舟共济同甘共苦也许行,万一什么时候真的看见利益了,不能共富贵的比比皆是,这个企业架构完全就不科学,太理想化了!”

    这的确不符合任何一条经济管理学上的原则嘛。

    吴晓影轻笑:“你呢,你已经拥有这么大企业集团,为什么还非要把股份给他呢?你难道就不担心他跟你反目成仇?”

    纪若棠嗤之以鼻:“怎么会!我们是亲人,我们的感情和关系是别人比不了的!他也绝对不会跟我反目成仇……嗯,我觉得他不会跟任何人反目成仇,就算不欣赏不认同也不过是默默的走开。”

    吴晓影点头:“对啊,认同他,不是因为他有钱甚至才华,这里每个人都有自己值得骄傲的领域,认同他就是认同他的品行,谁都这么认为,阿仁永远不可能害自己,在这个尔虞我诈的年头,要得到这种信任,你知道有多难么?”

    纪若棠撇嘴了,吴晓影悄悄指桌面上高谈阔论的其他人:“这个团队任何一个人都清楚,离开这里以后也许终其一生都找不到这样的团队了,每个人也明白离开这个团队,自己就没法比现在做得更好,离开架构的目的是什么?为了更多的钱还是更多的个人价值?在这里不是能实现这两点的最佳地方么,哪怕是变现卖掉现有的股份,所有人都会觉得那是个多愚蠢的行为,谁都知道这些股份未来肯定是步步看涨的,实现最大化的最好办法就是一起努力啊。”

    纪若棠还想反驳:“还不是可以溢价卖给竞争对手,甚至带走其他人一起把阿仁踢出局,未来……未来……”居然有点语塞。

    吴晓影笑了:“对啊,溢价能溢多少?都不是三岁小孩子了,且不说一起把阿仁踢出局,一个人能不能说动其他人,踢出局的目的是什么?他性格上讨厌还是为了赚更多钱?他一分钱都不拿不分红,却能带领大家赚更多钱,这样的人把他踢出局,你真当所有人是傻子么?”

    结果纪若棠忽然脑洞大开:“啊!就为了这个,你们才千方百计的要保护他,生怕我把他一个人霸占了?!”

    吴晓影现自己跟小十岁的小姑娘沟通完全有代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