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82、拔起萝卜带起泥
    休息调整的时候,柳子越笑着问石涧仁是不是每个有问题有苦恼的都应该是用阅读来解决问题。

    真不是。

    今天一整天录了四场,有个看起来特清高的小伙子说自己的梦想就是追寻诗和远方,周围的人都俗得要命,根本不懂自己在想什么,自己也不屑于解释什么,那气质比石涧仁牛多了,这种人要跟他解释他这书读偏了,估计石涧仁得拿几个钟头来说,都不一定能引经据典说过对方,只观众们看枯燥乏味的辩论,一点意义都没有。

    当然,有苦恼的肯定不是这位,是他妈来报名的,节目组谁的亲戚大妈,为这个儿子操碎了心,现在儿子连班都不上,更别提结婚恋爱,成天都抱着书看,谁说他都能有一大堆理由,只要跟他提钱就一脸视钱财为粪土的极为鄙视。

    石涧仁的回应也极为简单:“老话说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万万不能,这位朋友您对待钱的态度我们不深究是不是真的不在乎钱,但oney,金钱还有不那么市侩的说法,我们可以叫做上进心,有担当,追求生活品质,您做到了么?生而为人,您可以选择闲云野鹤的淡泊明志,但还没练成不食烟火的辟谷之前,您能自己解决温饱,不让周围人操心么?让关心你的人放心,让爱护你的人舒心,这就叫有担当,任何一个成年人,都应该有担当,至于生活品质,我负责任的告诉你,哪怕是安于清贫,生活极为简单质朴,纯棉或者老粗布的衣服穿着也比便宜的化纤衣料更舒服,更容易让人觉得身心合一,因为化纤的穿脱时候要产生静电,要噼里啪啦的,这是物理现象……”

    牛鸣雷适时接口说他那个段子:“啊?是物理现象?我还以为电闪雷鸣是我要飞升了呢!要不是我在西三街……”

    现在这个笑话梗已经成了节目的保留项目,观众们齐声嘘他:“吁……”

    牛鸣雷脸皮厚:“你们这是赶羊还是赶牛呢?”

    这时候他的插科打诨真的就只能是插科打诨了。

    因为到了这一天晚上收工的时候,明显坐在另一头那个看起来不动声色的年轻人已经俨然成为了主导,青春靓丽的女明星,端庄大方的女主播和随时都能带来笑点满满的相声演员都掩盖不住他的光芒。

    那种积极向上,温和淳厚的润泽之光。

    坐在台阶上的观众席自内心的在鼓掌,又不是多深奥的道理,还有不少人在问明天是不是还要录一天,能不能带点亲戚朋友或者孩子来看现场。

    电视台录节目的观众一般都是内部拉人头,因为大多数现场节目录制过程枯燥乏味还尽是明星们不太愿意为外人所看的内部情节,但现在大家都觉得有点意思,迫不及待的想推荐给周围的人。

    这是个巨大的变化。

    更大的变化在于整个节目组有底气了。

    因为手里有个完整的东西了,现在拍出来的就跟电视电影一样,只是个粗胚素材,但已经有东西可以修剪打磨了,片头片花音响色调各种后期编辑剪裁以后,能形成一个沉甸甸的玩意儿,拿得出手的东西才是任何一家栏目组影视公司能存在的基础,说那么多空话都是吹牛皮,手艺人得看见手艺。

    所以整个栏目组编辑部门连夜开始做成品,不少编辑之前就坐在看台上,可能整个过程都在思考哪些地方能怎么增减调整,所以效率非常高,第二天一早已经有好几盘带子放在了主创人员的面前。

    磨刀不误砍柴工,原本上午的录制时间被推到下午,所有主创人员坐在演播厅旁边的小放映厅看带子。

    话说回来,好多栏目组租这种演播厅都挺心疼在乎时间的,分秒必争,这财大气粗的好处的就是所有人都能不太在意这个事儿,真是把追求品质放到了第一位。

    这第三天齐雪娇就没来了,说是昨天看完以后突然有种紧迫感,要是自己也明天就要死翘翘了,还能这么悠闲的东游西荡?所以今天直接到白秩那边和负责外贸方面的人员开会,再次总结提炼整个照明灯具行业和大唐网之间跨境贸易的重点难点,立刻组织攻关!

    如果说有很多人是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少部分知道了方向的聪明人却又有大部分很难行动起来,知易行难这句话千百年来可不是白说的,然后就算能行动,又有多少能坚持或者立刻雷厉风行的实施,这就决定为什么成功者只是极少数的那几个。

    石涧仁的说法像把鞭子一样能把有些人抽醒。

    这也是主创人员在集中观看了昨天的节目内容以后最大的感受,所有人都有种很现实的紧迫感似的,少了几分海阔天空的瞎侃神聊,迅的分工调整,导演会带人在今天的录制中精益求精,把昨天现的一些技术上问题弥补调整,可能几位主持人还得补拍一些镜头,至于那些来宾,可能就只有用文替的方式了,也就是多用背影和远镜头,找替身来糊弄过去,倪星澜提的建议,她在片场最熟悉这种事情。

    胡蓉梅整体把关成品,还得跟各种审查部门打交道,走自己的关系去寻求关注度,争取能在广电系统获得什么样的角色定位,未来年度能得个奖什么的。

    影视公司总经理王驊不但要继续负责栏目前期烘托炒作,延续话题的热度,现在还要开始开客户,因为产品出来了,除了江州卫视是签约必须播放的,接下来寻找广告投放就成了重点,哪怕任佳琳不在乎钱,也要王驊能展现自己的能力证明投资值得啊,何况整个栏目任姐也只占了51的股份,其他是江州电视台大部分,倪星澜小部分的股份,之前签约倪星澜免费上节目最后营收的态度,看起来很有可能成为四位主持人里面收获最大的!

    每播放一期就拿一份钱的牛鸣雷都笑着说自己有点后悔了,能不能重新签合同,自己宁愿不要这每一期的现金,而是和倪星澜一样拿最后的分红。

    但包括他自己在内都知道这不过是个玩笑,行规就是先说好后不乱,买定离手,现在再下注已经晚了,还好他也稳赚不赔。

    小赢家没喜笑颜开,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石涧仁愣,她在想什么,石涧仁很清楚。

    但其他所有人估计都以为是恋情在酵,所有人都装着没看见的立刻各忙各。

    因为这第三天网上和报刊媒体之间的绯闻才是真的酵。

    当初一股脑的安排炒作有点意想不到的失控了。

    因为连王驊这边的宣传人员都没能更准确的把握到日新月异的网络年代,这样高曝光率的炒作意味着什么样的后果。

    如果说以前的炒作基本上都能限制在专业媒体、记者、狗仔队、评论员的范畴,掌握好电视台、报刊、杂志之间的关系那就基本上掌握好了宣传口,八卦栏目的制作单位就那么些行内人士,怎么都能联系上,怎么调整怎么勾兑和打招呼,只要不是有人故意对着干,都能全面掌控,进退自如。

    可现如今这个网络年代,每个人都能声,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渠道跟阵地表达自己观点,所以信息源一下就爆炸开了。

    这点从饭馆那次曝光就已经看见点苗头,不光有专业记者的爆料拍照,还有真的路人用手机或者偶然携带的相机拍照图片上传,这是个崭新的课题。

    从今天早上开始,已经有人把倪星澜全家的各种细节扒出来了,爷爷是著名表演艺术家,父亲在哪上班,母亲又是多么漂亮,标准的平京胡同里长大姑娘。

    同一条消息,不同人就有不同解读的角度,有人喜欢这种邻家女孩的感觉,有人呵呵那平京胡同四合院一个现在都几千万了,这才是真正的富二代……

    因为富二代或者星二代这个简单的标签,立刻有人粉转黑,不遗余力的开始诅咒嫉恨,开始寻找反面消息来平衡心理。

    这是多么正常的网络情绪啊。

    然后隐隐的就有人爆料,好像倪爸倪妈离婚了,当爹的有外遇,好像在什么地儿开了个小餐馆。

    接着那个共度的神秘司机侧影也被解读出来,不就是当初倪星澜那个经纪人么?

    演艺圈尽是这种破事儿!