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96、匹夫有责不一定是打打杀杀
    公共事务总监,其实更常见的说法就是公关经理,只是很多人笑谈的都是微观意义上的陪吃陪喝疏通关系的公关小姐之类,其实宏观上的公共关系涉及到一家企业对外整体形象维护树立,出问题以后的危机公关挽回颜面损失,对内打理好高层管理层之间关系,还有资方和劳方的关系,涵盖面非常宽,也极为重要。

    不过大多数公共事务总监也没自身形象好到吴晓影这个地步,她的声、台、型、表都是专业的,一口播音级的普通话娓娓道来,石涧仁暗自评价可能还加上点软侬吴语的味道,听着就舒服,结合投影仪上播放出来的画面,简洁明了的介绍了大唐网成立的初衷,以及目前在越南、俄罗斯两家展销馆以及过去两年还举办的其他展销会,重点突出了中国驻越南和俄罗斯大使馆对展销馆的支持,画面中也有商务部考察团到展销馆的图片。

    果然,体制内的人就关心体制内的信息,在场人员的专注度提高了。

    这时候吴晓影才笑眯眯的把接力棒给唐建文,由他来介绍未来和石涧仁本次谈话的核心:“谢谢各位,我昨天刚从平京回来,我们刚刚进入商务部互联网创新竞争力重点扶持企业名单,信息产业部互联网信息服务百强名单,对外经济贸易委员会批准通过的电子商务行政指导联络点等国家部委主导的互联网节点,我们之所以要取得这些节点,就因为我们这家立足于江州,这个全国最大直辖市,西部大开门户城市的跨境贸易企业,希望能跟江州市市政府一起,为把江州市建设成为内6金融中心城市,现代丝绸之路的起点城市而努力!”

    应该说,随着吴晓影坐下,唐建文言,对面那些官员的注意力几乎可以用应声而散来形容,但朱宏涛是认真的,这种专注应该来自于对石涧仁的信任,知道他不会莫名其妙的带这么两三个人来说废话,所以专心倾听到唐建文说出内6金融中心城市的时候,眼睛唰的一下就亮了。

    不需要用相面的功夫,任何一个有些社会阅历的成年人都能看出来朱宏涛的眼神是感兴趣的,很感兴趣的,甚至连周围其他官员略微嘈杂的局面的都注意不到了,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唐建文说的内容上,反而是曹天孝转头严厉的给了几个眼神过去,不过有些官员级别可能跟他差不多,效果不算好,有一个还居然悄悄起身离席了。

    唐建文就像没看见一样,继续认真的谈论大唐网的布局:“当前我们面临着两个方向,是朝着马上就能短平快见到一定效果的中东市场去呢,还是朝着相对艰难的欧洲市场去,我们的第三家海外展销馆正在阿联酋的迪拜和波兰华沙这两座城市之间游离,这将取决于江州市领导对我们的关心和指导,更因为这对中国制造业,代表着二十万亿制造业进出口贸易额有影响力的未来方向……”

    朱宏涛以前就给石涧仁一种工程师的感觉,对这种寻常官僚不感兴趣的话题很认真:“不好意思,稍微打断一下,能不能详细论述一下为什么要在迪拜和华沙之间选择,这会带来什么样的区别,为什么在迪拜能马上看到效果,那为什么华沙既然艰难一些还是会被作为选择呢?”

    其他官员看见在场最高领导的态度,终于安生不少,但还是有两三个人悄悄离席了,石涧仁才想原来体制内也不是只要看见领导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哦,还是不那么令行禁止的,他还不知道其实统战部的副部长可以有六七位之多,算是副职最多的领导职位之一了。

    唐建文侃侃而谈,中东地区顺着马六甲海峡本来就是海运航线上的重点,再开张很容易吸纳厂家,也容易在中东这个没多少制造力的地方销售,真是天时地利人和,但对于中国制造业的整体不过是锦上添花,没有什么战略意义,所谓战略意义是对中国制造业未来生死攸关的重点,那么就是让中国制造能够顺利的卖到欧洲去,这个不亚于美国的市场却因为运输和一直以来外贸重心的原因远低于美国,甚至连日本都不如,当然,欧洲市场自身的制造业竞争也是一方面。

    所以唐建文再延展到欧亚大陆桥这个话题的时候就顺理成章了:“江州要成为内6金融中心,必然就得是个四通八达的交汇点,马六甲海峡的巨大海航量造就了新加坡,改革开放初期的整个中国大陆进出口贸易造就了香港,近百年来的外贸传统,世纪之交以后的重心转移赋予了沪海金融中心的地位,只有打通了6上欧亚通道,江州才能成为整个中国制造业到欧洲去的门户,如果新的丝绸之路是以江州为起点,那么江州才会有成为全国乃至东亚内6金融中心的机会……”

    投影画面上有唐建文比划的全球地图ppt展示,很清晰的能看到几条线路之间的关系,最后慢慢浮现出来的那条大陆桥,的确是最直接最近的。

    坐在石涧仁身后,一直假装记录,实际上在秘书本上随手写写画画的纪若棠有点呆滞,她去大唐网参观了解过,看过那些贴在墙上的目标,但她以为那不过是镜花水月挂在墙上的目标,互联网企业不是动不动都喜欢全世界满宇宙么,那些造福中国制造业,振兴制造业甚至拯救制造业的口号都是用来糊弄人的,清塘集团还号称自己跟国际水平接轨呢,用了外国牌子实际上合资的卫浴龙头就敢标榜国际化,电视全都用上进口品牌就敢说豪华,三五家酒店也敢称连锁,做一分喊十分的商业潜规则她再熟悉不过了。

    没想到石涧仁和这帮家伙真的在捣鼓这种听起来匪夷所思的事情,真的是站在江州最高点,甚至中国的最高处俯瞰局面,打通从江州到欧洲的运输线路?有过到欧洲旅游购物经验的纪若棠觉得自己从来都没这么想过,飞机都要飞十来个小时的遥远距离啊,这么一比,自己一直以为已经足够宏大的几家酒店真的就是井底之蛙,自己难道真的是坐井观天?

    想想这两天,齐雪娇、柳清和吴晓影面对自己都提到过的胸怀,难道这就是他们的胸怀?

    应该说朱宏涛也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没想到这几个年轻人的眼界和心胸开阔到如此地步,忍不住举手:“打通欧亚通道?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不是商业行为,这涉及到众多国家协调!这是国家级的政策才能启动的项目,不是江州,更不是……”最后没说出来的更不是统战部能相关的事情吧。

    唐建文很清晰:“涉及到途径五个国家十二个边境口岸,光是国内就要协调近四千公里的铁路里程,这肯定是需要商务部、外交部、铁道部,甚至更多部门参与协调才能完成的宏大项目,但还是那句老话,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有人觉得国家的兴衰和自己那点小日子不相关,关心好自己的家长里短那就是人生的意义,但总有人会认为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任何万里长征总要有人来走第一步,因为一旦认定这是正确的道路,未来就会有更多有识之士加入到我们的前进步伐中来,总有一天我们站在这条通道的剪彩仪式上回头看,创造历史的人,就是我们,起点也许就在这间办公室,这张办公桌边……”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每个优秀的it项目经理,都是忽悠风投的绝佳演说家,路演这个环节比特么产品本身还重要。

    朱宏涛真的忍不住鼓掌了。

    周围有些偷偷玩手机、打瞌睡、开小差或者根本云里雾里的官员连忙跟着鼓掌。

    人和人的差距由此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