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83、到底什么才是真实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影视娱乐圈更是个鱼龙混杂黑白难辨的江湖圈,没谁能一手遮天,而且越是能量极大的,那就越容易树大招风,倪星澜这样红火更容易招人嫉恨。

    无从查找的信息来源把倪星澜和经纪人之间的感情说得有鼻子有眼,难听的话一箩筐一箩筐的出现,当明星真是个需要极强心理承受力的工种。

    更有真爱倪星澜的粉丝为她的终身大事着急,花费科研项目般的精力把关于她的情感消息全都翻找整理出来,然后缜密分析各种蛛丝马迹。

    于是当年春节后石涧仁第一次在倪星澜公寓过夜的消息被作为起点,接着就是她十八岁成人礼上对自己经纪人近似于表白的言辞,再到现在石涧仁各种场合不多的几次露面被重叠起来,倪星澜的恋情曝光就昭然若是了。

    所以那个已经被称为渣男的男人身份也清晰的展示在所有人面前。

    这是主线,无数条支线都被扒拉出来。

    现在在国内韩剧市场上如日中天的黄晓薇曾经是倪星澜的助理,曾经帮倪星澜在坠马脊椎受伤的时候顶替广告片的拍摄,各种她俩之间的言论也被逐字逐句揣摩,黄晓薇貌似也是石涧仁掘出来并且培养送到韩国大放异彩的,在不同的场合,黄晓薇似有所指的表达过对自己经纪人的好感跟倾慕,这个话题成为黄晓薇的粉丝和倪星澜粉丝之间主要争论的焦点。

    最离奇的是石涧仁第一次在倪星澜公寓过夜的那晚,有个很特殊的消息是据说当时半红不黑的吴晓影也短暂的前往过那间公寓,虽然这个消息只是昙花一现的出现,可随着时间推移,如果话题热度不减的话,吴晓影肯定也会被牵扯进来,哪怕她已经远离娱乐圈两三年了。

    石涧仁的身份大起底肯定也是主要支线,竟然有人不辞辛苦的从国家电视台新闻里面找到了石涧仁惊鸿一瞥的亮相,在都机场推着轮椅送那位主旋律大力宣传过的舍己救人乡镇助理的画面截屏被放在了爆料的消息里,开始几次好像还被有关人员网管之类的删除了,可越是掩藏越是容易引起围观者的兴趣,众多个人网络平台锲而不舍的把这个画面送出来,有人连带分析了后来联播新闻以及好几次带有风向标性质的访谈节目中都出现了这位姑娘,石涧仁好像是走上了仕途的论调,在他那个镇级开区管委会副主任的身份被挖掘出来以后,立刻被坐实了。

    现如今的年头,真没什么是可以隐藏的,齐雪娇在风土镇出事是公开宣传的,石涧仁担任风土镇的官员,这种关系很容易就被顺着线索清理出来。

    虽然一时半会还没法找到石涧仁项目挂职的真实来龙去脉,但是他之前在电视台挂职,电视台之前就是成功企业家,影视集团副总裁的身份逐一显现。

    可能最主要还是石涧仁这个让人听过就很难忘记的名字,很快就有帖子说他仿佛是在江州省立美术学院当过人体模特,顺着某位风评不怎么好的女艺术家才走上飞黄腾达之路的消息爆炸性的出现。

    这多么符合一个渣男的身份设定啊。

    简直就是现代陈世美!

    先有对他身份的定位,然后再把各种信息拿去比对这种身份,石涧仁的形象愈不堪!

    相比之下牛鸣雷的消息就纯粹是跟着凑热闹,他现在的曲艺大汇演在各地虽然如火如荼,但是跟倪星澜相比还是有点差距,那场三个人的争论中,他到底处在什么样的角色中,怎么才会引起倪星澜梨花带泪的反应,成了最大的谜团,除此之外爆炒他的消息远不如倪星澜和石涧仁。

    但牛鸣雷肯定也是跟着红了。

    起码早上起床,石涧仁就接到了吴晓影、赵倩的电话,前者主要是调侃,说好多熟人给她打电话问这两年她是不是在跟着石涧仁,还好丢丢不为外界所知,但如果真的这么炒作下去,没准儿也会找到她头上来,所以现在公共关系总监已经开始准备从公司层面应对这样的局面,因为接下来要是节目播出以后,肯定还会有一场暴风骤雨,前明星很笃定的恭喜石涧仁,这档节目应该能红,哪怕没看见录制过程,从现在的局面看起来,话题性已经紧紧围绕石涧仁和倪星澜,就看怎么延续下去了。

    赵倩是有点遗憾,她已经在月亮湖了,还跟纪若棠见了面,在山里面上网的时候都能看见这样的信息,关心下石涧仁这件事到底是好是坏,石涧仁说无妨。

    他没什么需要掩藏的,表情泰然的面对所有人,中午吃盒饭的时候跟倪星澜也平平常常,这姑娘一改往日和他有点腻歪的态度,总在思考点什么。

    看在其他栏目组人的眼里,感觉这姑娘竟然有点宠辱不惊的味道,外面都这样宣传攻势半边天了,现在还能这么镇定自若仿佛什么事儿都没生过,隐约间真有些一线大牌的气质。

    相比之下牛鸣雷都要差点,不停接电话,跟人嘻嘻哈哈欲盖弥彰的谈论这件事情。

    倪星澜是连手机都索性关掉了,惹得下午她妈都找到栏目组来。

    下午的节目录制现场爆满!

    之前一百多号公司员工、栏目组人员等等内部充数的,现在带来不少亲友,既有听说舆论八卦来看热闹的,还有被昨天观众极力劝说来到现场见识提高的两百五十个座位填得满满当当,然后所有周围的通道缝隙都站满了人,助理还安排了两排人坐在整个观众席前面的地板上,因为其中有很多公司员工带孩子来的。

    这让胡蓉梅不得不在开场前让工作人员把所有手机收缴了,相机、录音笔之类更是不许携带,还宣布了一个简单的保密协定。

    事后看来这个举动相当幸运。

    场面显得极为拥挤更热烈,主持人的情绪也热烈。

    就好比球员面对空荡荡的观众席球场踢球和装满几万球迷山呼海啸的球场心态肯定不同一样,四位主持人在这种场面下的情绪或多或少都会得到些提升,结果石涧仁一开始就来了个下马威。

    来宾全都是连夜找来的,所以各种情况都有,事先只有简单的情况介绍给主持嘉宾浏览,现在似乎所有人都比较相信柳子越的主持串词,牛鸣雷的随口调侃,倪星澜的轻快爱现,以及石涧仁的总结陈词了。

    下午第一位,从柳子越读手卡开始,气质就略微不对:“这是位有些困惑的中年人,工作是中学教师,教文科的,痛感现目前的社会道德风气败坏,经常夜不能寐,更觉得现如今的社会有病,深沉的病,如果要根治这种病那就要来一剂猛药!”

    石涧仁听了微微皱眉,但没说话,看那边是个三十多岁的男性,微胖,带着些颇为闪烁的眼神上台,一上来就对下面挥手示意,特别是摄像机的方向。

    牛鸣雷也有眼力:“这位朋友很有舞台感,难道就是在讲台上磨练出来的?”

    倪星澜正要说话,石涧仁抢在她前面:“您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您这种人生感悟,觉得社会有病的感叹是怎么来的,有什么具体的举例么?”

    柳子越都不经意的看了石涧仁一眼,很少看见他这么咄咄逼人的。

    中年人双手捧着个麦克风,有唱k的风范,很客气的对各方行礼以后才侃侃而谈:“我带的学生家长不少,特别是有些公务员,从跟各方交流,以及我这些年工作生活的经验来说,社会是黑暗的,暗无天日,根本没法混,有本事也混不出来,因为……”

    石涧仁再次出人意料的抢话:“那么你觉得什么样的猛药最合适呢?”

    中年男人感觉到了他这种不善的气场,转头看他:“这位年轻人,我想我还是有些生活阅历的……”

    石涧仁毫不客气:“直接说,什么样的猛药!”

    中年男人愣了下,才重新组织话语:“这个社会什么都要凭关系,什么都要讲资历,所以我们要追求心灵的平衡,那就要相信这个世界冥冥中是有神存在的……”

    下面观众席都大哗了一下,这是什么啊,怎么都开始搞宗教演讲了。

    石涧仁更不留情了:“好了好了,现场助理可以请这位来宾下场了,从心态上来说,这位有生活阅历的成熟中年男性已经把自己的人生道路选择到逃避或者妄加寄托的地步,这比借酒浇愁还危险,因为他这种态度具有很大的煽动性和欺骗性,以后不要找这种来宾了,初审接触的时候还是应该更细致的筛选一下。”

    两三个工作人员连忙跳上台来,除了导演助理应该就是负责来宾报名部门的人,满脸的惭愧和惊讶,估计还是时间太急,接触得有点简短,再不他们聊过的台本跟这位现在说的不一样,也怪石涧仁逼得太快,对方毫无缓冲的就说出来这种很不合时宜的内容。

    被拉住了双手,这位中年男子不知道是认为这样的录播就是现场直播还是怎么,居然挣扎反抗:“当官的都是官官相护,那都是一群世袭的王八蛋,资本家都是吸血的蚂蝗……”还想冲到台边有台摄像机镜头边大喊,工作人员没想到这种反应,一下就被他挣脱了。

    结果就坐在这台摄像机边的地上,那个倪星澜的助理姑娘,稍微预估了一下对方冲过来的迅猛势头,感觉有可能撞到镜头上,二话不说的双手撑地,把自己的双腿弹起来离地,啪的就那么一下!

    有点像现在年轻人跳街舞倒立的那个动作,但这位姑娘做得是干净利落充满刚性,大幅度摆动的一条腿直接反抽在中年男人的脖子上!

    响亮的声音全场应该都听见了,然后被这突如其来一下打得懵住了的中年男人还难以置信的看了下,接着就萎顿倒地,直接晕过去了!

    全场都有点惊讶的站起来伸长了脖子观望。

    不是说好了励志类娱乐节目么,怎么突然就变成散打表演了。

    自己难道看了个假娱乐节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