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91、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大概半个多小时以后,在唐楼和齐雪娇柳清坐到一起的时候,纪若棠已经换了身极为家居的运动服,把拉链都拉到了下巴,看起来更像是个学生妹子而不是什么身家颇丰的有钱姑娘,连型都变成了很随意的马尾加齐刘海,脸上再不是以前常见的冷眉冷眼,还有点笑意:“我们多聊了会儿,不好意思哦。  ”

    齐雪娇随意:“我就住在这边的,又不耽误事儿,还要谢谢你安排的夜宵呢。”高级酒店的餐厅哪怕是临时捣鼓点吃的打包,从方便筷到打包盒都是有品质感的,更不用说那四色四样的冷热搭配糕点拼盘了,看着就让人垂涎欲滴,齐雪娇迫不及待的拆了筷子就在上面晃悠,纠结到底吃什么:“主要是在减肥,最多吃两块!”

    柳清在酒店工作多年更习惯服务,拆包装放筷子,看石涧仁端了一份去同楼层的监控研中心:“我主要是等着给他汇报点日常工作,免得明天一早耽误他。”

    纪若棠双手垫在坐着的大腿下,感受下周围:“齐姐住在这边冷不冷,要不还是搬过去住我们酒店吧,我们高管楼层有专门的休息公寓,顶楼还有恒温泳池,方便你……下肢力量恢复的。”

    齐雪娇千挑万选的挟了一块蛋黄红豆糕,迅猛的一口塞嘴里眯着眼享受极了的样子含糊不清:“最近一直在严控饮食,啊?你也懂复健?”睁大眼是真的惊讶。

    纪若棠笑得温婉:“我是学酒店管理运营嘛,服务业当然要考虑这些细节了,你这样长时间休养,受伤部位恢复肯定需要循序渐进,水中复健是比较重要的手段,美国好些运动康复中心都有这个专门的项目。”

    确实齐雪娇这个大腿骨折和石涧仁那手臂还不一样,落地腿部就要受力,所以恢复期要长不少,相比之下倪星澜才是有点太拼了。

    齐雪娇很欣赏的点头,嘴里还鼓鼓囊囊的:“好,好!同样是酒店,有些人动不动考虑的就是搞夜总会、洗浴中心怎么通过黄赌毒来赚钱,却忘记了酒店本身的目的就是要宾至如归,纪小姐一定能把你的酒店搞得蒸蒸日上。”

    纪若棠还是跟个小姑娘似的坐在双手上摇摇,话却成熟得要命:“不是我的酒店,是阿仁和我的酒店,我们决定调整持股状态,他资本控股六十,我运营持股四十,清塘集团未来一直都是他的。”

    柳清拿着筷子只是礼节性的挟块绿豆糕在面前一次性小碟子里一点点刮边角,闻言还是抬头看了下纪若棠的眼睛,好像想证实真伪,纪若棠正看着她呢:“阿仁是个全心全意为了别人的性子,从来不会给自己争点什么,所以在影视集团吃了大亏,价值过亿的股份说没就没了,虽然他不在乎,可这次再到娱乐圈,我舍不得他一点傍身的钱都没有,辛苦这么些年,反而让自己一分钱的股份都没了,想着我就觉得心疼。”

    齐雪娇艰难的把那块好吃的红豆糕咽下去,飞快的也看看柳清,结果这位这时候也在看她,都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些调笑,这俩可都是二十的大姑娘,怎么能听不出来这小姑娘的话里带刺,她们俩可不都是分石涧仁股份的大户么,被说得好像俩白眼狼似的。

    不过都没什么火气,齐雪娇还趁机放宽自己的要求:“那我就再吃个抹茶味儿的!”

    柳清对纪若棠有特殊的感情:“任姐……是商人,阿仁不在她那里带来持续的未来前景,也不能帮她对接班人辅助,当然就会撤销之前的股份协议了,这有点不地道,但也符合商业利益的残酷,现在阿仁如果电视栏目又能达到这个效果……”

    纪若棠笑眯眯:“你在家喊他什么,你爸妈挺喜欢他吧?”

    柳清立刻就被击溃,毫无战斗力的败下阵来:“还,还好……”

    齐雪娇却很有侠义风范:“我妈挺喜欢他的,哈哈,这次从平京回来之前,本来一定要他去我们家交个底,三姑六婆都喊过去,有改委的,有商务部的,还有国务院的,很想给他从各方面施加点压力,幸好我爸开口挡住了,但保不齐什么时候又要折腾一回,所以我说还是要齐心协力把大唐网的事业做大做强,为国争光,才有抗压能力!”

    从齐雪娇咬着抹茶蛋糕说话,纪若棠就瞪大眼了,得得得,这位简直就是拿压路机碾压过来的,还一点都不带炫耀的烟火气,说得就跟买二两小葱炒豆腐似的稀松平常。

    不过酒店总裁比那明星抗压能力强点,纪若棠撇着嘴兀自嘟哝:“我们家阿仁可不兴攀龙附凤的……”

    柳清居然有点乐,但得艰难忍住笑,还好她做大堂经理的时候清冷惯了,低头吃绿豆糕吧。

    齐雪娇是不屑于战斗:“除了心思不好,心怀怨愤或者嫉妒的人,没谁会不喜欢阿仁,他就是人们口中的谦谦君子,宽厚待人,严格自律,竭尽所能的努力改变影响别人的命运,我们在无比杂乱的生活中能遇见这样的人,并且相识相知的共同做点实现梦想的事情,这是种幸运,我不敢代表柳清,只说说我的心态,我没想过要占有他或者藏着掖着,我在学习他这种敞开胸怀面对所有人的态度,尽可能把自己变成和他一样的人,这是比简简单单的情啊爱更珍惜这段感情的做法,所以,金钱、权力乃至生命都不是我跟阿仁多在乎的事情,你喜欢他想照顾他都行,但胸怀广阔的话,想的就是如何能共同站得更高,影响越远,而不是只想着卿卿我我的二人世界,那是在侮辱他的努力。”

    柳清小心的把筷子放下拍了两下手,动作都有点偷偷的:“纪小姐,我没齐姐这么大气,刚去平京的时候,我也只想跟着有前途的老板去看更多的世界……”说到这里快的看了眼石涧仁没回来,压低声音:“有件事其实我一直没说过,阿仁决定放弃那么多股份回江州时,我也犹豫过,因为我跟着他熟悉了所有了影视集团的管理工作,任姐私底下是有打电话给我开价,让我留在影视集团顶替阿仁走后的管理工作,因为我只需要一切按照阿仁之前的方法运行就能保证日常事务,虽然不可能拿到股份,但润丰影视集团的副总年薪肯定能翻好几倍,而且这个工作意味着我的职业生涯到了另一个层面,以后再跳槽再展都是有拿得出手资历了,但最后我还是选择放弃,跟着他回到了江州,结果他反而给了我这片产业园,不知道是不是看出来了。”

    这事儿的确是连石涧仁都不知道,齐雪娇当然也有点挤眉弄眼的笑了,又忍不住去挟了块海苔肉松。

    柳清看着抿紧嘴的纪若棠,还得鼓起点勇气:“我承认我因为喜欢他才放弃这份诱惑,可我从来没存着要怎么他的心思,一直跟着他,一直看我从来都没想过能看到的世界,这就是当初我主动从酒店辞职的原因,再次谢谢您给了我认识阿仁的机会,这的确是我的幸运,谢谢您。”

    纪若棠对着两位年纪比她大的成熟女性,忽然觉得刚刚取得的战略性胜利又不保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