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89、讲道理就不是女人了
    很多事情的选择往往就在一念之间,也许整个人生走向都会改变。

    只不过心志坚定成熟的人这一念之间的选择往往重复多少次都是同一个方向,有些人却摇摆得厉害。

    譬如说总是在集团总裁这副从小重担跟青春年少恋父情结中摇摆不定的纪若棠。

    于理,天底下估计大多数人都会羡慕这么高的起点,一出生就能有一个好平台,刚刚成年别人还在为几千块月薪奋斗的时候,她就已经当上企业集团总裁,掌管几百上千号员工的职业生涯,衣食住行全都是名牌豪车,随时被众星拱月一般享受各种尊重和讨好,这样的生活谁不想要?

    可只要稍有点管理经验的人都会明白这种高起点同样也意味着巨大的责任,能不能保证几百上千号人的饭碗,能不能坐稳这个江山,越是年少就越是不容易服众,为了保持这种局面那就要付出更多的精力去追求成果,打江山易坐江山难的古训更是耳熟能详。

    所以于情之中,这二十出头的少女总裁压力比女明星可能还大,酒店集团的不动产规模也是耿海燕那样的连锁体系不能比拟的,几乎每天睁开眼那就是几十上百万的开销出去了,这样的生活希望有个温暖的臂弯真是理所当然的。

    纪若棠的情绪角色就不停的在这两者之间转换。

    也许从内心来说,她最想做的还是那个嘻嘻哈哈去扮演spy的笑眼少女,无忧无虑的追寻自己的快乐跟梦想,还有爱情,可一切都在纪如青的遇难以后改变了,纪若棠无论如何都得承担起这份责任来,她血液里的基因也容不得她放弃这些母亲一生打拼积累的东西,所以她必须当个高傲的总裁。

    这种现实跟内心的巨大反差,还是在纪若棠的脸上有些体现出来,心事忧劳的气色很明显,和前些日子在小镇的情绪又差了些,眼前这铺得漫天漫地的文件也说明她在刻意把自己的世界用工作填满,这可不是什么好情绪。

    女人真是情绪化的生物。

    石涧仁过去伸手把金链子和那吊坠摘下来,纪若棠尽量严厉点:“别动!还没说清楚呢!”

    不听话的小布衣把东西揣兜里转身回来坐在大班台前面:“是我不对,一来这些别人的东西应该收拾好,二来你回国以后我有些操之过急的想让你赶紧独立起来,但有些拔苗助长。”

    纪若棠抿紧了嘴深呼吸,看得出来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眼睛已经有点水汪汪的了。

    石涧仁想从头解释:“当初耿海燕到平京……”

    莹莹珠光已经变成泪水滴下来了,纪若棠急促:“我不要听别人!”

    这就是女人和男人的区别了,思考方式都不按理出牌的,好在石涧仁现在也算是经验丰富了,点点头还是大包大揽:“确实是我考虑不周,该跟你说对不起……”

    姑娘已经有点蛮横了,当然换个角度也可以叫撒娇:“我不要你说对不起!说对不起干什么?接下来又要说什么,不管我,不爱我了么……”

    女性的散性思维让石涧仁有点叹为观止:“不是这个意思……”

    纪若棠干脆哇的一声哭出来,好像憋了很久,那眼泪真是可以用滔滔江水从天上来形容,快的顺着脸蛋在下巴汇合成透亮的泪珠滴到桌面上,任谁看了都是一副我见犹怜的心疼模样。

    石涧仁还稳得住,顺手扯了桌上的纸巾递过去:“我们不是在讨论问题解决问题么,哪里有不管了之类的态度,你跟其他人不同……”听到这里纪若棠稍微好点,顺手接过了纸巾压在脸上,可随着石涧仁说:“其他伙伴大多是我伴随他们的企业成立成长,我还有点说三道四的资格,而酒店集团是你母亲留给你,我要避嫌……”

    姑娘一下就大爆了,把手里的纸巾顺手就捏成团砸过来:“伙伴?!我就是个伙伴?”光是个纸巾团子还不解气,接着抓了桌面上的文件夹砸,修正涂改液砸,沉甸甸的黄铜镇纸都抓起来了,还是怕太重,又抓金闪闪的钢笔,居然伸手把笔帽套上再砸,反正接二连三的东西就朝石涧仁飞过来了。

    虽然不痛但立刻就让办公室里面漫天文件纸页纷纷扬扬,石涧仁先是躲避了好几下口中狼狈的请求:“冷静点,冷静点……”

    女人生气了还能冷静个屁!

    纪若棠余怒未消或者越来越生气的嘴里嘟哝着:“我这么对你,为了你连美国都去了,就是个伙伴?就是个伙伴?你就这么对我……”反正就是翻来覆去的叨叨着更抓了什么砸什么。

    看着那涂了咖啡色指甲油的纤纤玉指都转向旁边的鼠标、键盘甚至计算器之类文具,还有朝背后书架上那各种书籍转身的趋势,石涧仁终于忍不住绕过桌子去,一手抓住了纪若棠的一边手腕好言相劝:“好了!适当的情绪宣泄……”

    完全就像是排演好了的,纪若棠先哎哟一声娇呼:“疼!你弄疼我了!”

    石涧仁只好松开点手,姑娘就顺理成章的靠在他胸口怀里,纪若棠本来就是不算很高,这会儿正好在石涧仁胸口,舒舒服服的靠着,刚才的泣声和念叨就神奇的不见了,变成命令:“抱紧点!”

    没准儿砸那么多东西,助理们要重新收拾整理好几个小时,就是为了让石涧仁乖乖的过来上当,石涧仁转头看那些才徐徐飘落地面的文件纸页:“不是,我们在说……”他还力争想掰回到理智的轨道上来。

    可女人在情感充满脑海的时候哪有什么理智,纪若棠耸起点肩膀,好像还收起了脚尖:“抱着我,就像我小时候一样,你就会欺负我,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做这么多事情,还拿这些女人的东西来刺激我,整宿整宿的我都睡不好觉,我好想妈妈啊……”听着那话语又有了泣声,再看看周围已经乱得一塌糊涂的文件雨,石涧仁终究还是心软,伸手一托,纪若棠的整个重量就已经配合娴熟的顺势跳到他手臂上,可能姑娘自己也没控制住,当她双手抱住了石涧仁的头时候,更撕心裂肺的哭声突然一下就喷薄而出,可能熟悉的温暖让她这些天的劳累决堤一般倾泻出来,那种悲恸的哭腔让石涧仁都有点莫名其妙了,可还是心疼,抱着纪若棠转到旁边的大沙上,想让她躺下来放松下,哭泣中的姑娘警惕的抱得更紧了。

    于是石涧仁就只好这么抱着她坐在沙上,听那哭声慢慢消去,正打算说什么,习惯性的低头要看看姑娘脸上表情,现纪若棠居然睡着了!

    像只小猫咪一样蜷在他身上,双手还紧紧抓着石涧仁的衣服,让石涧仁稍微起身想把她放下来就一张脸都皱起来,好像梦里遇见什么很不开心的事情。

    当初从地震灾区回来,纪若棠就有失眠的症状,现在明显也是个过于紧绷的状态,所以最后石涧仁从兜里摸出手机来看书吧。

    虽然在录制现场把那部新手机送给了来宾,转手还是又买了一部来感受这最前沿的科技。

    现在真的派上了用场,一坐就到天色落西,慢慢的余晖穿过落地窗镀过这双男女,然后一切都归于暮色之后的宁静。

    感受着身上小猫咪似的平稳呼吸,看书的石涧仁还不由自主的轻轻拍背!

    这是照顾丢丢时候养成的习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