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95、专业对口
    两位女性基本上都是标准的商务套裙,吴晓影走进办公楼之前还戴上一副黑框眼镜,小声的给纪若棠耳语:“哪怕我曾经只是个二线演员,还是随时得防着出工作范畴的事情,但养眼的女性色彩又能为我们的工作带来便利,不是么?”

    这会儿的纪若棠跟她已经有好姐妹的熟稔了,也对,从小到大纪若棠对身边的人就蛮提防的,无论玩伴闺蜜,可以说石涧仁才是第一个真正让她从内心接纳的人,这酒店集团的小公主其实蛮孤独的。

    男人就简单得多了,石涧仁穿上的依旧是基层干部风格灰黑色夹克,唐建文还是带点海归味儿的灯芯绒西装,四个人走在一起,石涧仁还最后审视了一下自己的队伍,吴晓影轻松:“怎么样,是不是又有点像你在电视栏目里面的组合?”

    还别说,从年龄分布看起来真是这样,石涧仁对抱着秘书记录本的纪若棠点点头:“老唐没人家牛大师会说笑话。”

    唐建文去看了一天的现场,自愧不如:“这位说相声的口才是真好,不在于笑话有多么搞笑,而是冷不丁的给你丢个包袱,这就是他们的艺术感染力?”

    曹天孝正好从门口站出来迎接:“欢迎欢迎,没想到你们来统战部居然还在谈艺术感染力,这我真是第一次听闻。”

    石涧仁要做介绍,曹天孝也带着秘书:“来来来,到会议室吧,宏涛部长和其他部门的同事在等着呢,待会儿一起介绍。”

    这句话基本就表明了今天最大级别的官员是朱副部长了,这种语言艺术很有趣吧?

    曹天孝带着转到这栋应该有好几十年历史的老建筑会议室的路上还介绍:“刚刚听说有申请批建新的机关大楼,可能就不像你们企业和开区那么快了,无论是资金还是审批都严格得多,真想看看在崭新的机关大楼再跟你一起开会的时候该怎么称呼你,嗯,石副主任?”

    石涧仁展现出来的姿态其实是纪若棠从来没见过的,她熟悉的阿仁是那个睿智得几乎都躲在自己背后吃小蛋糕的男人,现在却变成落落大方的体制内官员,有点不适应,哪怕在小镇都不如这个江州市委办公大院里面觉得明显,石涧仁就好像是为这里而生的一样跟这种味道契合。

    果然,这边是朱宏涛带着十多个官员坐镇,还有掌声迎接呢,然后石涧仁挺意想不到的是朱宏涛居然先要求工作人员在会议室把他给曹天孝的dvd光盘先播放一遍,选的就是刘亚东的那场,虽然只是个初剪,但非线性编辑的切换非常娴熟,多镜头多角度,展现出了很真实的场景感,频繁捕捉主持人跟来宾的面部细节动作,算是在电视节目里很少见的。

    纪若棠还是第一次看,吴晓影和唐建文有小交头接耳,估计是老唐在炫耀自己看现场的区别,但前演员很清楚素材和成品之间的差距,这还不是最终成品。

    石涧仁铿锵有力的评说结束以后,朱宏涛带头的掌声延续了好一会儿,统战部副部长才笑着评价:“之前石副主任在市电视台参加颁奖活动以后,决定要去参加制作这样一档娱乐栏目,有人就有疑问了,一个政府官员去搞娱乐节目不是不务正业么?当时我就很肯定的告诉他,我们统战部的新阶层人士,一定会给我们个惊喜,能够代表我们江州市新阶层人士展现出新时代的风采……”

    吴晓影悄悄在下面用高跟鞋那细长的跟翘在石涧仁踝关节上,很有节奏的敲敲,好像再说你听听,这才叫官话……

    石涧仁的脚巍然不动,脸上还有跟随朱宏涛的手势若有所思的笑容。

    这算什么嘛,花花轿子人抬人,本来就应该这样嘛,一尘不染的道德洁癖就别来体制内。

    所以朱宏涛的言以后,就轮到石涧仁做工作汇报,相比第一次六位挂职干部的汇报,后来变成他和蒋道才的项目挂职汇报,再到如今的一个人带着团队来,这实际上已经代表着一种筛选的变化了。

    石涧仁的汇报也很符合统战部的要求,从自己如何接到安排去挂职开始,正是从电视台副台长挂职期间才积累了这样的电视栏目工作渠道资源,和市电视台达成了合作协议,也培养了广电系统年轻技术骨干,但有这个用娱乐节目寓教于乐的思路,还是从风土镇项目挂职开始的,在这里就重点强调了一下风土镇经济开区的两块组成部分,短平快的老街景区和展望未来的花木培育基地跟花海旅游项目,这个过程都在接上的笔记本电脑播放两处挂职的广告背景下论述,虽然只是坐在长会议桌边,但最近比较容易就能在国家电视台看到的老街广告还是给了现场官员们非常直观的认识,时不时都有掌声主动响起。

    朱宏涛明显很满意的靠在椅背上专注的倾听石涧仁言,目光更是从他脸上到手上各种小细节,再到石涧仁身边左右两位同伴,还有那坐在稍微侧后方的秘书身上细致观察。

    这真是一次可以拿到更高层面去宣传的教科书般挂职汇报。

    然后让他和在场官员都有些意想不到的转折就来了,本以为石涧仁的工作汇报全都应该在风土镇或者电视栏目上的,石涧仁却话锋一转,直接在笔记本电脑上飞快的敲入一串时间数据,高开明帮他调整过的播放器迅锁定到一帧节目现场固定画面上,广播级的专业摄像画面很清晰的让唐建文和白秩坐在边角的样子显现出来:“我介绍一下,这位是中国灯具协会理事长白秩,未来会全力参与全国灯具行业在跨境贸易平台上的推广,而这位现在坐在我旁边的是江州市大唐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唐建文,也是大唐网席执行官ceo,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整个大唐网致力于把中国制造业全面推向世界的跨境贸易网络平台构建,也是我在担任挂职干部以前主要持有股份投资的一家互联网企业,但在挂职以后,我已经把所有股份转让并保持独立自然人状态,不持有任何企业公司的股份跟经济分红了。”

    坐在他身侧后的纪若棠忍不住挺了一下腰,能看见全场其他官员们脸上的表情变化,各种复杂的表情变化。

    人生在世为什么?名还是利?

    这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已经名利双收了吧,股份转让那有多少钱,几千万还是多少亿?现在又上电视做栏目当明星,再看看左右漂亮俏丽的女伴,真是至尊人生,夫复何求啊!

    面对别人关心的东西,石涧仁泰然,真的是心无旁骛的泰然:“这位是大唐网的公共事务总监吴晓影,下面我想先请这吴总监简单的介绍一下大唐网的现有局面。”

    朱宏涛的确眼里有过诧异,本来只是石涧仁的工作汇报,怎么忽然成了一家企业介绍,而且如果这家企业跟现在挂职的内容有些关联还说得过去,可这不是什么跨境贸易么,和那山沟沟里的小镇有什么关系了?

    但是在其他官员有点嘈杂声,甚至有几个认为好像会议出了自己预定时间,略微不满耽误事儿的声音中,朱宏涛转头:“请安静点,我到大唐网也专门去调研过,你们也该了解一下最新的互联网产业嘛,这将是统战部未来重点关注的领域。”

    场面才重新安静下来。

    吴晓影和石涧仁不同,又是先把鞋跟轻轻在石涧仁腿上磕一下,好像从刚才一直倚着的亲密状态告个别,才款款的站起来,其实之前就有不少对面的官员容易把目光落在她脸上,现在站起来更是带着天然吸引目光的淡雅气质,不得不说吴晓影在拍戏的时候就是以气质著称而不是演技,所以会议室里更专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