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92、真的能红?
    石涧仁确实人见人爱,到研中心跟高开明坐下来就不想走了,热烈讨论了关于触屏手机的展前景和未来,如何把大唐网跟这玩意儿联系起来,高开明也有不少的思路点子,总之研中心现在已经有了一些技术储备,重点就在于未来趋势究竟如何,石涧仁还得听专家评述才知道自己手里的手机也有操作系统阵营,现在这种系统之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作为未来应用厂商,大唐网没必要去押宝,但早作准备是需要的,高开明一直在重点关注这块,他认为这个水落石出不过三年。

    不过这俩加上唐建文都没想过要去做跟手机有关的什么业务,也许这就叫专一,不会因为努力过程中看见路边的野花、蘑菇就停下脚步,哪怕有只肥羊跑过都不会耽误他们继续前进的脚步。

    一身通泰轻轻松松蹦跳出来的石涧仁都快忘了这边休闲餐厅还坐着仨姑娘了。

    其实主要还是柳清等着石涧仁,齐雪娇就是凑热闹的,她那边事情千头万绪,什么都要从头打理:“老唐回来我就不一起去见江州市官员了,还是要淡化我的存在,叫老吴跟你去?”

    柳清嘿嘿:“吴总监听见你这么叫她得跟你急,重点在于一早就得去电视台补镜头,柳台长已经再三叮嘱我了,因为广电系统栏目竞争的激烈程度,这次又是临时改播出时间,所以只能先调节到周三,虽然没法做到周末黄金档,好处就是这个时间段没竞争栏目,到底利弊如何只有等播出以后看统计数据……”

    她原来在影视集团做过总助的优势就体现出来,cs据、pp数据都头头是道,以前倪星澜她们主演电视剧收视率的关注就是日常业务中的一块,现在等于又要重新捡起来,为这个她的助理团队又有增加一两个人手,实际上石涧仁看着就一位全能型保姆式秘书,实际上柳清带领了一班人在背后默默的服务。

    这一汇报就差不多到了半夜十一点过,齐雪娇都有点呵欠了,石涧仁才恭送三位女性各回各家,他还得开车到机场去接唐建文,时间安排得确实滴水不漏,柳清强烈纠正了配备司机给他的安排,毕竟这样一来保证安全,二来石涧仁也可以随时在商务车上休息一下。

    在纪若棠的极力赞同下,石涧仁最后同意了,不过出门后纪若棠邀请柳清到她那边去再说说话,不用回家了,柳清有点受宠若惊。

    最后是带着一脑袋新东西回来的唐建文跟石涧仁聊到快天亮!

    石涧仁确实需要个司机来送他到电视台了。

    电视台这边要化妆正好可以弥补点倦容,柳子越倒是觉得石涧仁底子好:“年轻嘛,你也不是经常熬夜,还是看不出来,现在觉得紧张不?”

    坐在那有点呆的石涧仁木讷:“紧张啥?”

    柳子越笑:“这么大的投资,这么看重的节目,效果怎么样,心里没底儿啊。”

    石涧仁诧异:“你都做了多少年节目了,还会紧张没底儿?这应该是我这种菜鸟才会出现的情绪吧。”

    柳子越分享:“刚工作的时候上台上节目肯定紧张,但那是对工作岗位不熟悉的紧张,等多做了一段时间就没有那么忐忑了,也许是没有这么大的压力,又或者是没有寄予这么大的希望,你也知道我们江州卫视的节目在全国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慢慢的也就有点认命了,不怎么关心收视率,假装不在乎观众反应,反正完成任务似的录节目呗,有没有人看都不重要了。”

    石涧仁打气:“现在不一样了,包括提前播,也是因为压力阀到了有点摁不住的地步,这两天已经开始泄压了。”

    柳子越说实话还没搞过这种全国范围内的炒作,期待的点头。

    其实石涧仁来补拍主要的原因就是广告赞助商!

    一系列广告赞助商的产品需要补拍编辑到正式播出的片子里,四位主持人都有分别补拍,平京能到棚里去拍,江州这边因为也是电视台的活儿,就懒得要两人飞过去了,直接做电脑抠像技术的补拍,柳子越还要给石涧仁介绍,结果石涧仁早就清楚了,拍玄武的时候见识过这种技术,反正就是在绿色背景布前面拍,完了以后在电脑里面能直接全部抠掉只剩个人,再叠放到棚里的画面上去,因为时间短,要糊弄过去并不难,可有了前车之鉴,石涧仁有点怀疑技术:“当时花了很多钱,搞出来的东西让我觉得简直太失望了。”

    柳子越赶紧说区别:“你那是电影后期技术,漫天乱飞的,这个是电视,固定场景难度小得多,数字化编辑演播室已经好几年的成熟技术了,有些栏目索性就是主持人全站在背景布前面拍,所有演播室场景都是电脑做的,我以前的节目不少都这样,很娴熟了。”

    然后石涧仁不光有航空快运过来的那身上节目的服装、眼镜,还有一系列赞助产品要摆拍,白秩自己回头还是找王驊要了个灯具独家赞助商,石涧仁就得补拍几个坐着随意指周围灯光说是用的白秩家灯具的台词动作,诸如此类的还有奶粉、饮料、服装、笔记本电脑,最重要的就是手机!

    王驊这样的背景,在平京的活动能力开始展现出来,最近几天天天给石涧仁打电话宣传自己的战果,拿着笔记本电脑直接找上门,他父母各界朋友介绍的,往日狐朋狗友沾亲带故各种关系的,都能约了上门去谈,还都是总部在平京的一线品牌,好几个国际知名品牌,轻而易举的找到全国总代,带着各种关系和名头去谈,这和普通扫街的业务员不可同日而语,别的业务员可能得找企划部、广告部,还要讨好投放经理、策划总监,非得谈全年预算、品牌定位最后苦巴巴的等投标,王驊全都是直接找老总,更重要是节目本身过硬,当面放一遍,说现在有哪些哪些品牌了,二十万、五十万、一百万的各种打包价列出来,要不要,不要就走人,倪星澜、牛鸣雷是台柱子,还得给这位我师父打下手儿!看看现在满大街的绯闻广告,全特么都是我们捣鼓的,没时间了,赶紧上车!

    错过了,就是你丫的没福气!

    隔着话筒都能听出王驊做业务时候的傲气。

    可能在他这个层面,这种傲气反而具有巨大杀伤力吧,简直有点无往不胜的感觉,一口气挨个儿签下来的第一轮前两个月的广告加主要赞助商就把投入捣鼓小半回去了,唯一就是在那个手机上稍微受挫,石涧仁当初送来宾的那台手机是欧洲品牌,王驊辗转找到的是别人中国公司只是个办事处,不怎么买账,气得这位公子哥儿立马转头就找了家台湾厂商的产品,反复给石涧仁强调:“换了!这个也能看书,以后你就用这个!星澜和老牛那边我都安排了,必须在节目里把这个手机给我捧红了!”

    这边一股脑的就送了五台不同型号的来。

    石涧仁掂量自己还没红呢,有什么资格把别家的产品给捧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